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90章:另一个线索

第790章:另一个线索

  『PS:感谢书友“猫猫叶云”、“喜灬癫狂”、“我想有个萝莉的【大魏宫廷】女儿”、“若梦里寻漪”四位各一万币的【大魏宫廷】打赏……因此目前是【大魏宫廷】【3/29】。真的【大魏宫廷】要吐血了,原本只以为一星期多个十章左右的【大魏宫廷】。』

  ————以下正文————

  『真是【大魏宫廷】晦气!』

  在大理寺监牢刑房内,赵弘润擦了一把脸,但仍感觉脸颊上仿佛有些腥腥黏黏的【大魏宫廷】东西。

  在旁,门客温崎神色凝重地说道:“殿下,方才那张三晓口中的【大魏宫廷】『你们』,恐怕指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殿下你跟徐大人、褚大人他们吧?”

  擦了擦手,赵弘润将毛巾随手丢在木盆中。

  温崎说得没错,赵弘润亦感觉那张三晓在死前口中所说的【大魏宫廷】『你们』,指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他与徐荣、褚书礼、杨愈等官员,而更像是【大魏宫廷】在指代『姬姓赵氏』王族。

  『还有那什么血债……难道那帮反魏势力,其实针对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我姬姓赵氏一族?』

  摇晃着脑袋,赵弘润迈步回到了原本拷打刘旺的【大魏宫廷】刑房。

  此时在那间刑房内,刘旺已被解除了绳索以及枷锁,正与一名画师说着什么——由刘旺口述,那名画师绘出那辆带走刑部尚书周焉的【大魏宫廷】马车的【大魏宫廷】外形。

  “这是【大魏宫廷】大海捞针啊。”

  赵弘润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大魏宫廷】大理寺卿正徐荣说道。

  徐荣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这位老大人面色不太好看。

  原因无他,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此案的【大魏宫廷】关键人物张三晓嘴里居然藏着毒囊,这意味着对方可能并非是【大魏宫廷】凶党的【大魏宫廷】外围成员。

  只可惜在此之前,谁都没有将张三晓这个吏部的【大魏宫廷】区区一介小吏与死士联系起来,以至于没有人去查过此人的【大魏宫廷】嘴里是【大魏宫廷】否藏有什么可以自绝性命的【大魏宫廷】道具,以至于被张三晓自杀得逞。

  这下好了,线索几乎断了,剩下的【大魏宫廷】那个刘旺,根本不清楚此案中真正有分量的【大魏宫廷】情报。

  无奈之下,徐荣只能去寻找那辆马车。

  在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大梁,要寻找一辆马车,这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困难?

  然而,徐荣等人却已没有什么别的【大魏宫廷】线索。

  前后足足半个时辰,那名画师按照刘旺口述,绘出了带走周尚书的【大魏宫廷】那辆马车的【大魏宫廷】图绘。

  而随后,刘旺亦被带走了。

  赵弘润没有失信,他允许刘旺暂时回到家中侍奉老母,待其老母过世之后,再履行惩处,发配充军。

  当然,期间派一到两名刑部的【大魏宫廷】府役监视着刘旺,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大魏宫廷】。

  至于那一封银子,也没有人向刘旺索要。

  为此,刘旺在临走前很是【大魏宫廷】感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宽宏。

  在得到了那辆马车的【大魏宫廷】图绘后,徐荣当即命人临摹拓印,送到兵卫府衙那边,叫兵卫全城搜寻那辆马车的【大魏宫廷】踪迹。

  至于能否找到那辆马车,说实话,赵弘润与徐荣等人都没有什么把握,毕竟这是【大魏宫廷】在大梁。

  而就在众人的【大魏宫廷】心情因张三晓一事难免有些受挫时,刑部左侍郎唐铮来到了大理寺监牢内的【大魏宫廷】班房,手中捧着好些案宗。

  “肃王殿下,您看看这些,是【大魏宫廷】否就是【大魏宫廷】当日您见过的【大魏宫廷】那些无头案宗。”

  一见到赵弘润,刑部左侍郎唐铮便将手中的【大魏宫廷】案宗递给了主动走上前来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

  赵弘润一份一份地仔细翻阅那些案宗,半响后点了点头,肯定道:“不错,正是【大魏宫廷】本王当日曾目睹过的【大魏宫廷】无头案宗……”说罢,他转头望向刑部左侍郎唐铮,压低声音问道:“这果真是【大魏宫廷】在贵部藏库内找到的【大魏宫廷】?”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唐铮点了点头。

  除了今日刚来的【大魏宫廷】温崎外,屋内众人都明白唐铮承认此事意味着什么。

  这表示,刑部本署内亦有内贼,有人在周尚书失踪后,从周尚书当职的【大魏宫廷】班房,将这些案宗给取走,放到了刑部的【大魏宫廷】藏库内,希望这些案宗就此尘封起来。

  “可否详细叙说一下?”赵弘润问道。

  见此,唐铮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却见大理寺卿正徐荣在旁朝着唐铮拱了拱手,歉意地说道:“在此之前,先容老夫向唐大人道声歉。”

  瞧见这一幕,别说刑部左侍郎唐铮感到莫名其妙,就连赵弘润也有些糊涂。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大梁府府正褚书礼出面解释了一番,解了二人的【大魏宫廷】疑惑。

  原来,昨晚在与赵弘润分别之后,徐荣曾请刑部左侍郎唐铮,在次日去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藏库查一查王龄、马祁、苏历等人的【大魏宫廷】案宗。

  可是【大魏宫廷】实际上呢,在半夜的【大魏宫廷】时候,徐荣就已经叫少卿杨愈去查了一次,确实找到了王龄、马祁、苏历等人的【大魏宫廷】案宗,只不过杨愈遵照徐荣的【大魏宫廷】嘱咐,在验证过后并没有取走,而是【大魏宫廷】仍旧将那些案宗摆放在原来的【大魏宫廷】位置。

  显然,徐荣是【大魏宫廷】打算用这些案宗测试一下唐铮。

  “……老夫当时是【大魏宫廷】这样想的【大魏宫廷】,倘若果真能在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藏库找到王龄等人的【大魏宫廷】案宗,那就表示,凶手并不希望这些东西被我等看到,更不希望那些案宗受到我等的【大魏宫廷】关注……既然如此,若是【大魏宫廷】凶手的【大魏宫廷】同党,十有**会将那些案宗藏匿起来……”说到这里,徐荣再次朝着刑部左侍郎唐铮拱了拱手,歉意地说道:“总之,贸然怀疑唐大人,老夫深感歉意。”

  “呃……徐大人言重了。”刑部左侍郎摆了摆手,脸上表情显得有些哭笑不得,他苦笑着说道:“下官还真没想到,徐大人曾怀疑过下官。”

  说到这里,他见徐荣仿佛要再次开口道歉,连忙又压低声音严肃地说道:“但是【大魏宫廷】,徐大人的【大魏宫廷】怀疑并没有错,我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确有内贼……”

  这话听得屋内众人一愣,唯独徐荣眼中闪过几丝惊讶之色,压低声音问道:“唐大人莫不是【大魏宫廷】查到了什么?”

  “不错。”唐铮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今日,下官在我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藏库内找到了王龄等人的【大魏宫廷】案宗,下官便感觉情况不对。因为肃王殿下曾说过,王龄乃是【大魏宫廷】周尚书的【大魏宫廷】旧友,周尚书一直不肯结案,又怎么会将王龄等人的【大魏宫廷】案宗放归我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藏库,将其封存?……既然并非是【大魏宫廷】周尚书,那就只可能是【大魏宫廷】此案的【大魏宫廷】凶党。”

  深吸一口气,唐铮接着说道:“因此,唐某当即查证,查证后方才得知,在六月十五日,即六月十四日周尚书失踪的【大魏宫廷】次日,我刑部有三位官员,曾出入周尚书的【大魏宫廷】尚书班房,并且在屋内稍候了片刻。……这三人分别是【大魏宫廷】『督捕司总捕头尉迟方』、『律例司司侍郎谭公培』,以及『赃罚库郎官余谚』。”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几分森然之色,双目微眯地补充道:“在此之后,下官迅速前往藏库,查阅了出入藏库的【大魏宫廷】记录薄,却未曾发现六月十五日、十六日这两日,有什么人出入过……”

  赵弘润与徐荣、褚书礼对视一眼,心中有些骇然。

  倘若唐铮所言不虚,那就意味着有人趁着工作之便,将王龄等人的【大魏宫廷】案宗放到了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藏库。

  而唐铮所举例的【大魏宫廷】三个人名中,『赃罚库郎官余谚』的【大魏宫廷】嫌疑最大。

  只是【大魏宫廷】……

  刑部的【大魏宫廷】郎官,竟也会是【大魏宫廷】凶党之一?

  这岂不意味着,凶党的【大魏宫廷】潜伏势力远超众人的【大魏宫廷】想象?

  与在场的【大魏宫廷】众人对视一眼,徐荣沉声问道:“这三位大人现下身在何处?”

  “已被下官请禁卫军看押在周尚书的【大魏宫廷】尚书班房。”唐铮拱手说道:“为了免除他们三人的【大魏宫廷】怀疑,下官还拘禁了另外几位官员。”

  “好。”徐荣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在刑部本署内的【大魏宫廷】尚书班房内,几位司侍郎以及郎官,或站、或坐,在房间里议论纷纷。

  “侍郎大人,不知唐左侍郎将我等召集至此,所为何事?”

  几名郎官围在刑部右侍郎单一鸣身边,询问着究竟。

  听闻此言,就听有人大大咧咧地说道:“这还用问?保准是【大魏宫廷】询问我等有关于尚书大人的【大魏宫廷】事。……也不晓得唐侍郎此举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难道是【大魏宫廷】怀疑我等加害了尚书大人么?”

  单一鸣回头瞧了一眼,这才发现开口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督捕司的【大魏宫廷】总捕头尉迟方,一个平日里与他关系不错的【大魏宫廷】武职官员。

  于是【大魏宫廷】,单一鸣开口劝道:“尉迟,稍安勿躁。……也不一定是【大魏宫廷】唐大人的【大魏宫廷】意思,你要知道,此案我刑部诸官都要避嫌,只能听命于大理寺……大理寺要审问我等,唐大人又岂能拦着?本官觉得嘛,应该只是【大魏宫廷】问问话而已,不打紧的【大魏宫廷】。”

  “喔……”

  听了单一鸣的【大魏宫廷】劝说,屋内的【大魏宫廷】诸刑部官员这才逐渐安心下来。

  看得出来他们都有些郁闷,毕竟在平日,大理寺可是【大魏宫廷】他们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下属,却如今却反过来调查他们。

  而就在这些官员静静等候之际,忽然,大理寺卿正徐荣、大梁府府正褚书礼以及赵弘润等人,在一干宗卫与禁卫、兵卫的【大魏宫廷】协同下,迅速闯入了刑部的【大魏宫廷】尚书班房。

  “拿下!”

  随着大理寺卿正徐荣一声令下,卫骄等宗卫们带着禁卫一拥而上,在班房内十几双眼睛惊愕骇然的【大魏宫廷】注视下,便将『督捕司总捕头尉迟方』、『律例司司侍郎谭公培』以及『赃罚库郎官余谚』三人控制住。

  “你……你们要做什么?唐侍郎?徐大人?你们这是【大魏宫廷】做什么?”督捕司总捕头尉迟方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却被宗卫褚亨用蛮力锁得紧紧地,丝毫也无法动弹。

  而就在他气愤之际,在他面前的【大魏宫廷】宗卫吕牧抱拳说了句“得罪了”,便强行掰开他的【大魏宫廷】嘴,将手伸了进去。(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开天录  笔趣阁  调教大宋  圣墟  白袍总管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正道潜龙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