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67章:垂死挣扎

第967章:垂死挣扎

  就在北一军军师参将周昪看破韩军的【大魏宫廷】企图,说服桓王赵弘宣使其向后退兵,将高狼拱手让给韩军的【大魏宫廷】半日后,赵弘润最终下定了决心,率军前往高狼看看究竟。

  毕竟牵扯到从小玩到大的【大魏宫廷】弟弟,纵使赵弘润怀疑此番韩军是【大魏宫廷】为了设计赚他,也放不下对弟弟安危的【大魏宫廷】考虑,非要确定赵弘宣安全不可。

  于是【大魏宫廷】,他留下了四千士卒守卫魏丘,亲自率领着万名左右的【大魏宫廷】兵将前往支援高狼。

  之所以晚上半天出发,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考虑到韩军有没有可能祭出一招回马枪,表面上是【大魏宫廷】进攻高狼,而待等他率军前往高狼援救的【大魏宫廷】时候,这拨韩军突然杀回来。

  因此,他等了半日。

  反正据他所知,驻扎在高狼的【大魏宫廷】北一军差不多也有近万名,守一日也应该是【大魏宫廷】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大魏宫廷】,除非他弟弟赵弘宣贪功冒进,意图率领一支奇兵出击。

  不过仔细想想,他弟弟赵弘宣好歹也是【大魏宫廷】经历过上回北疆战役的【大魏宫廷】原北一军副帅,深知韩军的【大魏宫廷】实力,因此在此番面对四五万韩军进攻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应该不可能出动出击。

  而就在他率领万余士卒越过那条不知名的【大魏宫廷】河流,来到前些日子魏丘之战时期那座韩军营寨的【大魏宫廷】废墟附近时,提前一步被派往高狼的【大魏宫廷】黑鸦众成员,却传来了一个让他感到无比惊讶的【大魏宫廷】消息。

  “报!……韩军已攻陷高狼,高狼失守。”

  听闻此言,赵弘润起初下意识地一惊,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缰绳,吓得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

  而在旁,卫骄、吕牧等宗卫亦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一脸惊骇莫名之色。

  怎么回事?

  高狼不是【大魏宫廷】有万余北一军么?怎么这么快就失守了?

  “你确定高狼已失守?”赵弘润紧声询问那名黑鸦众。

  那名黑鸦众可能是【大魏宫廷】第一次负责情报的【大魏宫廷】传递,显得也有些不太自信,结结巴巴地说道:“回禀殿下,我……卑职应该是【大魏宫廷】没有看错前方兄弟们的【大魏宫廷】讯息的【大魏宫廷】……”

  『什么叫做应该?!』

  赵弘润咬了咬牙,沉声问道:“仔细回忆,到底情况如何?”

  那名黑鸦众回忆了半响,最后还是【大魏宫廷】坚持自己原先的【大魏宫廷】观点。

  这让赵弘润整颗心都吊了起来,心中暗暗说道:难道小宣他果真……他不会带着万名士卒主动出击的【大魏宫廷】吧?

  当事情牵扯到赵弘宣这个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大魏宫廷】弟弟,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亦做不到像平日里那样冷静果断。

  别看赵弘润与赵弘宣是【大魏宫廷】同父异母的【大魏宫廷】兄弟,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母妃早逝,他是【大魏宫廷】被养母沈淑妃收养的【大魏宫廷】,因此,从小一起长大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与赵弘宣,感情比起亲兄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倘若赵弘宣此番果真出了什么不测,作为兄长,赵弘润自忖难辞其咎。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不知日后该如何向养母沈淑妃交代。

  不过转念一想,赵弘润又感觉有点不对劲。

  因为此刻弟弟赵弘宣身边,那可是【大魏宫廷】有周昪那位深谋之士担任军事参将的【大魏宫廷】,凭借前一阵子他暗中对周昪的【大魏宫廷】观察,周昪九成九是【大魏宫廷】真心投奔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尽管周昪的【大魏宫廷】这份真心,是【大魏宫廷】建立在他自忖已得罪了雍王与其幕僚张启功,认为仕途无望。

  但话说回来,不管是【大魏宫廷】出于什么原因投奔了赵弘宣,周昪目前已视后者为效忠的【大魏宫廷】对象,按理来说,不可能会坐视赵弘宣做出什么傻事。

  再者,赵弘润也不相信自己的【大魏宫廷】弟弟会这般自大无谋,面对四五万韩军都敢出动出击。

  照这样想,高狼这么快就失守只能一个可能,那就是【大魏宫廷】北一军主动弃守高狼,将高狼拱手让给了韩军。

  『……』

  赵弘润琢磨了片刻,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大魏宫廷】猜测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弟弟赵弘宣在有谋士周昪辅佐,并且麾下有万余北一军驻守高狼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为何这么快就让韩军攻陷了高狼。

  “这招绝了……”在宗卫们诧异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赵弘润一改方才的【大魏宫廷】方寸大乱,哈哈大笑起来,口中不断地称赞着周昪:“高明,高明,不愧是【大魏宫廷】被骆瑸视为劲敌的【大魏宫廷】深谋之士。”

  说罢,他对那名黑鸦众吩咐道:“去查清楚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动向。”

  “是【大魏宫廷】!”那名黑鸦众抱拳离开。

  见此,赵弘润当机立断,挥手喝道:“众军听令,回魏丘!”

  当即,万余魏兵再次返回魏丘。

  在返回魏丘的【大魏宫廷】途中,赵弘润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军队,迎面撞上了一支韩国骑兵,约有万余骑。

  『果然目标是【大魏宫廷】我啊……』

  得知此事后,赵弘润暗自嗤笑一声。

  他毫不惊慌,因为在得知高狼已失守的【大魏宫廷】时候,他已明悟了这件事中所蕴含的【大魏宫廷】讯息,立即下令撤回魏丘,以至于他此刻距离魏丘仅一两里地。

  这有什么好怕的【大魏宫廷】?

  正如赵弘润所料,当得知韩骑前来进攻时,魏丘山下军营的【大魏宫廷】干贲军立即出击,在平地上布下重防,掩护他赵弘润率领的【大魏宫廷】万名士卒撤回营寨。

  那万余名韩国骑兵尝试着冲了一回,但没有什么成果,因为干贲军凭借弓弩将那些韩国骑兵给压制住了,尽管只是【大魏宫廷】很短暂的【大魏宫廷】一瞬,但也足以赵弘润率领那万余步兵撤回魏丘营寨。

  而待等赵弘润所率领的【大魏宫廷】万余步兵与干贲军汇合,一同撤回魏丘营寨后,纵使外面驻足有万余韩国骑兵,亦踌躇不定,不敢贸然进攻魏军的【大魏宫廷】军营。

  最终,这万余骑兵还是【大魏宫廷】撤退了,毕竟韩国骑兵是【大魏宫廷】轻骑,又不是【大魏宫廷】像商水游马那样的【大魏宫廷】重骑,顶着魏兵的【大魏宫廷】弩矢强行攻打魏丘山下的【大魏宫廷】营寨,对于那些骑兵来说还是【大魏宫廷】有莫大压力的【大魏宫廷】。

  对此,宗卫们深感有惊无险,白白受了一场惊吓。

  约两个时辰后,黑鸦众再次传回来消息,言北一军是【大魏宫廷】主动弃守高狼,并未与韩军展开真正意义上的【大魏宫廷】厮杀,赵弘润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也难怪,尽管他虽说此前已猜到了高狼这么快就失陷的【大魏宫廷】缘由,但说到底,他心里仍有几分担忧,生怕自己猜错,毕竟涉及到他弟弟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安危,这使得他无法像平日里那样冷静果断地做出判断。

  但眼下黑鸦众已明确表示北一军是【大魏宫廷】主动后撤,赵弘润就可以放心了。

  放心之余,他毫不吝啬地再次夸赞了周昪,毕竟周昪这招确实高明,可以说变相地救了他一名。

  否则,倘若他当时没有后撤,在距离魏丘军营很远的【大魏宫廷】荒野被万余韩国骑兵抄了后路,那处境可以说是【大魏宫廷】极其不妙的【大魏宫廷】。

  “果然是【大魏宫廷】『围点打援』想赚我,嘿,这下有乐子瞧了……”

  赵弘润不怀好意地坏笑着,很好奇韩军该如何结束这场闹剧。

  而与此同时,当桓王赵弘宣率领万余北一军士卒从高狼西南那条狭长谷道撤兵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与周昪也在说笑这件事。

  赵弘宣不傻,当他发现他北一军在主动撤离高狼后,本来气势汹汹仿佛要强行攻打高狼的【大魏宫廷】韩军,居然在高狼军营外驻足了片刻,隐约有种『茫然无措』的【大魏宫廷】感觉,他当时就意识到,周昪的【大魏宫廷】判断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

  那拨韩军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攻陷高狼而来,而是【大魏宫廷】为了诱击他的【大魏宫廷】兄长赵弘润。

  “不晓得眼下,那位率军至此的【大魏宫廷】韩将究竟是【大魏宫廷】何表情。”

  不愧是【大魏宫廷】兄弟,在提起这事时,赵弘宣亦是【大魏宫廷】一脸坏笑之色。

  周昪闻言微微一笑,说道:“看当时韩军驻足茫然的【大魏宫廷】举措,就不难得知那名韩将此刻的【大魏宫廷】心情……”

  周昪猜得没错,此时此刻,率军佯攻高狼的【大魏宫廷】韩将靳黈,心中那是【大魏宫廷】万分纠结。

  他怎么也没想到,北一军居然那么果断地就将高狼拱手相让。

  『这……这还怎么诱出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援军?』

  靳黈心中忽然有种强烈的【大魏宫廷】挫败感。

  被敌军看穿计谋其实并不算什么,尴尬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敌方看穿了你的【大魏宫廷】企图后,根本不理睬你。

  此刻靳黈心中就感觉万分尴尬。

  不得不说,方才他在得知北一军主动弃守了高狼后,整个人都傻了。

  愣了半响,他这才反应过来,率军追击北一军,只可惜此时追击北一军已经晚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师参将留下两队士卒断后,相互援护,徐徐撤退,让靳黈抓不到什么漏洞。

  靳黈真的【大魏宫廷】很尴尬。

  高狼拿下了,这固然不错,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如今拿下高狼有什么意义?

  待等过两天,当泫氏城一带的【大魏宫廷】肃王军南下,到时候撤退的【大魏宫廷】北一军再返回高狼,高狼这边四五万军就好比是【大魏宫廷】被包了饺子,那是【大魏宫廷】连逃都没地方逃。

  思前想后,靳黈最终只能泄愤似地烧掉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高狼大营,闷闷地领着军队返回天门关——他根本不敢分兵在高狼驻守,因为他知道,留谁谁死。

  在撤军的【大魏宫廷】途中,靳黈还寄希望于魏丘的【大魏宫廷】那位魏公子润会出击进攻他,结果,他倒还真是【大魏宫廷】在魏丘一带看到了诸多的【大魏宫廷】魏兵,但是【大魏宫廷】这些魏兵,却只是【大魏宫廷】看着他们这些韩兵,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浓浓的【大魏宫廷】嘲讽。

  『怎么会主动弃守高狼呢?』

  靳黈实在想不通。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他用看待曾经北一军的【大魏宫廷】眼光,来看待如今的【大魏宫廷】北一军,却不知,北一军如今多了一位军师参将周昪。

  此时,负责率领骑兵进攻魏丘的【大魏宫廷】暴鸢也在撤兵的【大魏宫廷】途中。

  不可否认,冯颋在设计时讲地头头是【大魏宫廷】道,可惜这结果,却与他描述的【大魏宫廷】相差太远,以至于暴鸢都不知该如何去评价。

  而在得知自己的【大魏宫廷】计谋失败后,冯颋亦是【大魏宫廷】黯然叹了口气。

  他知道,无论是【大魏宫廷】高狼魏军还是【大魏宫廷】魏丘魏军,都没有给他天门关韩军唯一可以挽回翻盘的【大魏宫廷】机会。

  『为今之计……唯有突围了。』

  冯颋暗暗说道。(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58:09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深圳民升激光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凡人修仙传  大魏宫廷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调教大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