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82章:初见卫穆

第982章:初见卫穆

  『PS:一直以来,作者刻意忽略主角的【大魏宫廷】母族,因为作者一直在纠结。其实按照电视剧的【大魏宫廷】狗血剧本,把赵弘润写成是【大魏宫廷】前太子与萧淑妃的【大魏宫廷】遗腹子,这样更具曲折,更有看点。但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这样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狗血了,所以作者还是【大魏宫廷】安分点,给主角一个明确的【大魏宫廷】出身。』

  ————以下正文————

  在仔细听罢了赵弘润讲述的【大魏宫廷】战术后,大将军韶虎深思了片刻,最终他认为,前者讲解的【大魏宫廷】战术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可行的【大魏宫廷】,至少要比盲目地进攻『共地』要好得多。

  不过这个战术也有弊端,首先,在确定了这个战术后,肃王军的【大魏宫廷】行程势必将沿河行动,暂时沿着『大河--淇水』这条路线行动,这样很容易会被韩军看穿战略意图;其次,少了肃王军这个强劲的【大魏宫廷】友军,其余三支魏军攻打共地的【大魏宫廷】力度明显就要下跌几个档次。

  不过总的【大魏宫廷】来说,韶虎还是【大魏宫廷】倾向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战术,但是【大魏宫廷】,碍于在场还有燕王赵弘疆与桓王赵弘宣在场,即便他是【大魏宫廷】诸军总帅,也得询问一下这两位殿下的【大魏宫廷】态度。

  看得出来,在得知兄长的【大魏宫廷】军队要前往汲县后,桓王赵弘宣喜忧参半,喜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北一军终于有机会在战场上发挥实力,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没有兄长在身边,他心底稍微有些发怵——毕竟这位桓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初阵就遇到了当时作为韩国诸军总帅的【大魏宫廷】『北原十豪』靳黈,被后者打地不得不龟缩在安邑,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的【大魏宫廷】回忆。

  而相比较赵弘宣,燕王赵弘疆的【大魏宫廷】回覆就显得颇有些冷幽默。

  他表示,只要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肃王军不在共地,那么攻打共地的【大魏宫廷】第一功臣,必定归属山阳军。

  这话听得他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长曹焱满脸尴尬。

  尽管赵弘润从赵弘疆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可以看出这位四皇兄是【大魏宫廷】在开玩笑,但也忍不住在心底嘀咕一句:暂且不提北一军,您这话,将韶虎大将军的【大魏宫廷】魏武军置于何地?

  不过韶虎为人很大度,在听了这话后只是【大魏宫廷】笑了笑,还说了句『那就提前祝燕王殿下马到功成』。

  其实,目前魏国国内有不少人对韶虎有些意见,毕竟这位大将军统帅着目前魏国最精锐的【大魏宫廷】荣誉军队『魏武军』,但是【大魏宫廷】迄今为止,魏武军在北疆战场上并未作出如何亮眼的【大魏宫廷】表现,这使得那些对魏武军抱持强烈期待的【大魏宫廷】魏人大失所望。

  当然,这并不是【大魏宫廷】说韶虎或魏武军做的【大魏宫廷】不好,只能说,他们的【大魏宫廷】表现还未能使国内的【大魏宫廷】朝野官民满意,毕竟魏武军是【大魏宫廷】魏国最具知名度的【大魏宫廷】军队,只要是【大魏宫廷】魏人,都希望魏武军能做的【大魏宫廷】更出色。

  而在这一点上,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能够理解韶虎的【大魏宫廷】无奈:不是【大魏宫廷】韶虎怯战,问题是【大魏宫廷】倘若他率领魏武军真正意义上参战,那么谁来援护山阳军与南燕军呢?

  不过眼下,天门关、孟门关两地被攻克,使得山阳县解除了威胁,而赵弘润又率领十万肃王军加入战场,即将与南燕军汇合,这使得韶虎总算能真正意义上对韩国发起反攻了。

  在一番商议之后,韶虎做出决定:共地这边,由魏武军、北一军、山阳军三支魏军发动进攻,主要战略意图是【大魏宫廷】攻陷『临虑』,而赵弘润则率领十万肃王军远奔汲县,协助卫穆的【大魏宫廷】南燕军攻克汲县。

  以上便是【大魏宫廷】第一步战略。

  至于后续的【大魏宫廷】战略意图,韶虎与赵弘润都没有提及,因为他们明白,倘若无法突破韩军的【大魏宫廷】防线,那么所谓的【大魏宫廷】第二步、第三步战略,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无意义的【大魏宫廷】废话罢了。

  “小宣,哥不在身边时,你要多请教韶虎大将军、四皇兄还有你的【大魏宫廷】周参将,不可贪功冒进。”

  在离开前,赵弘润反复叮嘱弟弟赵弘宣,他对于这位战场经验欠缺的【大魏宫廷】弟弟,还是【大魏宫廷】非常担心的【大魏宫廷】。

  尤其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心里清楚,他弟弟这回肯定会伺机从韩将靳黈身上讨回当年在安邑的【大魏宫廷】那笔账,毕竟去年的【大魏宫廷】北一军,可是【大魏宫廷】被韩将靳黈打得极惨极惨。

  约半个时辰后,赵弘润便告别了韶虎、赵弘疆与赵弘宣等人,带着宗卫们先行前往汲县。

  在出发的【大魏宫廷】时候,他叫黑鸦众的【大魏宫廷】阳佴、丁恒等人去联络青鸦众,叫后者火速与大梁的【大魏宫廷】冶造局取得联系,提前准备运输船只。

  约半日后,赵弘润与宗卫前行一步来到了汲地西侧的【大魏宫廷】南燕军营寨——西屯魏营。

  得知此事后,南燕军大将军卫穆亲自出营迎接,此时,赵弘润也见到了这位坐镇南燕十几年的【大魏宫廷】大将军。

  卫穆的【大魏宫廷】形象,与赵弘润以往在心中的【大魏宫廷】臆想有所不同,乍一看是【大魏宫廷】一位略显阴鸷的【大魏宫廷】将军,尤其是【大魏宫廷】那双眼睛,锐利地仿佛利刃一般,让赵弘润不由地联想到了司马安。

  还别说,卫穆的【大魏宫廷】气势与司马安还真有些像,浑身上下充斥着肃杀之气,唯一不同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即便是【大魏宫廷】初次见面,卫穆对赵弘润却颇为礼遇热情,与当初初见司马安时完全不同。

  起初赵弘润还以为是【大魏宫廷】自己如今的【大魏宫廷】身份与地位导致,可是【大魏宫廷】后来他逐渐感觉出,卫穆对他的【大魏宫廷】态度并非是【大魏宫廷】恭敬,而是【大魏宫廷】热情与亲近时,他就有些困惑了。

  于是【大魏宫廷】,他在被卫穆请到帅帐后,冷不丁询问了一句:“大将军是【大魏宫廷】卫(国)人?”

  说实话,魏国国内其实有不少姓卫的【大魏宫廷】人,就比如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

  虽然不能说凡是【大魏宫廷】姓卫的【大魏宫廷】人必定是【大魏宫廷】卫国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大魏宫廷】这些姓卫的【大魏宫廷】,其祖上必定是【大魏宫廷】卫国那边的【大魏宫廷】。

  搞不好,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祖上可能还是【大魏宫廷】卫国的【大魏宫廷】公族旁支呢。

  “……”

  在听闻赵弘润冷不丁的【大魏宫廷】询问后,卫穆转过头瞧了一眼前者,在略一沉吟后,点头承认道:“既然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问起……卫某乃卫国『鄄(juan)侯』的【大魏宫廷】二子。”

  他的【大魏宫廷】回答,让赵弘润与宗卫们大吃一惊。

  谁能想到,跻身于魏国驻军六营大将军、手握重兵的【大魏宫廷】魏国上将,居然是【大魏宫廷】卫国人出身。

  不过这样一来,以往种种说不通的【大魏宫廷】事也就能说得通了。

  比如说,南燕其实就在卫国的【大魏宫廷】西边,甚至于,河东郡东部地区,其实也有一部分大河以北的【大魏宫廷】区域归属卫国,但历年来,卫穆与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却在这一带横行无阻,从未听说过有卫人抱怨这位魏国大将军无端越境。

  难道卫国就真的【大魏宫廷】一点儿也不担心卫穆的【大魏宫廷】南燕军会威胁到卫国么?魏卫联盟就那么可靠?

  如今答案出来了,因为卫穆是【大魏宫廷】卫国人出身,而是【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卫国公侯的【大魏宫廷】二子,怪不得卫国对此人多次率军越境一事从未抱怨过。

  『果然……』

  在听了卫穆的【大魏宫廷】话后,赵弘润在心中暗道。

  其实他也已经猜到几分,因为只有这个说法,才能解释卫穆为何初见他就颇为热情亲近,毕竟赵弘润与卫国的【大魏宫廷】关系亦不浅——他的【大魏宫廷】生母卫姬,即是【大魏宫廷】卫国薛陵侯卫朔的【大魏宫廷】小女儿。

  换而言之,赵弘润也算是【大魏宫廷】半个卫人。

  见赵弘润沉默不语,卫穆微笑着问道:“是【大魏宫廷】卫某的【大魏宫廷】出身让殿下感到困惑了么?”

  “不至于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摇了摇头。

  平心而论,卫穆是【大魏宫廷】魏人也好、是【大魏宫廷】卫人也罢,这都不要紧,毕竟,即便魏天子委任此人坐镇南燕,想必是【大魏宫廷】极为信任此人。

  再加上魏卫两国历年盟交,论关系亲密并不亚于齐鲁,因此,卫穆的【大魏宫廷】出身还不至于让赵弘润感到困惑。

  他只是【大魏宫廷】联想到了他的【大魏宫廷】生母卫姬,以及后者所在的【大魏宫廷】舅族。

  说来也奇怪,赵弘润从未见过他真正的【大魏宫廷】舅舅——他以往称呼大舅的【大魏宫廷】沈绪,实际上他养母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兄长,并非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亲舅舅。

  “殿下在想什么?”见赵弘润沉默寡言,卫穆感觉有些纳闷。

  只见赵弘润沉思了片刻,低声问道:“大将军,您与卫国,目前还有联系么?”

  卫穆起初一愣,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但待他看到赵弘润那欲言又止的【大魏宫廷】表情后,他顿时就明白了,微笑着问道:“殿下是【大魏宫廷】想问薛陵侯卫氏那一支吧?”

  既然被卫穆看穿,赵弘润索性也不再隐瞒,点点头说道:“虽然这话提起来有徒惹人耻笑之嫌,但本王还是【大魏宫廷】想问问,自从我生母过世之后,薛陵侯卫氏就从未接触过我……这其中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唔,有什么隐情?”

  听闻此言,卫穆摇了摇头,说道:“殿下误会了,不是【大魏宫廷】薛陵侯卫氏不与殿下联系,只是【大魏宫廷】……哎,殿下不知,在得知殿下您的【大魏宫廷】母亲过世之后,薛陵侯卫朔大人思念爱女,卧病在床,没过多久亦病逝了。……薛陵侯卫朔大人膝下仅有二女,没有儿嗣,如今的【大魏宫廷】薛陵侯,是【大魏宫廷】卫朔大人从卫氏同宗过继的【大魏宫廷】养子,与殿下您实际上并无亲情可言,殿下还指望他会派人来探望您?”

  赵弘润闻言大吃一惊,毕竟这些事,沈淑妃可没有对他说过,很有可能连沈淑妃都不知情,毕竟那是【大魏宫廷】薛陵侯卫氏的【大魏宫廷】家事,不可能特地报之魏国。

  “原来如此……”

  赵弘润喃喃说道,虽然他早就不指望舅族能帮他什么,但一直以来他其实也想弄明白这件事——为何生母过世之后,薛陵侯卫氏就与他断了联系。

  没想到,真实的【大魏宫廷】情况会是【大魏宫廷】这样。

  想到这里,赵弘润黯然地叹了口气。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赵弘润神色黯然,卫穆想了想,劝道:“殿下节哀顺变……事实上,虽薛陵侯卫朔大人不在了,但殿下您还有一位大姨,其子卫瑜即殿下的【大魏宫廷】表兄……”

  听闻此言,赵弘润惊讶地抬头看向卫穆,诧异地问道:“大将军,您知道本王那位大姨与那位表兄如今身在何处?”

  “就在濮阳啊。”卫穆闻言疑惑地瞧了一眼赵弘润,不解地反问道:“殿下不知么?您那位大姨,当年嫁给了前代卫王之子『卫晋』,七八年前,卫晋继位为王,即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卫王,而您的【大魏宫廷】表兄卫瑜,即卫王世子,卫公子瑜。”

  “……”

  赵弘润与宗卫们面面相觑。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笔趣阁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开天录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神级奶爸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