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18章:亲疏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暂且不说魏天子,且说赵弘润一行人慌慌张张地跑回凝香宫。

  “润儿?玉珑?你们这是【大魏宫廷】怎么了?”

  得知儿子与义女回到凝香宫,沈淑妃见儿子赵弘润脑门冒汗,而义女玉珑公主却眼眶通红,隐隐有哭过的【大魏宫廷】迹象,不由地心中纳闷。

  “润儿,你莫不是【大魏宫廷】欺负玉珑了?”沈淑妃试探着询问道,其实她并不认为发生这种事。

  “娘,这件事说来话长……”

  赵弘润吩咐侍女小桃取来几壶酒,他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一连喝了几杯,他紧张的【大魏宫廷】情绪这才得以缓解。

  不得不说,赵弘润刚才还真怕他父皇当场翻脸——倒不是【大魏宫廷】担心他自己会有什么危险,而是【大魏宫廷】就当时的【大魏宫廷】情况来说,若他父皇对玉珑公主果真起了杀意,他根本难以保全,好在虎毒不食子,纵使老头子当时的【大魏宫廷】面色阴鸷地吓人,但最终也未祭起屠刀。

  『……只是【大魏宫廷】苦了玉珑。』

  赵弘润看了一眼此刻正趴在沈淑妃怀中抽泣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因为曾几何时,魏天子对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态度尚且只是【大魏宫廷】疏远,可以理解为只是【大魏宫廷】不喜欢,而今日,玉珑公主这才明白,他父皇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不喜欢她,而是【大魏宫廷】痛恨她,厌恶她,甚至于,有几个瞬间或许还在考虑要杀掉她。

  明明是【大魏宫廷】父亲,却如此对待自己,可想而知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心情。

  更何况,据玉珑公主所言,这个父亲还曾杀死了她的【大魏宫廷】母亲。

  『果真是【大魏宫廷】宫内的【大魏宫廷】禁忌啊,萧淑嫒三个字……』

  赵弘润又喝了一杯酒压压惊,长吐一口气。

  而此时,沈淑妃一边安慰着在怀中抽泣的【大魏宫廷】义女,一边看着大儿子在那连饮数杯酒,心中着实摹敬笪汗ⅰ可闷,她忍不住问道:“润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赵弘润本不愿透露,毕竟那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黑历史,若是【大魏宫廷】告诉了沈淑妃,或有可能影响到魏天子对待沈淑妃的【大魏宫廷】态度。

  可惜,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拗不过沈淑妃。

  无奈之下,赵弘润只好吩咐宗卫们关上了殿门,吩咐小桃遣退了凝香宫内那些小宫女,将一家人集中在凝香宫的【大魏宫廷】偏厅里——暂不包括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众女眷,毕竟此事关系到魏天子。

  待宗卫们确认了安全后,赵弘润便将方才在那座废宫里的【大魏宫廷】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包括玉珑公主那句『是【大魏宫廷】父皇你杀了我娘』,别说沈淑妃与小桃听得面色发白,就连当时其实就在那座宫殿外的【大魏宫廷】宗卫们以及宫女袖香,都隐隐有种头皮发麻的【大魏宫廷】感觉。

  良久,小桃低声问道:“萧淑嫒……她不是【大魏宫廷】自刎的【大魏宫廷】吗?”

  的【大魏宫廷】确,宫里宫外都是【大魏宫廷】这么传的【大魏宫廷】:南燕大将军萧博远造反被诛,其女萧淑嫒为父兄求情,因被魏天子严词拒绝,愤而丢下年幼的【大魏宫廷】女儿玉珑公主,自刎于幽芷宫内。

  可今日,玉珑公主却在那座废宫内指着魏天子骇然地大叫『是【大魏宫廷】父皇你杀了我娘』,而魏天子居然没有当场否认,这件事怎么看都必有内情。

  “我真的【大魏宫廷】看到了。”玉珑公主擦拭着眼泪,从沈淑妃怀中抬起头来,语气哽咽地说道:“可能我那时年纪尚幼,时间一长就忘了这件事,可方才在那座废宫内,看着父……看着他站在大殿门口,那凶狠的【大魏宫廷】眼睛,我就想起了……他曾经也是【大魏宫廷】用这样凶狠的【大魏宫廷】眼睛瞪着我娘,然后,他……他……”

  “……”看着泣不成声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沈淑妃再一次将她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大魏宫廷】后背。

  半响后,沈淑妃看着赵弘润问道:“润儿,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此刻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已完全冷静下来,闻言轻笑着说道:“娘,别担心,这件事孩儿会处理的【大魏宫廷】。……唔,娘,孩儿是【大魏宫廷】这样想的【大魏宫廷】,您与玉珑,还有小桃,哦,还有袖香,你们四人要不然先到孩儿的【大魏宫廷】肃王府住一段时间……”

  这时,宗卫长卫骄插嘴道:“说起来,淑妃娘娘还未见过殿下的【大魏宫廷】封邑吧?要不去看看?”

  赵弘润略微一愣,随即朝着卫骄暗挑拇指,毕竟仔细想想,坐落在大梁的【大魏宫廷】肃王府,其实也并不安全,远不及商水县,全在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掌握之中。【WwW.AiQuXs.coM】

  然而,沈淑妃却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道:“润儿,还有卫骄,你俩的【大魏宫廷】心意妾身领了,不过妾身觉得,你们这样防备着陛下,反而不好……这样吧,润儿,过些日子你将玉珑带到商水去,她留在大梁,的【大魏宫廷】确不太好,至于为娘……为娘还是【大魏宫廷】留在宫里,不然,夫妻一场,你父皇会寒心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默然不语。

  其实他也觉得此事有点小题大做,要知道,方才在那座废宫内,他父皇本可以拿下他与玉珑公主,但最终,魏天子还是【大魏宫廷】让他与玉珑公主离开了,这表明老头子已经释怀了这桩事,倘若事后赵弘润这边太过于提防,将沈淑妃、玉珑公主都带离大梁,虽说的【大魏宫廷】确可以保证她们的【大魏宫廷】安全,但是【大魏宫廷】相对来说,夫妻之情啊、父子之情啊、父女之情啊,这些可都淡了。

  说白了,这种提防,反而会恶化彼此的【大魏宫廷】关系,使魏天子产生不好的【大魏宫廷】想法。

  但是【大魏宫廷】,如果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将玉珑公主送到商水县,这倒不至于引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反感,甚至于,近段时间,恐怕魏天子也不想看到玉珑公主。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安危赵弘润就不能保证了,毕竟今日的【大魏宫廷】魏天子,情绪着实有些反常。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穿了儿子的【大魏宫廷】顾虑,沈淑妃摆摆手,笑吟吟地说道:“润儿,你不用担心为娘,为娘与你父皇做了那么多年的【大魏宫廷】夫妻,多多少少已了解他一些,不会有事的【大魏宫廷】。……为娘只是【大魏宫廷】担心你跟玉珑。”

  “担心孩儿?”赵弘润闻言哂笑一声,仿佛夸耀般说道:“孩儿这边娘你不用担心,如今的【大魏宫廷】孩儿,可不是【大魏宫廷】三年前,纵使是【大魏宫廷】父皇要惩罚我,也得按照规矩来办,更何况,孩儿跟老头子的【大魏宫廷】政见一致,几乎没有什么对立,他不可能会惩戒孩儿的【大魏宫廷】。……待会儿,孩儿就到垂拱殿,跟老头子来场阔别三年的【大魏宫廷】『男人与男人的【大魏宫廷】对话』。”

  见赵弘润一口一个老头子来称呼他父皇,称呼魏国的【大魏宫廷】君王,沈淑妃哭笑不得。

  “你还未弱冠,还男人与男人的【大魏宫廷】对话……”沈淑妃瞥了一眼儿子,似有深意都说道:“成家立业方才算是【大魏宫廷】男人,你若有本事的【大魏宫廷】话,早早让为娘抱上孙子……”

  一听这话,赵弘润满腔的【大魏宫廷】豪情顿时化作泡影,他苦笑一声,没敢接茬,而是【大魏宫廷】迅速地岔开了话题:“娘,如今当务之急可不是【大魏宫廷】您能不能抱上孙子的【大魏宫廷】事啊。”

  『臭小子……』

  沈淑妃白了一眼赵弘润,随即望着怀中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点头说道:“你有这自信,为娘倒也放心了。至于玉珑,为娘也觉得她暂时莫要再进出宫中为妙……”

  说着,她见怀中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脸上露出惊惧之色,仿佛在害怕什么,遂连忙又宽慰道:“没事的【大魏宫廷】,孩子,那都是【大魏宫廷】些陈年旧事了,老一辈的【大魏宫廷】恩恩怨怨,与你们小辈何干?等过些日子,待你父皇想通了,也就没事了。”

  “……”玉珑公主默不作声,可能是【大魏宫廷】逐渐有些开始抵触魏天子。

  这也难怪,毕竟她此刻脑海中,仿佛不停地回放着那一幕其父杀死其母的【大魏宫廷】回忆,让她痛苦万分。

  在凝香宫呆了片刻,赵弘润让众宗卫们先将众女包括玉珑公主都带回肃王府,而他自己则仅仅带着宗卫长卫骄,来到了垂拱殿。

  而魏天子似乎也早知道赵弘润会来垂拱殿,早早地便将三名中书大臣以及垂拱殿内的【大魏宫廷】伺候太监遣散了,身边就只有大太监童宪。

  迈步走到内殿,赵弘润向魏天子拱手施了一礼,随即嬉皮笑脸地说道:“儿臣忽然想起,三年前,儿臣似乎也与父皇有过一次男人与男人的【大魏宫廷】对话……那次,是【大魏宫廷】儿臣赢了!”

  魏天子原本紧绷着着脸,可见面前这个儿子嬉皮笑脸的【大魏宫廷】,他绷紧的【大魏宫廷】面色亦徐徐放松了些,淡淡说道:“吾儿今日所谓的【大魏宫廷】男人与男人的【大魏宫廷】对话,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奚落朕?还是【大魏宫廷】说……”他看了一眼赵弘润,淡淡说道:“……想借这个机会,再赢朕一次?”

  言下之意,他这是【大魏宫廷】在旁敲侧击地询问儿子,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决定继续追查『萧淑嫒』这件事。

  而听闻此言,赵弘润却笑了起来:“这是【大魏宫廷】机会?……啧啧啧,倘若说这是【大魏宫廷】机会的【大魏宫廷】话,那岂不是【大魏宫廷】说,儿臣已错过了好几个能赢过父皇的【大魏宫廷】机会?喏,比如说,暘城君熊拓曾经就告诉过儿臣某些事,而砀郡游马的【大魏宫廷】幸存者,也曾向儿臣透露过一些……其实儿臣并不认为这是【大魏宫廷】什么好机会呢。”

  『……』

  大太监童宪愣了愣,随即原本有些担忧的【大魏宫廷】老脸,逐渐展露出几分笑容。

  而此时,魏天子脸上亦露出几许淡淡的【大魏宫廷】笑意,模凌两可地问道:“呵,看来吾儿知道的【大魏宫廷】事还真不少啊……啧啧,怎么,这会儿顾忌父子情谊了?呵,把你老子整得灰头土脸的【大魏宫廷】,不正是【大魏宫廷】你梦寐以求的【大魏宫廷】么?”

  在宗卫长卫骄低头偷笑声中,赵弘润耸了耸肩,坦然地说道:“同样是【大魏宫廷】灰头土脸,也有区分,有的【大魏宫廷】无伤大雅,有的【大魏宫廷】嘛……啧啧,真把自己老子弄得太过于狼狈,儿臣脸上也挂不住啊。”

  听闻此言,魏天子深深看了一眼赵弘润,指着赵弘润对童宪笑道:“听到了么?这么多年来,就今日这句话最中听……”

  童宪闻言笑着夸赞道:“今时不同往日,今日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早已不再是【大魏宫廷】当年宫中的【大魏宫廷】小恶霸了。”

  『小恶霸?』

  赵弘润嘴角牵了牵,在旁,宗卫长卫骄忍俊不禁。

  而此时,魏天子已将目光投向赵弘润,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也逐渐收了起来:“那么,弘润,你怎么看待呢,对于……萧氏余孽。”

  『正戏来了!』

  赵弘润精神一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大魏宫廷】阅读体验。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