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77章:燕王弘疆

第977章:燕王弘疆

  事实证明,赵弘润猜得一点都不错,因为只是【大魏宫廷】片刻工夫后,那三十几名骑兵便来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大军面前,为一位头戴虎盔、身披虎纹甲胄的【大魏宫廷】将军,显然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四皇兄,燕王赵弘疆。天籁『小说WwW.『⒉

  “哈哈哈哈——”

  隔着老远,燕王赵弘疆便出了爽朗的【大魏宫廷】笑声,隔着老远便打着招呼道:“弘润可在对面?你四哥我亲自来接你了,哈哈哈哈。”

  『……』

  听着燕王赵弘疆隔着老远的【大魏宫廷】喊话,赵弘润不禁有些茫然。

  因为说实话,他与这位四皇兄的【大魏宫廷】关系完全谈不上好或者不好,当年在两人都仍居住在大梁时,二人一年到头也碰不到几次面,哪怕偶尔碰到遇到,也只是【大魏宫廷】相互点点头打个招呼而已,刨除那层同父异母的【大魏宫廷】兄弟关系,这二人哪怕称之为泛泛之交也不为过。

  “哥,你什么时候与四皇兄关系这么好了?”

  桓王赵弘宣不禁有些纳闷地问道。

  纳闷之余,他心中也微微有些吃味。

  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他看出燕王赵弘疆这位四皇兄此番是【大魏宫廷】特地为了迎接他兄长赵弘润而来,而是【大魏宫廷】赵弘宣很奇怪自己的【大魏宫廷】兄长何时与他俩的【大魏宫廷】这位四皇兄建立了这种良好的【大魏宫廷】关系。

  要知道曾几何时,众兄弟中,兄弟俩只是【大魏宫廷】彼此关系亲密,至于其余兄弟,事实上彼此间关系都是【大魏宫廷】很冷漠的【大魏宫廷】。

  哦,不包括如今在齐国担任左相的【大魏宫廷】睿王赵弘昭,对于这位六哥,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赵弘宣,与赵弘昭的【大魏宫廷】关系都颇为亲密。

  “我也觉得纳闷……”

  赵弘润刚想解释一下,就看到燕王赵弘疆已骑着坐骑来到了不远处,便当即结束了与弟弟的【大魏宫廷】交谈,驾驭着战马走出队伍,朝着从远处骑马奔近的【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拱了拱手,笑着唤道:“四皇兄,别来无恙。”

  “哈哈哈哈。”燕王赵弘疆笑着来到了赵弘润跟前,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位曾经并不受他重视的【大魏宫廷】兄弟,感慨地说道:“真是【大魏宫廷】没想到啊,弘润,四哥我以往自以为是【大魏宫廷】我赵氏的【大魏宫廷】翘楚,却不曾想,我赵氏年轻一代的【大魏宫廷】豪杰就在我面前,而我却眼拙不识……你去年攻克楚国王都寿郢的【大魏宫廷】英雄事迹我听说了,好,好,好!……去年,不对,前年年末我山阳这边情况吃紧,皇兄我无暇抽身回大梁,错过为弘润庆贺此事,今日得知弘润前来我山阳,我已特地叫人置备了酒席,今日,你我痛饮一番,不醉不归!”

  说着这话,燕王赵弘疆神情激动地拍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肩膀,那刚猛的【大魏宫廷】力道,拍地赵弘润龇牙咧嘴,只感觉肩膀一阵剧痛。

  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有些麻的【大魏宫廷】肩膀,赵弘润苦笑着说道:“四皇兄误会了,当时并非是【大魏宫廷】我打下了楚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寿郢,当时还有齐王吕僖与齐将田耽两支军队合力攻打寿郢。甚至于我怀疑,寿郢当时被攻破,有可能反而是【大魏宫廷】楚王的【大魏宫廷】阴谋……”

  “诶!”还没等赵弘润解释完,燕王赵弘疆便摆摆手打断了前者的【大魏宫廷】话。

  只见赵弘疆抓住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臂,豪迈地说道:“无论如何,你也是【大魏宫廷】给我姬赵氏赚足了面子,走,喝酒去。”

  被赵弘疆抓着手臂,赵弘润只感觉手臂一阵剧痛,要不是【大魏宫廷】他见眼前这位四皇兄神情激动不似作伪,他真会怀疑这位四皇兄是【大魏宫廷】故意趁机下黑手。

  不过如今看来嘛,这位四皇兄多半是【大魏宫廷】一位真性情的【大魏宫廷】莽夫。

  想到这里,赵弘润提醒道:“四皇兄,我弟弟弘宣也来了。”

  听闻此言,桓王赵弘宣赶忙驾驭着坐骑出了队伍,来到二人身边,抱拳唤道:“四皇兄。”

  “哦……”燕王赵弘疆明显愣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就在赵弘宣暗自猜测眼前这位四皇兄对自己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有什么成见时,却见这位四皇兄左顾右盼张望了几眼,表情古怪地问道:“赵弘礼……来了么?”

  听闻此言,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俩顿时就明白了。

  在一声苦笑后,赵弘宣有些汗颜地解释道:“东……唔,长皇子,目前自禁于其府邸,因为『北一军营啸』之事,他要自禁一载。”

  果不其然,在听说原东宫太子赵弘礼没有来后,燕王赵弘疆脸上立马就出现了笑容,当即用另外一只手拉着赵弘宣的【大魏宫廷】手臂,硬拉着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俩说什么『今日不醉不归』之类的【大魏宫廷】话。

  这让赵弘润哭笑不得之余亦暗自感慨:这位四皇兄也太直肠子了,完全就是【大魏宫廷】把无论什么心思都摆在了脸上嘛。

  鉴于手臂被这位赵弘疆抓得生疼,赵弘润反复保证今日一定会赴宴与这位四皇兄畅饮,后者这才放手。

  吩咐大军缓缓朝着山阳前进,赵弘润询问赵弘疆道:“四皇兄,目前山阳的【大魏宫廷】局势如何?”

  看得出来,燕王赵弘疆虽然看上去莽撞,但其实并非莽夫,他一听赵弘润这句问话,心中便已猜到了几分,笑着说道:“弘润是【大魏宫廷】想问昨日经过我山阳的【大魏宫廷】那支韩军吧?……放心吧,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赵弘宣惊讶地问道。

  “对。”燕王赵弘疆摸了摸下巴的【大魏宫廷】胡渣,皱着眉头说道:“昨日还真把我吓了一跳,我原本正打算出兵攻打孟门关,结果刚率军出(山阳)城,就现西边马蹄声如雷。……当时我还以为沁阳被韩军给攻破了。后来,北二军的【大魏宫廷】副将庞焕派人给我传了讯,我这才知道,原来是【大魏宫廷】天门关韩军守不住关隘了,准备从我山阳这边撤离。”

  说到这里,他拳掌一合击,有些懊恼地说道:“他们兵太多,单单骑兵就有不下三万之数,我没敢率军出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我山阳的【大魏宫廷】北边一驻。让孟门关的【大魏宫廷】韩军也逃走了……可惜!”

  听闻此言,赵弘润略带几分惊讶地问道:“孟门关的【大魏宫廷】韩军也撤走了?”

  “唔!”赵弘疆点了点头,解释道:“当时那几万韩军在我山阳与孟门关之间驻军了半日,也不进攻我山阳,我就觉得很奇怪,没想到过了半日,孟门关那边,韩军自己放了一把火,将关隘给烧了。……我今日清晨的【大魏宫廷】时候上山去瞧过一眼,孟门关确实是【大魏宫廷】被韩军一把火给烧了。”

  说到这里,他困惑地问道:“弘润,你是【大魏宫廷】天门关那边来的【大魏宫廷】,你应该清楚天门关韩军为何会撤离吧?这支韩军撤离时还捎带着带走了孟门关这边的【大魏宫廷】韩军……我想了很久都没想通。”

  听闻此言,赵弘宣窃笑了两声,神秘兮兮地说道:“四皇兄,天门关韩军之所以撤离,那是【大魏宫廷】因为我哥他率军打下了泫氏城、长子城,切断了天门关、孟门关的【大魏宫廷】后路。”

  燕王赵弘疆闻言瞪大了眼珠子,再一次激动地抓住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臂,惊声问道:“弘润,你打下了泫氏、长子两地?”

  再次被赵弘疆抓住手臂,赵弘润痛地龇牙咧嘴,连连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赵弘疆缓缓放开了赵弘润,恍然地说道:“我就说嘛,这好端端的【大魏宫廷】,天门关、孟门关这两地的【大魏宫廷】韩军怎么就突然撤军了呢?呵,原来是【大魏宫廷】后路给弘润你给抄了……啧!”说到这里,他再次一合击拳掌,懊恼地说道:“可惜!要是【大魏宫廷】早几日得知此事,我一定要将孟门关拿下。”

  赵弘润闻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轻视赵弘疆或者其麾下的【大魏宫廷】山阳军,只不过,他猜测孟门关内的【大魏宫廷】囤粮多半是【大魏宫廷】充足的【大魏宫廷】,在这种情况下,山阳军多半是【大魏宫廷】无法强行攻克这座关隘的【大魏宫廷】,哪怕是【大魏宫廷】加上他肃王军也一样。

  当然,这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肃王军在不动用石油桶弹这种天灾级战略兵器的【大魏宫廷】前提下。

  于是【大魏宫廷】,他打了一个马虎眼道:“孟门关,如今不也落到了四皇兄手中么?没什么区别的【大魏宫廷】。”

  “这怎么能说是【大魏宫廷】没什么区别呢?”

  耿直的【大魏宫廷】赵弘疆不能接受赵弘润这种说法,在他看来,他率军攻克孟门关是【大魏宫廷】一回事,孟门关韩军撤离后将一座烧毁的【大魏宫廷】空关留给了他,这是【大魏宫廷】另外一回事,两者岂能相提并论?

  兄弟三人闲聊着,徐徐来到山阳县。

  在进城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被自己亲眼看到的【大魏宫廷】景象给惊呆了,因为他现,山阳城内只要是【大魏宫廷】成年(平民十五成年)的【大魏宫廷】男性,随身都带着兵器,刀剑、长枪、弓弩,有些看起来仿佛是【大魏宫廷】军制武器,而有些则更像是【大魏宫廷】自己打造的【大魏宫廷】,比较粗糙。

  可按照魏国的【大魏宫廷】刑律,兵器属于管制物品,除贵族外,平民、包括某些贵族的【大魏宫廷】护卫,是【大魏宫廷】不得在城内携带兵器走动的【大魏宫廷】。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疑惑,燕王赵弘疆笑着说道:“我山阳城内的【大魏宫廷】男儿,皆是【大魏宫廷】我山阳军的【大魏宫廷】民兵役,可别小看他们。……山阳有好几次险些被韩军攻破,皆靠城内的【大魏宫廷】男儿与我军并肩作战,拼死守住这座城池。因此,我破格授予城内的【大魏宫廷】男儿殊荣,取笑兵器管制。”

  『可你没这个权利啊……』

  赵弘润与赵弘宣兄弟俩对视一眼,均有些傻眼。

  要知道纵使是【大魏宫廷】皇子,也无法决定这种事。

  “四皇兄与朝廷报备过了么?”赵弘润试探着问道。

  “怎么你们也说这事需要报备?……这事真需要报备么?”燕王赵弘疆诧异地问道。

  『这明显是【大魏宫廷】要报备的【大魏宫廷】啊……』

  赵弘润哭笑不得。

  酒席宴间,燕王赵弘疆与赵弘润、赵弘宣闲聊起当前的【大魏宫廷】局势,当得知兄弟俩此番打算率军反攻韩国的【大魏宫廷】邯郸军时,赵弘疆难掩心中的【大魏宫廷】痛快,当即要求加入。

  赵弘润欣然应允。

  毕竟对于燕王赵弘疆,纵使截止五年前彼此仍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但这并不妨碍赵弘润敬佩这位四皇兄。

  毕竟燕王赵弘疆在山阳驻守了整整五年,在他赵弘润率军进攻楚国风光无限的【大魏宫廷】时候,这位四皇兄,默默地守着魏国的【大魏宫廷】北疆。

  正如当年赵弘疆有感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句豪迈的【大魏宫廷】誓言:皇子守国门。

  山阳即是【大魏宫廷】魏国在北疆的【大魏宫廷】国门,而燕王赵弘疆,便是【大魏宫廷】驻守这扇国门的【大魏宫廷】卫士。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大魏宫廷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笔趣阁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三寸人间  山东布洛尔  圣墟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