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92章:步步为营 2

第992章:步步为营 2

  “那些人还在么?”

  次日清晨,在冉滕军士卒们埋锅做饭的【大魏宫廷】时候,士卒央武询问着放哨的【大魏宫廷】同泽。

  “没。……不过待会儿可能还会来,昨晚他们不是【大魏宫廷】还尝试着偷袭了一回么。”

  背靠着挡板坐在武罡车上,那名在夜间放哨的【大魏宫廷】魏兵裹着羊皮毯子,面庞微微有些受冻的【大魏宫廷】痕迹。

  “昨晚?有这回事?”

  央武吃了一惊。

  那名魏兵翻了翻白眼,而此时,在央武身旁的【大魏宫廷】乐豹淡淡说道:“当然有这回事,不过,昨晚你睡得跟一头死猪似的【大魏宫廷】,咱们见反正韩骑也杀不进来,干脆就没有叫你。”

  听了这话,这附近正在用干粮充饥的【大魏宫廷】士卒们顿时哄笑起来。

  笑罢之后,这些士卒们不由自主地转头望向那些武罡车,心中暗暗感慨。

  记得前几日,他们还以为这只是【大魏宫廷】专门用来运粮的【大魏宫廷】推车,没想到,这竟然是【大魏宫廷】对付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利器。

  托这种武罡车的【大魏宫廷】福,他们冉滕千人队昨晚在临虑平原上驻扎了一宿,尽管前后遭到两支约数百人左右的【大魏宫廷】韩骑的【大魏宫廷】进攻,但这两支韩国骑兵,根本无法撼动武罡车,简直是【大魏宫廷】毫无威胁。

  反而是【大魏宫廷】躲在武罡车后的【大魏宫廷】弩兵们,用偷袭射死了十几名韩国骑兵。

  这让冉滕军其余士卒一阵振奋。

  毕竟昨日下午,他们千人队大部分都在堆砌据点,韩国骑兵固然是【大魏宫廷】无法突破武罡车组成的【大魏宫廷】壁垒,但相应的【大魏宫廷】,他们也没办法杀死对方,唯一的【大魏宫廷】收获,就是【大魏宫廷】弩兵们射死了十几名骑兵。

  总的【大魏宫廷】来说,这次敌我双方在荒野的【大魏宫廷】碰撞,显得有些沉闷无趣。

  当然了,这只是【大魏宫廷】好战的【大魏宫廷】士卒们的【大魏宫廷】看法,在冉滕以及甘茂的【大魏宫廷】眼里,他们隐隐已经看到了这场战事的【大魏宫廷】胜面。

  “肃王殿下,不愧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啊……”

  站在一辆武罡车的【大魏宫廷】车上,冉滕与甘茂眺望着远方。

  倘若在平日里,他们呆在这一望无际的【大魏宫廷】平原上,势必会时刻担忧着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骚扰与偷袭,但是【大魏宫廷】眼下,由于有着武罡车的【大魏宫廷】严密保护,使得他们心中毫无担忧之意。

  毕竟昨日,那两支韩国骑兵围着诸多武罡车拼接组成的【大魏宫廷】据点来回绕了几圈,都没能找到可以进攻的【大魏宫廷】破绽,这让冉滕与甘茂对这种武罡车信心大增——不愧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用来对付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利器。

  “看样子,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打算用『步步为营』之计了。”舔了舔略有些发干的【大魏宫廷】嘴唇,甘茂正色说道:“倘若我没有猜错的【大魏宫廷】话,今日我军还会出动几支千人队,继续向前方平原深入,再造几座据点,进一步压缩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活动区域,可能一个月之后,这片平原上将遍布我军的【大魏宫廷】据点,到时候,纵使韩国骑兵有数万之众,也没有办法像以往那样,在这片平原上自由驰骋。”

  “是【大魏宫廷】啊。”

  冉滕点了点头,感慨地说道:“听青鸦众们说,这片平原,有近百余里长,平坦宽阔,若是【大魏宫廷】强行进兵,真不知要死多少人。……然而肃王殿下却想出了这等妙计,配合武罡车,步步为营,虽然耗时许多,但胜在我军几乎没有伤亡。”

  “就是【大魏宫廷】军中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不太满意,他们似乎是【大魏宫廷】卯足了劲准备与韩国骑兵一决胜负。”甘茂笑着说道。

  听闻此言,冉滕咧嘴笑了几声,随即,他点点头说道:“会有机会的【大魏宫廷】。……待等我军凭借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妙计推进至淇水关下,迟早会与韩国骑兵一决胜负。”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有武罡车在手的【大魏宫廷】关系,冉滕在说这番话时信心十足,就仿佛他已经战胜了韩国骑兵一样。

  忽然,他转头对甘茂说道:“对了,我有意提你为百人将,你可愿意?”

  “唔?”甘茂闻言一愣,随即表情罕见地有些古怪:“合适么?肃王殿下那边……”

  “应该不碍事的【大魏宫廷】。”冉滕耸了耸肩,随即龇着牙晒然说道:“我怀疑啊,肃王殿下可能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把你给忘了……”

  听闻此言,甘茂哭笑不得。

  事实上,他前一阵子也有类似的【大魏宫廷】猜测。

  “怎么样?”瞥了一眼甘茂,冉滕趁热打铁般说道:“反正齐国如今多半还在内战,局势混乱,多半也不会想起你这位东莱军的【大魏宫廷】将军,我觉得,让你在我军作为一名士卒,实在有些屈才。……前一阵子打上党的【大魏宫廷】时候,我麾下有一位百人将英勇牺牲,你可以补此人的【大魏宫廷】缺。”

  听闻此言,甘茂不禁有些踌躇。

  从本心出发,他当然更喜欢回归齐国,回到东莱军,遵从他齐国先王吕僖的【大魏宫廷】遗嘱,协助左相姬昭辅佐公子白继承王位,击败其余几位做出叛逆谋国举动的【大魏宫廷】公子,但他在商水军呆了许久,要说没有感情这显然也是【大魏宫廷】自欺欺人。

  “考虑一下吧。”

  拍了拍甘茂的【大魏宫廷】臂膀,冉滕正色说道:“你也知道,我商水军别的【大魏宫廷】都不比鄢陵军逊色,唯独在指挥将方面稍有欠缺,伍忌大将军……你也知道的【大魏宫廷】,我就不多说了。”

  听冉滕提到伍忌,甘茂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是【大魏宫廷】所有商水军士卒都了解的【大魏宫廷】事,在前一阵子的【大魏宫廷】汲县战场上,他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伍忌,在乱军之中单骑讨杀当时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大将辛瓒,让诸多商水军士卒惊呼这位大将军的【大魏宫廷】悍勇。

  但是【大魏宫廷】战后,这位大将军却被某位肃王殿下狠狠斥责了一番,连大将军的【大魏宫廷】职位也被削掉了,变成暂代大将军职务。

  当时甘茂在听说这件事后,也能理解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惊怒:你说摹敬笪汗ⅰ裤伍忌堂堂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不好好指挥麾下的【大魏宫廷】士卒,居然做出什么单骑讨杀敌将的【大魏宫廷】举动,真当你自己万夫莫敌?!

  于是【大魏宫廷】乎,某位商水军大将军当时耷拉着脑袋,什么话都没敢多说,乖乖接受训斥。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有些凭借匹夫之勇的【大魏宫廷】意味,但包括甘茂在内,商水军中仍有不少士卒相当佩服大将军伍忌的【大魏宫廷】悍勇,可能这位大将军在指挥上的【大魏宫廷】确仍显糟糕,但是【大魏宫廷】单骑讨杀敌军大将的【大魏宫廷】事迹,却让许多士卒感到热血沸腾。

  就连甘茂,当时都为之振奋,毕竟在中原战场上,已经很少出现类似单骑讨杀敌将的【大魏宫廷】惊人事迹。

  这也难怪,毕竟中原战场上,似弓弩这等兵器威力越来越强劲,再悍勇的【大魏宫廷】猛将,也经不住这种弓弩的【大魏宫廷】齐射,不想百余年前的【大魏宫廷】中原战事。

  “……目前,我商水军唯有翟璜将军可以独当一面,但我认为,你的【大魏宫廷】才能,亦足以统帅一军,作为原齐国东莱军的【大魏宫廷】你。”

  在留下这句话后,冉滕转身离开了,留下甘茂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思考。

  平心而论,甘茂并不相信那位肃王殿下仍对他报以厌恶,他更倾向于冉滕的【大魏宫廷】判断——多半那位殿下早已将他给忘了。那么,他究竟是【大魏宫廷】返回齐国东莱军,还是【大魏宫廷】留在商水军呢?

  甘茂左右摇摆不定,毕竟他对东莱军与商水军都有感情。

  “呼……”

  思考良久,他长长吐了口气。

  期间,他目光不经意地瞥向东南方向,隐约看到远方有一支军队,看旗号,应该是【大魏宫廷】他们商水军。

  他眯着眼睛凝视,半响后得出结论:那支军队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他们商水军,而且还是【大魏宫廷】与他们冉滕千人队负责同样职责的【大魏宫廷】友军。

  『先等打完这场仗吧……』

  甘茂暗暗对自己说道。

  正如甘茂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远方的【大魏宫廷】那支军队,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也同样是【大魏宫廷】与冉滕千人队那样肩负着相同使命的【大魏宫廷】友军。

  不过在这支军队准备驻扎的【大魏宫廷】时候,东北方向突然疾驰过来一支韩军骑兵。

  出乎甘茂的【大魏宫廷】意料,那支友军丝毫没有闪避的【大魏宫廷】意思,竟然推着武罡车硬生生朝着那支韩国骑兵冲了过去,逼得韩国骑兵只能迂回避让。

  这种激进的【大魏宫廷】做法,让甘茂一下子就猜到了那支友军的【大魏宫廷】身份——项离千人队。

  作为商水军中论武力毫不亚于冉滕的【大魏宫廷】项离,这位千人将的【大魏宫廷】作战方式比前者更为激进。

  此后近半个月,如荡阴侯韩阳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肃王军的【大魏宫廷】确开始向百余里临虑平原挺进,但是【大魏宫廷】,肃王军的【大魏宫廷】进兵方式却与寻常的【大魏宫廷】方式大相径庭,他们用武罡车开道,用武罡车搬运烧砖、水泥等修砌防御据点所需的【大魏宫廷】物资,用武罡车阻隔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偷袭与骚扰,以至于韩国骑兵居然完全落于下风。

  对此,荡阴侯韩阳简直难以置信,明明是【大魏宫廷】在骑兵极为有利的【大魏宫廷】平原地带,可对面的【大魏宫廷】魏军却毫无半点顾忌地向前推进。

  待等到二月末,待等荡阴侯韩阳反应过来时,只见临虑平原上,到处都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大魏宫廷】防御据点,并且,这些防御据点彼此皆用一人高的【大魏宫廷】坚固矮墙连接,严重地压缩了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活动区域。

  得知此事后,荡阴侯韩阳大为惊恐,当即派出骑兵前往破坏,企图破坏摹敬笪汗ⅰ壳些矮墙。

  可没想到,那些矮墙看似是【大魏宫廷】用砖石与泥浆堆砌,但是【大魏宫廷】却格外的【大魏宫廷】牢固,以至于破坏这些矮墙尤其艰难。

  更让荡阴侯韩阳感到惊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临虑平原上每一个魏军的【大魏宫廷】防御据点,皆是【大魏宫廷】一个烽火台。驻守这些据点的【大魏宫廷】魏兵们,在看到韩国骑兵时,皆会点燃烽火,以至于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动向皆被暴露在魏军眼皮底下。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骑兵束手无策——这是【大魏宫廷】他们首次对一群步兵束手无策。

  待等到三月初九,魏兵凭借着步步为营的【大魏宫廷】战术,将防线一步步推到淇水河畔,在淇水与大河的【大魏宫廷】交汇处,再次建造临时河港。

  这一次,荡阴侯韩阳感到无比的【大魏宫廷】惊恐,因为他终于意识到了魏军的【大魏宫廷】战术。

  然而此时已为时已晚,因为韩军根本无法突破魏军那一层层的【大魏宫廷】防线,根本没办法骚扰魏军在淇水与大河的【大魏宫廷】交汇处建造河港。

  虽然耗时将近一个月,但魏军却以微弱的【大魏宫廷】伤亡,成功占据了临虑平原。

  当这件事传开后,临虑、淇关、荡阴、沫邑等地的【大魏宫廷】韩军大为震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魏军竟然毫发无损地占领了临虑平原,将战线推到了淇水关。(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34:19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