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20章:失败的【大魏宫廷】行刺

第720章:失败的【大魏宫廷】行刺

  大概是【大魏宫廷】当日的【大魏宫廷】黄昏之后,孙叔轲、佘离、干贲三人便再次来到了赵弘润所在的【大魏宫廷】哨所书房。

  白天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听说摹敬笪汗ⅰ肯方有一支楚国的【大魏宫廷】难民来到了浍河南岸,希望投奔于他,于是【大魏宫廷】,他便命人传令,使孙叔轲等三人负责处理此事。

  而眼下,孙叔轲三人回来向赵弘润复命。

  此时,赵弘润正在书房内小酌,见孙叔轲走入屋内后面色有异,还以为是【大魏宫廷】后者三人看到他这位肃王殿下私下违反了禁酒令,心生误会,遂带着少许尴尬邀请孙叔轲三人一同吃酒。

  没想到,孙叔轲却皱着眉头,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殿下,今日您让末将等人收容的【大魏宫廷】那些难民……末将瞧着不对!”

  “……”赵弘润愣了一下,随即一边挥挥手示意卫骄增添三副酒樽、筷子,一边邀请孙叔轲三人与他一同吃酒,口中疑惑问道:“怎么不对?”

  只见孙叔轲抱了抱拳作为被邀请的【大魏宫廷】感谢,待坐到桌旁后,这才沉声说道:“殿下,这些日子,末将三人始终负责着难民的【大魏宫廷】援迁,对于其中的【大魏宫廷】某些情况,也算是【大魏宫廷】有了些了解。……先前,无论铚县还是【大魏宫廷】蕲县附近的【大魏宫廷】平民,他们虽然有不安,担心魏军会加害他们,但是【大魏宫廷】没过多久,心中那份不安便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大魏宫廷】,则是【大魏宫廷】即将解除被压迫束缚的【大魏宫廷】喜悦。……而这些难民,他们太过于惊恐……”

  “这不奇怪。”赵弘润夹了一筷子菜,笑着说道:“浍河以南,如今可是【大魏宫廷】战火连连,鄢陵军、商水军、还有南门阳的【大魏宫廷】五万新降军队,光是【大魏宫廷】我魏军军势,就有十几万,更何况是【大魏宫廷】楚军?……那些平民会感到恐惧,想必是【大魏宫廷】他们亲眼目睹了期间的【大魏宫廷】种种残酷。”

  “不对。”孙叔轲摇了摇头,首次反驳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当时末将就感觉情况不太对,于是【大魏宫廷】便找了几个带头的【大魏宫廷】村长,询问他们究竟,只见那些人吞吞吐吐,前言不搭后语,末将怀疑此事有什么蹊跷。”

  “……”赵弘润皱眉看了一眼孙叔轲。

  就在这时,宗卫吕牧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瞧见屋内还有孙叔轲等几人在,神色微微一愣。

  “怎么了,吕牧?”赵弘润问道。

  只见吕牧表情怪异地看了一眼孙叔轲,随即抱拳对赵弘润说道:“殿下,孙叔将军不曾将那些难民收容到城内,只允许那些人在城外暂住,眼下,城外的【大魏宫廷】那些难民纷纷报以怨言,说殿下您……唔,一些不好的【大魏宫廷】话。”

  “唔?”

  赵弘润闻言惊诧地看向孙叔轲,却见后者抱抱拳,正色说道:“末将这要向殿下您汇报此事。……末将怀疑这些难民的【大魏宫廷】来意,因此,不曾允许其进入铚县,擅做主张,还望殿下恕罪。”

  赵弘润捉摸了片刻,皱眉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担心,这其中混藏着巨阳县的【大魏宫廷】奸细?”

  听闻此言,孙叔轲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语气唏嘘地说道:“殿下不知,巨阳邑的【大魏宫廷】平民,多年受熊鲤压榨,每每出现暴动,熊鲤便派兵镇压,几次下来,这边的【大魏宫廷】平民哪里还敢反抗?……末将当时听说这支难民主动前来投奔魏军,末将就感觉有点不对,今日白昼去探查了一番,心中的【大魏宫廷】怀疑愈加强烈。”

  赵弘润深深打量了孙叔轲几眼,见他目光坦诚,毫无闪烁,便知此人确实是【大魏宫廷】好意。

  只不过,将那些难民拒之城门之外,这岂不是【大魏宫廷】毁了魏军先前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大魏宫廷】正面形象?

  若是【大魏宫廷】此事传来,还会有他方的【大魏宫廷】楚民愿意投奔魏军么?

  想到这里,赵弘润正色对孙叔轲说道:“孙叔将军,本王明白你的【大魏宫廷】心意,不过,不可因噎废食啊。……纵使这些难民中混藏着巨阳县的【大魏宫廷】奸细,本王又有何惧?”说着,他拍了拍还想再说什么的【大魏宫廷】孙叔轲的【大魏宫廷】肩膀,转头对吕牧说道:“吕牧,你去,开城门,将城外的【大魏宫廷】难民迎入城中。”

  “遵命!”

  宗卫吕牧抱拳而去。

  见此,孙叔轲微微一叹,也不再多说什么。

  虽然他心中的【大魏宫廷】不安依旧强烈,但是【大魏宫廷】倒没有因为赵弘润不听取他建议而导致的【大魏宫廷】气愤,毕竟赵弘润说得句句在理,尤其是【大魏宫廷】那句不可因噎废食,更是【大魏宫廷】让孙叔轲无从反驳。

  想了想,孙叔轲又说道:“若是【大魏宫廷】如此,殿下对那些难民,要加以防范!”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一笑,伸手取过酒壶来,给孙叔轲、干贲、佘离三人倒了一杯,随倍感受宠若惊的【大魏宫廷】三人笑着说道:“此事,就有劳三位将军了。”

  这话,正和孙叔轲心意,于是【大魏宫廷】,他当即抱拳说道:“遵命!”

  不得不说,孙叔轲怀疑丝毫没有差错,那些主动前来投奔的【大魏宫廷】楚国难民,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有问题。

  待等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后,在暂时让难民们居住的【大魏宫廷】南城,便有一伙人偷偷摸摸地聚集到了一起。

  屋外的【大魏宫廷】街道上,魏军正在巡逻,而在屋内,几个精壮的【大魏宫廷】男子聚在一张桌子旁,其中一人,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块白布。

  摊开一瞧,竟赫然是【大魏宫廷】铚县的【大魏宫廷】城防图,上面清清楚楚地标注了铚县城内的【大魏宫廷】岗楼、哨所的【大魏宫廷】位置。

  屋内的【大魏宫廷】火盆,熊熊燃烧着,借助着火盆的【大魏宫廷】光亮,只瞧见桌旁这些精壮男子,一个个眼神锐利,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大魏宫廷】平民。

  “那姬润,乃魏国的【大魏宫廷】王室出身,因此吃住应该颇为讲究……是【大魏宫廷】故,他应该会在这里。”

  其中有一名精壮男子,伸手点了点铚县县公万奚的【大魏宫廷】府邸,因为这座府邸,是【大魏宫廷】整个铚县堪称最具规模的【大魏宫廷】一座豪邸。

  只可惜,这帮人完全摸错了,因为赵弘润根本不在万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府邸,而是【大魏宫廷】居住在被他们忽略的【大魏宫廷】城内哨所。

  而这帮人却不知情,正在检查着随身携带的【大魏宫廷】兵刃。

  为了掩人耳目,这伙人并没有携带寻常见到了那些兵刃,只带着一柄刀刃仅有手指长短的【大魏宫廷】小刀,只不过这柄小刀磨地非常锋利,用来杀人,那也是【大魏宫廷】没有问题的【大魏宫廷】。

  “走!”

  随着那名精壮男子一声低语,几个人影窜出屋外,招招手召来潜伏在四周的【大魏宫廷】同伙,朝着城内原县公万奚的【大魏宫廷】豪邸摸去。

  期间,他们不止一次遇到在街道巡逻的【大魏宫廷】魏兵。

  该死的【大魏宫廷】!铚县的【大魏宫廷】守卫如此森严?

  那名精壮男子在心中暗骂。

  他并不知道,原本铚县的【大魏宫廷】巡卫并没有如此森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孙叔轲对那些难免起了疑心,因此特地增派了巡逻的【大魏宫廷】人手而已。

  甚至,就连百人将、五百人将都派来负责巡逻之事。

  这不,这伙贼人这次碰到的【大魏宫廷】这队巡逻卫士,就是【大魏宫廷】由一名百人将作为领队的【大魏宫廷】队伍。

  该死的【大魏宫廷】孙叔轲,闲着没事叫咱们加紧巡防,有啥可防的【大魏宫廷】?正军不都在浍河以南嘛……

  只见那名百人将一路上嘴里嘟嘟囔囔,看得出来是【大魏宫廷】不太情愿出来巡夜。

  毕竟十月初的【大魏宫廷】夜里,天气早已转寒,虽说此时的【大魏宫廷】夜风不至于冰冷刺骨,但也绝不会好受。

  忽然,这名百人将好似有所警觉,指着前方喝道:“前面的【大魏宫廷】,谁?!……报名!”

  然而,回应他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一片死寂。

  莫以为楚国的【大魏宫廷】百人将真的【大魏宫廷】全是【大魏宫廷】一帮乌合之众,事实上要看跟谁比:若是【大魏宫廷】与魏国步兵比,楚国正军不堪一击,但若是【大魏宫廷】与齐国的【大魏宫廷】军队比,楚国正军绝对是【大魏宫廷】称得上是【大魏宫廷】一支强军。

  当然了,得撇开齐*队的【大魏宫廷】精良武器装备,否则,楚国正军依旧是【大魏宫廷】占不到什么便宜。

  这不,这位百人将,此刻就感觉到了那种很微妙的【大魏宫廷】危机感。

  “你们几个,留在这里。……你们几个,跟我来!”

  只见他一把抽腰间的【大魏宫廷】利剑,同时伸手夺过身后士卒手中的【大魏宫廷】火把,满脸警惕地朝着前方的【大魏宫廷】小巷走了过去。

  而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待等留守原地的【大魏宫廷】那十几名士卒感觉情况不对,冲到那条小巷之时,他们这才发现,他们的【大魏宫廷】百人将与十几名士卒,早已倒在血泊中。

  “示……示警!”

  一名士卒惊慌失措地喊道。

  话音刚落,昏暗的【大魏宫廷】角落处窜出十几个人影,将这十几名魏兵尽数击倒在地,有锋利的【大魏宫廷】小刀割断了他们的【大魏宫廷】喉咙。

  “走!”

  那名精壮男子低声说道。

  一伙人迅速远离,使得这条小巷再次死寂起来。

  直到另外一队巡逻的【大魏宫廷】魏兵路经此地,因为闻到血腥味过来一看,这才发现这边的【大魏宫廷】情况。

  “有贼人!”

  “城内有贼人!”

  顿时间,整个铚县乱糟糟起来,负责值夜的【大魏宫廷】守将孙叔轲听闻部下的【大魏宫廷】禀告,这才意识到,那伙贼人,恐怕不是【大魏宫廷】他所想象的【大魏宫廷】奸细那么简单。

  该死的【大魏宫廷】!居然是【大魏宫廷】想行刺那位肃王殿下么?!

  孙叔轲心中大惊,当即调兵封锁整座城池,四处搜查那些贼子的【大魏宫廷】踪迹。

  而此时,那一伙贼人早已来到了城内万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府邸。

  在整座府邸搜查了一圈,这些人这才发现,府邸内除了有堆积如山般的【大魏宫廷】财物外,居然没有那位魏国肃王姬润的【大魏宫廷】踪迹。

  居然不在这里?

  那名精壮男子有些惊愕。

  只能说,他不了解赵弘润,因此才会摸错方向。

  既然如此,索性就拿那些背国投敌的【大魏宫廷】叛将开刀!

  那名精壮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当夜,铚县魏军有不少百人将、五百人将的【大魏宫廷】军官在巡夜时遭到刺杀,其中甚至还有一位千人将。

  虽说在这个时候,赵弘润因为喝了点酒的【大魏宫廷】关系,已然在哨所早早地入睡了。

  但是【大魏宫廷】可以预见,当这位肃王殿下明日醒过来,得知这件事后,必定会勃然大怒。(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