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73章:交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殿下我跟您说,这个温崎,简直神乎其神……”

  片刻过后,赵弘润带着卫骄与高括二人前往礼部本署。

  一路上,高括一个劲地叙说摹敬笪汗ⅰ壳名名为温崎的【大魏宫廷】考生在今年会试上神奇之举,而赵弘润,也从高括的【大魏宫廷】讲述中,大致得知了温崎在今年会试考场中究竟做了何等厉害的【大魏宫廷】大事。

  在考场上自己作弊,这不稀奇,赵弘润自忖自己也能办到;厉害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温崎却是【大魏宫廷】帮助他人作弊,而且帮的【大魏宫廷】不止一个。

  这份聪颖,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亦自叹不如。

  “哎,可惜未能亲眼瞧见父皇当时的【大魏宫廷】表情……”

  在马车中,赵弘润倍感遗憾地叹了口气,同时在脑海中自己幻想当时殿试上的【大魏宫廷】情景:当他父皇魏天子问起一位明明是【大魏宫廷】高中甲榜的【大魏宫廷】学子,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大魏宫廷】一问三不知的【大魏宫廷】草包,可想而知魏天子当时的【大魏宫廷】心情。

  “呵呵呵呵……”

  单单只是【大魏宫廷】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赵弘润便乐不可支,更别说倘若他有幸亲眼目睹。

  只可惜,这样的【大魏宫廷】事简直百年难得一年。

  笑了一阵,赵弘润心中不由得就想到了温崎。

  他与那名叫做温崎的【大魏宫廷】学子,只有过一面之缘,即是【大魏宫廷】在三年前的【大魏宫廷】会试考场上。

  当时赵弘润为了设法报复当时的【大魏宫廷】吏部侍郎罗文忠,过于他过于心切而被他父皇魏天子所利用,叫他查出会试舞弊的【大魏宫廷】事件,好使魏天子能借机削弱吏部,将其许多职权移交给御史监。

  而一开始的【大魏宫廷】时候,就连赵弘润都没察觉到那些人究竟是【大魏宫廷】以什么方式作弊,直到被温崎提示,这才恍然大悟。

  在那件事后,赵弘润也并没过多关注那个温崎,他本以为此人足以高中甲榜,却没想到,此人居然落榜了。

  “那温崎三年前因何落榜?”赵弘润皱眉问道。

  听闻此言,高括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据说……唔,据说是【大魏宫廷】得罪了吏部……”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便想通了这件事,苦笑说道:“是【大魏宫廷】因为我么?”

  高括哂笑了一下。【WwW.AiQuXs.coM】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三年前赵弘润在温崎的【大魏宫廷】提示下,抓到了会试上的【大魏宫廷】舞弊事件,使得魏天子有机会削弱吏部的【大魏宫廷】权利,从而将以往高高在上的【大魏宫廷】六部之首吏部打下凡尘。

  可想而知,吏部的【大魏宫廷】官员当时有多么憎恨赵弘润。

  然而,憎恨归憎恨,那些吏部官员却不敢报复赵弘润,毕竟赵弘润乃是【大魏宫廷】皇子,并且正逐步赢得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宠爱。

  于是【大魏宫廷】顺理成章地,温崎就成了那些吏部官员报复的【大魏宫廷】对象。

  大约一炷香工夫后,赵弘润一行人乘坐着马车来到了礼部本署。

  得知此事后,礼部尚书杜宥亲自出来迎接了赵弘润。

  “肃王殿下。……真是【大魏宫廷】稀客啊。”

  瞧见赵弘润,礼部尚书杜宥便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大魏宫廷】玩笑,毕竟朝中谁都知道,讨厌繁文缛节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一向对礼部能避则避。

  “杜尚书。”赵弘润拱了拱手作为回礼。

  简单寒暄两句,杜宥便将赵弘润迎到了礼部本署的【大魏宫廷】厅堂,吩咐府里的【大魏宫廷】杂役奉上茶水。

  看着赵弘润先端起茶杯,杜宥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即放下茶杯,微笑着问道:“今日肃王殿下前来,不知有何见教?”

  说起来,杜宥与赵弘润,也算是【大魏宫廷】打过几回交道的【大魏宫廷】老相识了,况且以往关系还算不错。

  不过待等赵弘润一开口,杜宥的【大魏宫廷】面色就微微有些变了。

  “杜尚书,本王听说今年会试场上发生了一桩神奇的【大魏宫廷】舞弊事件……”

  “是【大魏宫廷】有这么回事。”杜宥收敛的【大魏宫廷】笑容,皱眉说道:“那名考生扰乱科举,使朝廷威信扫地,罪大恶极。”

  看着杜宥脸上的【大魏宫廷】怒容,赵弘润心下暗暗摇头。

  他并不清楚那温崎为何要报复朝廷,问题是【大魏宫廷】此人这样一闹,还得礼部被魏天子狠狠训斥,不难猜测,礼部众官员对温崎的【大魏宫廷】态度。

  想了想,赵弘润拱手说道:“杜尚书,此番本王前来,就是【大魏宫廷】想替此人求求情,望尚书大人通融一下。”

  “温崎?”杜宥闻言双目一眯,尽管他早些猜到了什么,不过他还没想到,面前这位肃王殿下,居然会为一个考场舞弊的【大魏宫廷】考生求情。

  他幽幽说道:“此子好生了得,竟能有办法让肃王殿下前来为他求情……”

  “呵呵。”赵弘润笑了笑,也不隐瞒,将当初得到温崎帮助的【大魏宫廷】事说了一遍,临末他又笑道:“……因为此事,本王自忖欠他一个人情,如今见他蒙难,自然要拉他一把。话说回来,礼部能获得主持会试的【大魏宫廷】权利,此人亦功不可没啊。……希望杜尚书高抬贵手,揭过此事。”

  杜宥闻言沉思了片刻,皱眉说道:“肃王殿下,容本官说句肺腑之言。……倘若只是【大魏宫廷】寻常的【大魏宫廷】舞弊事件,那还则罢了,看在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面子上,揭过就揭过。可这温崎,乃是【大魏宫廷】恶意舞弊,故意助一些才学不足的【大魏宫廷】人登上甲榜名单,影响极其恶劣。若是【大魏宫廷】不重惩,会试的【大魏宫廷】公正何在?朝廷的【大魏宫廷】威严何在?”

  赵弘润闻言暗自苦笑了一下,因为这的【大魏宫廷】确就是【大魏宫廷】问题所在:温崎的【大魏宫廷】舞弊,并非是【大魏宫廷】寻常的【大魏宫廷】舞弊,他是【大魏宫廷】故意坠朝廷的【大魏宫廷】颜面、让朝廷出丑。

  似这类人,站在朝廷的【大魏宫廷】立场,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觉得也应该杀一儆百,严惩不贷、以儆效尤,绝不可姑息。

  可问题就在于,他欠温崎一个人情。

  “请肃王殿下恕罪,此事本官无能为力。”杜宥摇了摇头,端起了茶杯。

  听闻此言,赵弘润略带不悦地审视着杜宥。

  他很了解面前这位礼部尚书的【大魏宫廷】性格:别看杜宥是【大魏宫廷】一位文官,但是【大魏宫廷】却极有骨气。当年楚暘城君熊拓率军攻打他们魏国时,就连兵部尚书李鬻都支持与楚国和谈,但这位礼部尚书,却提出要坚决给予反击。

  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如今的【大魏宫廷】身份,想让这位尚书大人妥协,亦不大可能。

  好在赵弘润早就对策,闻言笑着说道:“既然杜尚书不肯,那就算了。……对了,本王此番从楚国拐带回来百万余楚国民众,父皇也加封了六个县并入我商水郡,方便安置那些楚民,到时候,还望杜尚书多多帮忙啊。”

  “……”听闻此言,礼部尚书杜宥的【大魏宫廷】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几番欲言又止。

  要知道,当初鄢陵与安陵的【大魏宫廷】矛盾,就让礼部焦头烂额,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如今新增的【大魏宫廷】百万余楚民。

  杜宥毫不怀疑,召陵县的【大魏宫廷】魏人会对这些楚国难民产生激烈的【大魏宫廷】反应。

  若没有眼前这位肃王殿下出面震慑,杜宥自忖礼部无法从中调解。

  想到这里,礼部尚书杜宥叹了口气,苦笑说道:“肃王殿下您真是【大魏宫廷】……哎,罢了,反正我礼部的【大魏宫廷】颜面早已经掉在地上拾不回来,殿下您想怎样就怎样吧。”说到这里,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殿下,杜某有言在先,看在殿下您的【大魏宫廷】面子上,此事我礼部可以装作视若无睹,但是【大魏宫廷】,绝不可能收回对那名考生的【大魏宫廷】惩戒。”

  言下之意,赵弘润想搭救温崎可以,但倘若想恢复温崎在新年会试上的【大魏宫廷】成绩,这没有可能。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因为温崎的【大魏宫廷】关系,礼部今年名誉大损,还被一心想拿回会试主办权的【大魏宫廷】吏部借机弹劾了一番,再加上被魏天子在殿试上、在朝会上怒斥,可想而知杜宥等礼部官员心中究竟有多窝火。

  而随后,礼部取缔了温崎的【大魏宫廷】成绩,总算是【大魏宫廷】稍微挽回些颜面,可若是【大魏宫廷】此刻再回复温崎的【大魏宫廷】成绩,这岂不是【大魏宫廷】连最后一点颜面都保不住?

  “这个自然。”赵弘润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他也明白,这是【大魏宫廷】杜宥最后的【大魏宫廷】底线了。

  说完这番话,屋内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赵弘润瞅着没有任何动静的【大魏宫廷】杜宥,而杜宥也瞅着没有任何动静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眼中皆有些疑惑。

  半响后,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先按耐不住,表情古怪地提醒道:“杜尚书……可以放人了吧?”

  一听这话,杜宥就知道这位殿下误会了,摇头说道:“那名考生,并不在我礼部。”

  “不在贵部的【大魏宫廷】『礼监』抄书?”赵弘润闻言愣了一下。

  因为据他所知,今年在考场中作弊的【大魏宫廷】考生,都要到礼部无偿抄书作为惩戒,视情节轻重,相应地增加服杂役的【大魏宫廷】年限。

  毕竟礼部是【大魏宫廷】注重教化的【大魏宫廷】府衙,不至于为了杀一儆百就真的【大魏宫廷】将某些在考场上舞弊的【大魏宫廷】考生给杀了,只会选择符合圣人教化的【大魏宫廷】方式叫这些考生悔过。

  比如抄写书籍,礼部的【大魏宫廷】『书库』,藏书千千万万,难免会受到水潮、虫害,因此,缺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人手抄写书籍预留拓本。

  听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杜宥遂做出了解释,口吻中仍带着几分愤慨。

  “杜某方才就说了,温崎的【大魏宫廷】舞弊,并非寻常舞弊,是【大魏宫廷】故不在我礼部的【大魏宫廷】『礼监』,而在刑部大牢。”

  “……”赵弘润皱了皱眉,他原以为杜宥方才的【大魏宫廷】话只是【大魏宫廷】推脱之词,没想到事实还真是【大魏宫廷】如此。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温崎为了报复朝廷而故意在会试场上舞弊,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情节恶劣,足够被抓到刑部大牢问罪。

  搞不好,真有可能问斩。

  想到这里,赵弘润立即起身告辞。

  『郁闷,摸错门,白来一趟……』

  赵弘润颇有些郁闷地离开了礼部本署。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改变了想法:虽说是【大魏宫廷】找错了对象,好歹他说服了礼部尚书杜宥,使礼部默许了这件事,只要礼部不出面反对,他想要替温崎解围,自然是【大魏宫廷】轻松许多。

  『当年欠下的【大魏宫廷】小人情,如今还起来可真不轻松……那温崎若是【大魏宫廷】不感恩戴德,为我所用,真乃天理难容。』

  自嘲一笑,赵弘润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只能再次前往刑部本署。(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大魏宫廷】阅读体验。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三寸人间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