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89章:胜败
  “报!……北侧现韩军骑兵踪迹,数量至少万骑。天籁小说Ww』W.』⒉”

  “报!……北面韩骑突破游马军与商水军。”

  “报……”

  接二连三的【大魏宫廷】报讯,使得身处于商水军本队后阵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得知了北侧战场的【大魏宫廷】战况。

  『马游与伍忌……都没有挡住那支韩骑么?』

  赵弘润皱着眉头思索着。

  在他看来,倘若说北面那支韩国骑兵是【大魏宫廷】击败了游马军后才杀到后军,他是【大魏宫廷】一点儿也不信的【大魏宫廷】。

  毕竟游马重骑绝不可能在这种接触战中败在一支轻骑兵手中。

  那么真相就出来了:肯定是【大魏宫廷】北侧的【大魏宫廷】韩军骑将,设法甩掉了游马军。

  没办法,重骑兵过于笨重,它面对移动力比他强的【大魏宫廷】敌人,是【大魏宫廷】相当无力的【大魏宫廷】。

  至于伍忌,赵弘润不好判断——虽然这位被他看好、且具有统帅潜力的【大魏宫廷】麾下部将目前的【大魏宫廷】确在指挥方面有些薄弱,但其麾下商水军士卒,那是【大魏宫廷】毫不逊色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因此,既然孙叔轲可以率领鄢陵军挡住韩骑,按理来说,商水军应该也能挡住,怎么会被搅乱阵型呢?

  想来想去,赵弘润只能做出一个判断:那就是【大魏宫廷】当伍忌察觉到韩军骑兵企图迂回偷袭后军,因为担心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安危,失了方寸,意图主动出击阻截那支韩骑,因而被那支韩骑抓住了破绽。

  『真是【大魏宫廷】瞎操心……』

  尽管感于伍忌的【大魏宫廷】忠诚,但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得褒贬两句:中军、后军这边近三万商水军,而且又有南燕骑兵在侧援护,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大魏宫廷】?

  “报!……三千人将易郏、陈燮,两位将军已率军出击,阻击北面来犯的【大魏宫廷】韩军骑兵。”

  “报!……南燕军骑兵营出击,从侧翼突击北面来犯韩骑,援助易郏、陈燮两位将军。”

  没过多久,又有两则报讯传到了赵弘润这边。

  正如赵弘润所言,在得知北面有来犯的【大魏宫廷】韩军骑兵后,部署于后军与中军北翼的【大魏宫廷】易郏、陈燮两位将领,立刻做出了相应的【大魏宫廷】迎敌措施,而他身边南燕军大将军卫穆麾下的【大魏宫廷】南燕骑兵,亦同时出动,协助易郏、陈燮对北面来犯的【大魏宫廷】韩军骑兵进行阻击。

  不得不说,这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毫不惊慌的【大魏宫廷】原因,因为他知道,北面来犯的【大魏宫廷】韩军骑兵,是【大魏宫廷】很难杀到他所在的【大魏宫廷】后军的【大魏宫廷】。

  毕竟肃王军的【大魏宫廷】近战步兵几乎都是【大魏宫廷】重步兵,赵弘润欠下了户部巨额的【大魏宫廷】款项,给肃王军的【大魏宫廷】近战步兵打造了极其坚固的【大魏宫廷】铠甲,毫不夸张地说,只要肃王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逐渐掌握对付骑兵的【大魏宫廷】窍门,以韩国骑兵那种轻骑兵,是【大魏宫廷】很难真正意义上对肃王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造成多么严重的【大魏宫廷】伤亡的【大魏宫廷】。

  轻骑兵在重步兵面前,除了机动力以外,其实并没有多少优势,只要像孙叔轲那样指挥得当,挡下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冲锋其实并不在话下,毕竟韩国骑兵真正强大的【大魏宫廷】地方,并不在于他们在战场上的【大魏宫廷】挥,而是【大魏宫廷】在战略层次上体现的【大魏宫廷】作用。

  倘若荡阴侯韩阳企图借助骑兵挽回韩军在汲县战场上的【大魏宫廷】劣势,那么赵弘润只能表示,那位荡阴侯想多了。

  不过虽说如此,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派人向身在中军的【大魏宫廷】商水军指挥将翟璜传达了指令,催促后者加紧对汲县的【大魏宫廷】进攻,争取尽快拿下汲县。

  毕竟重步兵虽然能够挡住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冲锋,但这是【大魏宫廷】建立在得付出伤亡代价的【大魏宫廷】基础上的【大魏宫廷】,既然赵弘润心中已经有了对付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策略,那么自然得尽可能地减少己方士卒无意义的【大魏宫廷】牺牲。

  “请回覆肃王殿下,再给我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内,翟某必定能攻克汲县!”

  在接到赵弘润派人传达的【大魏宫廷】指令后,翟璜如此对那名传令兵说道。

  此时此刻的【大魏宫廷】翟璜,对攻陷汲县一事胜券在握,毕竟汲县城墙那边,明显是【大魏宫廷】他商水军士卒占据绝对优势。

  而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番攻打汲县的【大魏宫廷】,并不只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因为在汲县的【大魏宫廷】南边,还有鄢陵军也在攻打这座城池。

  因此,翟璜认为攻陷汲县只是【大魏宫廷】时间问题而已。

  只不过,城内据守的【大魏宫廷】韩军还在殊死抵抗,不愿如此轻易将这座城池拱手相让。

  当然,这在翟璜看来也只是【大魏宫廷】困兽之斗,并不能维持多久。

  不得不说,荡阴侯韩阳眼下的【大魏宫廷】处境极其糟糕,无论是【大魏宫廷】城外西郊的【大魏宫廷】商水军,还是【大魏宫廷】南郊的【大魏宫廷】鄢陵军,这两支精锐魏军,皆让守城的【大魏宫廷】韩军疲于应付。

  原本荡阴侯韩阳寄希望于出动骑兵击溃其中一路魏军,因此他选择了商水军,毕竟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本阵,竖立着『魏、肃王润』字样的【大魏宫廷】王旗。可就目前来看,骑兵的【大魏宫廷】出动暂时未能撼动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整体阵势。

  太稳固了,魏公子润麾下的【大魏宫廷】魏军,稳固到荡阴侯韩阳甚至有些怀疑,这支魏军或许才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大魏宫廷】骄傲——第二代魏武卒?

  “差不多应该撤退了。”

  在荡阴侯韩阳的【大魏宫廷】身边,暴鸢低声建议道:“今日魏公子润率领麾下军队尽出,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要拿下汲县。……虽然我暂时还未想通他为何如此看重汲县,但我觉得,单凭荡阴侯大人一己军队,并不足以与那支魏军抗衡。”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从共地到淇水,是【大魏宫廷】长达百余里的【大魏宫廷】平原,那才是【大魏宫廷】最适合我大韩骑兵驰骋的【大魏宫廷】战场。……我觉得,堵不如疏,将汲县给魏军,相信占了汲县,魏军就有底气向琪关进兵,到时候,咱们在那长达百余里的【大魏宫廷】平原上,与这支魏军一决胜负。”

  “……”荡阴侯韩阳闻言默然不语。

  不可否认,在他看来暴鸢的【大魏宫廷】判断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毕竟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优势并不在于守卫一地,越是【大魏宫廷】空旷宽广的【大魏宫廷】战场,越能挥出骑兵建立在机动力上的【大魏宫廷】优势。

  只是【大魏宫廷】荡阴侯韩阳心中仍稍稍有些难以接受: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在以往近百年来皆是【大魏宫廷】他们韩军的【大魏宫廷】手下败将,在他们韩军面前胜少败多,可近两次北疆战役,魏军的【大魏宫廷】实力却突飞猛涨,这让作为一名韩人的【大魏宫廷】韩阳,优越感严重受挫。

  “再等一刻辰……”

  右手虚握抵在嘴上,荡阴侯韩阳做出思索的【大魏宫廷】模样,低声说道:“若是【大魏宫廷】辛瓒偷袭魏军得手,我军就坚守此城;若是【大魏宫廷】他失利,则我军就此撤退。”

  “……”暴鸢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但最终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荡阴侯韩阳寄希望于麾下的【大魏宫廷】将领辛瓒,可事实上,辛瓒目前的【大魏宫廷】处境也完全谈不上好。

  虽然辛瓒成功地甩掉了游马军,也绕过了伍忌军,但是【大魏宫廷】在强袭商水军后军的【大魏宫廷】途中,他不出意料地再次遭到了阻击——从商水军后军以及中军的【大魏宫廷】北翼,有两支魏军及时地包了过来。

  原本辛瓒想故技重施,可没想到,援护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南燕军骑兵,亦迅地靠拢过来,使得辛瓒不敢再轻易做出迂回的【大魏宫廷】指令。

  不得不说,这边的【大魏宫廷】战况真的【大魏宫廷】很混乱,商水军三千人将易郏、陈燮,还有南燕骑兵,还有辛瓒麾下的【大魏宫廷】韩国骑兵,三方人混战厮杀,使得这边的【大魏宫廷】战况相当混乱——韩骑突击商水军,南燕骑兵趁机突击韩骑,三方人马完全混淆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尽管彼此三方皆是【大魏宫廷】精锐的【大魏宫廷】军队,但此刻指挥体系却几乎瘫痪,以至于呈现出一团混战的【大魏宫廷】局面。

  在这种局面下,韩军骑兵与南燕骑兵都打地非常吃力,毕竟骑兵挥实力建立在度的【大魏宫廷】基础上,而这里就有一个前提——先得有一个明确并且统一的【大魏宫廷】进攻目标。

  可似如今这种混战的【大魏宫廷】局面,两支骑兵的【大魏宫廷】指挥体系几乎瘫痪,哪还能做到统一?

  相比之下,商水军士卒们都打得轻松多了,因为他们的【大魏宫廷】任务很明确,而且并未生改变——据守原地,挡住韩骑。

  『……该撤了。』

  看着混乱的【大魏宫廷】战场,韩军骑将辛瓒皱紧眉头。

  尽管不甘心出师不利,但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大魏宫廷】将领,他知道不可以再纠缠下去。

  因为在这种混战的【大魏宫廷】局面下,他麾下骑兵的【大魏宫廷】牺牲几乎没有意义——与南燕魏骑一换一他都认为吃亏,又更何况是【大魏宫廷】与肃王军的【大魏宫廷】步兵一换一。

  要知道一名骑兵的【大魏宫廷】价值,最起码也得是【大魏宫廷】十名步兵以上。

  “撤!”

  辛瓒咬牙下令道。

  听闻此言,他身边有一名护卫骑从怀中取出一只号角,吹响代表着全军撤退的【大魏宫廷】号角声。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支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大魏宫廷】骑枪,洞穿了那名护卫骑的【大魏宫廷】身躯,前出后进。

  “??”

  辛瓒见此一愣,下意识转过头来,愕然地看到在不远处,有一名疑似魏军将领的【大魏宫廷】人,领着十几骑南燕骑兵与数十名魏兵,朝着这边杀来。

  『冲着我来的【大魏宫廷】?』

  辛瓒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因为在中原战场上,已经很少有猛将单骑讨杀敌将的【大魏宫廷】事,毕竟再勇猛的【大魏宫廷】猛将也架不住几十把强弩的【大魏宫廷】集火嘛。

  而待等辛瓒过来时,那名魏将已近在咫尺,朝着他狠狠抡起手中的【大魏宫廷】骑枪。

  辛瓒终归是【大魏宫廷】经验丰富的【大魏宫廷】老将,下意识地双腿夹紧马腹,用手中的【大魏宫廷】长枪将这一击挡了下来。

  这强劲的【大魏宫廷】一击,震地他一阵胸闷,喘不过气来。

  甚至于,若不是【大魏宫廷】他方才下意识地夹紧马腹,很有可能被这一击直接扫落马下。

  “将军,退!”

  左右护卫骑惊呼道。

  辛瓒哪敢停留,毕竟方才这一击,他便知道来人的【大魏宫廷】武力远远在他之上,于是【大魏宫廷】他拨马就走。

  可是【大魏宫廷】那名魏将却死咬着不放,策马追赶过来。

  忽然,那名魏将投出了手中唯一剩下的【大魏宫廷】骑枪。

  当时辛瓒只感觉脑后仿佛有一阵恶风袭来,下意识地压低身体,只听嗖地一声,那杆骑枪从他脑袋上方飞过,扎到了前方的【大魏宫廷】地上。

  “该死!”

  现自己失手,那名魏将,不,应该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大将军伍忌暗骂一句,一抖缰绳追赶上来。

  见此,辛瓒的【大魏宫廷】护卫骑纷纷脱离,举着武器朝伍忌杀来。

  然而以一敌众,伍忌却毫不惊慌,抽出鞘内的【大魏宫廷】战刀,左劈右砍,也不管那几名护卫骑是【大魏宫廷】死是【大魏宫廷】活,强行突破了后者的【大魏宫廷】封锁,朝着辛瓒死命追赶。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步将出身的【大魏宫廷】伍忌,论骑术并不是【大魏宫廷】辛瓒的【大魏宫廷】对手,以至于追赶了一阵,伍忌还是【大魏宫廷】不能追上辛瓒。

  忽然,二人冲出了混乱的【大魏宫廷】战场,眼前顿时廓然开朗。

  眼瞅着辛瓒即将与其麾下的【大魏宫廷】骑兵汇合,伍忌咬了咬牙,左手一把抓紧马缰,整个人侧挂在战马的【大魏宫廷】右侧,举起手中的【大魏宫廷】战刀,将其朝着辛瓒胯下战马的【大魏宫廷】马蹄甩了过去。

  只听一声哀嘶,辛瓒的【大魏宫廷】坐骑被那柄战刀削断前蹄,整个马躯向前一倾,顿时就将措不及防的【大魏宫廷】辛瓒给甩了出去。

  『完了……』

  被甩出去的【大魏宫廷】瞬间,辛瓒脑海空白一片,他努力地侧过身,略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名魏将驾驭着战马快向了他冲来。

  “砰!”

  辛瓒仰面朝天重重摔在地上。

  而此时,伍忌已策马来到他面前,只见他左手猛地一拉缰绳,他胯下战马嘶吠一声,仿佛硬生生将战马拉了起来,使其前蹄腾空。

  随即,这对马蹄重重踏在辛瓒的【大魏宫廷】胸甲上,只听伴随着骨碎的【大魏宫廷】一声闷响,辛瓒嘴里喷出一口鲜血,瞪着眼珠,当场毙命。

  见此,这附近正准备来援救辛瓒这位将军的【大魏宫廷】韩军骑兵们呆若木鸡。

  别说这些韩骑,就连追赶过来准备援护伍忌的【大魏宫廷】南燕军骑兵们,亦震惊地看着这一幕,随即窃窃私语,暗自猜测着伍忌的【大魏宫廷】身份。

  而与此同时,在距离此地颇为遥远的【大魏宫廷】太原郡晋阳城外,一向是【大魏宫廷】猛将形象的【大魏宫廷】北三军主将姜鄙,却被当地韩军的【大魏宫廷】主将一棒扫中了胸口,连吐几口鲜血,惶惶后撤。

  “将军?!”

  “撤!”

  面对着护卫关切的【大魏宫廷】询问,姜鄙捂着胸甲强撑着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大魏宫廷】命令。

  在撤退时,他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只见在不远处,有一名身高近一丈的【大魏宫廷】魁梧韩将坐跨在战马上,手中握着一柄仿佛狼牙棒与长柄战刀合体的【大魏宫廷】怪兵器。

  『那家伙……那家伙是【大魏宫廷】怪物么?!』

  回想起方才二人交手时的【大魏宫廷】情况,姜鄙难掩心中的【大魏宫廷】震惊。

  他还从未碰到,能在臂力与武艺上远胜他的【大魏宫廷】武将。

  而目视着姜鄙逃离的【大魏宫廷】举动,那名韩将将手中那柄怪兵器抗在肩上,吐了一口唾沫,面带不屑地说道:“哼,打败了靳黈的【大魏宫廷】魏将姜鄙,还以为是【大魏宫廷】什么英雄人物,原来是【大魏宫廷】个仅只有一两分蛮力的【大魏宫廷】莽夫,大失所望……天下庸庸,鼠辈何其多哉。”

  他的【大魏宫廷】语气,微微有种仿佛世上已无一人可与其一战的【大魏宫廷】寂寞。

  『……可恶!』

  可能是【大魏宫廷】潜意识中感觉到了那名韩将对自己的【大魏宫廷】不屑,姜鄙羞愤地握紧了拳头,紧咬牙关。

  但不可否认,他以往自傲的【大魏宫廷】武艺与体魄,在那位韩将面前,黯然失色。

  在那位,『北原十豪』、『太原守』廉驳面前。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圣墟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白袍总管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