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16章:战况胶着 2

第716章:战况胶着 2

  待等暘城君熊拓来到了巨阳君熊鲤豪邸内的【大魏宫廷】军议大厅,他果然看到了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身影。

  相比较前几日的【大魏宫廷】从容自负,今日的【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看似有些沉默寡言,一看就知道是【大魏宫廷】受到了极大的【大魏宫廷】挫折。

  “嘿!”

  嘴里嘿笑了一声,熊拓迈步走入了军议大厅。

  然而,因为此刻军议大厅内鸦雀无声的【大魏宫廷】关系,以至于固陵君熊吾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熊拓这一声冷笑,顿时间,他整张脸涨得通通红,愤然质问道:“熊拓,你笑什么?”

  听闻此言,熊拓脸上洋溢着莫名的【大魏宫廷】笑容,淡淡说道:“本公子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啊,有些人自负勇武,出征前信誓旦旦,说什么此番必能马到功成……这才几日工夫,没想到,啧啧。”

  说到这里,他故意凝视了熊吾片刻,随即奚落道:“熊吾啊,你可曾亲眼目睹那姬润长什么样子么?”

  听了这话,熊吾气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熊拓这句话实在太毒了,意在暗讽他熊吾,连魏军主帅姬润的【大魏宫廷】面都没见着,都败在对方手下,这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羞辱。

  而关键就在于,熊吾还不好回答或反驳。

  他能怎么说?说他其实已经见过那姬润长什么样子?

  这也不像话啊!

  于是【大魏宫廷】乎,熊吾抬手指着熊拓,气地浑身颤抖,嘴里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此时,公羊韫与公羊瓒这两位宫廷卿大夫就坐在堂内,见熊吾气地满脸涨红,脑门冒汗,公羊韫担心这位楚王后所出的【大魏宫廷】公子气坏了身子,遂连忙打圆场说道:“两位公子,眼下正值我大楚蒙受国难,两位就莫要再争吵了……熊吾公子轻视魏军主帅姬润,不听熊拓公子建议,这才由此一败;然熊拓公子奚落熊吾公子,灭自家威风,这亦不足取。”

  话音刚落,公羊瓒亦附和地劝道:“兄长所言极是【大魏宫廷】,眼下,我等当携手进退、共赴国难才是【大魏宫廷】。”

  听了公羊韫、公羊瓒二人的【大魏宫廷】话,熊拓这才收了声,在瞥了一眼羞恼万分的【大魏宫廷】熊吾后,施施然走到自己的【大魏宫廷】座位坐下。

  而此时,其实摹敬笪汗ⅰ壳位体态臃肿的【大魏宫廷】巨阳君熊鲤早已坐在了主位上,正睁着他那双绿豆似的【大魏宫廷】小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堂下发生的【大魏宫廷】一幕。

  若是【大魏宫廷】在以往,尽管他不想得罪暘城君熊拓,但多少也会偏帮固陵君熊吾,但此时此刻,他却没有这么做。

  毕竟,随着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败北,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身价立马水涨船高。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巨阳君熊鲤有怎么热爱这个国家,问题在于魏军攻略的【大魏宫廷】目标包括他的【大魏宫廷】封邑巨阳县,熊鲤可不想失去他好不容易积蓄——实际上是【大魏宫廷】收刮——来的【大魏宫廷】财富。

  于是【大魏宫廷】,他舔着脸对熊拓好言说道:“贤侄,你看这事……”

  『前倨后恭、趋炎附势,十足小人!』

  暘城君熊拓瞥了一眼巨阳君熊鲤,目光中充满了轻蔑。

  “怕什么?不是【大魏宫廷】有当年势如破竹攻占了大半个宋地的【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大人在嘛,熊鲤大人还担心什么?”熊拓忍不住还是【大魏宫廷】奚落道。

  他在说这话时,心中不知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解恨与痛快。

  因为在两年前,待他熊拓十六万大军败亡于魏国公子姬润的【大魏宫廷】手中,还险些将他的【大魏宫廷】堂兄平舆君熊琥搭进去时,楚王都寿郢这边,对他的【大魏宫廷】评价便直线下降。

  期间,就数固陵君熊吾蹦跳地最欢,每每拿他与熊拓的【大魏宫廷】战绩说事:毕竟就当时的【大魏宫廷】战况而言,熊吾堪称战功赫赫,几乎攻克了大半个宋地,只是【大魏宫廷】因为熊拓与赵弘润签订《楚魏停战正阳和约》的【大魏宫廷】关系,才不得已将攻克的【大魏宫廷】宋地城池都吐了出来。

  而当时,熊拓对熊吾的【大魏宫廷】那一番比较嗤之以鼻,因为他认为,熊吾所面对的【大魏宫廷】魏国睢阳军大将军南宫圭,与他当时所面对的【大魏宫廷】魏公子姬润,两者根本不足以放在一起比较。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摹敬笪汗ⅰ肯宫的【大魏宫廷】才能不如那位魏公子姬润,问题在于两者的【大魏宫廷】身份。

  南宫圭乃是【大魏宫廷】旧宋的【大魏宫廷】降将,且与魏国朝廷的【大魏宫廷】关系并不和睦,是【大魏宫廷】一名拥兵自重的【大魏宫廷】魏国大将军。

  因此,担心麾下睢阳军遭到巨大损失、或会导致自己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地位下降,甚至因此被魏国剥夺驻军六营大将军一职的【大魏宫廷】南宫圭,又岂敢真的【大魏宫廷】与固陵君熊吾正面交锋?

  因此在暘城君熊拓看来,熊吾当时之所以势如破竹地攻入魏国的【大魏宫廷】宋郡,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魏国睢阳军大将军南宫圭为了减少麾下军队的【大魏宫廷】伤亡,几乎不做什么阻击而已。

  而反观他熊拓当时所面对的【大魏宫廷】敌人,那位魏公子姬润,此人乃是【大魏宫廷】魏王之子,自然不会有像南宫圭那样的【大魏宫廷】顾虑,并且,此子虽然年纪轻轻,但用兵作战的【大魏宫廷】确有一套。

  再加上当时姬润所率领的【大魏宫廷】三万五千魏国步兵,本来就要比他熊拓在战前临时招募的【大魏宫廷】十六万农民兵厉害不止一筹,因此,总结这些原因,败在姬润手中,他熊拓虽然谈不上『虽败犹荣』,但也不至于遭到熊吾那般的【大魏宫廷】羞辱。

  只可惜,熊拓这一番解释,楚东几乎没有人采信,这也难怪,谁让魏公子姬润太过于年轻,且此前籍籍无名呢?

  而如今,眼瞅着固陵君熊吾不听自己劝告,果然败在那姬润手中,且几近全军覆没,熊拓心中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痛快。

  若非不合适,他甚至于忍不住还要写一封信送到姬润手中,感谢后者一番。

  不过话说回来,熊拓是【大魏宫廷】扬眉吐气了,可熊吾的【大魏宫廷】心情那就不好受了。

  只见熊吾重重一拍桌案,怒声骂道:“熊拓,本公子兵败于敌军手中,你不思如何退敌,竟还在一旁冷嘲热讽、幸灾乐祸,难道你母乃魏婢耶?”

  “……”听闻此言,熊拓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眼眸中闪过浓浓杀机。

  因为他平身最厌恶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有人数落他的【大魏宫廷】出身,尤其是【大魏宫廷】像固陵君熊吾这样,拐着弯骂他血统不正。

  而瞧见熊拓眼眸中杀气腾腾,公羊韫、公羊瓒面色微变,前者连忙打圆场说道:“两位公子,两位公子,此事当务之急乃是【大魏宫廷】如何击退进犯的【大魏宫廷】魏军,岂可同室操戈?徒惹人耻笑也!”

  公羊瓒亦说道:“两位公子且看在我等的【大魏宫廷】面子上,各退一步,莫要在争执。”

  『……』

  暘城君熊拓深深望了一眼公羊韫、公羊瓒二人,忍着满腔怒气说道:“好,就看在两位公羊大人的【大魏宫廷】面子上。”

  说罢,他不再理会熊吾。

  听了熊拓这话,公羊韫、公羊瓒颇有种受宠若惊的【大魏宫廷】感触,毕竟曾几何时,暘城君熊拓那可是【大魏宫廷】楚国出了名的【大魏宫廷】刺头,一旦动怒,那是【大魏宫廷】谁的【大魏宫廷】面子都不给。

  而今日,熊拓居然能看在他们兄弟二人的【大魏宫廷】面子上停止与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争吵,不可否认,这位脾气暴躁的【大魏宫廷】公子,果然是【大魏宫廷】改变了许多。

  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公羊韫正色对熊拓说道:“熊拓公子,你与那姬润曾经……唔,有些来往,你可是【大魏宫廷】清楚,那是【大魏宫廷】怎样的【大魏宫廷】人?……有没有什么办法,将此子调走?”

  公羊韫说得很隐晦,没有直接说破熊拓与赵弘润在私底下有各种交易的【大魏宫廷】事。

  听了公羊韫的【大魏宫廷】话,熊拓沉思了片刻,摇摇头说道:“魏王膝下,有两个儿子最受器重,一个是【大魏宫廷】如今在齐国担任左相,且娶了齐王吕僖之女的【大魏宫廷】姬昭,还有一个,就是【大魏宫廷】这个姬润。……姬润虽年纪轻轻,但在魏国,却执掌莫大权柄,公羊大人若要用离间之计,本公子以为,此事诚难成功。……魏王姬偲,虽为人卑鄙阴险,但也算是【大魏宫廷】一位治国明君,姬润又是【大魏宫廷】他亲子,你要挑拨他二人关系……这怎么能成?”

  公羊韫闻言皱了皱眉,旋即又问道:“有没有可能劝服此子退兵?”

  熊拓看了公羊韫一眼,他必须承认,公羊韫虽然是【大魏宫廷】一位文人,但是【大魏宫廷】对于眼下战局的【大魏宫廷】把握,还是【大魏宫廷】非常到位的【大魏宫廷】,一眼就看出西路魏军是【大魏宫廷】此战中的【大魏宫廷】关键点。

  不说别的【大魏宫廷】,就说最近浍河以北那场洪水,巨阳这边的【大魏宫廷】人不是【大魏宫廷】傻子,难道真会认为是【大魏宫廷】他们国家的【大魏宫廷】上将军项末袭击了固陵君熊吾?

  很显然,那位魏公子姬润从中做了什么手脚。

  致使项末那明明是【大魏宫廷】一条足以结束这场仗的【大魏宫廷】妙计,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害得固陵君熊吾几近全军覆没。

  “无有可能。”尽管熊拓在某种角度上说与赵弘润阵营一致,但此时此刻,他仍旧是【大魏宫廷】实话实说:“魏国,以往受到我大楚与其北方的【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制约,而姬润,更是【大魏宫廷】素来忌惮我大楚的【大魏宫廷】底蕴,若非他魏国无力覆灭我大楚,恐怕他早已发动各路兵马,进攻我国。……此番联军征讨我大楚,虽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牵头,但要说服姬润使其撤兵,恐怕难比登天。”说到这里,他又补充了一句,既是【大魏宫廷】说给在座的【大魏宫廷】诸人听,同时,他是【大魏宫廷】说给他自己听:“只要有一线可能,姬润就绝不会放过能覆灭我大楚的【大魏宫廷】机会。”

  听闻此言,公羊韫惊讶地看了一眼熊拓,毕竟熊拓明明与那位魏公子姬润有私底下的【大魏宫廷】来往,但在事关他楚国的【大魏宫廷】大事上,熊拓却能分清楚孰轻孰重,这很难得。

  想了想,公羊韫捋着胡须正色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设法除掉那位魏公子了……”

  『……』

  熊拓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复杂。

  此时,坐在主位上的【大魏宫廷】巨阳君熊鲤亦惊讶地问道:“暗杀行刺?”

  “唔。”公羊韫含糊地应了一声,可能是【大魏宫廷】耻于将这个词说出口。

  毕竟在历代战场之上,其实并不乏派刺客暗杀敌军将领的【大魏宫廷】例子,只不过这种事终归不光彩,因此不好公然谈论罢了。

  “……待姬润死后,请动新阳君项培大人进兵,与项末大人一同诛灭魏军。”说到这里,公羊韫好似想到了什么,疑惑询问巨阳君熊鲤道:“话说,最近一阵子,不见新阳君项培大人进兵,熊鲤大人可知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

  巨阳君熊鲤摇摇头,遂派人到新阳君项培处询问原因。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魏国居然有一支五万余人的【大魏宫廷】骑兵,正在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封邑内抢掠。

  新阳君项培忌惮这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大魏宫廷】魏国骑兵,因此不敢轻举妄动。

  待这个消息传回到巨阳,固陵君熊吾首先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傻住了。

  因为他刚刚在铚县经历了八万军队几近全军覆没的【大魏宫廷】沉重打击,结果自己的【大魏宫廷】封邑又遭到了魏国骑兵的【大魏宫廷】洗掠,纵使是【大魏宫廷】素来骄傲的【大魏宫廷】熊吾,在得知此事后亦是【大魏宫廷】深受打击,险些当场晕厥。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大魏宫廷】样子,甚至于就连熊拓都有些可怜他,尽管只是【大魏宫廷】一瞬。

  而相比较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封邑被洗掠,那五万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大魏宫廷】魏国骑兵,这才是【大魏宫廷】心腹大患。

  “魏国……何时组建了一支五万人的【大魏宫廷】军队?”公羊韫、公羊瓒二人对此瞠目结舌,因为他们此前从未听说过这类消息。

  倒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心中暗暗想道:这五万余魏国骑兵,多半是【大魏宫廷】姬润在征讨三川时收服的【大魏宫廷】异族骑兵,啧啧,眼下他手中兵力,光步兵便已有近十五万,如今再增添五万骑兵……

  『这下有乐子瞧了。』

  熊拓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在听说此事后面色大变的【大魏宫廷】巨阳君熊鲤,心中盘算着,能否借姬润的【大魏宫廷】手,先诛杀了这头贪婪的【大魏宫廷】肥虫。(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