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63章:年末 2
  对于南梁王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故意兵败于天门关这件事,其实赵弘润早已做过猜测。

  因此,当弟弟赵弘宣提出这个假设时,赵弘润哂笑着摇了摇头,准备制止弟弟的【大魏宫廷】无端揣测。

  没想到,赵弘宣却神秘兮兮地说了句话,噎住了赵弘润正准备脱口而出的【大魏宫廷】说辞。

  “哥,你说摹敬笪汗ⅰ肯梁王他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故意的【大魏宫廷】?我这边可是【大魏宫廷】听说了一些事,一些关于南梁王的【大魏宫廷】事……”

  “什么事?”赵弘润疑惑地问道。

  只见赵弘宣咽了咽唾沫,小声说道:“我听说,南梁王当初被父皇流放的【大魏宫廷】时候,其妻曾为他先后诞下一子一女,可他害怕被父皇怀疑,为了自保,竟亲手溺死了刚刚出世的【大魏宫廷】男婴,只敢养大后来出生的【大魏宫廷】那个女婴……”

  『……』

  赵弘润看了一眼赵弘宣,没有说话。

  其实这个小道消息,他曾经也听说过,并且,他能解释南梁王赵元佐为何会这么做:正如弟弟赵弘宣所言,南梁王赵元佐畏惧魏天子会对他赶尽杀绝,因此,自断子嗣,借此表明心迹。

  要知道,一个没有子嗣的【大魏宫廷】王室成员,对于目前在位的【大魏宫廷】魏天子来说是【大魏宫廷】没有威胁的【大魏宫廷】。

  毕竟人死如灯灭,一个人一旦死了,他在世上的【大魏宫廷】一切只能传给他的【大魏宫廷】子嗣,但南梁王赵元佐并没有子嗣,这意味着赵弘润这位三伯一旦过世,其所有的【大魏宫廷】家业、成就、功绩皆烟消云散,不会对魏天子日后册立的【大魏宫廷】新君造成什么威胁,不至于发生皇权倾斜的【大魏宫廷】事。

  再说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六叔、怡王赵元俼在国内的【大魏宫廷】人脉堪称举国无双,没有任何人的【大魏宫廷】人脉能超过这位六叔,可魏天子对此视若无睹,依旧对赵元俼极为信任,这是【大魏宫廷】为何?

  因为赵元俼非但没有子嗣,他甚至没有成婚,根本不存在妻族。

  他的【大魏宫廷】家族,只有他一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魏天子对怡王赵元俼这位兄弟可谓是【大魏宫廷】毫无掣肘,因为他知道,赵元俼若是【大魏宫廷】日后过世了,他的【大魏宫廷】遗产会留给赵弘润这个他视为干儿子般的【大魏宫廷】侄子,而赵弘润则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亲儿子。

  因此,魏天子怎么可能限制赵元俼?后者对于他完全没有威胁。

  相比之下,宗府宗正赵元俨有子嗣对不对?而他也被魏天子架空了对不对?

  难道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南梁王赵元佐是【大魏宫廷】宗府宗正赵元俨推荐的【大魏宫廷】,而前者却在紫宸殿中摆了魏天子一道?

  说实话,那算什么摆一道?南梁王赵元佐支持皇五子庆王弘信成为储君,可庆王弘信说到底还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儿子,有必要立马就架空赵元俨么?

  只能说,因为在魏天子的【大魏宫廷】潜意识中,赵元俨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有一定威胁的【大魏宫廷】,因此,当南梁王赵元佐在紫宸殿做了那样的【大魏宫廷】事后,魏天子对赵元俨的【大魏宫廷】疑心就一下子放大了。

  否则,魏天子当初能够容忍东宫党与雍王党斗得如火如荼,怎么就不能容忍再多一个庆王党呢?

  更何况,当初那件事后,南梁王赵元佐相安无事,反而是【大魏宫廷】宗府宗正赵元俨被架空了权利?

  道理很简单,因为在魏天子的【大魏宫廷】思绪中,你没有子嗣,你就翻不出什么花样来,不管你如今跳得多欢,可你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要老死的【大魏宫廷】,而一旦你死了,你所有的【大魏宫廷】一切都烟消云散,不复存在,因此,不值得我冒着留下恶名的【大魏宫廷】风险来针对你。

  你南梁王赵元佐要兵权,好,给你,你带着兵跟韩国去打吧。打赢了,你的【大魏宫廷】战功也是【大魏宫廷】我在位时期的【大魏宫廷】功绩,说到底你还是【大魏宫廷】在为我效力。

  要是【大魏宫廷】你有什么不轨企图,那好,我第八个儿子手中掌着两倍于你的【大魏宫廷】军队,要对付你绰绰有余。

  等到你年迈无用了,我把你丢到闲职上,养着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大魏宫廷】功绩余荫你的【大魏宫廷】子嗣,多好?

  因此,在魏天子心中,南梁王赵元佐其实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威胁的【大魏宫廷】。

  但是【大魏宫廷】此时此刻,赵弘宣却提出了一个假设。

  “哥,我想说,因为父皇的【大魏宫廷】关系,南梁王死了一个儿子,有没有可能他怀恨在心,故意要陷害哥你,让父皇也尝尝丧子之痛,这完全说得通啊。”

  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随即伸手在弟弟脑门弹了一下。

  “哪听来的【大魏宫廷】瞎说八道?”瞥了一眼赵弘宣,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这就是【大魏宫廷】个巧合,南梁王就算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算到我进兵的【大魏宫廷】日期。……倘若他在我进兵上党郡境内后才战败,我倒是【大魏宫廷】会怀疑他,可他战败的【大魏宫廷】日期乃是【大魏宫廷】十月初六,刚好与我攻陷皮牢关的【大魏宫廷】日子一样,他又不是【大魏宫廷】鬼神,哪能算得如此准确?”

  这一句话,就说得赵弘宣哑口无言。

  见此,赵弘润好奇问道:“小宣,你似乎并不信任南梁王?……事实上按照辈分,你我都得尊称他一声三伯。”

  听闻此言,赵弘宣摇了摇头,说道:“倒也不是【大魏宫廷】不信任,只是【大魏宫廷】我有些担心……据说当年父皇继位的【大魏宫廷】时候,南梁王是【大魏宫廷】反对的【大魏宫廷】,而且后来密谋造反,兵败后被流放,这一流放就流放了整整十七年……我不相信他一点怨气也无。”顿了顿,他皱着眉头说道:“尤其他亲手溺死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想而知,南梁王的【大魏宫廷】心肠是【大魏宫廷】何等阴狠歹毒。……我始终觉得,南梁王这次回到大梁,肯定有什么不轨企图。”

  赵弘润知道弟弟与自己一样固执,晒笑着摇了摇头。

  二人一边聊着这个话题,一边带着可怜兮兮的【大魏宫廷】猎物返回魏丘军营。

  回到营寨帅帐后,赵弘宣仍然觉得南梁王赵元佐不可信,提醒兄长日后要小心提防。

  此时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幕僚周昪也在帐内,闻言笑着问道:“两位殿下要提防谁呀?”

  赵弘宣对周昪很信任,二话不说便透露了实情,听得周昪微微一愣。

  此时,赵弘润指了指周昪,无奈地说道:“搭上这么个固执的【大魏宫廷】弟弟,我是【大魏宫廷】没辙了,周先生,不,周参将,你来吧。”

  没想到,周昪在听闻后沉思了片刻,皱眉说道:“事实上,在下觉得,桓王殿下说的【大魏宫廷】没错,肃王殿下您应当提防一下。”

  说罢,他见赵弘润露出惊愕表情,遂解释道:“对于这次的【大魏宫廷】巧合,在下相信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巧合,纵使南梁王再厉害,也推断不出肃王殿下何时会攻克皮牢关。因此,肃王殿下率军深入上党境内却被围困,这是【大魏宫廷】确凿的【大魏宫廷】巧合。……只不过在那之后呢?韩将暴鸢为了围困肃王殿下,亲自出马,带着三万轻骑前往泫氏城。天门关少了三万骑兵,并且连主将暴鸢都不见了,南梁王居然视若无睹?他又不是【大魏宫廷】瞎子?……在我看来,南梁王是【大魏宫廷】一位出色的【大魏宫廷】统帅,因此,他在攻打天门关时,势必会派细作深入太行山,监视天门关的【大魏宫廷】一举一动。如何解释这些奸细,居然没有一个察觉到暴鸢率领三万骑兵离开?那是【大魏宫廷】三万骑兵,不是【大魏宫廷】三百骑!”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经周昪这么一说,他心中微微一愣之余,还真有些怀疑了。

  毕竟正如周昪所说的【大魏宫廷】,天门关的【大魏宫廷】守将暴鸢,可是【大魏宫廷】在十月二十日的【大魏宫廷】时候就离开了天门关,并且带走了三万骑兵,然而天门外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居然毫不知情?

  这的【大魏宫廷】确不太可能。

  打个比方来说,倘若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进攻天门关,虽然主战场是【大魏宫廷】在天门关,但赵弘润势必会向太行山派兵,派出青鸦众等斥候,监视天门关以及天门关背后高都盆地的【大魏宫廷】风吹草动,如此一来,似暴鸢调走三万骑兵这种事,根本不可能瞒过太行山上那些斥候的【大魏宫廷】耳目。

  毕竟那是【大魏宫廷】三万骑兵,不是【大魏宫廷】三百骑,行动起来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声势浩大,怎么可能北二军居然连一点风声都察觉不到?

  更何况,当时暴鸢是【大魏宫廷】在惊悟到他肃王军可能在发鸩山、羊头山建好营寨,火急火燎带着三万骑兵赶去支援的【大魏宫廷】,因此不像是【大魏宫廷】会刻意地藏匿行动,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什么都没细做考虑,直接带着三万骑兵就离开了。

  三万骑兵一同疾奔的【大魏宫廷】动静,那种仿佛地震一般的【大魏宫廷】动响,只要太行山上有北二军的【大魏宫廷】眼线、细作,就不可能瞒过这些耳目。

  而在这种情况下,南梁王赵元佐居然依旧按兵不动,完全不对天门关有所行动,这的【大魏宫廷】确有点问题。

  他好歹对天门关试探着做一番佯攻呀,看看暴鸢是【大魏宫廷】否在关隘内,倘若暴鸢果真不在,岂不是【大魏宫廷】可以顺势强攻天门关?

  然而,南梁王赵元佐似乎是【大魏宫廷】什么都没做。

  这的【大魏宫廷】确不像是【大魏宫廷】一位擅战的【大魏宫廷】统帅会做出的【大魏宫廷】判断。

  『……』

  赵弘润沉思了片刻,随即便将这个疑惑暂时压在心底。

  毕竟这只是【大魏宫廷】一个猜测,就算南梁王赵元佐果真有借机陷害他的【大魏宫廷】心思,他也没什么确凿的【大魏宫廷】证据,无端端猜忌一路军队的【大魏宫廷】统帅,只会引起不必要的【大魏宫廷】麻烦。

  想到这里,赵弘润摇摇头说道:“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南梁王终归是【大魏宫廷】我与小宣,而且如今在国内的【大魏宫廷】地位不低,不可恶意揣测。”

  周昪是【大魏宫廷】识趣的【大魏宫廷】人,见赵弘润这么说,点到为止,不再多说什么。

  毕竟在他看来,眼前这位肃王殿下聪慧不会逊色于他,只要心中有了防备,倘若南梁王赵元佐果真是【大魏宫廷】有借机陷害其的【大魏宫廷】意图,相信日后这位肃王殿下也会有所防备。

  洪德二十年年末,上党战场无论是【大魏宫廷】魏军亦是【大魏宫廷】韩军皆偃旗息鼓,不再用兵。

  待等到次年开春时,韩国不出意料对上党郡派出援军,据赵弘润所得知的【大魏宫廷】消息所言,长子城的【大魏宫廷】北侧,泫氏城的【大魏宫廷】东北,两地皆出现了不知名军队的【大魏宫廷】踪迹。

  种种迹象表明,韩国不甘心将上党郡拱手送还,准备重新将其夺回。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  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笔趣阁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