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71章:争执
  从太行山南侧登上天门关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北二军副将庞焕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军队。天『』籁小说WwW.⒉

  记得今日清晨,庞焕早早就率领两万北二军离开沁阳,准备进攻天门关,谁曾料想,半途居然被近乎三四万韩军围在途中一片林子里。

  当时,纵使是【大魏宫廷】庞焕也难免有些心慌,想不通己方军队的【大魏宫廷】行踪为何会被天门关韩军悉破,以至于大军还未抵达天门关,就被天门关韩军的【大魏宫廷】骑兵给逮到了。

  但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支韩国骑兵从头到尾居然都没有进攻庞焕率领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双方人马隔着一里多地大眼瞪小眼,似这般干耗了足足大半天光景,在临近黄昏之时,那拨韩国骑兵这才姗姗离去。

  通过种种迹象,庞焕断定天门关韩军多半是【大魏宫廷】打算从山南撤退了。

  经过仔细思忖之后,纵使是【大魏宫廷】作为敌对的【大魏宫廷】双方,庞焕不由地也要夸赞对面的【大魏宫廷】韩军将领几句——在明知大势已去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不拘于一城一地的【大魏宫廷】得失,明智地选择保存兵力,及时撤离,没有胆魄的【大魏宫廷】将军是【大魏宫廷】无法做出这种判断的【大魏宫廷】。

  胆小的【大魏宫廷】韩将会选择继续死守天门关,因为他们害怕若是【大魏宫廷】主动撤退,哪怕带着麾下兵马顺利撤退韩国也会遭到韩王的【大魏宫廷】问罪,而事实上这种选择是【大魏宫廷】非常愚蠢的【大魏宫廷】,非但天门关注定保不住,连带着关内本有一线生机的【大魏宫廷】数万军队,亦逃不过全军覆没的【大魏宫廷】结局。

  当时,摆在庞焕面前的【大魏宫廷】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大魏宫廷】取天门关,毕竟在天门关韩军主动弃关撤离的【大魏宫廷】当下,天门关完全就是【大魏宫廷】一座空关,这份功勋可以说是【大魏宫廷】白捡的【大魏宫廷】。

  其二,就是【大魏宫廷】追击撤离的【大魏宫廷】天门关韩军。

  这支天门关韩军的【大魏宫廷】撤离路线,庞焕不用想也能猜到,肯定就是【大魏宫廷】奔着『山阳』去的【大魏宫廷】,因为燕王赵弘疆的【大魏宫廷】山阳军也即将对孟门关展开进攻,孟门关的【大魏宫廷】处境与天门关是【大魏宫廷】一样的【大魏宫廷】。

  天门关韩军在撤离时肯定是【大魏宫廷】想过要捞一把有军,帮助孟门关韩军一起撤离。

  追或不追,当这个问题摆在庞焕面前时,着实让这位魏军将领犹豫了好一阵子。

  但是【大魏宫廷】最终,庞焕决定放弃追击天门关韩军。

  这是【大魏宫廷】出于两个考虑。

  其一,天色临近黄昏,而庞焕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又都是【大魏宫廷】步兵,倘若追击那支天门关韩军,夜里很有可能会被天门关韩军的【大魏宫廷】骑兵部队偷袭。

  在没有任何防御手段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步军被一旦骑军偷袭,那就是【大魏宫廷】彻底玩完,完全不会有翻盘的【大魏宫廷】机会。

  其二,天门关一带并非只有他们北二军一支魏军,据庞焕的【大魏宫廷】判断,天门关韩军之所以如此仓皇地撤离,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预感到了来自肃王军的【大魏宫廷】威胁。

  说得简单点,若庞焕不取天门关,那么天门关势必会落入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中。

  收复天门关,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份白捡的【大魏宫廷】功劳,庞焕为何要放弃唾手可得的【大魏宫廷】战功,费力不讨好地追击天门关韩军呢?对方至少仍保留有三四万骑兵,死咬着对方不放,对方肯定会掉过头来反咬一口。

  因此,庞焕派了几名斥骑前往山阳,希望能赶得及知会燕王赵弘疆关于天门关韩军的【大魏宫廷】动向,毕竟燕王赵弘疆此刻尚不知天门关韩军已弃关从山南撤离,很有可能会在进攻孟门关的【大魏宫廷】时候被这支韩军抄了后路,吃一场败仗。

  平心而论,平日里山阳军吃不吃败仗,这与庞焕没有丝毫关系,但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倘若燕王赵弘疆被天门关韩军偷袭得手,北二军是【大魏宫廷】要负一定连带责任的【大魏宫廷】。

  毕竟偷袭燕王赵弘疆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天门关的【大魏宫廷】韩军,而天门关,则是【大魏宫廷】北二军负责主攻的【大魏宫廷】。

  派出了联络的【大魏宫廷】斥骑之后,庞焕便率领着麾下军队朝着天门关猛赶,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他率军抵达天门关一带的【大魏宫廷】太行山山区时,起先还冒着熊熊火光的【大魏宫廷】天门关,火势居然逐渐减弱。

  当时庞焕就意识道:坏了,被肃王军抢先了。

  果不其然,当庞焕率领着军队登上太行山山道,来到天门关一带时,他远远望见那座仍在冒着袅袅黑烟的【大魏宫廷】关隘,已遍插『魏』字旌旗,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商水军』、『北一军』之类的【大魏宫廷】军旗。

  当时庞焕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在第一次北疆战役的【大魏宫廷】末尾,北二军就已经驻军于沁阳,尝试攻打天门关这座关隘。而待等去年**月份,当魏韩两国打响第二次北疆战役时,北二军更是【大魏宫廷】一直不遗余力地猛攻这座天门关,打地非常艰难。

  尤其是【大魏宫廷】去年的【大魏宫廷】九月份,北二军几乎是【大魏宫廷】没有退下来修整过。

  而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出现一支国内的【大魏宫廷】友军,将己方军队辛辛苦苦攻打多时的【大魏宫廷】天门关给拿了,庞焕的【大魏宫廷】心情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只好带着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继续朝着天门关前进。

  没想到,当他率军抵达天门关前时,他与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却被北一军给拦下了——北一军拒绝北二军进入天门关。

  这算什么意思?

  庞焕的【大魏宫廷】眉头一下子就凝起来了,而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兵将们,亦一个个神情激奋。

  都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凭什么拒绝我北二军入关?难不成,肃王军与北一军想独占功劳?

  当时,庞焕身边就有一名将领就指着关上那名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将领怒喝,勒令对方开启关门,因为那名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一看铠甲,就知军职高不到哪里去,撑死就是【大魏宫廷】一个偏将(两千人将)。

  他们还真猜对了,那名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将领叫做『马简』,还真是【大魏宫廷】一位由桓王赵弘宣与参将周昪从军中刚刚提拔上来没多久的【大魏宫廷】偏将,尚未适应偏将的【大魏宫廷】位子,以至于被庞焕身边那名将军喝问了一通,六神无主,完全没了头绪。

  事实上,并不是【大魏宫廷】他马简要拒绝北二军入关,而是【大魏宫廷】因为此乃某位桓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命令,他岂敢不从?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马简根本镇不住场,以至于在被关下北二军将领呵斥怒骂时,满头大汗、不知所措。

  当时在场的【大魏宫廷】,还有一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三千人将吕湛,他看不过眼了,遂开口说道:“就这么大点地方,全挤进来干嘛?照我说啊,三千人将级别以上可以入关,其余的【大魏宫廷】全部下山去。”

  话音刚落,就听北二军军中有一名将领喝问道:“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在此大放厥词?”

  吕湛可是【大魏宫廷】平暘军出身的【大魏宫廷】老人,已在商水军呆了整整四年,且也立下过诸多军功,他岂会畏惧北二军的【大魏宫廷】那些将领们。

  他当即自亮身份,淡淡说道:“商水军三千人将吕湛。……方才羞辱吕某的【大魏宫廷】,麻烦报一报职衔、姓名,方便日后吕某向兵部以及上将军府追究几位以下犯上之罪。”

  在吕湛眼中,北一军是【大魏宫廷】他们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弟弟、桓王弘宣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再加上北一军曾千里驰援,哪怕称之为兄弟友军也不为过,在这种情况下,吕湛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马简的【大魏宫廷】一方。

  不过话说回来,在吕湛自表『三千人将』的【大魏宫廷】时候,方才开口喝问他的【大魏宫廷】那几名北二军将领们,立马就不说话了,毕竟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别看两千人将与三千人将仿佛只相差一个级别,但两者间其实是【大魏宫廷】个分水岭,有的【大魏宫廷】人穷尽一生也没办法从两千人将升到三千人将。

  当然,与吕湛平级的【大魏宫廷】将领则仍然表现出无所谓的【大魏宫廷】态度。

  但不管怎样,在吕湛出面之后,在场能稳压这位商水军三千人将的【大魏宫廷】,恐怕也只有庞焕等将军了,确切点说,是【大魏宫廷】庞焕、蒙泺、杨彧这三位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宗卫兼北二军将军。

  而其中,就属蒙泺的【大魏宫廷】脾气最暴躁,当即指着吕湛嘲讽道:“哟,三千人将,好大的【大魏宫廷】威风。……吕湛是【大魏宫廷】吧?你说要到兵部与上将军府追究我等以下犯上之罪?好,我蒙泺是【大魏宫廷】将军衔,而且我方才也那样说摹敬笪汗ⅰ裤,你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副将,你待怎样?……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进这天门关!”

  听闻此言,吕湛冷哼一声,环抱双手淡淡说道:“肃王殿下与桓王殿下皆在关内,我倒是【大魏宫廷】想看看,你这个将军衔的【大魏宫廷】,敢不敢冲撞两位殿下!”

  话音刚落,吕湛的【大魏宫廷】身后忽然冒出一个声音:“吕湛将军说得有理,本王也想看看!”

  吕湛愣了一下,回头瞧了一眼,这才现桓王赵弘宣与其参将周昪不知何时已走上关楼,忙抱拳行礼:“桓王殿下。”

  “唔。”赵弘宣善意地朝着吕湛点了点头,随即走近关墙,居高临下目视着关外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兵将们,淡淡说道:“本王乃桓王赵宣,这天门关,已被我商水军、北一军所占领,没有你们北二军什么事,就此下山去吧。”

  在旁,北一军军师参将周昪暗自苦笑摇头。

  没办法,桓王赵弘宣就是【大魏宫廷】这么一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大魏宫廷】人,既然北二军对他兄长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军队被困上党一事无动于衷,那么赵弘宣就断然不会给北二军好脸色。

  在这种事上,这位殿下一向是【大魏宫廷】非常固执的【大魏宫廷】,就像他当初认定原东宫太子赵弘礼待他真诚后,就非常看不惯使用阴谋诡计的【大魏宫廷】雍王赵弘誉,纵使是【大魏宫廷】兄长赵弘润都不曾说服他与原东宫划清界限。

  很显然,继雍王弘誉之后,南梁王赵元佐已成为桓王赵弘宣第二个厌恶的【大魏宫廷】对象。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  深圳民升激光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