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89章:东雍之争 5

第889章:东雍之争 5

  当日,赵弘宣与太子赵弘礼正说着话,后者的【大魏宫廷】幕僚周昪与骆瑸便来到了偏厅。

  待瞧见赵弘宣这位桓王殿下时,周昪与骆瑸都有些惊讶,毕竟眼前这位桓王殿下,那可是【大魏宫廷】“不应该”出现在东宫的【大魏宫廷】人。

  不过周昪也好,骆瑸也罢,都没有多说什么,在简单相互见礼后,周昪便问起了正事。

  “太子殿下,不知在下昨日所言的【大魏宫廷】那桩事,是【大魏宫廷】否已有回覆?”

  “哪这么快就有回覆?”太子赵弘礼一听周昪这话,便满脸烦躁地说道。

  听闻此言,周昪面色一正,急切地说道:“太子殿下,此事不可拖啊!……昨日雍王已表态,愿将在北疆的【大魏宫廷】所有尽数上缴朝廷,若是【大魏宫廷】太子您这边毫无动静,人心就会偏向雍王……”

  “本宫知道!”太子赵弘礼不耐烦地打断了周昪的【大魏宫廷】话,一脸懊恼,没好气地说道:“总要等王氏与那些贵族商议一下吧?最起码知会对方一声……”

  听了这话,周昪一脸严肃地说道:“太子殿下,若耽搁地久了,哪怕到时候我等向朝廷上缴所得,民意也不会再偏向我方……国人都会认为,太子殿下是【大魏宫廷】不情不愿。再加上雍王的【大魏宫廷】人从中作梗,到时候,太子殿下您人财两失,非但在北疆的【大魏宫廷】所得保不住,也挽回民心……”

  “那你说怎么办?”太子赵弘礼不耐烦地说道。

  只见周昪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先斩后奏……”

  话音未落,就听骆瑸在旁惊声打断道:“不可!”

  “为何不可?”周昪闻言转头看向骆瑸,正色说道:“骆瑸,祸至眼前、迫在眉睫,难道你还要因为私心与周某为难么?……罢罢罢,索性我将『东席』归还于你,望你以大局为重!”『注:东席,即相当于首席的【大魏宫廷】意思;同理,西席幕僚相当于二把手。』

  “你!”骆瑸指着周昪气地说不出话来,随即强忍着怒气冷笑道:“谁有私心,你我心里都清楚。……你根本不是【大魏宫廷】在为太子殿下出谋划策,完全是【大魏宫廷】将太子殿下往火坑里推!”

  “笑话!”周昪冷笑两声,讥讽道:“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说,这事可以拖着?愚蠢!似这种事,越早决定越能体现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诚意,若耽搁数日,就算全部捐赠出去,又有何用?这种道理,难道你骆瑸不懂么?!”

  骆瑸气地面色涨红。

  不得不说,作为洪德十六年科试的【大魏宫廷】第二名,骆瑸对面前这个当年摆名在自己身后的【大魏宫廷】同年士子可谓是【大魏宫廷】极为忌惮。

  毫无疑问,周昪绝对是【大魏宫廷】与他骆瑸平起平坐的【大魏宫廷】远谋之士,言论犀利、眼光毒辣、心计深沉,皆过人一等,更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人最是【大魏宫廷】擅长阳谋。

  就拿捐赠这件事来说,其实骆瑸也觉得东宫必须捐赠不可,而且这件事越快越好,就这一点来说,他与周昪的【大魏宫廷】意见是【大魏宫廷】一致的【大魏宫廷】。

  但在骆瑸看来,这件事的【大魏宫廷】前提,是【大魏宫廷】必须与东宫党那些贵族达成协议,最起码得知会对方一声,向对方解释一下东宫的【大魏宫廷】难处,这样才不至于引起那些贵族、世家的【大魏宫廷】反感。

  可是【大魏宫廷】这周昪,明明什么都懂,就是【大魏宫廷】抓着得『尽快解决』这一点,逼着东宫太子『先斩后奏』,可偏偏骆瑸还抓不到周昪的【大魏宫廷】把柄。

  似这种借阳谋来耍阴谋的【大魏宫廷】手段,纵使是【大魏宫廷】骆瑸心中亦佩服不已。

  他甚至怀疑,周昪当年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故意考得不好。

  当然,这一点他就误会周昪了,毕竟科试只是【大魏宫廷】衡量一个人才能的【大魏宫廷】其中一个标准而已,考得不好,不代表这个人都真的【大魏宫廷】没有才华。

  比如说,如今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门客温崎,此人还在科试上当众舞弊,结果被革除那一年的【大魏宫廷】成绩,你敢说此人没有才华?

  要知道这个温崎,可是【大魏宫廷】将几个原本成绩排不到甲榜的【大魏宫廷】人,通通推上了甲榜,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礼部的【大魏宫廷】官员居然毫不知情,要不是【大魏宫廷】在殿试时,魏天子恰好点到一个得到温崎帮助的【大魏宫廷】平庸之人,谁都不知那次科试上居然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大魏宫廷】舞弊事件。

  作为『温崎舞弊一案』的【大魏宫廷】罪魁祸首,谁敢说温崎没有才华?

  因此,科试的【大魏宫廷】成绩并不能真正代表一名士子的【大魏宫廷】才华与天资,周昪当年考得不好,或许只是【大魏宫廷】因为批阅他考卷的【大魏宫廷】监考官,并不喜欢他的【大魏宫廷】文章罢了。

  而在周昪与骆瑸争吵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宣就站在一旁看着,心下暗暗嘀咕。

  不得不说,周昪与骆瑸说得都有道理,仿佛都是【大魏宫廷】为了东宫太子考虑。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宣却知道,周昪,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人。

  因为当初赵弘润在提醒他离东宫太子远些的【大魏宫廷】时候,曾告诉过他,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让他明白,太子虽看似风光,势头压倒雍王,可事实上,却一直在雍王的【大魏宫廷】股掌之间。

  赵弘宣很不喜欢这种耍阴谋诡计的【大魏宫廷】人,无论是【大魏宫廷】雍王还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个周昪,在他看来,男儿就应该像他哥哥肃王赵弘润那样,不管好的【大魏宫廷】坏的【大魏宫廷】,全都摆在台面上说话!

  只可惜他性格内敛,学不会他哥哥那样锋芒毕露。

  突然,正与周昪争吵的【大魏宫廷】骆瑸猛地闭上了嘴,因为他注意到了桓王赵弘宣看向周昪时那双冷淡厌恶的【大魏宫廷】神色。

  那一瞬间,骆瑸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最终,他结束了与周昪的【大魏宫廷】争吵,并不动声色地站在赵弘宣与周昪之间,让周昪无法察觉赵弘宣看他的【大魏宫廷】神色。

  “无言以对了吧?”

  周昪显得很得意,他并没有看透骆瑸的【大魏宫廷】心思,只以为是【大魏宫廷】自己再一次说得这位榜眼哑口无言,心中颇为得意:当年的【大魏宫廷】科试排名算得什么?远远排在几十名开外的【大魏宫廷】他,照样可以压地第二名的【大魏宫廷】骆瑸喘不过气来。

  暗自冷笑两声后,周昪转身面向太子赵弘礼,拱手说道:“太子殿下,请早做决定!”

  太子赵弘礼沉思了半响,终于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就……这么办吧。周昪,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周昪微微一笑,躬身而退。

  临走前,他仍不忘隐晦地用眼神挑衅一下骆瑸,而骆瑸面无表情。

  此时,赵弘宣见骆瑸仍站在偏厅,却又不跟太子赵弘礼说话,于是【大魏宫廷】会错了意,识趣地告辞离开。

  没想到他刚刚才走出殿门不远,身后便传来了骆瑸的【大魏宫廷】唤声:“桓王殿下请留步。”

  赵弘宣回头瞧了一眼,却见骆瑸正急匆匆地走来,心下不觉有些纳闷。

  只见骆瑸瞧了一眼赵弘宣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随即低声说道:“桓王殿下,能否借一步说话?”

  听了这话,张骜等宗卫皱了皱眉,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大魏宫廷】主动走远了一些。

  见此,骆瑸遂压低声音说道:“桓王殿下,您知道周昪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对么?”

  赵弘宣闻言吓了一跳,故作困惑地说道:“骆先生在说什么?周先生可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左膀右臂啊……”

  骆瑸闻言苦笑了一声,随即正色说道:“桓王殿下,骆某想请桓王殿下帮一个忙。”

  赵弘宣虽然聪颖不如赵弘昭、赵弘润,可也不傻,一听就知道骆瑸的【大魏宫廷】意思,连连摇头说道:“骆先生,这件事本王没办法帮你。……否则,我哥他真会把我打死的【大魏宫廷】。”

  “肃王殿下么?”骆瑸轻笑一声,随即领着赵弘宣在东宫的【大魏宫廷】花园闲走,口中说道:“昨日在下听太子殿下说,桓王觉得太子殿下优过雍王?那是【大魏宫廷】因为桓王殿下想执掌北一军的【大魏宫廷】讨好之词么?”

  听闻此言,赵弘宣面色一沉,皱着眉头不悦地说道:“骆先生这话过了,骆先生以为本王是【大魏宫廷】阿谀奉承之徒么?”

  见赵弘宣有些愠怒,骆瑸也不着急,笑着反问道:“换而言之,那是【大魏宫廷】肺腑之言?”

  赵弘宣闻言愣了愣,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大魏宫廷】,苦笑着说道:“骆先生,那番话,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本王肺腑之言,但是【大魏宫廷】,本王不会插手几位皇兄的【大魏宫廷】事。……这是【大魏宫廷】我向我哥保证过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骆瑸长叹了一口气,顾左言他道:“太子殿下目前的【大魏宫廷】处境……甚是【大魏宫廷】堪忧。在下只顾着盯着周昪,却忽略了,雍王那边仍有足智多谋之人为其出谋划策……黄池人,张启功,桓王殿下听说过么?”

  “似乎是【大魏宫廷】去年的【大魏宫廷】新科第三名?”赵弘宣惊讶地问道。

  “嗯嗯。”骆瑸点点头,随即正色说道:“我与张启功见过一面,此人出身公吏之家,受其祖、其父余荫,十五岁便在黄池出任公吏,曾先后出任狱书吏、判丞书吏,与周昪相比,此人的【大魏宫廷】心计更狠……我担心太子殿下这回熬不过去。”

  “有这么严重?”赵弘宣吃惊地问道:“太子殿下不是【大魏宫廷】已经同意了捐赠么?虽然晚了雍王些许,但也不至于像先生说的【大魏宫廷】那般吧?”

  “这只是【大魏宫廷】前戏。”骆瑸看着赵弘宣,正色说道:“捐赠,不过是【大魏宫廷】个引子,雍王一方真正的【大魏宫廷】狠招,还未使出来呢……一旦雍王开始发力,太子殿下恐怕躲不过这回,可能会被剥夺太子尊号……”

  赵弘宣惊地倒吸一口冷气,骇然说道:“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大魏宫廷】如此。”骆瑸正色说道:“周昪加上张启功,我辈读书人,杀人不用刀……我虽隐隐已猜到他二人的【大魏宫廷】诡计,但奈何东宫被周昪所蒙蔽,我不敢透露,否则就会打草惊蛇。”

  说到这里,骆瑸看了一眼赵弘宣,诚恳地说道:“在下听说,东宫与桓王殿下在北疆时,亲密如手足,难道殿下就忍心看着太子殿下失势?”

  赵弘宣张了张嘴,犹豫着摇了摇头:“骆先生,本王不能……”

  “与在下做个交易吧,桓王殿下。”骆瑸打断了赵弘宣拒绝的【大魏宫廷】话,正色说道:“此事若能成,非但东宫可以安然无恙,甚至可以反制雍王;而桓王殿下您,亦可趁这个良机,真正执掌北一军,在军中竖立威信。”

  “……这事,与北一军有何关系?”赵弘宣又惊又疑。

  骆瑸也没有想太多,笑着说道:“东宫若倒了,北一军还会在么?”

  『……』

  赵弘宣面色微变,不由自主地想到昨日他哥哥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态度。

  “让本王……考虑考虑。”

  赵弘宣皱着眉头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笔趣阁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大魏宫廷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贞观帝师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神级奶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