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897章:影响
  『PS:脖子酸痛……看在作者仍咬牙坚持的【大魏宫廷】份上,订阅月票来一波吧。』

  ————以下正文————

  待等次日天明,桓王赵弘宣在王氏一族等东宫党派系的【大魏宫廷】协助下,总算是【大魏宫廷】平息了军营地内的【大魏宫廷】混乱。

  后来清点损失,北一军当夜自相残杀导致有近万名士卒丧生,整座军营毁于一旦,军营内的【大魏宫廷】军备、辎重、粮草,以及堆放在中营的【大魏宫廷】那批北疆战利,几乎皆毁于这场动乱。

  事后,东宫党与雍王党便开始相互攀咬,东宫党指认雍王党『假借韩人夜袭军营、制造营变,意图谋反作乱』,而雍王党则咬定是【大魏宫廷】东宫党『不欲向朝廷纳献战利所得,因此监守自盗、制造营变企图嫁祸于雍王』,这两拨人相互指责谩骂,险些又酿成第二次营变。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出乎意料。”

  在私底下,骆瑸与周昪皆有些目瞪口呆。

  其实他们都猜到,昨夜的【大魏宫廷】营变,多半是【大魏宫廷】北一军中雍王党一系的【大魏宫廷】人马所致,可当他们派人去请『酸枣崔氏』的【大魏宫廷】嫡子崔协将军时,这才得知,崔协居然死在昨夜的【大魏宫廷】营变事件中。

  纵使是【大魏宫廷】骆瑸与周昪,在得知这件事时一下子也懵住了:崔协耍阴谋把自己弄死了?

  “这莫不是【大魏宫廷】……死间之计?”

  骆瑸有些茫然地看向周昪。『注:死间,即五种离间计的【大魏宫廷】其中一种,利用我方的【大魏宫廷】人的【大魏宫廷】死亡,来达到迷惑敌人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因死无对证,所以这招非常狠。』

  听了骆瑸的【大魏宫廷】询问,周昪缓缓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雍王不可能拿崔协来死间,崔协是【大魏宫廷】雍王非常倚重的【大魏宫廷】将领,还指望着崔协日后能独掌一支军队,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弃此人?……崔协可是【大魏宫廷】酸枣崔氏的【大魏宫廷】嫡子,崔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佼佼者!”

  听闻此言,骆瑸皱了皱眉,沉声说道:“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崔协是【大魏宫廷】受害方,果真是【大魏宫廷】东宫一系的【大魏宫廷】人监守自盗,想嫁祸给雍王?”

  “那倒不至于。”周昪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说道:“若是【大魏宫廷】东宫党的【大魏宫廷】人杀了崔协,这还则罢了,我怀疑……昨晚在除了雍王党与东宫党外,还有第三方势力。”

  “襄王?”骆瑸压低了声音,说道:“据说,昨晚襄王党的【大魏宫廷】刘益,与崔协一同作乱……你是【大魏宫廷】想说,刘益杀了崔协?可这对襄王有什么好处?”

  “所以我也搞不懂……”周昪皱着眉头说道:“按理来说,襄王如今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与雍王是【大魏宫廷】一致的【大魏宫廷】,皆是【大魏宫廷】为了合力扳倒东宫,因此不可能会在背后捅刀子,除非……”说到这里,他眯了眯眼睛,压低声音说道:“除非崔协手中有什么极为关键的【大魏宫廷】东西,比如说,雍王命其制造营变的【大魏宫廷】一封亲笔书信……”

  “怎么可能?”骆瑸皱着眉头惊愕地说道:“似这等关键之物,崔协怎么可能会留下?必定是【大魏宫廷】观阅之后立马销毁的【大魏宫廷】……”

  “所以我也搞不懂啊……”周昪舔了舔嘴唇,无奈地说道。

  在旁,桓王赵弘宣听着这两位深谋之士的【大魏宫廷】对话,随即插嘴道:“两位,眼下该怎么办?”

  骆瑸想了想,正色说道:“桓王殿下,事到如今,唯有上奏朝廷了,北一军营变,这种事是【大魏宫廷】压不住的【大魏宫廷】……”

  而这时,周昪在旁插嘴说道:“不过这对于桓王殿下而言,倒是【大魏宫廷】个不错的【大魏宫廷】机会。”

  “什么意思?”桓王赵弘宣有些不悦地看着周昪,却见周昪笑着说道:“在朝廷得知北一军营变之事后,必定会召问此案相关人士,让军中将领以及其背后的【大魏宫廷】家族到大梁等候审讯,如此一来,北一军就只剩下一群散兵,若桓王殿下仍对这支军队有些兴趣,不妨趁此机会整顿军队。……营变之事,性质恶劣,可能要追查个一两月,这一两月的【大魏宫廷】工夫,足以桓王殿下将这些士卒牢牢抓在手中了吧?”

  “可……可我也想回一趟大梁啊……”赵弘宣犹豫地说道。

  听了这话,周昪笑着说道:“此事易尔,桓王殿下不妨留几位宗卫在这里,几位宗卫大人手执东宫令牌以及北一军的【大魏宫廷】虎符,接管军权易如反掌。”

  听闻此言,桓王赵弘宣转头望向宗卫长张骜,却见张骜笑着说道:“让李蒙留下吧,殿下。”

  事实上,张骜、李蒙等宗卫皆是【大魏宫廷】由宗府细心教导出来的【大魏宫廷】宗卫,武艺以及才智并不会逊色肃王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沈彧、卫骄、吕牧、周朴他们多少,但是【大魏宫廷】张骜是【大魏宫廷】宗卫长,要随时呆在自家殿下身边,因此,他将这个绝佳的【大魏宫廷】机会让给了自家兄弟,李蒙。

  桓王赵弘宣点点头,转头对李蒙说道:“李蒙,既然如此你留下,本王只带张骜与方朔二人回大梁,其余人留下帮你。”

  “是【大魏宫廷】!”李蒙抱拳应道。

  当日,桓王赵弘宣便派人向大梁朝廷禀告此事。

  六月八日,也就是【大魏宫廷】『北一军营变』后的【大魏宫廷】第三日,刑部左侍郎单一鸣与礼部右侍郎何昱来到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营。

  待这两位朝中大臣发现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营被摧毁了大半后,大感惊愕。

  其实这两位朝中大臣,本来前几日就能抵达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营,只不过他们故意放缓了行程而已。

  为何?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给东宫党一些应变的【大魏宫廷】时间,免得看到一些不好的【大魏宫廷】事。

  自原刑部尚书周焉遇害之后,原刑部左侍郎唐铮得垂拱殿钦点,继任刑部尚书一职,因此,单一鸣这位原刑部右侍郎,也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成为了刑部左侍郎,堂堂刑部本署的【大魏宫廷】二把手。

  可归根到底,别看雍王弘誉掌着刑部,但事实上,其实周焉也好,唐铮、单一鸣也罢,都不能算是【大魏宫廷】雍王党的【大魏宫廷】人,因为他们从未明确表态,显然是【大魏宫廷】不想参与到夺嫡的【大魏宫廷】事件当中。

  而礼部右侍郎何昱就更不必多说了,作为原垂拱殿中书令何相叙的【大魏宫廷】长子,何昱在朝中素来是【大魏宫廷】抱持中立,不偏不倚,当然不会太过于逼迫北一军内的【大魏宫廷】东宫党。

  两不得罪,保持中立,这才是【大魏宫廷】朝中中立官员的【大魏宫廷】态度。

  可单一鸣与何昱都没有想到,北一军居然发生了营变这等极其恶劣的【大魏宫廷】事。

  不过震惊归震惊,这件事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似营变这种事,已不是【大魏宫廷】他们能够插手干涉的【大魏宫廷】了。

  六月九日,『北一军营变』这件事,便传到了大梁朝廷,震惊朝野,亦惊动了垂拱殿的【大魏宫廷】魏天子。

  正如周昪所料,魏天子当即下诏,着北一军上下偏将级别以上的【大魏宫廷】将领,尽皆暂时卸职,到大梁接受审讯,又令『上将军府』、『大梁府』、『刑部本署』、『大理寺』、『御史监』负责追查此案,五司联审。

  这也难怪,毕竟营变这种事,性质极其恶劣,倘若确定是【大魏宫廷】自己人所为,那此人的【大魏宫廷】罪名,绝不会轻于造反叛乱。

  待等到六月十四日,北一军的【大魏宫廷】众将领陆陆续续抵达大梁,接受五司联审。

  其实似营变这种事,它本不难查,但是【大魏宫廷】这回有些特殊,因为雍王党一方的【大魏宫廷】将领崔协死在了营变之中,这让五司联审的【大魏宫廷】五位大人感到棘手。

  要知道,崔协乃是【大魏宫廷】北一军中雍王党的【大魏宫廷】头头,是【大魏宫廷】雍王一方的【大魏宫廷】翘楚人才,耍个阴谋诡计把自己弄死了,这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吧?

  还是【大魏宫廷】说,果真是【大魏宫廷】东宫党监守自盗、企图嫁祸给雍王?

  在追查此案的【大魏宫廷】头一日,雍王弘誉没有露面,因为他正在其雍王府内大发雷霆。

  要知道,崔协与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关系,不亚于肱骨弟兄,是【大魏宫廷】雍王党中年轻一辈的【大魏宫廷】翘楚,雍王弘誉曾经还打算将崔协推上大将军的【大魏宫廷】位置,让其独掌一支军队成为他的【大魏宫廷】倚靠呢。

  没想到,崔协竟然死了,死得不明不白。

  “砰!”

  又一个杯子被雍王弘誉摔地粉碎,他咬牙切齿地咒骂着:“赵弘礼!”

  在旁,谋士张启功闭着眼睛沉默不语,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缓缓睁开了眼睛,说道:“殿下,崔协将军若是【大魏宫廷】被东宫党的【大魏宫廷】人所杀,在下倒是【大魏宫廷】不担心,在下的【大魏宫廷】担心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崔协将军被另外一拨心怀不轨的【大魏宫廷】人所害……”

  “什么?”雍王弘誉转头看向张启功,皱眉问道:“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

  只见张启功压低声音,低声说道:“在下怀疑,崔协将军是【大魏宫廷】被刘益所杀!”顿了顿,他低声说道:“据消息传来,殿下您托付崔协将军的【大魏宫廷】事,崔协将军可是【大魏宫廷】办妥了,他手中仅五千余兵力,可仍然成功偷袭了东宫党一方,顺利地放火烧了中营,还一度与东宫党一方数万名士卒厮杀到天明……这可不是【大魏宫廷】崔协将军麾下五千余士卒办得到的【大魏宫廷】。因此在下毫不怀疑,崔协将军是【大魏宫廷】说服了襄王党的【大魏宫廷】刘益,让后者助了他一臂之力。……刘益手中亦有五六千兵力,他与崔协将军联手,这万余士卒,方可以雷霆之势席卷整个北一军军营。……那么,崔协将军究竟是【大魏宫廷】如何说服刘益的【大魏宫廷】呢?殿下您要知道,营变之事,不亚于叛乱造反,可刘益依旧支持崔协将军这么做,这期间,崔协将军是【大魏宫廷】否有可能出示了那封书信呢?”

  “……”雍王弘誉张了张嘴,面色有些难看。

  “不会的【大魏宫廷】!”他皱眉说道:“崔协知道分寸,岂会留着那封书信?”

  听闻此言,张启功正色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殿下您那封书信落在了襄王手中……那殿下您可就步了周昪的【大魏宫廷】后尘,白白给人做了嫁衣了。”

  “启功,你有何良策?”

  张启功闻言正色说道:“在下建议殿下即刻去宗府报备,就说王府内遗失了几枚印章……虽然此举有欲盖弥彰之嫌,但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

  雍王弘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转头望向窗外。

  『果真会是【大魏宫廷】……老三?』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三寸人间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