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63章:日常之凝香宫

第763章:日常之凝香宫

  虽然被赶出了垂拱殿,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情却很不错。

  可能是【大魏宫廷】久违地与他老爹斗了斗嘴的【大魏宫廷】关系吧。

  在赵弘润身后,宗卫长卫骄忍不住想笑。

  因为他感觉,此刻自家殿下,与前一阵在讨伐楚国时指挥若定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相比,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判若两人。

  倘若说前一阵子在伐楚战争期间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是【大魏宫廷】一位威势极重、极具王者风范的【大魏宫廷】上位者,那么此刻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活脱脱就像是【大魏宫廷】一个童真未退的【大魏宫廷】少年,少了几分老气横秋,多了几分孩子气。

  『或许这才是【大魏宫廷】殿下原有的【大魏宫廷】姿态吧。』

  卫骄暗暗说道。

  他们这些宗卫们,太了解自家殿下了,在他们看来,恣意轻纵的【大魏宫廷】纨绔,那才是【大魏宫廷】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原型,亦或是【大魏宫廷】追求的【大魏宫廷】目标。

  只不过,魏国并不够强大,因此,自家殿下才会勉为其难地背负那种种责任,成为众人可靠的【大魏宫廷】倚重。

  但这样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未见得就过得舒心。

  并且,亦让卫骄等宗卫们感觉有些陌生。

  而此番回到大梁后,卫骄突然发现,他以往所熟悉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又回来了。

  『谁人说陛下与殿下的【大魏宫廷】感情不好?』

  眼瞅着走在前面哼着不知名小曲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卫骄笑得合不拢嘴。

  “卫骄?……你笑什么?”

  “啊?不,没有……”

  “当真?”

  “殿下,您还信不过卑职嘛?”

  “信不过。……你身为宗卫长,却帮着芈姜隐瞒,我还没跟你算账咧。”

  “殿下饶命啊……”回想起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记仇,卫骄欲哭无泪。

  说说笑笑地,二人来到了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凝香宫。

  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远远地就在凝香宫外瞧见了穆青、吕牧那几人。

  “你们怎么来了?”

  走上前去,赵弘润疑惑地问道,因为在入宫前,他就打发宗卫们带着芈姜先回肃王府了。

  听了这话,宗卫吕牧老实交代了原因。

  原来,沈淑妃从魏天子口中得知了联军讨伐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事已经结束,她大儿子即将返回大梁,于是【大魏宫廷】,她早一阵子就派人到肃王府,对留守在王府里的【大魏宫廷】那些肃王卫们交代过,一旦赵弘润返回大梁,就即刻禀告于她。

  吕牧等宗卫们向来将沈淑妃视为半个义母,岂敢违背沈淑妃的【大魏宫廷】意愿,于是【大魏宫廷】就让穆青入宫传达了此事。

  而沈淑妃在听说自己大儿子已经返回大梁后,十分高兴,又叫穆青等人将肃王府内的【大魏宫廷】众女接到凝香宫,说是【大魏宫廷】想一家人温温馨馨地吃一顿饭。

  “哦。”赵弘润释然地点了点头,与众宗卫们迈步走入凝香宫。

  刚走到正殿,他就瞧见眼前闪过一个人影,随即,一个柔软的【大魏宫廷】躯体撞入他怀中,并还低声喊着:“可恶的【大魏宫廷】姬润,你把乌娜丢下那么久。”

  瞪了一眼在旁暗自偷笑的【大魏宫廷】几名宗卫,赵弘润只能好言安抚怀中的【大魏宫廷】女人,毕竟,乌娜也是【大魏宫廷】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大魏宫廷】女子。

  “乌娜,我是【大魏宫廷】带兵去打仗啊,可不是【大魏宫廷】去玩……”

  “我也可以帮你杀敌。”怀中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抬起头来,一脸信誓旦旦地说道:“我的【大魏宫廷】箭术很好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很想告诉怀中的【大魏宫廷】这位羱族少女,他麾下有二十万兵卒,根本不需要她那引以为傲的【大魏宫廷】箭术。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大魏宫廷】没有说出口,免得伤了这位羱族少女的【大魏宫廷】自尊心,毕竟是【大魏宫廷】自己的【大魏宫廷】女人嘛。

  他只能告诉乌娜,战场并非儿戏,女人是【大魏宫廷】不能够去了。

  岂料听了这话,乌娜顿时就不满了,噘着嘴说道:“那芈姜为什么就能跟着去?”

  『她是【大魏宫廷】瞒着我自作主张好不好!』

  赵弘润还没来得及开口,殿内又冲出一个娇小的【大魏宫廷】身影,指着乌娜愤慨地说道:“我姐是【大魏宫廷】正室,她当然可以啦!”

  『这蠢丫头怎么也在?』

  赵弘润眼皮跳了跳,因为他已经认出了来人:芈姜的【大魏宫廷】蠢妹妹,芈芮。

  他始终认为,只要有这个蠢丫头在场,那是【大魏宫廷】准没好事。

  而此时,乌娜听了芈芮的【大魏宫廷】话,冷哼两声,搂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胳膊得意地说道:“还正室呢!……我与姬润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你姐姐有过吗?”

  “……”芈芮气鼓鼓地瞪着乌娜,忽然噔噔噔跑回前殿,将她姐姐芈姜拽了出来。

  只见她一手拽着她姐姐的【大魏宫廷】手,一手指乌娜,愤慨地说道:“姐,你告诉这可恶的【大魏宫廷】异族女人,你与姬润也已有过肌肤之亲!”

  “妹,别闹。”纵使是【大魏宫廷】素来风轻云淡、面无表情的【大魏宫廷】芈姜,亦被自己妹妹这一出弄地俏脸绯红。

  她红着脸低声对芈芮说了几句。

  可芈芮却依旧不依不挠地叫道:“姐,这外族女人要抢你位置啊,叔叔可忍,婶婶亦不可忍!”

  听了这话,宗卫们一个个捧腹大笑。

  『真是【大魏宫廷】灾难!』

  赵弘润摇了摇头,没好气地问芈芮道:“婶婶,你知道什么是【大魏宫廷】肌肤之亲么?”

  芈芮奇怪地瞅了一眼赵弘润,可能在纳闷后者没事叫她婶婶做什么,她想了想,得意地说道:“不就是【大魏宫廷】一男一女躺在一张床榻上睡嘛。……我懂的【大魏宫廷】。”

  『你确定你真的【大魏宫廷】懂?』

  赵弘润看了芈芮半响,忽然问道:“谁告诉你的【大魏宫廷】?”

  “小杏儿告诉我的【大魏宫廷】。”芈芮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说道。

  此时,在她身后转出羊舌杏,眼眸闪闪发亮地望着赵弘润,满脸羞涩。

  “夫君。”她怯生生地小声唤道,走过来轻轻地搂住赵弘润,红着脸低声说道:“夫君,杏儿好想你……”

  她的【大魏宫廷】表情很是【大魏宫廷】羞涩,可能是【大魏宫廷】她自以为她也是【大魏宫廷】『与赵弘润有过肌肤之亲』的【大魏宫廷】众女之一。

  看着她这幅模样,赵弘润终究是【大魏宫廷】没忍心将真相告诉她。

  而此时,芈芮正在安慰她姐姐芈姜:“姐,没事,今晚你就跟姬润一起睡,正室的【大魏宫廷】位置怎么也不能让给这个外族女人。”

  然而被她安慰着的【大魏宫廷】芈姜,此刻却是【大魏宫廷】一脸生无可恋的【大魏宫廷】表情。

  可能也就是【大魏宫廷】亲妹妹,倘若换做其他人,恐怕早被芈姜千刀万剐了。

  而就在赵弘润忍不住想捉弄芈姜一下时,沈淑妃可能是【大魏宫廷】听到了殿外的【大魏宫廷】动静,在贴身侍女小桃以及内定儿媳之一的【大魏宫廷】苏姑娘二人的【大魏宫廷】轻轻搀扶下,缓缓迈步走出了前殿,微笑着说道:“是【大魏宫廷】润儿回来了吗?”

  一听这话,方才还在争吵的【大魏宫廷】芈姜与乌娜顿时闭上了嘴,而在旁笑得肚子酸痛的【大魏宫廷】几名宗卫们,亦当即站直了身体。

  跟苏姑娘交换了一个温馨的【大魏宫廷】眼神,让后者娇羞地低下头来,赵弘润迈步走上来,深拱拜道:“娘,孩儿回来了。”

  “回来了好,回来了好。”沈淑妃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着儿子,见自己大儿子果真是【大魏宫廷】安然无恙地归来,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的【大魏宫廷】笑容,连声说道:“快到殿里,为娘给你预备了许多菜肴,皆是【大魏宫廷】以往你喜欢的【大魏宫廷】。”

  听了这话,赵弘润不禁心中感动。

  固然眼前这位母妃并非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生母,但在他看来,并无什么区别。

  片刻后,一家人坐在凝香宫的【大魏宫廷】偏厅,温温馨馨地准备用饭。

  沈淑妃坐在主位上,左手边是【大魏宫廷】儿子赵弘润,右手边则是【大魏宫廷】内定儿媳之一的【大魏宫廷】苏姑娘,如此一来,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另外一个座位,就成了芈芮与乌娜争抢的【大魏宫廷】目标。

  最终,赵弘润索性让宗卫长卫骄坐在那个位置上,一了百了,反正众宗卫皆不是【大魏宫廷】外人,也算是【大魏宫廷】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半个儿子。

  在用饭时,沈淑妃一个劲地给赵弘润夹菜,因为她觉得,她儿子率军出征在外,在军营里肯定吃不到眼前的【大魏宫廷】菜肴。

  当然事实情况也的【大魏宫廷】确如此。

  不过这样的【大魏宫廷】结果时,赵弘润在这顿饭中几乎没有说话的【大魏宫廷】空闲,光顾着消灭碗里那些菜肴了。

  用过饭后,侍女小桃奉上了茶,沈淑妃又接着询问赵弘润出征在外时的【大魏宫廷】吃住情况——作为母亲,她更在意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她儿子在外面吃住地如何,而不是【大魏宫廷】此番魏军的【大魏宫廷】辉煌战果。

  而赵弘润则挑他在带兵打仗期间有意义的【大魏宫廷】事叙说,比如,他与寿陵君景舍的【大魏宫廷】对峙,毕竟作为人子,他自然也希望他的【大魏宫廷】母妃为他感到骄傲。

  不过,当赵弘润后来说到他们是【大魏宫廷】横穿了卫国领土才回到大梁时,沈淑妃脸上露出了几许讶色。

  只见她带着几分责备对儿子说道:“润儿,既然经过了卫地,为何不去看看你娘的【大魏宫廷】故乡,拜访一下你的【大魏宫廷】表亲?又花不了几日时间。”

  听了这话,众女顿时好奇起来,因为她们本来都以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生母是【大魏宫廷】魏国女子。

  赵弘润对此倒不意外,毕竟他很早以前都知道,只是【大魏宫廷】他不怎么情愿与生母的【大魏宫廷】娘家有什么接触罢了。

  毕竟他生母显然是【大魏宫廷】作为联姻的【大魏宫廷】牺牲品嫁到魏国宫廷的【大魏宫廷】,可这些年来,身在卫国的【大魏宫廷】舅族却丝毫没有亲近的【大魏宫廷】意思,他也懒得去搭理人家。

  基于众女的【大魏宫廷】好奇,赵弘润平淡地说道:“也非是【大魏宫廷】什么大贵族,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薛陵侯卫朔的【大魏宫廷】小女儿罢了。”

  侯爵,在魏国、魏国这种充斥王公贵族的【大魏宫廷】国家而言,的【大魏宫廷】确谈不上是【大魏宫廷】大贵族,地方侯的【大魏宫廷】女儿,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献给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妃女而已。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大儿子心中的【大魏宫廷】某些情绪,沈淑妃微微摇了摇头,随即劝道:“旁人你不愿去结交也罢,但有一个人,日后若是【大魏宫廷】相遇,你要与他多多亲近,这也是【大魏宫廷】你母亲生前的【大魏宫廷】心愿。”

  “谁?”赵弘润好奇问道。

  “你母亲生前有个关系极好的【大魏宫廷】亲姐,此女亦生下了一子,亦是【大魏宫廷】你的【大魏宫廷】表兄,卫瑜。”

  “卫瑜?”赵弘润愣了愣,随即耸耸肩说道:“好好,他日若碰到的【大魏宫廷】话,孩儿会去拜访的【大魏宫廷】。”说着,他见沈淑妃尚不满意,无奈地说道:“娘,您总不至于让孩儿现在就去找,找遍整个卫国吧?”

  沈淑妃无可奈何,只好点了点头。

  当然,期间不免还叮嘱赵弘润,让他日后有机会的【大魏宫廷】话,到他生母的【大魏宫廷】故地看看。

  虽然心中不以为意,但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点头应了下来。(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笔趣阁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  开天录  圣墟  调教大宋  白袍总管  深渊主宰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大魏宫廷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