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52章:反响
  ♂,

  如预料的【大魏宫廷】那般,有了『川北骑兵』这些异族士兵充当恶人,商水军内部的【大魏宫廷】关系迅速融洽起来。

  这场由赵弘润一手推动的【大魏宫廷】戏,使得那些新降楚兵对『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归属感大增,再加上一期、二期老卒时不时的【大魏宫廷】引导与开导,使得这些新降士卒们逐渐认可了商水军那『为致力于解放楚国受苦受难民众而进攻楚国』的【大魏宫廷】思想,隐隐有种弃暗投明的【大魏宫廷】感觉。

  事实上,由于那场戏有着诸多的【大魏宫廷】漏洞,比如明明是【大魏宫廷】出身三川的【大魏宫廷】异族骑兵,却能懂楚国方言,再比如川北骑兵明明已正在建造他们的【大魏宫廷】军营,却仍有一帮人突兀地出现在魏军北山军营,等等等等。

  但那些看穿此事的【大魏宫廷】军官们,无论是【大魏宫廷】原商水军老卒还是【大魏宫廷】新降的【大魏宫廷】士卒,皆默认了这桩事,两厢情愿配合着行动,总得来说,赵弘润这招矛盾转嫁结果还是【大魏宫廷】颇为成功的【大魏宫廷】。

  不过也因此,使得川北骑兵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关系降到了冰点——尽管两军高层的【大魏宫廷】将军以及军官都清楚这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一回事,可谁叫绝大多数的【大魏宫廷】士卒被蒙在鼓里呢。

  这边赵弘润忙碌于整顿商水军,使其能真正意义上吸纳那些新降的【大魏宫廷】楚国正军士卒,而其余几方势力,也已得知了『魏军于三十里战场大捷』这桩事。

  最快得知这个消息的【大魏宫廷】,自然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因为在博西勒亲自求见赵弘润之后,赵弘润便将此战的【大魏宫廷】简略战况写成书信,送到了寿郢北郊的【大魏宫廷】齐鲁联军。

  记得在收到这份捷报之后,齐王吕僖喜不胜喜,因为此时无论是【大魏宫廷】他北郊战场,还是【大魏宫廷】田耽的【大魏宫廷】东郊战场,皆遭到了楚军强有力的【大魏宫廷】抵抗,以至于至今为止都未有太大的【大魏宫廷】突破。

  毕竟楚军也并非傻子,既然明知道齐军拥有着似鲁国机关弩匣这种恐怖的【大魏宫廷】杀戮战争兵器,又岂会再傻傻地冲过来与齐军正面交锋?

  尤其是【大魏宫廷】新上任的【大魏宫廷】寿郢北郊主将、楚国上将军归海叔,此人在上任之后,便叫麾下十几万农民兵日夜不眠,在北郊那平坦的【大魏宫廷】地形上挖了许多一道道的【大魏宫廷】壕沟。

  这些壕沟大多一丈宽、两丈深,其中还有许多泥土塑造的【大魏宫廷】堡垒,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要让齐鲁联军无法轻易地前进。

  说白了,若齐王吕僖想要进攻楚国王都寿郢,他就势必得先攻克这些沟壑。

  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齐鲁联军中的【大魏宫廷】种种战争利器,比如鲁国机关机关弩匣,它们在这种弯弯曲曲的【大魏宫廷】壕沟摹敬笪汗ⅰ口的【大魏宫廷】作用,几乎是【大魏宫廷】微乎其微。

  倘若是【大魏宫廷】魏兵,当然不会在乎这种壕沟,毕竟魏国步兵的【大魏宫廷】单兵能力堪称冠绝中原各国,若楚军企图与魏兵在这种沟壑里厮杀,那可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叫自取灭亡。

  毕竟楚军对付魏军唯一的【大魏宫廷】招数,就是【大魏宫廷】采取人海战术,伤敌一千、自损两千的【大魏宫廷】这种不惜伤亡的【大魏宫廷】战术来削弱魏军的【大魏宫廷】战斗力。

  然而,齐国的【大魏宫廷】士兵却不具备魏国步兵那种强悍的【大魏宫廷】单兵能力,以至于齐王吕僖对那些壕沟发动了数次进攻,都未能将楚军驱逐出去。

  跨,跨不过去;打,又打不过。

  明明手中攥着许许多多战争兵器,却在几条小小的【大魏宫廷】壕沟面前束手无策,不可否认齐王吕僖最近几日着实有点郁闷。

  而就在他借酒浇愁的【大魏宫廷】时候,他的【大魏宫廷】西路军副将,却给他送了一个天大的【大魏宫廷】好消息。

  即魏军于三十里战场大捷!

  在亲眼看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战报时,齐王吕僖简直有些难以相信。

  要知道在前一阵子,西路魏军虽说在第一阶段取得了巨大的【大魏宫廷】进展,论战功与田耽的【大魏宫廷】东路军不相上下,但随着楚国三天柱之一、寿陵君景舍抵达了巨阳,魏军那势如破竹的【大魏宫廷】势头,当即被遏制住了。

  对此,对姬昭、姬润兄弟二人怀恨在心的【大魏宫廷】齐国右相田広,还指桑骂槐般地出言奚落,说什么所谓的【大魏宫廷】魏公子润,也就是【大魏宫廷】欺负欺负楚国那些不懂带兵的【大魏宫廷】三流将领而已,一旦碰到像楚寿陵君那样的【大魏宫廷】强敌,立马就毫无动静了。

  齐王吕僖当然不可能会将这种话当真,更不会因此责怪姬润,或者对女婿姬昭产生什么别的【大魏宫廷】想法,毕竟寿陵君景舍那是【大魏宫廷】什么人物?与此人打个平手很丢脸么?

  毫不夸张地说,纵使是【大魏宫廷】长久呆在齐国王公,齐王吕僖也清楚『楚国三天柱』的【大魏宫廷】威名。

  在他看来,魏公子姬润那位年纪轻轻的【大魏宫廷】魏军统帅,能与久享盛名的【大魏宫廷】寿陵君景舍斗地难分胜负,这已经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大魏宫廷】幸运了。

  更何况,那位魏公子姬润非但只是【大魏宫廷】拖住了一个寿陵君景舍,他还拖住了上将军项末与新阳君项培。

  此三人,哪个不是【大魏宫廷】文武兼备的【大魏宫廷】楚国贤士?

  若没有魏军的【大魏宫廷】存在,此刻齐王吕僖非但要进攻寿郢北郊,还要提防着来自西边的【大魏宫廷】这三位楚国名仕的【大魏宫廷】威胁,相比之下,纵使魏军之后再没有丝毫进展,只要姬润能继续拖住那三人,齐王吕僖也已经足够满意。

  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当齐王吕僖逐渐已熄了对魏军的【大魏宫廷】期待时,那位年纪轻轻的【大魏宫廷】魏公子,却给他如此一份大礼。

  ——寿郢西郊战场,楚军率先溃败!

  前一阵子进展最慢的【大魏宫廷】魏军,此刻却是【大魏宫廷】最先击溃阻碍,这可真是【大魏宫廷】让人大感意外。

  怀着大喜所望的【大魏宫廷】心情,齐王吕僖当即唤来了女婿姬昭,以及心腹爱将田讳,向二人出示那封书信。

  还别说,纵使是【大魏宫廷】姬昭,在看到那封书信后亦是【大魏宫廷】吃了一惊,毕竟齐王吕僖这几日进攻寿郢北郊的【大魏宫廷】战事,他也都看在眼里,当然清楚对面的【大魏宫廷】楚军究竟是【大魏宫廷】抱着怎样的【大魏宫廷】心态在抗拒他们的【大魏宫廷】进攻。

  而在楚军众志成城、堪称背水一战的【大魏宫廷】情况下,魏军仍能取得如此重大的【大魏宫廷】大捷,这让姬昭这位出身魏国的【大魏宫廷】原皇子殿下,倍有余荣。

  带着喜悦之色,姬昭对他岳丈笑着说道:“大王,小婿前几日怎么说来着?我那八弟,可不会就这么沉寂下去。”

  “哈哈哈,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啊。”齐王吕僖连连点头,对于姬润,他是【大魏宫廷】越看越喜欢,只可惜他膝下已没有合适的【大魏宫廷】女儿,再者,魏国天子赵偲也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第二个儿子再被拐走。

  相比较翁婿儿子的【大魏宫廷】谈笑,田讳却是【大魏宫廷】立即提出了中肯的【大魏宫廷】建议。

  “大王,既然润公子已制胜于寿郢西郊,不妨派一位将军,将我军军中的【大魏宫廷】攻城兵器运一部分到润公子手中,方便他攻打城池。……这即能助涨魏军的【大魏宫廷】军势,对我军亦有助益。”

  翁婿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虽说齐王吕僖麾下军中有许多攻城兵器,可他们连北郊的【大魏宫廷】那些壕沟都越不过去,纵使有再多的【大魏宫廷】攻城兵器,又有什么用?

  而如今,魏军既然已制胜于西郊战场,能够对楚国王都寿郢展开直接进攻,那么,押运一部分攻城兵器过去,既能帮助魏军攻打城池,又能吸引寿郢城内楚军的【大魏宫廷】注意力,使后者将防守重心转移到西郊的【大魏宫廷】魏军身上去。

  如此一来,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齐鲁联军,以及田耽麾下的【大魏宫廷】东路齐军,就更有可能突破寿郢城外的【大魏宫廷】防守军队。

  “只是【大魏宫廷】如此一来,小家伙那边的【大魏宫廷】压力可就大了……”

  齐王吕僖颇有些忧心地说道。

  听闻此言,姬昭笑着说道:“大王放心,我弟弘润不会在意的【大魏宫廷】,大王送予他诸多攻城兵器,恐怕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我那位八弟,保准还惦记着将田耽将军的【大魏宫廷】将旗弄到手呢!”

  齐王吕僖愣了愣,随即顿时明白过来,毕竟姬润与田耽的【大魏宫廷】赌约,在各军中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太过于保密的【大魏宫廷】事。

  摸了摸下巴处的【大魏宫廷】胡须,齐王吕僖坏笑道:“田讳,派人将这份书信送到田耽手中去。……告诉他,他可是【大魏宫廷】被人家给比下去了。再这么下去,他那面用了多年的【大魏宫廷】战旗,可要落到别人手中了。”

  『大王真是【大魏宫廷】……』

  田讳苦笑着摇了摇头,拱手说道:“遵命。”

  当日,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这份捷报,便在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授意下,送到了东路齐军的【大魏宫廷】田耽手中。

  就跟前一阵子赵弘润在受到东路齐军的【大魏宫廷】捷报时一样,田耽在看到那封书信后顿时面色发沉。

  他可不会被似田広等人的【大魏宫廷】说辞所蒙蔽:虽说他田耽的【大魏宫廷】四邻,有楚国三天柱之一的【大魏宫廷】邸阳君熊商,有东郊战场上的【大魏宫廷】新任楚国上将军申屠方,可难道魏军那边就没有似这般的【大魏宫廷】强敌么?

  相比之下,即便是【大魏宫廷】同为楚国三天柱,可寿陵君景舍的【大魏宫廷】名气,却还要在邸阳君熊商之上呢!

  『需想个法子,追上那姬润才行……』

  走到帐内的【大魏宫廷】桌案旁,田耽死死注视着平铺在桌上的【大魏宫廷】行军图,苦苦思索着破敌的【大魏宫廷】妙计。

  总的【大魏宫廷】来说,齐军方面对于魏军的【大魏宫廷】大捷,几乎都抱持着欢喜的【大魏宫廷】态度,哪怕是【大魏宫廷】某些对赵弘润心怀恨意的【大魏宫廷】人。

  而此时楚国一方,却因为这场战事,弄得军心动荡、人心惶惶。

  相比较三十万大军战败,刚刚上任的【大魏宫廷】上将军公孙珀战死于乱军之中,这对楚军的【大魏宫廷】震撼尤其显著。

  不夸张地说,楚国近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来,几乎已没有发生过『上将军』级别的【大魏宫廷】将军战死于战场的【大魏宫廷】这种事。

  待此时传遍寿郢全城,一些贪生怕死的【大魏宫廷】大贵族们,私下偷偷将家产转移到南方。

  待此事传到楚王熊胥耳中,熊胥大为震怒。

  因为在前些日子,当熊胥希望王城内那些贵族拿出些财物,用于犒赏激励军队时,那些贵族们顾左右而言他,不情不愿地拿出了一些,还假称什么『半数家财已在此』,可眼下这帮人偷偷摸摸运出城,企图运往南方的【大魏宫廷】那一辆辆装满金银财宝的【大魏宫廷】马车,比当初这些人贡献出来的【大魏宫廷】财富何止多过十倍?!

  “都该杀!”

  在屏退左右后,楚王熊胥在空无一人的【大魏宫廷】殿阁内愤怒地咆哮着。

  发泄过后,他不由地想起了那过逝多年的【大魏宫廷】弟弟……

  汝南君熊灏。(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  三寸人间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白袍总管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