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04章:心思
  “混账!朕没问你这个!”

  魏天子黑着脸骂道。

  身为老子,被自己儿子当场抓到私生活,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这等城府的【大魏宫廷】人,亦不由地感到老脸无光。

  他板着脸瞪着眼前这个儿子,恨不得撕烂这个劣子的【大魏宫廷】脸,谁叫这劣子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是【大魏宫廷】那样的【大魏宫廷】夸张且不怀好意呢。

  “父皇问的【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这个?那父皇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

  赵弘润故作一脸懵懂,随即,他露出一脸仿佛孝顺的【大魏宫廷】表情,感慨说道:“方才在垂拱殿时,听说父皇『龙体欠安』,儿臣心忧万分,如今得见父皇仍这般……生龙活虎,比较我辈年轻人不遑多让,儿臣心中……甚慰。”

  说着这话,他还故意一脸放心地点了点头,表现出一副大为欣慰的【大魏宫廷】样子,气地魏天子感觉自己脑袋上的【大魏宫廷】头发都快立起来了。

  而在旁,大太监童宪与卫骄等宗卫们,早已低下了头,不敢去听这种话题。不过看样子忍得辛苦的【大魏宫廷】模样,显然也是【大魏宫廷】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好笑。

  “赵弘润!”

  魏天子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朕是【大魏宫廷】你老子!”

  “那又怎么样?”赵弘润故作困惑地瞅着魏天子,随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大魏宫廷】表情,拍拍魏天子的【大魏宫廷】手臂安慰道:“父皇别动怒。……哎呀,多大点的【大魏宫廷】事嘛,父皇何必如此在意呢?看到父皇如此精神,儿臣高兴还来不及呢。你看,儿臣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笑得多灿烂?”

  魏天子板着脸一言不发,赵弘润那自认为是【大魏宫廷】灿烂的【大魏宫廷】笑容,在他眼里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满满的【大魏宫廷】恶意了。

  他恼羞成怒地瞪着赵弘润,同时在心中暗骂施贵妃。

  要知道,他对赵弘润这个“不安分”的【大魏宫廷】儿子向来都是【大魏宫廷】非常谨慎的【大魏宫廷】,绝不轻易将把柄落在后者手中,没想到今日,却因为施贵妃的【大魏宫廷】关系,被这个性格恶劣的【大魏宫廷】儿子拿捏到了一个重要的【大魏宫廷】把柄。

  他毫不怀疑,在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眼前这个性格恶劣的【大魏宫廷】儿子都会拿这件事调侃他,戳心戳肺。

  “先说正事!”

  强忍着恼怒,魏天子咬牙说道。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畏惧魏天子,赵弘润当即收敛了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点了点头。

  可就在魏天子稍微有所安慰,觉得自己这张老脸在儿子面前仍有几分威信时,却见赵弘润郑重其事地说道:“唔,那就先说正事。……父皇,您在那个的【大魏宫廷】时候,有没有做什么措施?”

  “……”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表情顿时就僵住了。

  旁边,大太监童宪与宗卫们想笑而又不敢笑,一个个低着头,憋得万分辛苦。

  “赵弘润!”魏天子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真当朕不会惩戒你么?”

  “我又怎么了?”赵弘润理直气壮地说道:“作儿子的【大魏宫廷】,了解一下父亲能否还有生儿育女的【大魏宫廷】能力,这也算是【大魏宫廷】孝道吧?”

  “这算狗屁的【大魏宫廷】孝道!”魏天子气地直接爆粗口骂道。

  听了这话,赵弘润撇了撇嘴说道:“父皇,以您的【大魏宫廷】身份,说这种粗鲁的【大魏宫廷】话,不合适吧?可是【大魏宫廷】会被记录到起居册的【大魏宫廷】。……儿臣可不希望父皇因为这一句粗鲁的【大魏宫廷】话而被后人诟病。因此,父皇您还是【大魏宫廷】注意一下为好。”

  『老子还不是【大魏宫廷】被你给气的【大魏宫廷】?!』

  魏天子瞪着眼睛注视着赵弘润,只可惜,赵弘润笑嘻嘻地看着他,丝毫也不畏惧。

  良久,魏天子揉了揉发酸的【大魏宫廷】眉骨,无奈说道:“弘润,您再看戏耍朕,朕今晚就到凝香宫与你母妃聊聊,关于她孙子或孙女的【大魏宫廷】问题。”

  听了这话,赵弘润面色微变,连忙转口说道:“父皇,你是【大魏宫廷】我父,我是【大魏宫廷】你子,何必互相伤害呢?”

  “这会儿记得朕是【大魏宫廷】你老子了?”魏天子冷笑道:“方才你可是【大魏宫廷】丝毫未曾给朕留面子。”

  “有么?儿臣早就忘记了。”赵弘润摇摇头,随即语重心长地说道:“父皇啊,人要望前看,过去的【大魏宫廷】事,就让它过去吧。”

  魏天子气乐了,不过转念一想,眼前这个劣子终归是【大魏宫廷】捏住了他的【大魏宫廷】把柄,弄地两败俱伤也不大好,于是【大魏宫廷】,他嘲讽意味极浓地重哼了两下,淡淡说道:“那就小心点说话。”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连连点头道。

  见此,魏天子这才满意地问道:“弘润,你怎么看施贵妃?”

  其实这会儿,赵弘润或多或少已经猜到了一些,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大魏宫廷】问了一句:“怎么看?只是【大魏宫廷】因为方才的【大魏宫廷】巧遇,父皇就问儿臣怎么看待,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吧?……儿臣还不知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情况呢。”

  听闻此言,魏天子点点头,随即转身看了一眼大太监童宪手中拎着的【大魏宫廷】篮子,带着几分无奈,说道:“这两日,施贵妃总是【大魏宫廷】以各种理由、各种方式来讨好朕,说实话,朕是【大魏宫廷】有些烦的【大魏宫廷】。”

  “烦?”赵弘润摸了摸下巴,一脸感兴趣地问道:“难道是【大魏宫廷】施贵妃身边那两名年轻美貌的【大魏宫廷】宫女未尽心伺候?”

  “……”魏天子顿时被噎地说不出话来,龇了龇牙转身说道:“走,去凝香宫。”

  “别别别。”赵弘润赶紧赔罪服软:“父皇,儿臣是【大魏宫廷】习惯使然,习惯、习惯。”

  “哼!”魏天子冷哼着不说话。

  考虑到魏天子也拿捏着自己的【大魏宫廷】把柄,赵弘润还不敢再开玩笑了,他在思忖了一下后,神色如常地说道:“正所谓母凭子贵嘛,眼下东宫倒了,雍王虽然还没有上位,但相信朝野已有不少人将其视为太子,在这种情况下,施贵妃生出些小心思,也是【大魏宫廷】人之常情嘛……更何况,儿臣听说施贵妃素来与王皇后不合。”

  其实父子二人都明白施贵妃的【大魏宫廷】小心思,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想取代王皇后、成为后宫之主嘛,毕竟堂堂魏国的【大魏宫廷】皇后,母仪天下,这个位置与相对应的【大魏宫廷】权利,对于绝大多数女人而言都是【大魏宫廷】极具诱惑的【大魏宫廷】。

  “小心思?”

  魏天子轻笑一声,随即淡淡说道:“她也不想想,王氏这些年来甚是【大魏宫廷】贤淑,纵使太子让人失望,可以王氏的【大魏宫廷】贤德淑惠,朕如何好废之?”

  的【大魏宫廷】确,皇后与后宫其余的【大魏宫廷】妃子,地位可是【大魏宫廷】截然不同的【大魏宫廷】。

  想当初幽芷宫仗着魏天子对她的【大魏宫廷】恩宠,刁蛮任性,惹得魏天子不快,因而被打到冷宫,这件事朝中或多或少都知情。但是【大魏宫廷】有人站出来说闲话么?一个都没有。

  这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陈淑嫒平日里不得人心,更是【大魏宫廷】因为妃子在后宫的【大魏宫廷】地位本就如此。

  但皇后不同,别看东宫如今倒了,可这件事与皇后的【大魏宫廷】地位却无几分影响,倘若魏天子当真废了王皇后,立施贵妃为后,相信朝中大臣,尤其是【大魏宫廷】礼部、御史监、以及翰林署的【大魏宫廷】学士们,都会纷纷站出来阻止。

  更何况皇后王氏这些年来甚少参与后宫内众后妃的【大魏宫廷】勾心斗角,除了帮魏天子打理后宫外,便是【大魏宫廷】自顾自在凤仪殿观阅道经,修身养性,这份贤德淑惠,纵使是【大魏宫廷】朝中亦有许多学士点头称赞。

  要知道,这些高傲的【大魏宫廷】学士,可是【大魏宫廷】坚定的【大魏宫廷】中立派,绝不会因为东宫党势强或势弱而为谁说话,王皇后能得到这些学士的【大魏宫廷】点头称赞,完全是【大魏宫廷】凭借她自身平日里的【大魏宫廷】言行举止,与东宫太子无关、与郑城王氏无关。

  退一步说,别说如今雍王只是【大魏宫廷】得到了监国的【大魏宫廷】资格,还不是【大魏宫廷】太子,就算有朝一日成为了太子,皇后依旧是【大魏宫廷】王氏;哪怕雍王坐上魏国君王的【大魏宫廷】位置,这太后的【大魏宫廷】位置,也还是【大魏宫廷】有王氏的【大魏宫廷】一份。

  可能到时候会有两位太后,一个东太后、一个西太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纵使是【大魏宫廷】母凭子贵,施贵妃也没办法真正凌驾于王皇后之上。

  可问题就在于,施贵妃却不明白这些道理,见眼下朝中的【大魏宫廷】局势对他自己儿子雍王弘誉有利,因此心中难免有了些心思,希望能取代王皇后。

  她也不想想,废立皇后那是【大魏宫廷】何等严重的【大魏宫廷】大事,甚至不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意志可以办到的【大魏宫廷】,还得经朝中百官普遍认可,宗府也得认可。

  更何况皇后王氏素来贤德淑惠,根本没有废立的【大魏宫廷】道理,若轻易废之,别说朝臣与宗府不会认为,甚至于,魏天子也会因此背负上昏君的【大魏宫廷】骂名。

  然而,碍于施贵妃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母妃,魏天子也不好太过严厉,于是【大魏宫廷】乎,就只能能避则避、能躲就躲了。

  “父皇也是【大魏宫廷】挺辛苦的【大魏宫廷】。”

  在听完了魏天子的【大魏宫廷】牢骚后,赵弘润半开玩笑半感慨地说道。

  可能世人都觉得君王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但事实上,魏天子也会有烦恼。

  “父皇打算怎么办呢?”他问道。

  “还能怎么办?”魏天子轻笑着说道:“朕眼下不就是【大魏宫廷】能避则避,躲到甘露殿歇养了么?”

  “得了吧。”赵弘润翻了翻白眼。

  因为施贵妃而躲到甘露殿,他才不相信这种事。

  他觉得,魏天子之所以暂时退居幕后,多半是【大魏宫廷】打算集中精神对付谁,不想被垂拱殿那日复一日批阅奏章给牵绊住手脚。

  至于想对付谁,赵弘润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要么就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

  赵弘润个人猜测,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可能性更大。

  父子二人继续在御花园散步,边走便聊,聊的【大魏宫廷】话题,逐渐从施贵妃转移到了眼下朝中的【大魏宫廷】格局这一方面。

  聊了一阵后,赵弘润便告辞了皇宫。

  其实他有心想问问魏天子,如何看待『雍王弘誉』与『庆王弘信』,毕竟朝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东宫倒台的【大魏宫廷】眼下,雍王与庆王无疑成了最有可能册立为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人。

  但是【大魏宫廷】最终,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没有问出口,毕竟以他的【大魏宫廷】立场,着实不应该过多地探究这方面的【大魏宫廷】事。(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32:32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白袍总管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笔趣阁  圣墟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