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84章:东雍之争 三 『加更25/33』

第884章:东雍之争 三 『加更25/33』

  『好一招绝户狠计!』

  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眼下因为弟弟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关系心情不佳,亦不妨碍他对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反制手段暗暗赞叹。天籁小说Ww』W.』⒉

  这招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高明!

  平心而论,雍王党在北疆捞到什么收获了么?

  并没有。

  因为北一军的【大魏宫廷】统帅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这就注定雍王党在北疆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大魏宫廷】收获。

  正因为如此,今日雍王弘誉将这些所得全部献给朝廷,雍王党亦毫不心疼,反正没多少东西,若能因此在民意上博个善名,何乐而不为?

  要知道,魏国的【大魏宫廷】国民可不会知道雍王党具体在北疆有何收获,想来雍王党也不会自暴,他们只会强调是【大魏宫廷】『全部』,全部上缴给了朝廷。

  而话说回来,雍王党在北疆所得到的【大魏宫廷】『全部』利益,能有东宫党的【大魏宫廷】十分之一么?或许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那么……东宫党会怎么做呢?』

  赵弘润瞥了一眼东宫太子赵弘礼,以及后者的【大魏宫廷】舅舅,当朝的【大魏宫廷】国丈、郑城王氏的【大魏宫廷】家主王寓。

  毫无意外,赵弘礼也好、王寓也罢,几乎每一名东宫太子一系的【大魏宫廷】人,面色都十分难看。

  不知为何,赵弘润隐隐感觉有些痛快,可能是【大魏宫廷】他觉得东宫太子不知用什么手段诓骗了他的【大魏宫廷】弟弟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关系。

  可当赵弘润注意到在东宫太子赵弘礼的【大魏宫廷】身后,他的【大魏宫廷】弟弟桓王赵弘宣亦是【大魏宫廷】一副愁眉不展的【大魏宫廷】担忧之色后,他心中的【大魏宫廷】那份痛快立马被怒意所取代了。

  整个宣政殿,鸦雀无声,仿佛所有人都在看东宫党表态。

  但无论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赵弘礼也好,王氏的【大魏宫廷】家主王寓也罢,几番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开口说什么。

  他们不敢,因为东宫党在北疆的【大魏宫廷】收获,并不单单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收获,也不是【大魏宫廷】王氏的【大魏宫廷】收获,那是【大魏宫廷】所有依附东宫的【大魏宫廷】权贵家族的【大魏宫廷】共同利益。

  当初组建北一军的【大魏宫廷】时候,以郑城王氏为的【大魏宫廷】东宫党,那些权贵、家族,皆投入了大量的【大魏宫廷】人力物力,倘若东宫太子赵弘礼与王寓胆敢罔顾他们派系其余成员的【大魏宫廷】利益,或许东宫立马会变成众矢之的【大魏宫廷】,众叛亲离。

  因此,东宫太子赵弘礼与其舅公王寓都没有表态,只是【大魏宫廷】面色难看地站在那里。

  而对此,魏天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大魏宫廷】嘉奖了雍王弘誉,以及以施氏贵族为的【大魏宫廷】雍王党几句,随后,便将话题转移到了端阳日的【大魏宫廷】庆功喜宴上,表示朝廷为了庆贺三川战役以及北疆战役的【大魏宫廷】告终,让朝中百官作陪,设宴款待有功之士。

  在朝会结束之后,赵弘润让宗卫吕牧等几人先带着屈塍、伍忌等将领回肃王府,而他则领着卫骄等人,站在殿外等着他的【大魏宫廷】弟弟赵弘宣。

  率先从宣政殿内出来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番『东雍之争』的【大魏宫廷】暂时胜方,雍王弘誉。

  起初见赵弘润站在宣政殿外,雍王弘誉还以为这位八弟是【大魏宫廷】在等候自己,便笑着迎了上去:“弘润,莫非是【大魏宫廷】在等候愚兄?”

  可待等他走近一瞧,这才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笑容有些勉强。

  见此,雍王弘誉似有领悟地回头瞧了一眼,瞧见正从宣政殿内走出来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赵弘礼与桓王赵弘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与恍然。

  事实上,方才在宣政殿内时,他便已经注意到站在东宫太子身后的【大魏宫廷】赵弘宣,当时他虽说心中惊疑,但也没有表示什么。

  但没有表示,并不意味着他心中就没有疑问。

  “弘润,小九他……”雍王弘誉欲言又止地说道:“他今日怎么没有与你一起?”

  赵弘润勉强笑了笑,说道:“弘宣是【大魏宫廷】副帅嘛,与主帅同行,也没什么。”

  雍王弘誉当然看得出赵弘润言不由衷,拍拍后者的【大魏宫廷】臂膀笑着说道:“改日愚兄请弘润吃酒。”

  说罢,他便很识趣地离开了。

  因为他已经猜到,赵弘润站在这里,并不是【大魏宫廷】为了等他。

  赵弘润点点头,目送着雍王弘誉走远,随即便将目光投向另外一侧,那另外一侧,东宫太子赵弘礼正与桓王赵弘宣一同从宣政殿走出来。

  看得出来,今日朝会前心情似乎还不错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眼下面色有些白,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被雍王弘誉给气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在北疆吃了不少苦的【大魏宫廷】关系。

  一行人走到石阶附近,正要沿着石阶走下去,东宫太子弘礼似有察觉地抬起头来,待看到赵弘润面色不善地站在前面时,不由地微微一愣。

  不过也就是【大魏宫廷】微微一愣,因为他现,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在看着他,而是【大魏宫廷】在看着他身后的【大魏宫廷】桓王赵弘宣。

  果不其然,赵弘润淡淡唤道:“小宣,过来!”

  赵弘宣似乎仍有几分不满,装作没听到。

  见此,赵弘润眼神一眯,冷冷说道:“大庭广众,你是【大魏宫廷】要我叫卫骄他们把你抓过来么?”

  听闻此言,东宫太子身边王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人脸上便露出了不悦的【大魏宫廷】神色,但当他们迎上赵弘润那冰冷的【大魏宫廷】眼神,心底不免有些怵。

  毕竟面前这位肃王殿下,可是【大魏宫廷】在三川郡屠尽了二十万秦兵,凶名赫赫。

  就在这个时候,东宫太子赵弘礼低头对赵弘宣轻声说了几句,后者这才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赵弘润心中愈不喜:从什么时候起,东宫与小宣居然如此亲密了?

  “弘润,恭贺你在三川郡取得大捷。”

  东宫太子赵弘礼在离开前,来到赵弘润身边,朝着赵弘润拱了拱手,祝贺了一句。

  出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料,他这次居然还真从赵弘礼的【大魏宫廷】话中听出了几分诚恳的【大魏宫廷】意味。

  “……多谢太子殿下。”

  赵弘润敷衍地施了礼,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对此,东宫太子赵弘礼也不在意,只是【大魏宫廷】点点头,带着王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人离开了。

  “……”赵弘润深深望了一眼东宫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随即将目光投向面前那个低着头、斜侧着脸的【大魏宫廷】弟弟身上,用不容反驳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日后,离东宫远点!”

  听了这话,赵弘宣愤然地抬起头,却见以往极为亲近的【大魏宫廷】兄长正冷冷地看着他,心中难免有些畏惧,默然地低了下头。

  看着赵弘宣这神色,赵弘润就知道这个弟弟只是【大魏宫廷】畏惧他,其实心中并不服气,但是【大魏宫廷】碍于这附近有不少人在围观,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就在这里说教什么,遂缓和了语气,说道:“去凝香宫吧,途中我有些话对你说。”

  “嗯。”赵弘宣轻声应道。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便带着弟弟赵弘宣离开了。

  前往凝香宫的【大魏宫廷】途中,在经过一处四下无人的【大魏宫廷】花园时,赵弘润停下了脚步,对跟在身后的【大魏宫廷】赵弘宣说道:“不服气?”

  赵弘宣瘪了瘪嘴,怨气浓浓地说道:“从小到大,都是【大魏宫廷】哥说什么我做什么,有什么好不服气的【大魏宫廷】?”

  “就是【大魏宫廷】说不服气咯?”赵弘润笑了笑,挥挥手示意二人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在四周戒严,防止有不相干人的【大魏宫廷】过来。

  随即,他便拉着赵弘宣,来到了花园里的【大魏宫廷】石桌旁,兄弟二人分别坐在一侧。

  眼瞅着弟弟像个受了欺负的【大魏宫廷】童养媳似的【大魏宫廷】,瘪着嘴坐在那,赵弘润笑着说道:“行了行了,别弄得好似我欺负你一样。”

  “从小到大,哥你欺负我的【大魏宫廷】次数还少么?”赵弘宣有些幽怨地说道:“每次哥你犯了错,都是【大魏宫廷】拿我当做挡箭牌……”

  “有吗?”赵弘润故作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见此,赵弘宣板着手指说道:“虽然我不像哥你那样过目不忘,但多少还记得十几桩……四岁的【大魏宫廷】时候,哥你碰坏了(凝香)宫里的【大魏宫廷】玉碗,就将过错推给我,只因为当时我连话都说不顺溜……”

  “呃……”赵弘润挠了挠脸,表情有些尴尬。

  “五岁的【大魏宫廷】时候,哥你带我跑到父皇的【大魏宫廷】花园,摘了几朵花送给母妃,后来母妃追问起来,哥你说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主意……”

  “……”

  “六岁的【大魏宫廷】时候,有一名宫内的【大魏宫廷】女官对母妃不恭,你带着我挖了一堆地虫(蚯蚓),晚上丢到那名女官的【大魏宫廷】住处,后来被巡夜的【大魏宫廷】禁卫现,哥你一个就跑了……”

  “咳。”赵弘润咳嗽一声打断了赵弘宣的【大魏宫廷】话,生硬地岔开了话题:“还是【大魏宫廷】先说说今日这事吧。”说着,他见赵弘宣一脸狡黠地看着自己,面色亦有些尴尬,讪讪说道:“那么久的【大魏宫廷】事了,你还记得啊?看来,你对哥哥我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有诸多的【大魏宫廷】不满啊。”

  听闻此言,赵弘宣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并没有,从小到大,哥你欺负我的【大魏宫廷】例子举不胜举,但是【大魏宫廷】在外人面前,你从来都不允许别人欺负我与母妃。……我还记得,哥你六、七岁的【大魏宫廷】时候,有一名宫内的【大魏宫廷】公公不时地向母妃索要钱物,哥你忍到八岁,待等宗府将卫骄大哥他们派到你身边后,你当日就带着卫骄大哥他们,趁着夜色,把那名公公的【大魏宫廷】一只手一条腿给打断了……”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看着赵弘润正色说道:“对于哥,我只有憧憬,只是【大魏宫廷】……如今哥变得越来越出色,我也想……也想像哥一样,像四哥(燕王弘疆)、六哥(齐相弘昭),成为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栋梁。”

  赵弘润张了张嘴,随即笑着说道:“这很简单,下回哥若是【大魏宫廷】带兵出征,就带上你……”

  “不是【大魏宫廷】那样。”赵弘宣摇摇头打断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正色说道:“若是【大魏宫廷】那样的【大魏宫廷】话,我一辈子都是【大魏宫廷】『肃王的【大魏宫廷】弟弟』……哥,你在四年前初次率军抵御楚国时,不曾得到任何人的【大魏宫廷】帮助,只是【大魏宫廷】凭着自己的【大魏宫廷】本事,成为如今威名赫赫的【大魏宫廷】肃王,我也想尝试,单凭自己的【大魏宫廷】本事……这就是【大魏宫廷】我留在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原因。”

  赵弘润沉思了片刻,说道:“小宣,你有远大的【大魏宫廷】抱负,哥很欣慰,但是【大魏宫廷】,你不可与东宫太过于接近。听哥的【大魏宫廷】话,辞去北一军副帅一职,哥会另外为你谋一个帅职。”

  “为什么?”赵弘宣闻言,有些愤然地说道:“哥,你对太子殿下有偏见。你没有见到,太子殿下在北疆时……”

  赵弘润抬手打断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淡淡说道:“你不用告诉赵弘礼在北疆如何如何,我也不想知道。总之,你莫要介入皇位之争。”

  听闻此言,赵弘宣冷然地反问道:“那么哥你呢?……你为何要与雍王走得那般近?”

  “什么?”赵弘润愣了一下。

  赵弘宣低声说道:“哥,雍王皇兄,亦是【大魏宫廷】企图争位的【大魏宫廷】一员,既然哥不想介入几位兄长争夺皇位的【大魏宫廷】争斗,为何却与雍王走得那般近?……我不相信雍王没有拉拢哥的【大魏宫廷】心思。为何同样是【大魏宫廷】想拉拢哥的【大魏宫廷】一方,哥却每次与东宫冷言冷语,却对雍王另眼相看?”

  赵弘润沉默了片刻,淡淡说道:“因为雍王是【大魏宫廷】一位出色的【大魏宫廷】君王之才。”

  “没瞧出来。”赵弘宣摇了摇头,说道:“在我看来,雍王只晓得耍手段、耍阴谋,东宫固然才能不足,但在北疆时,他亦想着击退韩军、远征韩国……比只说不做的【大魏宫廷】雍王,我认为要强得多。”

  “你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赵弘润眯了眯眼睛,皱眉问道:“你要帮东宫?”

  “不,我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就德品方面,雍王还不如东宫!……可为何哥对东宫冷眼相向?”

  “因为他让我不爽。”赵弘润淡淡说道。

  赵弘宣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是【大魏宫廷】四年前端阳前那件事吧?……东宫对我说过,他当时不过是【大魏宫廷】通过哥教训一下雍王罢了,随后,哥不也破坏了东宫的【大魏宫廷】立言一事么?”

  说到这里,赵弘宣看着赵弘润,诚恳地说道:“哥,东宫在北疆时,着实改变了许多。”

  “……”

  赵弘润一言不。(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三寸人间  修真聊天群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  山东布洛尔  大魏宫廷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