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51章:做戏
  四月初一,由于川北骑兵的【大魏宫廷】营寨尚未筑建完毕,因此,魏军的【大魏宫廷】『北山军营』内,不乏有那些来自三川的【大魏宫廷】草原勇士,在军营内转来转去。

  此刻的【大魏宫廷】魏军北山军营,充斥着整整四类不同立场的【大魏宫廷】魏军。

  首先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老卒,即最初是【大魏宫廷】平暘军出身、或是【大魏宫廷】在三川战役前入伍的【大魏宫廷】老卒,尽管他们亦是【大魏宫廷】出身楚国,但因为已在魏国商水县居住了两年,事实上与魏人已无多大区别。

  其次,就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在攻打相城时期收编的【大魏宫廷】楚国士卒,这些士卒归顺魏军已有一段不短的【大魏宫廷】时日,且家眷大多已搬迁至相城,正准备着迁往魏国,因此,这类士卒正逐渐朝着商水军第一期老卒靠拢。

  再次,便是【大魏宫廷】博西勒所率领三万川北骑兵。

  确切地说,他们并不能算是【大魏宫廷】魏军,只能算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大魏宫廷】从军——协从军队,但论可信度,他们却要比第四类立场的【大魏宫廷】魏军可靠地说。

  而这第四类立场的【大魏宫廷】魏军,就是【大魏宫廷】在刚刚那场『三十里平原战事』中被收编的【大魏宫廷】楚国正军,楚国上将军公孙珀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将。

  毫不夸张地说,这三万新降楚军,是【大魏宫廷】魏军中最不稳定的【大魏宫廷】,一来因为他们投降魏军的【大魏宫廷】时日较短,与商水军一期、二期的【大魏宫廷】老卒们尚不能融洽,而来,他们的【大魏宫廷】家眷还未被接到相城,因此信任度很难保证。

  如何使这三万新降的【大魏宫廷】楚军融入商水军中,这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下令攻打楚国王都寿郢之前必须解决的【大魏宫廷】问题,除非他舍得放弃这整整三万正规军。

  “沙沙、沙沙……”

  一群来自三川的【大魏宫廷】草原勇士,走在魏军北山军营内,他们一边走,嘴里一边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

  在附近,不少商水军一期的【大魏宫廷】老卒们用平淡的【大魏宫廷】目光看着这些人。

  比如士卒李惠、央武、乐豹等人。

  他们是【大魏宫廷】打过三川战役的【大魏宫廷】老卒,因此,尽管一度被川北骑兵的【大魏宫廷】实力所震惊,但是【大魏宫廷】在内心深处,这些实力强劲的【大魏宫廷】异族战士,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手下败将而已。

  当然,他们也不会主动去挑衅人家,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即可。

  而在不远处,也有不少商水军二期的【大魏宫廷】老卒们,即在魏军攻打相城、铚县时加入魏军的【大魏宫廷】原楚国士卒,这些人,可没有一期前辈们那样的【大魏宫廷】底气,此刻正神色凝重地注视着那些高大魁梧的【大魏宫廷】异族战士。

  因为在这些老卒中,亦有不少是【大魏宫廷】参与了前两日那场『三十里伏击战』的【大魏宫廷】士卒,很清楚那些体魄魁梧的【大魏宫廷】异族士卒究竟有着怎样的【大魏宫廷】武力。

  然而此刻魏营中,也存在着这么一拨魏兵,此刻正用仇恨的【大魏宫廷】眼神瞪着那些异族战士。

  比如说,眼下已被编入到千人将项离麾下的【大魏宫廷】百人将陌槐。

  “狗娘养的【大魏宫廷】!”

  远远注视着那些异族战士,百人将陌槐低声骂道。

  在旁,千人将项离按住他的【大魏宫廷】肩膀,皱着眉头低声说道:“莫冲动,我商水军军纪严明,你若上前挑衅,我亦保不住你。”

  听了项离的【大魏宫廷】警告,百人将陌槐咬了咬牙,忍下了心中的【大魏宫廷】愤怒。

  或许有人会说,商水军与楚军打了这么久,杀的【大魏宫廷】人远比那些川北骑兵要说,为何陌槐对项离就没有愤恨,反而对那些川北骑兵咬牙切齿呢?

  道理很简单,因为赵弘润一直在传播一个理念:商水军与楚军的【大魏宫廷】拼杀,乃是【大魏宫廷】基于双方有着不同的【大魏宫廷】理念,因此,即便是【大魏宫廷】战死的【大魏宫廷】双方士卒,也都是【大魏宫廷】值得令人尊敬的【大魏宫廷】勇士。——赵弘润希望用这种理念来减弱楚军对商水军、对魏军乃至对魏国的【大魏宫廷】憎恨。

  而另外最主要的【大魏宫廷】一点,那就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几乎都是【大魏宫廷】出自楚国的【大魏宫廷】楚人组成。

  被同胞打地再惨,似陌槐这些楚军兵将好歹也能接受。毕竟在商水军士卒的【大魏宫廷】思想引导下,这些楚军兵将们已将导致他们落到如此田地的【大魏宫廷】仇恨,转嫁到了他们楚国的【大魏宫廷】内部矛盾上——即楚国平民阶层对以熊氏一族为首的【大魏宫廷】楚国贵族的【大魏宫廷】憎恨。

  然而川北骑兵,就没有商水军老卒那样的【大魏宫廷】待遇了,因为他们的【大魏宫廷】异族人,他们既不是【大魏宫廷】魏人,更不是【大魏宫廷】楚人,是【大魏宫廷】中原人向来所看不起的【大魏宫廷】外族人。

  被这些外族人屠戳了数万同胞,可想而知陌槐等楚国士卒们心中的【大魏宫廷】愤怒。

  好在商水军军纪严明,再者,新降的【大魏宫廷】楚军们亦在前两日的【大魏宫廷】『三十里战场』上被那些川北骑兵杀地吓破了胆,以至于眼下,倒也没有人与那些川北骑兵发生冲突。

  不过正所谓天意难料,刚刚说还未发生冲突,在发放口粮的【大魏宫廷】军需官那边,便发生了一场骚动。

  原来,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三期士卒,即刚刚被收编的【大魏宫廷】原楚国士卒排队领粮的【大魏宫廷】时候,有一群川北骑兵们蛮横地抢了前者的【大魏宫廷】位置,面朝军需官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羱族语,大意是【大魏宫廷】表示他们已经饿极了,叫负责发放口粮的【大魏宫廷】士卒优先供给他们。

  可怜有一名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大魏宫廷】士卒,被那些体魄魁梧的【大魏宫廷】川北骑兵们随便一挤,就被轻易挤出了队伍,不慎摔倒在地。

  “你们怎么这样?!”

  那名年轻的【大魏宫廷】士卒气愤地叫道。

  然而,那群川北骑兵,却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其中有一人更是【大魏宫廷】用魏楚方言不屑地说道:“下贱的【大魏宫廷】奴隶,这里不是【大魏宫廷】你们该来的【大魏宫廷】地方!……你们吃残羹剩饭就可以了。”

  这番话,激起了队伍中那些新降士卒们的【大魏宫廷】愤怒,一个个面色涨红,攥着拳头站了出来。

  可惜这些士卒们的【大魏宫廷】作态,根本吓不倒那些异族的【大魏宫廷】战士,只见那些异族战士们环视一眼,其中有一人舔舔嘴唇,用魏楚放眼嘿嘿笑道:“怎么,前两日未将你们杀怕么?要不要再杀一阵?”

  听闻此言,那些新降士卒们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了愤恨以及恐惧之色,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毕竟前两日『三十里战场』上,这些川北骑兵着实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大魏宫廷】恐惧。

  而就在这时,忽听一阵“咣咣咣”的【大魏宫廷】异响。

  在场众人转头望去,这才发现,有一名负责发放口粮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正用铁剑敲击着铁锅,面色不善。

  此人,看似是【大魏宫廷】一名五百人将。

  “你有什么话要说么?”那名川北骑兵冷冷说道。

  然而听了这话,那名五百人将却咧嘴笑道:“你吓不倒我的【大魏宫廷】,我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打过三川战役的【大魏宫廷】老卒,你们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你……”那群川北骑兵面色顿时大变,紧张地看着那名五百人将,这一幕,让那些新降的【大魏宫廷】士卒大感意外。

  只见那名五百人将走了过来,伸手一把将尚跌坐在地的【大魏宫廷】那名小卒扶了起来,随即目视着那些川北骑兵沉声说道:“他们以往是【大魏宫廷】楚军士卒,因此你们杀他们也好,欺辱他们也罢,我不管。但今时今日,他们亦是【大魏宫廷】我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一员,你欺他们,就是【大魏宫廷】在欺我们商水军!……真当我商水军好欺负么?!这里,是【大魏宫廷】我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地盘!”

  听了这话,附近那些商水军一期的【大魏宫廷】老卒们,不约而同地围了过来,一个个神色不善地看着那些川北骑兵。

  那群川北骑兵,亦气地面色涨红,其中有两名年轻人气愤不过欲冲上来,却被那名懂得楚魏方言的【大魏宫廷】异族战士拦了下来。

  只见此人环视了一眼四周,可能是【大魏宫廷】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闷闷地低声说道:“走!”

  眼瞅着这群人惶惶离开,那名五百将在后面喊道:“快走吧!这里没有你们吃的【大魏宫廷】!”

  说罢,他看了一眼那名仍满脸惊惧的【大魏宫廷】小卒,用手背轻轻拍了拍后者的【大魏宫廷】胸口,随意地说道:“别怕,小子,如今你们亦是【大魏宫廷】我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一员,军中的【大魏宫廷】前辈们会罩着你们的【大魏宫廷】。”说着,他拍拍手,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大声喊道:“好了,继续排队打饭!”

  那些在排队领口粮的【大魏宫廷】新降士卒们面面相觑,用惊愕以及受宠若惊般的【大魏宫廷】神色,望着那些方才为他们出头的【大魏宫廷】商水军老卒,一个个神情激动。

  而在远处,千人将冉滕与千人将张鸣环抱着双臂,淡淡地看着这一幕。

  “你怎么看?”冉滕看了一眼张鸣。

  只见张鸣脸上露出几许诡异的【大魏宫廷】笑容,隐晦地说道:“懂得大楚方言的【大魏宫廷】三川骑兵,嘿,还真是【大魏宫廷】少见。……真不知哪找来的【大魏宫廷】。”

  “嘿嘿。”冉滕闻言亦咧嘴笑了笑,不过随即又皱眉说道:“只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我商水军与川北骑兵的【大魏宫廷】关系,可就彻底闹僵了……”

  平心而论,这两位千人将皆不是【大魏宫廷】傻子,岂会看不出方才那一幕是【大魏宫廷】预先安排好的【大魏宫廷】?

  要知道,懂得魏国方言的【大魏宫廷】三川骑兵是【大魏宫廷】不少,可懂得楚国方言的【大魏宫廷】三川骑兵,那可真是【大魏宫廷】绝无仅有。

  不难猜测,那群川北骑兵也好,那名五百人将也罢,必定是【大魏宫廷】某位殿下找来演这场戏的【大魏宫廷】人,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那些新降的【大魏宫廷】楚兵对『商水军』产生归属感。

  问题在于,他们是【大魏宫廷】能看穿此事,但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大魏宫廷】士卒,未见得能够看懂,这就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川北骑兵与他们商水军或会因为某位殿下一手导演的【大魏宫廷】这场戏,双方士卒心生怨隙。

  “鄢陵军那帮家伙,恐怕睡觉都要笑醒了……”冉滕颇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

  想想也知道,川北骑兵作为魏军的【大魏宫廷】从军,既然与商水军闹掰,那么肯定会向鄢陵军靠拢,这对于某种意义上视鄢陵军为宿敌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兵将而言,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这也是【大魏宫廷】没有办法的【大魏宫廷】事。”张鸣亦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耸耸肩说道:“不过没事,不还有游马么?我寻思着,肃王殿下亦准备打造一支国内的【大魏宫廷】骑兵。”

  冉滕摇摇头,与张鸣一起走远了。

  他二人口中的【大魏宫廷】游马,指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新组的【大魏宫廷】骑兵,『砀郡游马』骑兵。

  当然,如今应该称之为『商水游马』。

  商水军、商水青鸦、商水游马,仿佛是【大魏宫廷】天意,注定因为所属地的【大魏宫廷】一致而拧成一股。(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开天录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