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73章:争执 三 『加更33/33』

第973章:争执 三 『加更33/33』

  听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杨彧、蒙泺、庞焕三人心中暗怒。

  然而,肃王赵润可不同于桓王赵宣,作为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纵使杨彧心中有诸多的【大魏宫廷】不满,也不敢直接拿这位殿下说事。

  但相比之下,另外一位宗卫蒙泺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当场面色含怒地发作道:“肃王殿下说这话好没道理!……没有我北二军,肃王殿下可以拿下天门关?”

  见蒙泺敢直接对赵弘润叫板,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商水军将领们皆表露了敌意。

  商水军副将翟璜率先冷笑道:“笑话!……暴鸢、靳黈、冯颋三名韩将皆是【大魏宫廷】我军手下败将,皮牢、泫氏、丹水、魏丘,在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英明统率下,我商水军与鄢陵军几度击败韩国军队,将泫氏城、长子城收复,阁下觉得我军是【大魏宫廷】否有能力拿下天门关?”

  『肃王军打下了泫氏城与长子城?』

  杨彧与庞焕闻言不由地心中一愣。

  而此时,就听商水军将领吕湛笑着插嘴道:“翟副将,你跟这几位说这些没用,靳黈、暴鸢、冯颋三名韩将,赫赫『北原十豪』,他们哪见过皮牢关的【大魏宫廷】靳黈与长子城的【大魏宫廷】冯颋啊?……倒是【大魏宫廷】暴鸢嘛,可能令他们印象深刻。”

  听了这话,杨彧、蒙泺、庞焕三人面色顿变。

  因为吕湛分明是【大魏宫廷】在讽刺他们,毕竟在那三位『北原十豪』中,他们只对阵过暴鸢,而且还吃了败仗。

  “你这厮……”蒙泺愤怒地瞪着吕湛,右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剑。

  见此,商水军大将军伍忌亦摸上摆在面前矮桌上的【大魏宫廷】宝剑,口中冷冷说道:“这位蒙将军请自重!……要是【大魏宫廷】蒙将军自以为武艺出众,伍某不介意到外面与将军比划比划。”

  听到这话,包括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在内,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诸将领们皆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大魏宫廷】表情。

  可能伍忌在指挥战事方面目前仍没有什么太大的【大魏宫廷】起色,但论个人武艺,这位大将军绝对是【大魏宫廷】肃王军中的【大魏宫廷】翘楚,毕竟伍忌是【大魏宫廷】从楚国那种视士卒为炮灰的【大魏宫廷】惨烈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大魏宫廷】原千人将。

  甚至于,就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都不得不甘拜下风,服气地表示伍忌的【大魏宫廷】武力,比当初的【大魏宫廷】叛逆陈宵还要强上几分。

  还别说,伍忌的【大魏宫廷】手一摸剑鞘,杨彧、蒙泺、庞焕便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大魏宫廷】压迫力。

  见此,蒙泺眯了眯眼睛,冷笑说道:“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啧啧,还真是【大魏宫廷】吓人啊,不过你有何资格与我比划?”

  听了这话,宗卫长卫骄面无表情地开口道:“那么我呢?你是【大魏宫廷】宗卫,我也是【大魏宫廷】宗卫,你我比划比划如何?”

  蒙泺深深看了一眼卫骄,咧嘴笑道:“有意思……既然同为宗卫,你有资格与我比划,不过,刀剑无眼,万一我不慎伤了你,你可别怪我。”

  “这也是【大魏宫廷】我要对你说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向前走了几步,面无表情地说道。

  而就在这时,杨彧再次伸手阻止了二人,皱眉对蒙泺低声喝道:“蒙泺,我以宗卫长的【大魏宫廷】身份,命你收声!”

  “……”蒙泺看了一眼杨彧,轻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见此,卫骄亦回到了原来的【大魏宫廷】位置。

  赵弘润从始至终冷眼旁观,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他其实也能感觉到,这蒙泺应该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勇悍的【大魏宫廷】武夫,毕竟能在当年顺水军、禹水军那场厮杀中存活下来的【大魏宫廷】,肯定绝非庸手。

  但他并没有制止,因为他对伍忌、卫骄有信心。

  不过无论如何,他对蒙泺非常不喜,因为这个蒙泺,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张扬、太放肆了。

  在他看来,虽然此举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弟弟赵弘宣做得不妥,但你朝着一位当代皇子指责呵斥,且态度恶劣、言辞不恭,真当你是【大魏宫廷】宗卫就可以肆无忌惮么?

  而此时,杨彧在喝止了蒙泺后,正色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杨某不知两位殿下究竟意欲何为,但今日桓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所为,确实欠缺妥当,我北二军从上次北疆战役时起便致力于攻打此关,牵制韩军近十万兵力,如今两位殿下巧夺了关隘,却强行将我北二军拒之关门以外,同为我大魏军队,恐怕说不过去吧?”

  听闻此言,赵弘宣在旁冷哼道:“这时候想起彼此皆为我大魏军队了?我哥……唔,我兄长大人当初兵困上党之时,遭到靳黈、暴鸢、冯颋三支韩军围攻,局势险峻,当时你北二军做了什么?敌将暴鸢率领三万骑兵离开天门关前往泫氏城围攻我兄长大人,你们倒好,在此袖手旁观,亦不对天门关施加压力,好一个同为一国友军!……别告诉本王你们一个个都是【大魏宫廷】瞎子、聋子,竟不知三万骑兵在你等眼皮底下离开了天门关!”

  『……』

  听了赵弘宣的【大魏宫廷】话,杨彧、蒙泺、庞焕三人顿时会意过来,总算是【大魏宫廷】明白了整件事的【大魏宫廷】来龙去脉。

  其实虽说蒙泺是【大魏宫廷】个莽撞而暴躁的【大魏宫廷】人,但事实上他方才也感觉奇怪,因为他自认为他北二军不曾得罪面前这两位殿下,为何会遭到今日这种不公平的【大魏宫廷】待遇,没想到竟然是【大魏宫廷】这么回事。

  面对这种情况,纵使是【大魏宫廷】脾气不好的【大魏宫廷】蒙泺,此刻亦在旁闭口不言。

  在北二军中,蒙泺与庞焕皆是【大魏宫廷】一等一的【大魏宫廷】猛将,可即便如此,依然在天门关守将暴鸢手中遭到惨败,这是【大魏宫廷】为何?

  其实上,那次的【大魏宫廷】败北那也不全然是【大魏宫廷】惨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庞焕在攻打天门关的【大魏宫廷】时候,被暴鸢领着骑兵从山间小道绕了过来,给抄了后路而已。

  在平地上,骑兵攻击步兵有天然优势,也不算什么——暴鸢麾下有诸多的【大魏宫廷】骑兵,而庞焕率领的【大魏宫廷】北二军皆是【大魏宫廷】步兵,所以前者胜而后者败,这并不能直接体现出暴鸢与庞焕二人的【大魏宫廷】能耐,毕竟两军的【大魏宫廷】实力本来就不对等,没有什么可比性。

  但不可否认,当时的【大魏宫廷】事态后续,北二军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存在一定问题的【大魏宫廷】。

  试问当时北二军是【大魏宫廷】否有继续进攻天门关的【大魏宫廷】兵力,当然是【大魏宫廷】有的【大魏宫廷】,毕竟那时在庞焕的【大魏宫廷】指挥下,虽然的【大魏宫廷】确败地有点惨,但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被暴鸢军的【大魏宫廷】骑兵突杀了约四千左右的【大魏宫廷】兵力而已,并不影响北二军继续进攻天门关。

  再问南梁王赵元佐与庞焕、蒙泺、杨彧等人是【大魏宫廷】否知道暴鸢率领三万骑兵离开了天门关、高都一带?

  事实上,这几人都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暴鸢率领三万骑兵火急火燎地赶往泫氏城,又没有刻意地隐藏踪迹,藏匿于太行山的【大魏宫廷】北二军细作,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那地动山摇一般的【大魏宫廷】动静?

  可为何北二军没有对天门关施压呢,逼迫暴鸢回军呢?

  原因很简单:为何要这么做?

  肃王军孤身深入、自陷死路,这与南梁王赵元佐,与庞焕,与北二军何干?

  好吧,这是【大魏宫廷】一个玩笑,事实上,庞焕还是【大魏宫廷】对天门关做过一番佯攻的【大魏宫廷】,只不过,天门关当时仍有数万军队驻守,以至于佯攻试探的【大魏宫廷】效果并不佳而已。

  再加上冬季将至,庞焕也就干脆收兵返回沁阳了,反正他与肃王赵弘润非但不沾亲带故,而且彼此甚至还有隔代之仇,他为何要在冬季来临前强攻天门关?

  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替肃王军解围,就要搭上五万北二军?

  天门关建造在太行山上,易守难攻,这一仗北二军打地本来就艰难,凭什么要为了别人牺牲己方军队?你赵弘润孤军深入被围,那是【大魏宫廷】你自己的【大魏宫廷】事,与北二军何干?

  北一军千里驰援,那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弟弟,自然是【大魏宫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使兄长脱困,可南梁王赵元佐,还有庞焕,他们与赵弘润有什么关系?

  算上北一军,如今在北疆战场的【大魏宫廷】诸路魏军军主,姜鄙会救、燕王赵弘疆会救、南燕大将军卫穆会救、魏军总帅韶虎会救、桓王赵弘宣会救,唯独南梁王赵元佐,不见得会救。

  或许,这也是【大魏宫廷】魏天子亲笔写了一封信,派遣送到赵弘润手中,将这个儿子劈头盖脸骂了一通的【大魏宫廷】原因之一——你贪功冒进,孤身深入,最后还指望南梁王的【大魏宫廷】北二军替你解围?

  在这件事上,桓王赵弘宣与其参将周昪的【大魏宫廷】猜测并没有错,至少作为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宗卫,兼北二军的【大魏宫廷】副将,庞焕是【大魏宫廷】丝毫没有替某位肃王殿下解围的【大魏宫廷】心思的【大魏宫廷】。

  纵使他佯攻了天门关,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想尝试一下在暴鸢率领三万骑兵离开天门关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他北二军能否拿下这座关隘。而当庞焕发现暴鸢离开后天门关依旧是【大魏宫廷】稳如泰山时,碍于冬季将至,庞焕很干脆地选择结束该年的【大魏宫廷】战事。

  至于某位肃王以及肃王军的【大魏宫廷】死活,与他何干?

  没有理由为了救一支友军而赔上己方的【大魏宫廷】军队吧?

  反正庞焕的【大魏宫廷】眼中就只有天门关,至于某位肃王的【大魏宫廷】死活,在他看来都是【大魏宫廷】自找的【大魏宫廷】——谁让你孤军深入的【大魏宫廷】?与我北二军打过招呼了么?

  或许这也正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至今都没有问罪于北二军的【大魏宫廷】原因:没有合理立场。

  『……』

  见方才还态度恶劣,口口声声要讨个说法的【大魏宫廷】蒙泺忽然没了声音,赵弘润心中也就猜到了几分:他兵困上党算他自作自受,但显然,北二军并没有替他解围的【大魏宫廷】心思,弟弟赵弘宣与其参将周昪的【大魏宫廷】判断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

  想到这里,他淡淡说道:“看来三位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既然如此,请就此下山吧。”

  杨彧、蒙泺、庞焕三人对视一眼,皱皱眉正要说话,忽见有一名百人将急匆匆地走入了关楼内,叩地禀告道:“殿下,南梁王已至关下,要求入关。”

  听闻此言,杨彧、蒙泺、庞焕三人一时间仿佛腰板都直了许多。

  『南梁王……』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杨彧、蒙泺、庞焕三人的【大魏宫廷】神色,淡淡说道:“有请南梁王入关。”

  他倒是【大魏宫廷】想看看,南梁王赵元佐对此有何话说。(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10:11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开天录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