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12章:窃物的【大魏宫廷】宫女

第812章:窃物的【大魏宫廷】宫女

  片刻之后,沈淑妃带着侍女小桃,在赵弘润以及玉珑公主还有宗卫们的【大魏宫廷】陪伴下,徐徐来到了幽芷宫。

  说实话,赵弘润本是【大魏宫廷】不愿意前来迎贺的【大魏宫廷】,毕竟幽芷宫的【大魏宫廷】陈淑嫒,曾经欺负过沈淑妃,而且事后还颠倒黑白地在魏天子面前告黑状,好在当时赵弘润已逐渐有了一份成就,在他父皇心中的【大魏宫廷】地位越来越高,否则倘若还是【大魏宫廷】像以往那样处在宫内的【大魏宫廷】边缘,或有可能母子三人都会因此遭到处罚也说不定。

  然而,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心肠却太软了,无论是【大魏宫廷】以往还是【大魏宫廷】如今,都是【大魏宫廷】一副和和睦睦、甚至是【大魏宫廷】委屈求全的【大魏宫廷】样子,说什么以和为贵、冤家宜解不宜结,使得赵弘润纵使是【大魏宫廷】心中不快,也只能答应母妃的【大魏宫廷】要求,与她一同前来迎贺那位陈淑嫒。

  当然,对此赵弘润心中是【大魏宫廷】嗤之以鼻的【大魏宫廷】——三年前他就不怕当时得宠的【大魏宫廷】陈淑嫒,如今就更加不怕,纵使是【大魏宫廷】陈淑嫒不愿意和解又怎么样?双方的【大魏宫廷】地位早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了。

  徐徐来到幽芷宫的【大魏宫廷】园子外,沈淑妃隐隐听到幽芷宫内传来一阵阵责骂声与哭泣声,脸上露出几许疑惑不解之色。

  “喜气的【大魏宫廷】日子,这幽芷宫又怎么了?”沈淑妃疑惑地喃喃说道。

  听闻此言,沈淑妃的【大魏宫廷】贴身侍女小桃撇嘴冷笑道:“耍威风呗,曾经奴婢就听说,陈淑嫒对待身边的【大魏宫廷】婢子可是【大魏宫廷】刻薄,一旦不和她心意就打,就罚……今朝她又回来了,指不定是【大魏宫廷】在给宫女们做什么规矩呢。”

  “不许嚼舌根。”沈淑妃微皱着眉头,责怪地说道。

  “奴婢哪是【大魏宫廷】嚼舌根啊……”小桃嘟了嘟嘴,不过终究是【大魏宫廷】没有再说什么了。

  倒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一旁帮腔道:“我倒是【大魏宫廷】觉得小桃说得没错,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被打入冷宫的【大魏宫廷】时候嘛,陈淑嫒自然老实了,可如今被迎回幽芷宫了,还不得原形毕露了?”

  “嗯嗯!”小桃在一旁连连点头。

  见此,沈淑妃无奈地摇了摇头,责怪道:“你俩待会少说话。”

  小桃颇有些闷闷地嘟了嘟嘴,而赵弘润则是【大魏宫廷】耸耸肩,二人都没有抗拒沈淑妃的【大魏宫廷】话。

  而与此同时,在幽芷宫的【大魏宫廷】前殿内,陈淑嫒正坐在殿中,一脸寒霜地盯着在殿内中央跪着的【大魏宫廷】那名宫女。

  两旁,除了陈淑嫒身旁一名年纪较大的【大魏宫廷】宫女等少数几人外,其余幽芷宫内的【大魏宫廷】年轻的【大魏宫廷】宫女们,无不噤若寒蝉,低着头在旁不敢开口,只是【大魏宫廷】时不时地用怜悯地目光瞥一眼那名正在受罚的【大魏宫廷】宫女。

  “……你还敢狡赖?”

  注视着殿内那名跪在地上的【大魏宫廷】宫女,陈淑嫒气地胸口一阵起伏不定。

  她心中愤恨——在她眼里,她离开幽芷宫一年多,原本幽芷宫内的【大魏宫廷】婢女们翻了天了,居然敢做出那种事。

  当她这位幽芷宫的【大魏宫廷】主人不存在么?!

  就在陈淑嫒的【大魏宫廷】面色越来越差之时,一名小太监急匆匆地走出殿内,躬身对陈淑嫒说道:“淑嫒娘娘,沈淑妃带着肃王殿下、玉珑公主,前来迎贺。”

  陈淑嫒原本因气愤而显得有些涨红的【大魏宫廷】面色,瞬时间有些发白,眼神亦难免有些慌张。

  沈淑妃她不怕,毕竟沈淑妃在宫里从来就是【大魏宫廷】委屈求全,说得难听点就是【大魏宫廷】个受气包,以往谁都可以踩上两脚,不,应该说,连踩的【大魏宫廷】兴致的【大魏宫廷】没有,毕竟这个女人在宫里的【大魏宫廷】存在感实在太低了,不参合任何事,只是【大魏宫廷】在她的【大魏宫廷】凝香宫自己过自己的【大魏宫廷】,几乎没有什么威胁。

  但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大儿子赵弘润,也就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肃王、当年的【大魏宫廷】八殿下,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个招惹不起的【大魏宫廷】人。

  陈淑嫒还记得,当那位殿下还只是【大魏宫廷】殿下时,他就敢砸了她的【大魏宫廷】幽芷宫前殿,甚至于后来她在魏天子面前告状,魏天子非但不责罚那位殿下,反而将她贬入了冷宫。

  而如今,那位殿下已获得了肃王的【大魏宫廷】尊号,并且几次率军出征取得了大捷,据说手中的【大魏宫廷】兵权已达到二十万。

  要说如今众皇子中谁的【大魏宫廷】权势最大,毋庸置疑便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

  每每想到这件事,陈淑嫒心中就有些苦涩:三年前,她是【大魏宫廷】受宠于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陈淑嫒,而赵弘润还不过是【大魏宫廷】一名处在宫内权势边缘的【大魏宫廷】皇子;而三年后,她仍就是【大魏宫廷】当年的【大魏宫廷】陈淑嫒,可那位八殿下呢,却已经是【大魏宫廷】二十万魏军的【大魏宫廷】统帅。

  那可是【大魏宫廷】二十万魏军啊……

  陈淑嫒的【大魏宫廷】目光出现了些变化,她知道,她应该即刻出去迎接,可她心中害怕,害怕那个名义上算是【大魏宫廷】她子侄辈的【大魏宫廷】赵弘润。

  而就在她犹豫不决之时,殿门口传来一声清淡的【大魏宫廷】冷笑:“陈淑嫒,架子好大啊。”

  陈淑嫒心中咯噔一下。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对这个声音的【大魏宫廷】主人恨得咬牙切齿。

  她下意识地转头望向殿门口,这才看到那里站着一名气势不凡的【大魏宫廷】年轻人。

  四爪龙纹绸袍、四爪龙纹的【大魏宫廷】玉带,可谓是【大魏宫廷】尊贵到了极致,纵观整个魏国,恐怕也挑不出几人来。

  而此人,便是【大魏宫廷】如今魏天子最器重的【大魏宫廷】儿子,肃王赵弘润。

  『他……长大了些……』

  陈淑嫒咬了咬嘴唇,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在她眼里,曾经叫她痛恨的【大魏宫廷】那名子侄,气势更甚当初,尽管对方只是【大魏宫廷】站在那里,但是【大魏宫廷】却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大魏宫廷】压迫力阵阵袭来,压迫地她甚至张不开嘴。

  而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声轻柔的【大魏宫廷】斥责:“润儿,怎得这么没规矩?”

  随着这个声音,沈淑妃在侍女小桃以及义女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虚扶下,走入了殿内,歉意地对陈淑嫒说道:“妹妹,我家润儿性格急,等不及便贸贸然闯入进来,多有失礼,还请妹妹莫要在意。”

  话音刚落,就听赵弘润在旁撇嘴说道:“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错么?怎么说摹敬笪汗ⅰ匡也是【大魏宫廷】为她庆贺而来,她倒好,摆架子将咱们晾在外头。”

  “住嘴。”沈淑妃不悦地看了一眼赵弘润,赵弘润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了。

  而此时,陈淑嫒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来,上前迎道:“姐姐,是【大魏宫廷】妹妹失礼了,妹妹真不知姐姐会亲自前来祝贺……”

  说着这话,陈淑嫒心中亦难免有些苦涩,毕竟想当初她得宠的【大魏宫廷】时候,宫内的【大魏宫廷】后妃都不敢得罪她,哪怕是【大魏宫廷】皇后王氏,可待等她被贬到平阳宫,以往那些讨好她的【大魏宫廷】人,全都不见了踪影,唯独沈淑妃这个她曾经也万分痛恨的【大魏宫廷】人,时不时地叫人到平阳宫塞给东西给她,或者替她打点一下平阳宫内的【大魏宫廷】小太监们。

  起初陈淑嫒还执意地以为沈淑妃有什么阴谋,或者是【大魏宫廷】纯粹羞辱她,可后来她才慢慢得知,原来沈淑妃只是【大魏宫廷】希望与她化解干戈而已。

  『似这样温柔善良的【大魏宫廷】女人,她不该呆在宫里的【大魏宫廷】……』

  当时陈淑嫒就这样想。

  在她看来,以沈淑妃的【大魏宫廷】性子,这样的【大魏宫廷】女人在宫里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明争暗斗下的【大魏宫廷】牺牲品的【大魏宫廷】命,要不是【大魏宫廷】有两个出色的【大魏宫廷】儿子,早被人吃地连骨头都不剩了。

  沈淑妃见陈淑嫒不知为何有些伤感,心中纳闷,不过碍于两人的【大魏宫廷】关系还没有到亲密无间的【大魏宫廷】地步,她也没有追问,温柔地说道:“姐姐今日得知妹妹回归幽芷宫,因此带了些微不足道的【大魏宫廷】礼物,特来给妹妹祝贺,些许不值钱的【大魏宫廷】东西,还望妹妹莫要嫌弃。……卫骄,把东西带过来。”

  “是【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遂与吕牧、周朴等人走上前来,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礼物放在旁边的【大魏宫廷】桌子上。

  一个装着几件首饰的【大魏宫廷】木盒,一罐茶叶,以及一支装在盒子里的【大魏宫廷】人参。

  不得不说,这些东西确实并不贵重,至少在宫里来讲是【大魏宫廷】这样,曾经的【大魏宫廷】陈淑嫒,根本不会将这些礼物放在眼里,可如今,看着那些以往她毫不在意的【大魏宫廷】东西,她心中还真有些感动。

  “姐姐太客气了。”

  陈淑嫒亲手将沈淑妃扶到了的【大魏宫廷】正中央的【大魏宫廷】两张椅子之一,亦歉意地对她解释道:“方才妹妹正在教训宫里一名婢女,因此怠慢了姐姐,姐姐莫要责怪妹妹才好……”

  见陈淑嫒收下了礼物并且道了谢,沈淑妃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她也知道陈淑嫒以往张扬跋扈、目中无人,不值得深交,但是【大魏宫廷】她的【大魏宫廷】性子,却促使她不愿与任何人为敌。

  本来,她方才见陈淑嫒久久不派人到殿外相迎,还以为这位陈淑嫒心中仍有怨气,因此难免有些担心,可如今见陈淑嫒解释了一下缘由,她这才松了口气。

  “就是【大魏宫廷】这名婢子么?”沈淑妃转头望向仍跪在大殿中央的【大魏宫廷】那名女婢,只见那名婢女衣衫凌乱、头发也洒落下来,满脸泪水,嘴边也略有红肿,想必是【大魏宫廷】挨了惩。

  沈淑妃心中有些不忍,试探着劝道:“今日妹妹回到幽芷宫,本该高兴庆贺才是【大魏宫廷】,不知这名婢女犯了什么事,使得妹妹如此生气?”

  陈淑嫒犹豫了一下,可最终还是【大魏宫廷】道出了缘由:“姐姐不知,这该死的【大魏宫廷】婢子手脚不干净,竟敢偷窃我幽芷宫的【大魏宫廷】东西。”

  听闻此言,沈淑妃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其实在开口询问之前,沈淑妃也以为这一幕,是【大魏宫廷】陈淑嫒回到幽芷宫后想要立威,没想到,那名婢女还真是【大魏宫廷】犯了事,而且犯的【大魏宫廷】还不是【大魏宫廷】小事。

  『偷窃?』

  原本也以为是【大魏宫廷】陈淑嫒在耍威风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亦不经意地皱了皱眉。

  其实对此他多少有些了解,某些宫内的【大魏宫廷】宫女、太监、侍卫,监守自盗,偷窃宫内的【大魏宫廷】物件,或自己偷藏,或到宫外出售,尽管宫规三令五申禁止此事,但难免会有些手脚不干净的【大魏宫廷】宫人仍在背地里这么做。

  这让原本想借机再教训教训陈淑嫒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暂时也作罢了这个心思,站在一旁静静观瞧。

  尽管他也有些可怜这名婢女,但是【大魏宫廷】,私窃宫内之物这种事,着实不可姑息。(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