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17章:浮现的【大魏宫廷】回忆 2

第817章:浮现的【大魏宫廷】回忆 2

  『PS:上一章有书友说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回忆对话与情节过于详细了,实际上那是【大魏宫廷】给书友们看的【大魏宫廷】,就像是【大魏宫廷】电视剧里面的【大魏宫廷】穿插镜头,总不能只是【大魏宫廷】一个闪镜吧?若以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第一视角,她只是【大魏宫廷】看到男人杀了女人而已,而魏天子与赵弘润更只是【大魏宫廷】听到一句话。……只有咱们是【大魏宫廷】上帝视角。』

  ————以下正文————

  『老头子……杀了萧淑嫒?可听说萧淑嫒是【大魏宫廷】自刎的【大魏宫廷】呀……』

  赵弘润忍不住又回头瞧了一眼玉珑公主,被她突然冒出来的【大魏宫廷】这句话惊地外焦内嫩。

  可当他在转头看向他父皇的【大魏宫廷】面色时,却发现他父皇的【大魏宫廷】脸,早已阴沉了下来。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此刻魏天子看向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眼神,赵弘润怎么看都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不行,得尽快离开这里,今日老头子有点不对劲……』

  思忖了片刻,赵弘润拱了拱手,唐突地开口道:“父皇啊,若无什么事的【大魏宫廷】话,儿臣与玉珑就先且告退了。”

  然而,魏天子却没有理会赵弘润,而是【大魏宫廷】目不转睛地盯着半躲藏在赵弘润身后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冷冷说道:“你还想起什么,玉珑?”

  『想起?』

  赵弘润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大为震撼。

  因为这句话岂不意味着,魏天子已承认杀死了萧淑嫒这件事?

  而此时,将一半身子躲在赵弘润背后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则用复杂的【大魏宫廷】眼神看着魏天子,眸光中带着几分不解、几分恨意,她咬了咬嘴唇,用带有几分怨恨的【大魏宫廷】口吻低声问道:“你为何要杀我娘,父皇?”

  魏天子冷冷都看着玉珑公主,那眼神,根本不像是【大魏宫廷】在注视一个女儿,倒像是【大魏宫廷】在看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大魏宫廷】人。

  不,有几分关系,因为魏天子看向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眼神中,带着几丝憎恨与杀意。

  “你走,她留下。”魏天子冷淡地说道。

  『不能再待下去了!』

  赵弘润心头一颤,事到如今将玉珑公主丢下?

  只见他拉住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手一把将她拽到身后,随即正色对魏天子说道:“父皇,今日玉珑偶然瞧见曾经其母所使过的【大魏宫廷】物什,心中激动,故而情绪不宁,口无遮拦,且容儿臣先将玉珑送回去,随后与父皇再来一次男人与男人的【大魏宫廷】对话。”

  ……这架势,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要保玉珑公主了。

  这不,瞧见这一幕,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面色愈发显得阴鸷起来,他低声说道:“弘润,你知道你在与何人说话么?”

  听闻此言,赵弘润哂笑一声,亦低声说道:“事实上儿臣也有些糊涂了,认不清站在儿臣面前的【大魏宫廷】,究竟是【大魏宫廷】我家的【大魏宫廷】老头子呢,亦或是【大魏宫廷】单纯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君王……”

  “……”魏天子闻言深深看了一眼赵弘润,眼中的【大魏宫廷】杀意退散了几分:“你想说什么?”

  只见赵弘润朝着魏天子拱了拱手,随即故意环视了一眼周遭,正色说道:“儿臣只是【大魏宫廷】想请父皇冷静,莫要再一次使自己留下遗憾……”

  魏天子闻言心中微微一震,他当然听得懂面前这个儿子这句话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不由地,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心口隐隐作痛。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一时冲动,只是【大魏宫廷】一时冲动,就让自己遗憾终生……

  张了张嘴,魏天子长吐一口气,眼眸中的【大魏宫廷】怒意,逐渐被心痛与黯然所取代。

  见此,赵弘润心领神会,抓着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手小声说道:“走!”

  二人疾步走向殿门口,可待等他二人经过魏天子身旁时,却忽然听到魏天子张口说道:“站住!”

  『……』

  赵弘润心头一凛,隐隐有些头皮发麻,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神色不自然地转头看向魏天子,低声说道:“父皇还有何吩咐?”

  然而魏天子却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大魏宫廷】伸出右手,掌心朝上,做了一个讨要的【大魏宫廷】动作。

  赵弘润微微一愣,随即便顿时醒悟过来,伸手去抓玉珑公主死死抱在怀中的【大魏宫廷】那幅画轴。

  玉珑公主眼眶泛红,抱着那幅画轴死命地摇头。

  “乖,听话。”赵弘润低声哄了一句,终于才使玉珑公主面色悲苦地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她母亲萧淑嫒的【大魏宫廷】画像被赵弘润拿走,放在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右手手掌掌心。

  “……”魏天子低头瞥了一眼已落入手中的【大魏宫廷】画轴,随即徐徐闭上了眼睛,将右手重新放回了背后,握着画轴,负背双手,不再理会赵弘润与玉珑公主。

  这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见此,赵弘润二话不说,拉着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手就逃了出去。

  他很清楚,这座废宫外有数百名听命于他父王的【大魏宫廷】禁卫,倘若父子二人果真发生什么冲突,单凭卫骄几人,根本不会是【大魏宫廷】那些禁卫的【大魏宫廷】对手。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赵弘润心中畏惧,毕竟以他今时今日的【大魏宫廷】地位与权势,纵使是【大魏宫廷】他父皇,也不敢轻易就将他怎么样——赫赫肃王若被拘软禁,这可是【大魏宫廷】会引起朝野动荡的【大魏宫廷】。

  问题在于玉珑公主。

  倘若此时此刻,魏天子铁了心要责罚玉珑公主,赵弘润那是【大魏宫廷】一点办法都没有。

  更何况,观方才魏天子看向玉珑公主时的【大魏宫廷】眼神,远不止想要惩戒那么简单。

  所以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大魏宫廷】尽快逃走为妙。

  眼瞅着赵弘润一行人逃离了这座废宫,站在殿门外的【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微微叹了口气,迈过门槛走到殿内,来到仿佛正在闭目养神的【大魏宫廷】魏天子身旁,欠身说道:“陛下,肃王殿下已经走了。”

  “……”魏天子默然不语。

  见此,童宪匍匐于地,告罪道:“此事只因老奴失察,请陛下降罪。”

  良久,魏天子长长吐了口气,淡淡说道:“起来罢。此事不怪你,也不怪弘润以及……她女儿,要怪就怪朕自己……”

  说罢,他猛地睁开眼睛,沉声说道:“烧了这座宫殿!”

  在谢恩后站起身来的【大魏宫廷】童宪,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但最终,他低了一下头。

  “是【大魏宫廷】!”

  片刻之后,童宪遣散了大部分的【大魏宫廷】禁卫,只留下二十几人,命他们从宫膳局抱过来一捆一捆的【大魏宫廷】柴火,将其堆放在大殿之外。

  随即,点燃了那些柴薪。

  “你们退下吧。”童宪遣退了那二十几名禁卫们。

  “是【大魏宫廷】!”众禁卫依令退到了园子外。

  而此时,魏天子则望着那逐渐燃烧起来的【大魏宫廷】柴薪,眼皮不住地跳着。

  忽然,他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低下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手中那幅画轴,时而咬牙切齿,时而目露凶光,情绪着实纠结。

  突然,魏天子单手抓着手中的【大魏宫廷】画轴,将其递向了童宪,冷冷说道:“烧了它!”

  童宪没有接过那幅画轴,他只是【大魏宫廷】低着头,用莫名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陛下,老奴不敢。”

  “为何不敢?”魏天子怒声质问道。

  “因为这……可能是【大魏宫廷】宫里最后一幅……画像了。”童宪低声说道。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可能』,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个说辞,事实上,这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宫内唯一还保存着的【大魏宫廷】一副萧淑嫒的【大魏宫廷】画像。

  因为这幅画中的【大魏宫廷】景象,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至今难以忘怀的【大魏宫廷】一幕往事。

  当然,对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六王叔怡王赵元俼来说,可能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面庞,狠狠抽搐了几下,只见他瞧了一眼那座宫殿外正徐徐燃烧的【大魏宫廷】柴薪,又望了一眼手中那幅画轴,忽然咬牙切齿地说道:“童宪,有时候,朕真恨不得杀了你……”

  若在以往,大太监童宪听到这种话多半会吓得面如土色,可此时他听到这句话,却隐隐感到一种莫名的【大魏宫廷】骄傲。

  他低了低头,轻声说道:“陛下不会的【大魏宫廷】,因为陛下知道,老奴对陛下忠心耿耿,一片赤诚,无一丝一毫的【大魏宫廷】异心。”

  “……”魏天子愣了愣,随即默默地点了点头,只见他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画轴轻轻拍在童宪胸口,语气疲倦地说道:“替朕收着吧。……朕倦了。”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

  “恭送陛下。”童宪躬了躬身,待将魏天子目送出园子后,这才直起身子来,尖声喊道:“来人啊,来人啊,救火!救火!”

  那二十几名禁卫们从园子外冲了进来,一边手忙脚乱地灭火,一边在心中恨得直骂娘:你个死老太监,一下子放火,一下子又灭火,真以为咱禁卫每日吃饱了饭没事做?这么消遣咱们?

  在心中骂归骂,可这些禁卫们却没有一个人敢表露出来,一来是【大魏宫廷】童宪非但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心腹,而且在宫内权势滔天;二来嘛,此事涉及到魏天子,众禁卫们也是【大魏宫廷】久在宫内的【大魏宫廷】老人,自然知道什么事能说,什么事不能说。

  这不,在熄灭了火势后,尽管在心中恨地暗骂死老太监,但那名禁卫队长还是【大魏宫廷】满脸堆笑地来到童宪面前,恭恭敬敬地汇报损失结果——其实就是【大魏宫廷】损失了十几捆柴薪,外加熏黑了殿外的【大魏宫廷】墙壁。

  因为童宪太了解魏天子了,知道他会后悔,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打算放火烧了这座宫殿。

  “很好。”听完了那名禁卫队长汇报的【大魏宫廷】损失结果,童宪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他眯着眼睛,尖着嗓子冷笑道:“你等也是【大魏宫廷】宫里的【大魏宫廷】老人了,有些事应该不需要咱家叮嘱……”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众禁卫连连点头道。

  最终在离开这座废宫时,童宪忍不住又低头瞧了一眼手中的【大魏宫廷】画轴,脑海中不由地浮现一幕往事。

  『……陛下召奴……萧妃?这……陛下?发生了什么事?』

  『……这该死的【大魏宫廷】贱人背叛朕……』

  『……陛下,为求稳妥,不妨双管齐下……奴婢这边有个不错的【大魏宫廷】人选。』

  『……谁?』

  『……卫穆。』(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房贷计算器  调教大宋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正道潜龙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开天录  贞观帝师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