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06章:商会模式 2

第906章:商会模式 2

  『ps:上章最后写‘雍王’属笔误,应该是【大魏宫廷】‘肃王’,毕竟是【大魏宫廷】‘肃氏商会’嘛,抱歉。』

  ————以下正文————

  肃氏商会的【大魏宫廷】形成,户部是【大魏宫廷】第一个感觉情况不对的【大魏宫廷】。

  要知道在此之前,户运(户部贸易运输)占据着魏国商贸的【大魏宫廷】最大份额,无论是【大魏宫廷】地方诸侯还是【大魏宫廷】名门望族,都无法与『户运』的【大魏宫廷】运输量相提并论。无论是【大魏宫廷】贵族商人还是【大魏宫廷】平民商人,都无法撼动户部旗下的【大魏宫廷】『官商』。

  想想也知道,哪怕是【大魏宫廷】再有钱的【大魏宫廷】诸侯王或地方贵族,又如何与掌握着国家财政的【大魏宫廷】户部相比?至于人脉就更不必多说。

  但是【大魏宫廷】『商会模式』的【大魏宫廷】出现,却让户部感受到了莫大的【大魏宫廷】威胁。

  就比如『肃氏商会』内的【大魏宫廷】那些贵族,黄邑沈氏、安陵赵氏等等,曾经这些贵族单独开辟商贸路线时,户部毫不在意,毕竟两者的【大魏宫廷】财力与人脉根本不可相提并论,可当这些贵族势力拧成一股,一起筹资、一起分享人脉时,这远远不是【大魏宫廷】一加一等于而的【大魏宫廷】概念。

  打个比方说,安陵,这座颍水郡内数一数二的【大魏宫廷】城池。

  曾经安陵城内那些商人的【大魏宫廷】交易模式,都属于是【大魏宫廷】单打独斗,即通过自己家族的【大魏宫廷】商队与人脉到其他地方收购交易物,因为没有财力拥有大型运输船,因此普遍采取马车6运的【大魏宫廷】方式,非但耗时久而且花费巨大。

  可随着『安陵赵氏』带领安陵城内那些大小贵族商人投入了肃氏商会的【大魏宫廷】怀抱后,曾经的【大魏宫廷】6运模式被废弃,取而代之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不亚于户运运载量的【大魏宫廷】水运模式——相比较6运,水运更快、更便捷,并且其中消耗的【大魏宫廷】花费也更少。

  每隔一段时间,隶属于『肃氏商会』的【大魏宫廷】大型运输船,便装载着满满当当的【大魏宫廷】货物,在鄢陵、安陵附近停靠,当地的【大魏宫廷】贵族商人直接在港口卸下货物,运回各自的【大魏宫廷】仓库,相比较曾经单打独斗的【大魏宫廷】模式,集装运输模式将消耗减到了最低,非但降低了运输成本、也缩短了运输时间,变相地提高了利润。

  集装物流,这就是【大魏宫廷】『肃氏商会』准备在整个贸易网上所扮演的【大魏宫廷】角色:针对各地方商人势力没有能力养活一支庞大的【大魏宫廷】运输船队的【大魏宫廷】这一点,以『批』的【大魏宫廷】方式,将货物出手给各地方的【大魏宫廷】商人势力,使后者成为零售商。

  批赚的【大魏宫廷】钱,肯定没有零售来得多,但正所谓吃独食容易遭天谴,给各地方的【大魏宫廷】零售商人留口饭吃,也容易招揽到更多的【大魏宫廷】贵族势力投奔到肃王党这边来。

  而更重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这种模式下,掌握着运输渠道的【大魏宫廷】『肃氏商会』,等于是【大魏宫廷】捏住了各地零售商人的【大魏宫廷】脉门。若是【大魏宫廷】日后有谁不听话,没关系,直接将其踢出整个交易网,使其回归原本的【大魏宫廷】6运模式,然后再找个替代的【大魏宫廷】人,随随便便就能用经济手段将其击垮。

  以如今魏国的【大魏宫廷】经济状态,渠道方无疑是【大魏宫廷】大爷。

  曾经,魏国最大的【大魏宫廷】渠道商就是【大魏宫廷】户部的【大魏宫廷】『户运』,而如今,则多了一个正在迅崛起的【大魏宫廷】『肃运』。

  七月下旬,户部尚书李粱收到了旗下官商的【大魏宫廷】禀告,后者汇报国内出现了一股庞大的【大魏宫廷】实力正在跟他们争夺三川以及国内的【大魏宫廷】交易物。

  起初,户部尚书李粱感到十分好笑,毕竟他户部代表着整个魏国的【大魏宫廷】财力,谁有那么大的【大魏宫廷】实力与他们户部抢饭吃?

  但是【大魏宫廷】当看到旗下官商送来的【大魏宫廷】帐幕对比后,李粱笑不出来了,因为单单就『商水珍珠』这一块,他们的【大魏宫廷】交易量就比上月少了一大块。

  这里所说的【大魏宫廷】商水珍珠,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从楚国走私到商水的【大魏宫廷】珍珠,曾几何时,户部在这一块上就赚取了庞大的【大魏宫廷】利润,而如今,突然在珍珠的【大魏宫廷】份额上少了一大块,李粱心疼不已。

  国内,有谁竟然拥有了堪比他们户部的【大魏宫廷】运输量?

  一查之后,李粱得知了一个名字:肃氏商会。

  一个已拥有了数十艘『甲级』大型运输船的【大魏宫廷】新兴势力。

  『数十艘甲级大型运输船?』

  李粱惊地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这种『甲级』运输船,是【大魏宫廷】冶造局营造司对他们最新打造的【大魏宫廷】大型运输船的【大魏宫廷】归类,也正是【大魏宫廷】户运如今正在采用的【大魏宫廷】大型运输船。

  这类运输船,是【大魏宫廷】由冶造局营造司打造而成,是【大魏宫廷】基于楚国大型战船的【大魏宫廷】设计图纸上再加以改良,成为了魏国目前主流的【大魏宫廷】运输船。

  在祥符港,冶造局营造司建设有十几个船坞,每月都有许多『甲级』运输船竣工,这些运输船以往基本上售出给户部,偶尔也有几艘卖给商人势力。

  但是【大魏宫廷】至今为止,从来没有一方势力拥有数十艘甲级运输船,一来是【大魏宫廷】这种大型运输船的【大魏宫廷】造价极高,二来是【大魏宫廷】这种大型运输船的【大魏宫廷】交易掌握在冶造局手中,没有够资格的【大魏宫廷】人脉,有钱也买不到。

  但是【大魏宫廷】肃氏商会不同,据李粱所知,冶造局这回是【大魏宫廷】无偿提供。

  因为很简单,冶造局的【大魏宫廷】背后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而肃氏商会的【大魏宫廷】背后,同样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

  倘若是【大魏宫廷】别的【大魏宫廷】人,李粱肯定会将对方请到户部来,与对方好好谈谈,但倘若对方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李粱就没啥底气了。

  当即,户部尚书李粱顾不得处理公务,立刻前往肃王府求见肃王赵弘润。

  待得知赵弘润正在冶造局后,李粱又马不停蹄地前往冶造局。

  为何李粱如此着急?因为肃氏商会的【大魏宫廷】这种模式,正在逐步威胁到户运原本不可撼动的【大魏宫廷】地位。

  “肃王殿下,您不能恩将仇报啊!”

  可能是【大魏宫廷】太过于心急,户部尚书李粱在见到赵弘润时有些口不择言,不等赵弘润做出反应便大打感情牌,直说赵弘润至今为止还欠着户部庞大的【大魏宫廷】债务、可户部却从未催讨。

  赵弘润不急不恼,笑吟吟地看着李粱。

  其实在筹备商会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就猜到户部迟早会找上门来,毕竟商会模式那可是【大魏宫廷】足以威胁到户运的【大魏宫廷】存在。

  要不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地位特殊,否则,户部恐怕已经在准备打压了,毕竟掌握着魏国经济的【大魏宫廷】户部,不会允许这种能威胁到他们的【大魏宫廷】存在,哪怕是【大魏宫廷】一丝一毫的【大魏宫廷】威胁也不会袖手旁观。

  对此,赵弘润笑着安慰李粱道:“李尚书,相比较如今的【大魏宫廷】户运,我商会还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嗷嗷待哺的【大魏宫廷】婴孩,李尚书何必这般警惕呢?”

  可惜李粱丝毫没有上当,正色说道:“即便眼下尚是【大魏宫廷】婴孩,可终有一日,这个婴孩会长大成人。”

  他心中很清楚,可能如今的【大魏宫廷】『肃氏商会』,仍无法与户部相提并论,可日后呢?倘若有越来越多的【大魏宫廷】各地方商人势力投奔『肃氏商会』,那么,这个“婴孩”会迅茁壮成长,甚至于到最后足以与户部抗衡。

  想到这里,李粱一脸凝重地补充道:“肃王殿下,你这是【大魏宫廷】将一头恶虎放出了闸啊。”

  赵弘润看了一眼李粱,心中暗暗称奇:这位能当上户部尚书的【大魏宫廷】李粱大人,眼界果真是【大魏宫廷】不一般,这么快就看出了商会模式对户部的【大魏宫廷】威胁。

  “那么李尚书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呢?”赵弘润笑着反问道。

  只见李粱在看着赵弘润几番欲言又止后,硬着头皮说道:“请肃王殿下收回成命。”

  “不可能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本王如今非但要养活商水军、鄢陵军等几支军队,身背后仍有许多人指望着本王混口饭吃,更别提商水郡的【大魏宫廷】重建,以及在博浪沙、祥符港的【大魏宫廷】持续投入……到处都是【大魏宫廷】要花钱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李粱连忙说道:“我户部愿意无偿借给肃王殿下巨额的【大魏宫廷】金钱,只要肃王殿下开口,我户部无有不从。”

  看得出来,户部尚书李粱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有些慌,连这种承诺都许了出来。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摇了摇头,毕竟户部只是【大魏宫廷】借钱给他,虽说并未规定何时归还,但总欠着户部庞大的【大魏宫廷】债务,一来是【大魏宫廷】传出去名声不好听,二来赵弘润心里也不舒服。

  更何况,明明有挣钱的【大魏宫廷】路子,干嘛还要借户部的【大魏宫廷】?

  把所有的【大魏宫廷】市场让给户部,再从户部这边借钱?他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傻的【大魏宫廷】?自己直接挣钱不好么?

  并且,在大把挣钱的【大魏宫廷】同时还能拉国内平民商人一把,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赵弘润对李粱保证道:“李尚书,本王可以向你保证,户运的【大魏宫廷】地位不会被撼动。……李尚书你要知道,一旦『梁鲁渠』建成之后,齐鲁便加入到我大魏的【大魏宫廷】贸易路线,到时候,纵使是【大魏宫廷】户部也忙不过来,本王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捡一些从户部的【大魏宫廷】手指缝间漏下来的【大魏宫廷】钱,更何况,本王手下的【大魏宫廷】商会,还得交税给户部……”

  李粱被赵弘润说得哑口无言。

  待离开了冶造局后,李粱骑着马直奔皇宫,到甘露殿求见魏天子,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后者。

  而听了李粱的【大魏宫廷】讲述,魏天子亦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他那个如今最受宠的【大魏宫廷】儿子,似乎时不时地就会弄出点事来,搅地朝廷鸡犬不宁。

  不过相比较从『户部利益』看待这个问题的【大魏宫廷】力量,魏天子在『肃氏商会』这件事上看到的【大魏宫廷】,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对那些贵族的【大魏宫廷】态度的【大魏宫廷】改变,以及『肃氏商会』对地方贵族的【大魏宫廷】脉门的【大魏宫廷】拿捏。

  『……那小子总算也转念了,学会了拉拢一帮贵族,这应该是【大魏宫廷】三叔(赵来峪)的【大魏宫廷】教导吧?……话说回来,这招还真是【大魏宫廷】高明,虽然分了那些人一杯羹,但同时也拿捏住了对方的【大魏宫廷】脉门,不怕日后那些人不听话,啧啧,这可比当初的【大魏宫廷】推恩令还狠呐。待过个两年,那些人尝到了甜头,谁还敢在那劣子面前大声说话?啧啧啧,弘润那小子,嘴上说着不恋朕的【大魏宫廷】位置,不过这做的【大魏宫廷】事嘛,呵呵呵……』

  魏天子似笑非笑地想着。

  当日,李粱终究未能从魏天子这边得到他想要的【大魏宫廷】回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大魏宫廷】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大魏宫廷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