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71章:父与子的【大魏宫廷】商谈

第771章:父与子的【大魏宫廷】商谈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终,被诈出谈判底线的【大魏宫廷】楚国屈氏一族本家二公子屈阳,在宗卫吕牧的【大魏宫廷】指引下,抱持着患得患失的【大魏宫廷】心情犹犹豫豫地离开肃王府。

  而此时,赵弘润仍坐在席中,右手握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不得不说,此番屈氏一族果真是【大魏宫廷】抱持着莫大的【大魏宫廷】诚意而来,甚至于,赵弘润怀疑对方早就做好了被狠宰一刀的【大魏宫廷】心理准备。

  眼下的【大魏宫廷】问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对于屈氏一族所表现出来的【大魏宫廷】诚意非常满意,但是【大魏宫廷】针对『是【大魏宫廷】否协助屈氏一族、介入楚国内战』这件事,他却始终犹豫不决。

  因此,赵弘润也没有直接回复屈阳,只是【大魏宫廷】说要『考虑考虑』。

  『若是【大魏宫廷】骆瑸当初愿意投奔我就好了……』

  赵弘润不由地又想到了某位明珠暗投的【大魏宫廷】东宫幕僚。

  平心而论,他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个独裁者也不当当一个独裁者,毕竟他深知『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个道理,倘若他身边亦有似骆瑸那般的【大魏宫廷】智谋之士,他并不介意听一听智囊们的【大魏宫廷】意见。

  可问题就在于,他没有。

  但凡是【大魏宫廷】有真才实学的【大魏宫廷】士子,无一不是【大魏宫廷】有着宏远的【大魏宫廷】目标,视施展平生抱负为最大夙愿的【大魏宫廷】那些人,又怎么会投奔一个早已退出了皇位之争的【大魏宫廷】皇子呢?

  “唉。”赵弘润默默叹了口气。

  见到自家殿下叹息,宗卫长卫骄心中纳闷,忍不住问道:“殿下何故叹息?”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遂将这件事与卫骄说了一遍。

  “似骆瑸那等的【大魏宫廷】谋士么?”卫骄想了想,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殿下,今年不是【大魏宫廷】有科试么?殿下何不从中挑选几人?骆瑸、周昪,不皆是【大魏宫廷】科试的【大魏宫廷】学子么?”

  “唔?”

  赵弘润微微一愣,但随后,他便遗憾地摇了摇头:“此时下手,已经晚了。……那些有真才实学的【大魏宫廷】士子,恐怕早已被『瓜分』干净了。……让本王去捡挑剩下的【大魏宫廷】?”

  卫骄闻言抓了抓头发,无言以对。

  因为就在王都大梁,因此,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卫骄,对朝廷的【大魏宫廷】科试多少了解一些,毕竟科试中最关键的【大魏宫廷】『会试』环节,其考场就在大梁。

  只有从会试脱颖而出,高中红榜,才有资格参加殿试。

  可问题就在于,每届会试的【大魏宫廷】开始时间在三四月左右,而眼下已是【大魏宫廷】六月份,别说会试,就连殿试都已经结束了。

  这会儿才想着去挑选几名有真才实学的【大魏宫廷】士子作为幕僚?黄花菜都凉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自家殿下有些郁闷,卫骄在旁劝道:“要不,还是【大魏宫廷】叫高括去打探打探吧,保不定未能占据魁首的【大魏宫廷】学子中,亦有诸如『周昪』那样的【大魏宫廷】人才呢?”

  听了这话,赵弘润不免有些心动。

  要知道,周昪据说只是【大魏宫廷】洪德十六年会试中排名在二三十左右的【大魏宫廷】考生,能否有资格参加殿试,全看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心情——看魏天子取排名前几名参加殿试。

  而周昪要扳倒的【大魏宫廷】对手骆瑸呢,此人却是【大魏宫廷】那届会试的【大魏宫廷】第二名,是【大魏宫廷】注定有资格参加殿试的【大魏宫廷】士子。

  可结果呢?

  周昪三条妙策压得骆瑸喘不过气来。

  由此可见,会试的【大魏宫廷】成绩排名,并不能视为衡量各士子真正才能的【大魏宫廷】标准。

  想到这里,赵弘润点点头说道:“也罢,你叫高括去碰碰运气吧。”

  “是【大魏宫廷】。”卫骄抱了抱拳,转身正要离开,却见赵弘润又喊住了他:“叫府里的【大魏宫廷】卫士去通知高括吧,你跟我去一趟皇宫。”

  “皇宫?”卫骄一脸不解,心说:殿下每日不是【大魏宫廷】黄昏前后才去凝香宫么?怎么今日这么早?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卫骄心中的【大魏宫廷】纳闷,赵弘润亦不隐瞒,如实说道:“去垂拱殿,我有些事要听听老头子的【大魏宫廷】意见。”

  说罢,他不理睬卫骄那仿佛瞧见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大魏宫廷】惊怪表情,自顾自地走出了书房。

  片刻后,赵弘润乘坐着自己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马车,穿过大街小巷,径直来到了皇宫。

  守卫皇宫的【大魏宫廷】禁卫们,远远瞧见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马车,便迅速迎了上来,列队行礼。

  再然后,当见到从马车摹敬笪汗ⅰ口走下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时,那些禁卫们甚至没有要求出示出入宫门的【大魏宫廷】令牌,便迅速放行。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依赵弘润如今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地位,无论带没带出入皇宫的【大魏宫廷】通行令牌,那些禁卫们皆没有胆量阻拦。

  穿过白砖铺地的【大魏宫廷】广场、绕过数个大大小小的【大魏宫廷】花园,赵弘润径直来到了垂拱殿,守卫在垂拱殿外的【大魏宫廷】郎卫们,迅速入内禀告。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大魏宫廷】前几日赵弘润刚刚返回大梁时将他老子吓得不轻的【大魏宫廷】关系,他老子吩咐了垂拱殿外的【大魏宫廷】郎卫:但凡八皇子来到垂拱殿,即刻入殿禀告。

  而对此,赵弘润暗自撇撇嘴,一边为他老爹紧张兮兮的【大魏宫廷】态度感到好笑,一边暗暗遗憾日后没办法再给他老爹一个突然惊喜。

  “陛下口谕,有请肃王殿下入殿。”

  仅片刻工夫,大太监童宪便亲自出来将赵弘润迎入了殿内。

  跟着这位老太监,赵弘润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内殿,一眼就瞧见他父皇早已放下了批阅奏章的【大魏宫廷】笔,正捧着一只雕纹着黑龙的【大魏宫廷】精致茶瓷,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到来。

  “我儿今日来得有些蹊跷,让朕捉摸不透啊。”魏天子笑呵呵地说着,不过他的【大魏宫廷】口气却根本不是【大魏宫廷】那么一回事,仿佛是【大魏宫廷】早已猜到了儿子为何会来垂拱殿。

  可能是【大魏宫廷】已经不是【大魏宫廷】初次与自己老爹打交道,赵弘润一瞧魏天子的【大魏宫廷】神态口吻,心中便隐隐已有些明悟,遂试探着问道:“父皇,庭苑细叙?”

  魏天子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茶杯,径直走过了赵弘润身边:“随朕来。”

  期间,殿内三位中书大臣面面相觑,心中多少也猜到了几分:肃王殿下,想必是【大魏宫廷】要与陛下谈论一些不好外泄的【大魏宫廷】紧要之事。

  父子二人来到了垂拱殿旁不远的【大魏宫廷】某个御花园,大太监童宪首先识相地退下,与身后的【大魏宫廷】两名小太监,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魏宫廷】禁卫兵们,将这个花园紧密地封锁起来。

  而宗卫长卫骄,则站在大概五六丈外,神色严肃冷峻地监视着四周的【大魏宫廷】动静。

  “坐。”魏天子在一张石凳上坐下后,指了指石桌对面的【大魏宫廷】石凳。

  赵弘润亦不客气,也没行礼谢恩就在那张石凳上直接坐了下来。

  不过他这无礼的【大魏宫廷】举动,魏天子早已司空见惯,因此倒也没有理会,只是【大魏宫廷】笑呵呵地调侃道:“朕原以为,弘润你要过些日子,等气消了,才会与朕说话……”

  赵弘润当然听得出父皇口中的【大魏宫廷】戏弄意味,翻翻白眼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前几日那笔账,儿臣暂且记在心里,日后必有厚报。”

  魏天子闻言有些惊讶,随即笑着说道:“看来弘润你今日心情不错。”

  “哼嗯。”赵弘润轻哼一声,随即皱皱眉说道:“父皇莫要再岔开话题,儿臣今日前来,是【大魏宫廷】有一件事想与父皇商议……”

  “屈阳?”魏天子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

  “……”赵弘润张了张嘴,颇有些意外,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自己父皇几眼,表情古怪地说道:“看来,父皇近期没少在内侍监花力气啊……”

  魏天子闻言轻笑道:“谁叫近几年来,大梁暗流涌动呢?……这不,去年,就有几只南边来的【大魏宫廷】青色乌鸦,公然将东宫的【大魏宫廷】幕僚给劫走了,你说这事奇怪不?”

  赵弘润暗自翻了翻白眼,心中却暗暗有些吃惊。

  他原以为当初掳走骆瑸的【大魏宫廷】事,青鸦众们做地很隐秘,却不想他父皇其实早就知道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面色,魏天子摆摆手说道:“行了,朕与你开个玩笑罢了,朕还不至于为了几只小乌鸦而兴师动众。”

  『那父皇是【大魏宫廷】针对谁?』

  赵弘润刚想问,就听魏天子自顾自地说道:“至于那屈阳,你手底下那些小乌鸦没告诉你么?此人到了我大梁,各处递帖拜访,送礼贿赂、疏通关节……昨日你三王兄弘璟还替此人向朕引荐呢,也不晓得收了人家多少好处。”

  回想起今日屈阳来拜会时所奉上的【大魏宫廷】礼物,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他还以为自己是【大魏宫廷】独一份呢。

  赵弘润颇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随即好奇问道:“父皇不见此人,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父皇并不想介入楚国的【大魏宫廷】内乱?”

  魏天子并没有直接回答儿子,而是【大魏宫廷】反问道:“你觉得屈氏一族能胜么?”

  “难!”赵弘润摇了摇头。

  “这就是【大魏宫廷】了。”魏天子正色说道:“熊氏一族在楚国掌权数百年,纵使是【大魏宫廷】楚王熊胥此番声望大跌,或有可能被逼退位,但说到底,这个王位,也只是【大魏宫廷】属于熊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屈氏一族想浑水摸鱼,窃取王权,实在是【大魏宫廷】痴人做梦。”

  说到这里,魏天子瞧了一眼赵弘润,有意无意地提醒道:“这一仗,与你前一阵子讨伐楚国截然不同。……你与齐王吕僖讨伐楚国,即便楚国战败,王权亦属熊氏一族,因此,熊氏一族除非被逼到绝路,否则不至于与你等鱼死网破。……可这回呢?屈氏一族却想妄想动摇熊氏一族的【大魏宫廷】根基,你若贸然插手,熊氏一族对你的【大魏宫廷】憎恨,远比你攻陷了楚国的【大魏宫廷】王都更甚,因为这一仗,熊氏一族没有退路。……明白么?”

  “哪怕屈氏一族愿意与我大魏平分楚国?”赵弘润带着几分不甘心,试探着问道。

  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天子,闻言亦不由地为之动容,但在短暂的【大魏宫廷】失神过后,他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屈氏一族为了内争得胜,不惜裂土分疆,以这种方式得来的【大魏宫廷】国土,纵使是【大魏宫廷】我大魏今日拿了,日后也会被愤怒的【大魏宫廷】楚人攻夺回去,取之无益。……甚至于,还会被熊胥抓到把柄,将楚国内部的【大魏宫廷】矛盾转嫁于我大魏。……你应该最清楚,楚国虽说已有一个宣泄其人民情绪的【大魏宫廷】对象,但也不差再多一个。”

  “……”赵弘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大魏宫廷】阅读体验。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大魏宫廷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开天录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笔趣阁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三寸人间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