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93章:深谋远虑 三 『加更27/33』

第893章:深谋远虑 三 『加更27/33』

  片刻之后,桓王赵弘宣与骆瑸,带着李蒙、方朔、公良毅、杜荐等几名宗卫,将周昪抓回了后者这几日来所居住的【大魏宫廷】兵帐。

  此事惊动了守在周昪帐外的【大魏宫廷】北一军士卒,后者连忙禀告了王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家主王寓,以至于一刻辰后,王寓带着护卫匆匆赶来,一脸惊讶地看到了坐在帐内的【大魏宫廷】桓王赵弘宣与骆瑸二人。

  事实上,骆瑸秘密前来安邑,这件事王寓是【大魏宫廷】知道的【大魏宫廷】,并且正是【大魏宫廷】他将骆瑸秘密安置在北一军当中。

  因为这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赵弘礼授意的【大魏宫廷】——那日骆瑸秘密求见王寓时,曾带着太子赵弘礼的【大魏宫廷】手书,信中写着『诸事给予协助』的【大魏宫廷】字样,再加上东宫的【大魏宫廷】印玺,以至于王寓对骆瑸到来的【大魏宫廷】原因深信不疑。

  而事实上,骆瑸耍了一个小伎俩。

  因为太子赵弘礼那份手书,实际上不是【大魏宫廷】给他的【大魏宫廷】,而是【大魏宫廷】给的【大魏宫廷】桓王赵弘宣。

  那是【大魏宫廷】前几日的【大魏宫廷】时候,桓王赵弘宣听取了骆瑸的【大魏宫廷】建议,并没有直接在太子赵弘礼面前拆穿周昪,毕竟赵弘礼对周昪的【大魏宫廷】信任,还要在对骆瑸之上。

  因此,哪怕太子赵弘礼如今对桓王赵弘宣信任、亲爱有加,亦不大可能撼动周昪在东宫太子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地位,反而有可能使太子对桓王产生疑虑。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宣听取了骆瑸的【大魏宫廷】建议,对东宫太子提起,想尽早整顿北一军。

  太子赵弘礼果然没有怀疑,亲笔写了一封手书,在骆瑸的【大魏宫廷】有意引导下,写下了『诸事给予协助』的【大魏宫廷】句子,随后连带着北一军的【大魏宫廷】虎符,一同交给了桓王赵弘宣。

  赵弘宣得到这份手书后,当夜带着骆瑸前来安邑,让骆瑸拿着这份手书出面,求见了王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家主王寓。

  当时,骆瑸告诉王寓,他此番前来,是【大魏宫廷】奉了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命令,监视北一军当中雍王党与襄王党那一系的【大魏宫廷】人,防止这两个派系的【大魏宫廷】人从中捣乱,影响周昪清点账簿。

  那时王寓虽然感觉纳闷,但因为骆瑸既有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手书,又有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令牌,再加上骆瑸的【大魏宫廷】理由充分,以至于王寓虽然心中有些纳闷,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照办,悄悄地将骆瑸带入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营。

  至于桓王赵弘宣与其宗卫们,因为当时打扮成了骆瑸的【大魏宫廷】护卫,因此王寓倒也没有去注意。

  打发走王寓后,骆瑸遂将这件事的【大魏宫廷】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周昪,只听得周昪心头恼火。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骆瑸的【大魏宫廷】确很聪明,耍了一招瞒天过海,连王寓这个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外公都蒙在鼓里,以至于他周昪根本没有察觉到,在他自以为稳操胜券的【大魏宫廷】时候,其实骆瑸就在某个角落盯着他的【大魏宫廷】一举一动。

  否则,若是【大魏宫廷】骆瑸将怀疑他周昪的【大魏宫廷】告诉了王寓,周昪自信自己肯定能从王寓的【大魏宫廷】神色中察觉到不对劲。

  “骆瑸啊骆瑸,你真可谓是【大魏宫廷】费劲了心机……”

  在静静听完了骆瑸的【大魏宫廷】讲述后,周昪冷笑两声,摇摇头说道:“只可惜到最后,你还是【大魏宫廷】无法抓到我的【大魏宫廷】把柄……”

  见周昪事到如今依然嘴硬,桓王赵弘宣心中不悦,在旁冷冷说道:“就凭你这番话,便足以暴露你的【大魏宫廷】底细。”

  “底细?”周昪转头看了一眼桓王赵弘宣,冷静下来后的【大魏宫廷】他,自然能从赵弘宣的【大魏宫廷】眼中瞧出几分端倪,可他并不担心。

  因为桓王赵弘宣的【大魏宫廷】身份尴尬,他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弟弟,而肃王素来与太子不合,因此,就算有桓王赵弘宣作为证人,也扳不倒他周昪。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宣说出这番话的【大魏宫廷】立场,就有些让周昪感到诧异了。

  毕竟在他看来,桓王赵弘宣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亲弟弟,按理来说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站在东宫太子这边的【大魏宫廷】。

  『除非……』

  周昪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说道:“桓王殿下,您真是【大魏宫廷】打算站在东宫这边么?……啧啧啧,您这么做,要如何向肃王殿下解释呢?”

  “解释什么?”赵弘宣正色说道:“本王与骆先生,不过是【大魏宫廷】各取所需,他助本王执掌北一军,而本王则助他揪出你这个雍王的【大魏宫廷】奸细……仅此而已,本王并不算是【大魏宫廷】东宫党的【大魏宫廷】人。”

  “哈哈哈。”周昪闻言哈哈大笑,随即转头看着骆瑸,似笑非笑地说道:“骆瑸啊骆瑸,亏你足智多谋,居然做出了这等愚蠢的【大魏宫廷】决定……拉桓王下水,你真当肃王殿下不会杀你么?”说到这里,他一脸调侃地补充道:“还是【大魏宫廷】说,是【大魏宫廷】我把你逼到了绝路?逼得你不得不出此下策?”

  听闻此言,骆瑸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周昪,你想得太多了……凭着你那本真账簿,桓王殿下可以叫那些贵族乖乖交出兵权。我就与你实话实说吧,太子殿下将北一军交给桓王殿下,与你心中那些利益纠纷毫无关系,待几日后桓王殿下执掌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权,所有东宫党的【大魏宫廷】贵族世家,都将退出这支军队……到那时,这支军队就姓『桓王』!既不受东宫摆布,亦不牵扯到东宫与雍王的【大魏宫廷】明争暗斗。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明事理的【大魏宫廷】人,只要他看到这一点,未见得会发怒。”

  听了这话,周昪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大魏宫廷】表情,皱眉说道:“不可能!……东宫会白白将这支军队交给桓王?”

  “所以说,你并不了解太子。”骆瑸直视着周昪,正色说道:“太子殿下亦想为国出力,但是【大魏宫廷】……虽然很遗憾,但不可否认,太子殿下统兵的【大魏宫廷】才能相比较肃王殿下相差太多,单凭他自己,是【大魏宫廷】无法从韩国手中夺回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失地,洗刷『魏韩上党惨败』之耻,因此,太子选择了桓王殿下。……因为桓王殿下,与太子殿下有着同样的【大魏宫廷】抱负与渴望。而其余人,呵,就是【大魏宫廷】那些为了利益而依附东宫的【大魏宫廷】人,在北疆战役时让东宫太过于失望……”

  “这不可能……”

  周昪惊愕地缓缓摇着头,但是【大魏宫廷】他看骆瑸与桓王赵弘宣的【大魏宫廷】表情,却发现二人都很坦然,这让他在心底忍不住暗暗嘀咕:难道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这怎么可能呢?

  见周昪表情瞬息万变,骆瑸微微摇了摇头,叹息道:“周昪,莫要挑拨离间了,好好谈谈你的【大魏宫廷】事吧。”

  听闻此言,周昪抬起头瞧了一眼骆瑸,似笑非笑地说道:“我的【大魏宫廷】事?我有什么事?那份账簿,我就是【大魏宫廷】派人送给太子的【大魏宫廷】……”

  正说着,桓王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张骜走了进来,皱着眉头对自家殿下以及骆瑸说道:“殿下,骆先生,卑职无能,叫那名随从逃了……”

  听了这话,还没等赵弘宣与骆瑸做出什么反应,周昪便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骆瑸表情自若地问道。

  “没什么。”周昪笑眯眯地回答道。

  骆瑸没有问什么『既然是【大魏宫廷】派去送信给东宫的【大魏宫廷】人为何要逃』这种蠢问题,而周昪也没有说什么『枉费你们处心积虑,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走漏了消息』这种蠢话,因为彼此都心知肚明。

  半响后,骆瑸目视着周昪,压低声音说道:“周昪,你知道我为何诓骗国丈大人,并没有借桓王殿下,指认你乃奸细的【大魏宫廷】事么?甚至于,我还瞒着太子殿下。”

  “怕打草惊蛇?”周昪笑着说道。

  “不!”骆瑸摇了摇头,随即正色说道:“因为你是【大魏宫廷】东宫的【大魏宫廷】东席幕僚!……哪怕一万人中有三人知晓你其实是【大魏宫廷】雍王那边的【大魏宫廷】人,可在其余九千九百九十七人眼中,你仍是【大魏宫廷】东宫的【大魏宫廷】东席幕僚。”

  “……”周昪微微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你要说我?”

  “是【大魏宫廷】!”骆瑸点了点头,随即沉声说道:“你没有退路了,周昪。从你来安邑的【大魏宫廷】那一刻起,就意味着雍王那边已开始行动,可如今有桓王以及我骆瑸在,北一军是【大魏宫廷】不会按照你原先预想的【大魏宫廷】那样的【大魏宫廷】……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你耽误了雍王的【大魏宫廷】计划,非但没有帮助雍王扳倒东宫,反而使雍王陷入了被动。”

  “……”周昪微微张了张嘴。

  “不出意料的【大魏宫廷】话,雍王这会儿应该站出来弹劾东宫了,他原以为你会给他带去足够扳倒东宫的【大魏宫廷】罪证,可惜,这些罪证如今在桓王殿下手中。……没有这些证物,雍王就是【大魏宫廷】陷害至亲骨肉,只要我方稍微推动一下,就能让雍王翻不了身。到那时,你周昪又该如何自处?你还能回雍王身边么?”

  “……”周昪闻言默然不语。

  见此,骆瑸压低声音,正色说道:“以往,我虽然恨你,但是【大魏宫廷】我很佩服你,我骆瑸自诩足智多谋,但在你面前,却胜少败多。因此,我给你留了一个选择,并没有将你的【大魏宫廷】底细透露给其他人,你问我为何费尽心机诓骗王寓,那么我告诉你原因,那是【大魏宫廷】因为我想保你……周昪,整个朝野,绝大多数都知道你是【大魏宫廷】东宫的【大魏宫廷】东席,曾经是【大魏宫廷】,现在是【大魏宫廷】,日后……也可以是【大魏宫廷】。”

  “你……”周昪吃惊地看着骆瑸,喃喃说道:“你……居然甘愿服输?”

  “服输?不不不。”骆瑸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可能在外人眼里,我骆瑸是【大魏宫廷】输了,然而在我看来,若我能让你自愿坐上东宫东席幕僚的【大魏宫廷】位置,哪怕我次于你,我也赢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压低声音说道:“周昪,我相信你也有你的【大魏宫廷】志向与抱负,就在这里停步不前,这样真的【大魏宫廷】好吗?你要知道,你是【大魏宫廷】东宫的【大魏宫廷】东席,只要你认定了这个身份,没有人能够动摇。”

  周昪神色复杂地看着骆瑸,低着头沉默了足足一炷香工夫,这才叹了口气,自嘲说道:“是【大魏宫廷】你赢了……”

  说罢,他抬起头来,见骆瑸面露惊喜之色,当即正色说道:“我是【大魏宫廷】说『你赢了』,但东宫还没有赢!”

  说着,他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你不该让我那名随从逃走的【大魏宫廷】。……走了那条漏网之鱼,雍王势必会知道我这边出了状况。防着点吧,你也知道,张启功,才智不次于我,但比我更狠!”

  “……”

  骆瑸满脸凝重地点了点头,随即,朝着周昪友善地伸出右手。

  “长夜漫漫,有兴趣喝一杯么,东席幕僚大人?”

  “哼!少得意了,你这个……西席!”(未完待续。)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圣墟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