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67章:楚国内乱之始

第767章:楚国内乱之始

  “可恶!可恶!”

  赵弘润骂骂咧咧地走在出宫的【大魏宫廷】路上。

  别看他方才在离开垂拱殿时仿佛很平静的【大魏宫廷】样子,事实上他当时气怒攻心,之所以没有表露出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他不想再因此被他那无良的【大魏宫廷】父皇额外嘲弄罢了。

  无论是【大魏宫廷】曾经的【大魏宫廷】『八殿下』,亦或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肃王』,皆不会在处于下风时露出丧家犬的【大魏宫廷】丑态,徒惹人——尤其是【大魏宫廷】那位无良的【大魏宫廷】父皇——所嘲笑。

  “老头子,真够老奸巨猾的【大魏宫廷】啊……我说他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将我商水县提为商水郡,原来是【大魏宫廷】在这儿等着我……可恶!”

  赵弘润一边低声骂着,一边暗自懊恼,懊恼于他又一次被他那位无良的【大魏宫廷】父皇给坑了,坑得他有苦难言。

  而在这位肃王殿下身后,刨除了一脸憨笑、或许至今都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大魏宫廷】褚亨外,其余卫骄、吕牧、周朴、穆青四名宗卫,皆露出了苦笑的【大魏宫廷】表情。

  在魏国王都大梁的【大魏宫廷】皇宫内,居然毫无敬意地诋毁当今天子为『老头子』,除了他们家殿下外,恐怕纵观整个魏国,也没有几个人有这个胆子。

  『也不晓得这周围有没有内侍监的【大魏宫廷】人……』

  众宗卫们缩了缩脖子,颇有种做了贼般的【大魏宫廷】心虚,眼神时不时地扫视四周。

  尽管至今为止他们还未曾发现内侍监的【大魏宫廷】人,但心中那份惶恐却始终不能消退,毕竟他们很清楚:内侍监,或许表面上只是【大魏宫廷】伺候天子的【大魏宫廷】阉官宫署,可实际上,那却是【大魏宫廷】监察能力绝不会逊色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监察机构,直属于当今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谍报监察机构。

  似自家殿下那种大逆不道的【大魏宫廷】话若是【大魏宫廷】传到魏天子耳中……众宗卫们不敢想象会是【大魏宫廷】怎样一副情景。

  “咳咳。”

  最终,卫骄还是【大魏宫廷】忍不住打断了自家殿下喋喋不休的【大魏宫廷】抱怨,表情讪讪地劝道:“殿下,往好了想,咱们的【大魏宫廷】封地好歹是【大魏宫廷】比原来更大了不是【大魏宫廷】嘛?……这样更有利于殿下您施展宏远抱负呀。”

  “抱负?”赵弘润回头瞅了一眼卫骄,面无表情地反问道:“我什么宏远抱负?”

  “……”卫骄顿时哑口无言。

  毕竟作为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他们最清楚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所谓宏远抱负:追随怡王赵元俼的【大魏宫廷】脚步,成为一个想吃就吃、想玩就玩,自由自在的【大魏宫廷】纨绔。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恐怕不会有多少会相信,如今威名在外的【大魏宫廷】某位肃王殿下,他的【大魏宫廷】真正抱负只是【大魏宫廷】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大魏宫廷】纨绔王爷,其余什么『使魏国强大』,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为了保证那个最终抱负得以顺利进行的【大魏宫廷】前提而已。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想得很透彻的【大魏宫廷】:他想当一个纨绔王爷,首先魏国得强大,倘若魏国因为弱小而亡国了,那他还有什么资本去当一个纨绔王爷?

  “哼!”见卫骄为之语塞,赵弘润也没有为难他,只是【大魏宫廷】满脸不爽地冷哼了一声,随即咬牙切齿般说道:“这件事没完!”

  『得!』

  众宗卫们心中明了,作为一步步见证了“父子战争”的【大魏宫廷】过来人,他们心中清楚得很,他们家殿下今日吃了这等血亏,岂会咽得下这口气,保不定明日就会展开报复。

  有时纵使是【大魏宫廷】他们也想不通,自家殿下与其父皇这对父子时不时地因为争一口气而相互算计,这究竟是【大魏宫廷】为了什么。

  就拿今日的【大魏宫廷】事来说,在宗卫们眼里,自家殿下得到的【大魏宫廷】好处也颇多,毕竟是【大魏宫廷】白白增加了六个县的【大魏宫廷】封地,虽说摹敬笪汗ⅰ壳六县有大半在两年前遭到过楚军的【大魏宫廷】攻袭,农田、村庄、屋舍等基础建筑被摧毁殆尽,但话说回来,那终归是【大魏宫廷】土地。

  还记得去年,国内的【大魏宫廷】那些贵族们为了获得一片土地作为封地,不惜将数代人、乃至十几代人所积累的【大魏宫廷】财富使出来,在河东、上党地区,用重金向朝廷买一块土地,便在这块土地上部署私军,协助朝廷抵御韩国军队的【大魏宫廷】进攻。

  这个例子已充分证明封地的【大魏宫廷】重要性。

  因此在众宗卫们看来,他们家殿下此番得到了整整六个县的【大魏宫廷】土地,这本应该是【大魏宫廷】偷着笑的【大魏宫廷】天大好事,何以因为当今陛下的【大魏宫廷】某些恶趣味而动怒呢?

  万一将好端端的【大魏宫廷】事弄成坏事,这岂不是【大魏宫廷】自寻烦恼?

  想到这里,穆青忍不住劝道:“殿下,我劝您啊还是【大魏宫廷】算了吧。”

  听闻此言,赵弘润停下脚步,不悦地问道:“穆青,你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斗不过老头子?”

  听到这句『老头子』,穆青忍不住想笑。

  或许别人会因为赵弘润板下脸来而惶恐,但作为前者朝夕相处数年的【大魏宫廷】宗卫之一,穆青脸上却没有什么惧意,反而笑嘻嘻地反问道:“殿下,您自己说,自打您离宫之后,您胜过几回?”

  “……”赵弘润张了张嘴,被穆青这句话说得哑口无言。

  不得不说,自打赵弘润出阁辟府后,他与他父皇的【大魏宫廷】“战争”,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他胜少败多。

  或许有人会问,当初赵弘润还在皇宫里的【大魏宫廷】时候,不是【大魏宫廷】好几次让魏天子吃瘪么?怎么年纪越大反而越回去了?

  道理很简单,曾经在皇宫里时,无论是【大魏宫廷】将御花园搅地天翻地覆,还是【大魏宫廷】说挑唆得后宫不安,这些都只是【大魏宫廷】孩子气般的【大魏宫廷】胡闹之举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唯一光明正大胜过他父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两年前赵弘润击退暘城君熊拓那一场仗。

  但是【大魏宫廷】从那次之后,魏天子就不再将赵弘润这个儿子单纯视为孩童,而是【大魏宫廷】视为与他“平起平坐”的【大魏宫廷】对手,如此一来,赵弘润就很难再得到什么机会。

  除非他不顾颜面,继续曾经那种胡闹似的【大魏宫廷】做法。

  “吃里扒外……”被穆青揭开疮疤,赵弘润有些羞恼地骂道:“明日就把你调到游马军,叫你去拾马粪!”

  听闻此言,穆青面色大变,哀嚎叫道:“不要啊,殿下,卑职错了,卑职知错了……卑职一定坚定地站在您这边,共同抗击……唔,抗击陛下。”

  在众宗卫的【大魏宫廷】哄笑声中,赵弘润斜睨了一眼穆青,冷冷说道:“哟,穆青,你这转变有点快啊,前一会不是【大魏宫廷】还不看好本王么?”

  “哪能啊?”穆青谄笑地来到赵弘润身边,一脸讨好地说道:“我等宗卫,岂不是【大魏宫廷】与殿下您同舟共济的【大魏宫廷】嘛。”

  “哼!可本王如今是【大魏宫廷】胜少败多……”

  “来日方长嘛。……殿下您想啊,陛下,在位多年,自然是【大魏宫廷】老谋深算,您纵使是【大魏宫廷】一时输给陛下,又有什么好气馁了呢?用殿下您的【大魏宫廷】话来说,纵使前面输掉九十九仗都不打紧,只要最后一场赢了即可,胜利,属于笑到最后的【大魏宫廷】人,您说摹敬笪汗ⅰ控?”穆青讨好地说道。

  “哼,挺会说啊。”赵弘润瞥了两眼穆青,拂袖而去:“下次再敢吃里扒外,自己去游马军报道!”

  在众宗卫们的【大魏宫廷】哄笑声中,穆青故作心有余悸,装模作样地抹了抹额头根本不存在的【大魏宫廷】冷汗。

  说到底,这也只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宗卫们平日里的【大魏宫廷】玩笑罢了,毕竟宗卫们作为左膀右臂,赵弘润再怎么也不可能将这些肱骨心腹贬到游马骑军去拾马粪。

  不过还别说,因为穆青的【大魏宫廷】插科打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情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好了许多。

  再者,穆青的【大魏宫廷】那番说辞,也让赵弘润心底少了几许郁闷。

  为何郁闷?

  因为正如穆青所言,当魏天子真正开始将赵弘润这个儿子视为平等的【大魏宫廷】对手时,父子战争的【大魏宫廷】胜负一下子就朝着父方那边倾斜了。

  毕竟魏天子在位十几年,权谋算计无一不精,就像这次一样,魏天子提前给儿子铺好了路,让儿子能够空置的【大魏宫廷】土地安置那百万余楚国平民,同时,也能叫这个儿子在明知一切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亦不得不接受他老子仿佛施舍般的【大魏宫廷】给予,答应种种亏本的【大魏宫廷】条件。

  这才叫权谋!

  当然,也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最气不过的【大魏宫廷】地方。

  不过听穆青那一番话,赵弘润亦觉得有些道理。

  至今为止,他已直接、间接地见识过齐王吕僖、楚王熊胥、鲁国国主公输磐这三位君王,没有一位是【大魏宫廷】善于之辈。

  而他老爹魏天子与那些位君王并立于世,又岂是【大魏宫廷】容易对付的【大魏宫廷】人?

  可能是【大魏宫廷】烛台下反而昏暗的【大魏宫廷】关系,赵弘润时常接触他老爹,反而忽略了一个事实:他父皇,亦是【大魏宫廷】与齐王吕僖、楚王熊胥、鲁王公输磐并立于世的【大魏宫廷】君王。

  当然,即便如此,赵弘润亦不气馁。

  『……要找个机会,报这一箭之仇,哼哼。』

  摸着下巴,赵弘润若有所思地离开了皇宫,心中盘算着如何想个法子,让他父皇亦丢些颜面。

  当然,是【大魏宫廷】用男人与男人之间堂堂正正的【大魏宫廷】算计,而不是【大魏宫廷】孩童般的【大魏宫廷】胡闹此举,毕竟他赵弘润如今也算是【大魏宫廷】天下闻名的【大魏宫廷】人物了,可拉不下这个脸面再去做些小孩子的【大魏宫廷】报复举动。

  待等回到肃王府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等一行人惊喜地发现,高括、种招等当初在商水军磨砺的【大魏宫廷】宗卫们,亦返回大梁。

  换而言之,除原宗卫长沈彧尚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五叔禹王赵元佲身边学习外,其余九名宗卫,再次得以团聚。

  不过当赵弘润感到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高括等人回来时,还带回来一个关于楚国的【大魏宫廷】消息。

  楚国内乱,长久以来被熊氏一族所打压的【大魏宫廷】屈氏一族,趁着楚王熊胥因为某些举动而遭到国内许多贵族的【大魏宫廷】抵制时,终于忍不住站出来,企图重新夺回楚国的【大魏宫廷】王权。

  在这种情况下,楚国三天柱之一,西陵君屈平遭到牵连,不得不为了本族的【大魏宫廷】利益,被迫站在楚王熊胥的【大魏宫廷】对立面。

  而由此展开,寿陵君景舍与西陵君屈平的【大魏宫廷】对立。

  “这下精彩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弘润因为他父皇的【大魏宫廷】关系而产生几许郁闷,立马荡然无存,满脑子都是【大魏宫廷】寿陵君景舍与西陵君君屈平的【大魏宫廷】对立。

  毕竟这两位,可皆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三天柱之一,是【大魏宫廷】名副其实的【大魏宫廷】楚国英雄式大人物。(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开天录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  正道潜龙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