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76章:再见温崎

第776章:再见温崎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温崎与赵弘润虽非仇敌,可瞧他此刻龇着牙满脸狰狞的【大魏宫廷】样子,实在让人真难想象这竟是【大魏宫廷】位饱读诗书的【大魏宫廷】学子。

  而这一幕落在宗卫卫骄与高括二人眼中,却是【大魏宫廷】叫二人登时心中大怒——迄今为止,从未有人揪过他们家殿下的【大魏宫廷】衣襟,更遑论还厉声质问。

  “放手!”高括暴喝一声,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剑亦抽出了半截,恶狠狠地盯着温崎抓住赵弘润衣襟的【大魏宫廷】双手,大有温崎还不松手就拔剑将这双手砍下来的【大魏宫廷】架势。

  然而就在他有所行动之前,却见赵弘润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示意卫骄与高括稍安勿躁。

  而此时,温崎亦从一开始的【大魏宫廷】激动中回过神来,或许他此刻才意识到,眼前这位被他揪住衣襟的【大魏宫廷】人,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身份。

  理智告诉他应当立刻收回手,并且向眼前这人致歉,因为面前这人,是【大魏宫廷】他万万得罪不起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他心中的【大魏宫廷】那份傲骨,以及心底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怨愤,使得他不甘就此缩手,仍硬着头皮继续强撑着。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温崎心中的【大魏宫廷】挣扎,赵弘润笑着说道:“三年未见,没想到温学子今日再见本王,竟是【大魏宫廷】这般激动么?”

  他给了温崎一个台阶下。

  而听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中并无喝斥自己的【大魏宫廷】意思,温崎心中的【大魏宫廷】怨气亦稍稍平息了一些,松开手,仍用带着满腔怨愤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阁下害温某至此,今日再见阁下,难道温某就不该激动么?”

  说着这话时,他的【大魏宫廷】眼睛盯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衣襟,见上面清清楚楚留下了一块脏兮兮的【大魏宫廷】黑手印,他眼中泛起丝丝仿佛报复般的【大魏宫廷】畅快。

  赵弘润亦低头瞧了一眼自己衣襟,摇摇头说道:“本王害温学子至此?……呵呵呵,这话不对吧?”

  温崎似乎猜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辩解之词,抢先一步说道:“不错,三年前陷害温某的【大魏宫廷】人乃是【大魏宫廷】朝廷吏部的【大魏宫廷】人……可阁下别忘了,若非温某提醒了阁下会试舞弊的【大魏宫廷】内情,如何会惹怒吏部的【大魏宫廷】官员,诬陷我考场舞弊,取缔在下的【大魏宫廷】考场成绩?”

  然而听闻此言,赵弘润却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温崎,吏部的【大魏宫廷】官员只是【大魏宫廷】害你失去了当年的【大魏宫廷】成绩,并不曾害你入狱。……今日你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大魏宫廷】因为你心态不正,有意报复朝廷,情节恶劣。这与本王何干?”

  “你……”温崎顿时语塞。

  不得否认,赵弘润说得一点也没错,温崎之所以会落到如今这种地步,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心有怨气,再加上被大梁本地的【大魏宫廷】考生奚落,乃至恼羞成怒,因此做出了报复朝廷、想使朝廷颜面大失的【大魏宫廷】事。

  可话虽如此,见赵弘润将自己摘地如此干净,他心中亦颇为不爽,冷冷说道:“难道与肃王殿下就丝毫也没有关系么?”

  听闻此言,赵弘润摇了摇头,淡然说道:“三年前,你在考场上暗示本王舞弊之事,可以说是【大魏宫廷】本王欠你一个人情。……事后,吏部官员陷害于你,你本可到我肃王府述苦,本王自会为你出头。事实上,本王也有能力为你找个差事。……可是【大魏宫廷】你来了么?没有,因为你不屑如此。你的【大魏宫廷】心太傲,不肯寻求本王的【大魏宫廷】帮助。”

  说着,他抬起右手,用手指点了点温崎的【大魏宫廷】心口,淡淡说道:“你的【大魏宫廷】聪颖,并没有用在正途上。你本可圆满地化解这件事,可你却偏偏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因此,这是【大魏宫廷】你自己的【大魏宫廷】问题。”

  温崎听得目瞪口呆,顷刻后气得不怒反笑。

  他咬着牙,攥紧拳头,仿佛恨不得给眼前的【大魏宫廷】这个人一拳。

  可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说法,他也的【大魏宫廷】确难以否认。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他当初明明可以寻求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帮助,可他却没有,因为他不屑攀附高枝。

  依面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权势,当初恢复他的【大魏宫廷】成绩可能只是【大魏宫廷】一句话的【大魏宫廷】事,可他却碍于自己的【大魏宫廷】自尊心,偏偏不肯那样,以至于在大梁沉沦了三年,而后又因为遭到诸多冷嘲热讽,最终走上了报复朝廷的【大魏宫廷】路。

  不可否认,这个解释非常合情合理,但温崎却怎么都不能接受,原因就在于眼前某位肃王殿下,他将自己摘地太干净了,以至于弄到最后,他温崎好似变成了无理取闹。

  难道这整件事的【大魏宫廷】起因,不正是【大魏宫廷】他么?!

  想到这里,温崎愤慨地盯着赵弘润,咬牙切齿般冷笑道:“素问肃王殿下伶牙俐齿、巧舌如簧,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他有意与面前这位肃王殿下好好争吵一番,毕竟论嘴皮子,温崎自认为还是【大魏宫廷】有些自信的【大魏宫廷】。

  然而,赵弘润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脸上泛起笑容,反手拍了拍温崎的【大魏宫廷】胸口,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本王请你喝酒去。”

  “……”本来已做好准备与赵弘润大吵一架的【大魏宫廷】温崎,忽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大魏宫廷】不适感觉。

  他有心想痛骂对方一番,可一听到喝酒两字,他便忍不住舔了舔舌头。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大理寺的【大魏宫廷】监牢,哪来酒水给他?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喝了人家的【大魏宫廷】酒水后,还好意思再骂人家么?

  可若是【大魏宫廷】拒绝吧……

  凭他如今孑然一身,可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容易喝到上好的【大魏宫廷】酒。

  可恶!

  温崎暗骂自己不争气,然而口中却愤愤不平地说道:“我要上好的【大魏宫廷】酒!”

  “没问题。”赵弘润微微一笑,说道:“就算是【大魏宫廷】贡酒,本王也可以弄到。”

  “……”温崎闻言砰然心动,神色复杂地盯着赵弘润,随即叹了口气,迈步走出了监牢。

  他知道,他已经无法再指责面前这位肃王殿下了。

  因为事先赵弘润已疏通了关节,并且又有刑部尚书周焉的【大魏宫廷】手令,因此,他将温崎带出大理寺,并没有人前来阻拦。

  走出大理寺的【大魏宫廷】府门,温崎抬起头遮在眼前,心中不禁有种难以言喻的【大魏宫廷】感慨。

  虽说他在考场的【大魏宫廷】行为是【大魏宫廷】冲动之举,但这并不表示他不清楚这种行为的【大魏宫廷】后果,只是【大魏宫廷】当时他气怒攻心,豁出性命也要宣泄一下而已。

  正因为如此,他早已做好了被处死的【大魏宫廷】心理准备——考场舞弊不至于被处死,可若是【大魏宫廷】恶意舞弊,故意扰乱考场秩序,为使朝廷丢尽颜面,他的【大魏宫廷】行为,已够得上到菜市口问斩。

  因此,如今安然无恙地踏出大理寺的【大魏宫廷】府门,温崎难免有种劫后余生的【大魏宫廷】感慨。

  “为了救我,使了多少钱?”

  温崎问赵弘润道。

  赵弘润看了他一眼,亦不隐瞒,如实说道:“赎你嘛,三千两,疏通关节,一千两出头,就算四千两吧。”

  “四千两……”温崎低头苦笑了一番。

  要知道对于他这等清贫的【大魏宫廷】学子来说,四十两都能让他们优哉游哉地过上好些日子,更遑论是【大魏宫廷】四千两。

  不得不说,对于他来说,这是【大魏宫廷】很大一笔恰敬笪汗ⅰ慨。

  沉默了片刻,温崎转头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这四千两,算在下欠你的【大魏宫廷】,日后在下会慢慢归还。”

  “……”赵弘润打量了温崎一番。

  平心而论,对于如今欠着户部数百万两银子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而言,四千两银子,其实早已经不痛不痒,还不还都无所谓。

  “当年本王不是【大魏宫廷】欠你一个人情么?这四千两银子,就当偿还人情吧。”他笑着说道。

  然而听了这话,温崎却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金赎,并不是【大魏宫廷】人人都有这个资格的【大魏宫廷】。……你将在下救出牢笼,足以偿还当年那一点点人情……若肃王殿下还欠不足,待会儿就让在下喝酒喝到饱吧。……至于这四千两,温某会想尽办法还给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他知道,大理寺的【大魏宫廷】监牢,并没有磨砺掉面前这位学子的【大魏宫廷】自尊心。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情况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想要的【大魏宫廷】,因为他看得出来,温崎这是【大魏宫廷】想与他撇清关系。

  既然如此……

  赵弘润心念一转,已有了主意,顺着温崎的【大魏宫廷】意思,口中淡淡说道:“这样也好。……既然如此,你毁的【大魏宫廷】这件袍子,也算上去吧。……一千两,承蒙惠顾。”

  他指了指自己衣襟处那个脏兮兮的【大魏宫廷】手印。

  听闻此言,原本还故作镇定的【大魏宫廷】温崎,险些被自己下意识咽下的【大魏宫廷】口水呛住,他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地反问道:“什么?这件袍子竟然要一千两?!”

  瞧着他这副模样,赵弘润心中暗暗好笑,淡淡说道:“当然,你以为本王身上的【大魏宫廷】袍子,与你身上的【大魏宫廷】,会是【大魏宫廷】一个价么?”

  “可……”温崎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手印而已,洗一洗还能穿……”

  听了这话,赵弘润淡笑着说道:“你以为本王是【大魏宫廷】谁?”

  在旁,从方才起就看温崎不爽的【大魏宫廷】卫骄冷冷说道:“我家殿下,乃是【大魏宫廷】堂堂肃王殿下,我大魏的【大魏宫廷】英雄,二十万魏军的【大魏宫廷】统帅,身上衣着饰物,自然是【大魏宫廷】最好……你若是【大魏宫廷】还不起,就算了吧,殿下也不会与你计较。”

  温崎涨红着脸,涨地通红,愤愤说道:“好,一千两就一千两!……不就是【大魏宫廷】五千两嘛!”

  他愤愤地迈步向前,嘴里嘀咕着诸如万恶的【大魏宫廷】贵族这般的【大魏宫廷】话。

  见此,赵弘润微微一笑,转头对卫骄轻声说道:“卫骄,让这家伙欠下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大魏宫廷】债……”

  “轻而易举。”亦摸透了温崎性格的【大魏宫廷】卫骄自信满满地说道。

  走在前面的【大魏宫廷】温崎,忽然感觉身背后凉飕飕的【大魏宫廷】,下意识地回头一瞧,就看到赵弘润与卫骄、高括三人正笑容满脸地看得他。

  这是【大魏宫廷】这份笑容,这么看都让温崎感到有丝丝恶意。(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努努书坊  开天录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开天录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