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39章:一触即发的【大魏宫廷】内战

第839章:一触即发的【大魏宫廷】内战

  半个时辰后,赵弘润黑着脸离开了那位魏氏君父所居住的【大魏宫廷】府邸。

  此时此刻,他的【大魏宫廷】心情很糟糕。

  要知道,他本来是【大魏宫廷】打着快刀斩乱麻的【大魏宫廷】主意,才会趁夜对安城发动夜袭,寻思着控制住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君父,擒贼先擒王嘛。

  哪晓得,陇西魏氏居然还有一个什么『族老会议』,甚至于,这个『族老会议』对那位陇西魏氏君父的【大魏宫廷】约束,居然比赵氏魏国这边宗府对魏天子的【大魏宫廷】约束与限制还要大。

  更让赵弘润感到郁闷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位魏氏君父明确告诉他,就算赵弘润拿他作为威胁,也无法改变『族老会议』的【大魏宫廷】态度,更大的【大魏宫廷】可能是【大魏宫廷】『族老会议』舍弃掉那这个君父,推举一名新的【大魏宫廷】君父,然后与赵氏魏国展开报复性的【大魏宫廷】战争。

  这件事,恨得赵弘润险些对那名魏氏君父破口大骂:还跟本王人五人六的【大魏宫廷】,原来你这家伙居然只是【大魏宫廷】一个傀儡?

  当然了,这只是【大魏宫廷】气愤时的【大魏宫廷】念头,毕竟那位君父在陇西魏氏中的【大魏宫廷】权势还是【大魏宫廷】很大的【大魏宫廷】,只不过,仍不能与『族老会议』相提并论罢了。

  毕竟陇西魏氏有十二支,魏氏君父所代表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其中一支而已,因此,似『魏氏臣服于赵氏』这种大事,纵使是【大魏宫廷】那名魏氏君父,也做不了主。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一手……』

  站在安城李氏府邸外,赵弘润仰头望着星空,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下子,可能真的【大魏宫廷】要打了……”他喃喃自语道。

  在旁,商水军大将伍忌抱拳说道:“殿下勿虑,万事有我商水军在。”

  听闻此言,赵弘润勉强地笑了笑。

  他并不怀疑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实力,同理,也不怀疑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实力,然而最根本的【大魏宫廷】关键,是【大魏宫廷】他并不希望与陇西魏氏真的【大魏宫廷】开战。

  毕竟无论是【大魏宫廷】陇西魏氏也好,赵氏魏国也罢,说到底都是【大魏宫廷】姬姓一族,自然是【大魏宫廷】能和平共处就和平共处咯,只要陇西魏氏愿意臣服,想来赵氏魏国并不介意养着他们。

  反之,若是【大魏宫廷】闹成双方兵戎相见的【大魏宫廷】局面,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最不利的【大魏宫廷】。

  魏国的【大魏宫廷】敌人或会落井下石,指责魏国:你们姬赵氏连本家姬魏氏都容不下,如何容天下人?

  这个把柄,赵弘润怎么也不希望落到魏国的【大魏宫廷】敌人手中。

  因为他很清楚,有的【大魏宫廷】时候,『名分』与『大义』是【大魏宫廷】非常重要的【大魏宫廷】,倘若魏国这回处理不好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事,相信韩国与楚国并不介意推波助澜一番,诋毁魏国的【大魏宫廷】声誉。

  赵弘润烦躁地在李氏府邸门前走了走去。

  足足过了有一炷香工夫,他这才气呼呼地走往驿馆方向。

  也是【大魏宫廷】,事已至此,就算再恼怒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好好歇息,待天亮之后迅速出兵荥阳、密县、巫沙、衍县等地,以最快的【大魏宫廷】速度、最小的【大魏宫廷】内耗代价,迫使陇西魏氏另外十一支臣服。

  事实证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判断精准无误,待等次日辰时的【大魏宫廷】时候,被派往其余几个县城的【大魏宫廷】青鸦众便传来了消息,说是【大魏宫廷】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军队有所异动。

  『消息走漏了……』

  赵弘润暗骂一句,脸上并无几分意外。

  因为他今早就得知,昨晚商水军夜袭安城的【大魏宫廷】时候,前几日曾与他见过一面的【大魏宫廷】庶长侯聃,在发现大势已去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就乘坐着战车从北城门逃离,前去其他几座被陇西魏氏占据的【大魏宫廷】城池搬救兵。

  这让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情变得愈发糟糕。

  本来他打算地挺好的【大魏宫廷】:在一夜之间抓住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主要人物,然后在今日威逼利诱,逼他们屈服。

  而这下子,他的【大魏宫廷】计划算是【大魏宫廷】被打破了。

  好在那位魏氏君父也是【大魏宫廷】颇为重要的【大魏宫廷】筹码,并且也取得他的【大魏宫廷】默许,否则,赵弘润还真是【大魏宫廷】要气到吐血了。

  接近巳时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将商水军副将翟璜叫了过来,吩咐他率一万名商水军坐镇安城,看押着安城内魏氏君父这一支的【大魏宫廷】魏氏族人,以及附属的【大魏宫廷】陇西魏兵。

  翟璜抱拳应命,随即问道:“城外的【大魏宫廷】百姓如何安置?”

  赵弘润想了想,说道:“除那个君父所居住的【大魏宫廷】李氏府邸外,其余被陇西人占据的【大魏宫廷】府邸,都让他们吐出来,归还给原来的【大魏宫廷】主人,若有人不从,蓄意生事,你看着办。”

  “遵命!”翟璜心中大定。

  不得不说,这句『你看着办』,等同于赵弘润给了翟璜莫大的【大魏宫廷】自主权利。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老将,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颇为放心的【大魏宫廷】。可能翟璜在领兵作战、攻略城池方面不如伍忌与南门迟勇猛,但让他守城,翟璜还是【大魏宫廷】极为可靠的【大魏宫廷】。

  毕竟当初在讨伐楚国的【大魏宫廷】时候,翟璜就曾执掌相城,代替赵弘润管理着当时暂住着数十万楚国平民的【大魏宫廷】城池,算是【大魏宫廷】一位在内政、民生方面颇有经验的【大魏宫廷】老将。

  嘱咐完翟璜后,赵弘润便迅速离开了驿馆,前往城外,因为在城外,商水军大将伍忌以及另外一名副将南门迟,早已做好了出发前往衍县的【大魏宫廷】准备。

  在前往衍县的【大魏宫廷】途中,赵弘润收到了来自青鸦众的【大魏宫廷】战报,是【大魏宫廷】关于鄢陵军的【大魏宫廷】。

  昨夜,当商水军夜袭安城的【大魏宫廷】时候,鄢陵军则迅速朝着衍县进兵,并于凌晨抵达了衍县城下。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鄢陵军没能像商水军那样以雷霆之势迅速地拿下衍县。

  这其中有几个原因:

  首先,坐镇『衍县』的【大魏宫廷】陇西将领,可不是【大魏宫廷】籍籍无名之辈,那是【大魏宫廷】『驷车庶长』姜鄙,那是【大魏宫廷】曾经与秦国军队打得难舍难分的【大魏宫廷】猛将,警惕心可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大魏宫廷】高。

  其次,鄢陵军没有投石车、井阑等攻城兵器,又没有黑鸦众、青鸦众等隐贼众帮忙打开城门,根本没有办法夺取这座城池。

  说白了,赵弘润之所以将鄢陵军派往衍县,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去吓唬吓唬陇西魏氏而已,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战争,而是【大魏宫廷】震慑陇西魏氏,终止战争——毕竟在当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看来,他擒住了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君父,这场仗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已经分出了胜负,可他哪晓得,在陇西,『族老会议』的【大魏宫廷】地位要比魏氏的【大魏宫廷】君父还要高呢。

  七月十七日黄昏前,赵弘润率领两万商水军抵达了衍县,与屈塍、晏墨所率领的【大魏宫廷】三万鄢陵军汇合,合五万军队的【大魏宫廷】军势,前往衍县城下,既是【大魏宫廷】为了示威、同时也是【大魏宫廷】为了迫使城内的【大魏宫廷】陇西魏军投降。

  而在五万魏军于衍县城外整齐列队时,在衍县东城门的【大魏宫廷】城楼上,有一名极其高达魁梧的【大魏宫廷】壮汉,正抱着胳臂注视着城外的【大魏宫廷】军队。

  此人正是【大魏宫廷】陇西的【大魏宫廷】名将,『驷车庶长』姜鄙。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混有羌人血统的【大魏宫廷】关系,姜鄙生得颇为高大魁梧,比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褚亨还要高一个脑袋(差不多今两米多高),双手手臂肌肉爆棚,竟比一般魏人的【大魏宫廷】大腿还要粗。

  更令人咋舌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刻的【大魏宫廷】姜鄙并没有穿着铠甲,上身裸露着,因此可以清楚地看到,此人的【大魏宫廷】躯体上布满了一道道的【大魏宫廷】伤痕,简直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充斥着整个上半身。

  这不奇怪,因为姜鄙是【大魏宫廷】陇西魏国近几十年来唯一一位从最最低贱的【大魏宫廷】奴兵,凭借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大魏宫廷】军功爬到将军职位的【大魏宫廷】豪杰,他身上的【大魏宫廷】每一道伤痕,可能就代表着一场战争。

  倘若说,即便在陇西这种注重出身的【大魏宫廷】地方,亦有人能够使他人抛开出身的【大魏宫廷】成见而得到尊敬,那么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姜鄙,陇西魏军最英勇善战的【大魏宫廷】名将。

  “呼呼呼呼……那就是【大魏宫廷】赵氏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么?不可思议……”

  环抱着双臂,姜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城外的【大魏宫廷】赵氏魏军,心下着实有些惊讶。

  毕竟他感觉地出来,城外的【大魏宫廷】赵氏魏军,那绝对不是【大魏宫廷】刚刚结束了训练的【大魏宫廷】新兵,而是【大魏宫廷】身经百战的【大魏宫廷】老卒。

  因为气势不同!

  姜鄙丝毫不曾在那些赵氏魏军那边感受到迟疑、恐慌、不安,仿佛对于城外的【大魏宫廷】赵氏魏军而言,战争就好比是【大魏宫廷】吃饭喝水那样习以为常。

  『这是【大魏宫廷】一支经受过大场面考验的【大魏宫廷】军队……』

  姜鄙暗暗说道。

  他猜地没错,城外的【大魏宫廷】赵氏魏军,或者说是【大魏宫廷】鄢陵军与商水军,那皆是【大魏宫廷】刚刚从『四国伐楚』战场上走下来的【大魏宫廷】老卒,曾面对过数十万乃是【大魏宫廷】近百万的【大魏宫廷】楚国军队,又岂会因为小小一座衍县动摇意志?

  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鄢陵军与商水军,还赢得了『四国伐楚』战役的【大魏宫廷】最终胜利,信心与士气正处于一个不可思议高涨的【大魏宫廷】地步,可能对此刻的【大魏宫廷】他们而言,衍县只不过就是【大魏宫廷】他们一冲就垮的【大魏宫廷】小小阻碍罢了。

  “出城应战!”

  姜鄙舔了舔嘴唇,颇有种见猎心喜的【大魏宫廷】意味。

  “出……战?”他身旁的【大魏宫廷】陇西将领们目瞪口呆,他们心说,城外那可是【大魏宫廷】有数万军队啊!

  姜鄙嘿嘿笑道:“这可是【大魏宫廷】城内魏氏族老的【大魏宫廷】命令啊……”

  听闻此言,周围几名陇西将领的【大魏宫廷】面色有些难看。

  然而,他们并不敢忤逆那些位魏氏族老的【大魏宫廷】意思,哪怕心中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姜鄙出城应战。

  而此举,却是【大魏宫廷】让赵弘润颇感意外。

  毕竟在他看来,衍县的【大魏宫廷】魏氏军队并不多,顶多也就是【大魏宫廷】近万人左右罢了,而他麾下却有五万军队,五倍悬殊的【大魏宫廷】兵力差距,衍县的【大魏宫廷】魏氏军队将领居然还敢出城应战?

  “有意思……”

  眯了眯眼睛,赵弘润喃喃说道:“他要战,那就战!……传令下去,退后五里,给对方足够的【大魏宫廷】空旷地排兵布阵。”

  五万魏军徐徐后撤,在退后五里后,重新整齐列队。

  见此,姜鄙亦明白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思,在城外排兵布阵。

  而就在这时,姜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大魏宫廷】呼声:“停下!停下!都停下!”

  “唔?”

  姜鄙眯着眼睛向传来声音的【大魏宫廷】方向望去,惊讶地看到,有寥寥数骑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那是【大魏宫廷】……咦?临洮君魏忌大人?』

  姜鄙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几许惊讶与意外。(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58:43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调教大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正道潜龙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圣墟  正道潜龙  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贞观帝师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