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993章:步步为营 3

第993章:步步为营 3

  『PS:前几章的【大魏宫廷】时间弄错了,攻打汲县是【大魏宫廷】三月十三日,而不是【大魏宫廷】二月十三日,抱歉。』

  ————以下正文————

  时间回溯到三月初,即肃王军的【大魏宫廷】『步步推进』战术刚刚展露峥嵘的【大魏宫廷】时候,临虑城内的【大魏宫廷】韩军终于察觉到了临虑平原那一带的【大魏宫廷】惊变。

  因为前一阵子,临虑城守将司马尚,以及不久之前来投奔的【大魏宫廷】靳黈、冯颋等人,一直以来都将注意力放在企图进攻临虑与共地的【大魏宫廷】三支魏军身上——即魏武军、北一军与山阳军。

  在司马尚与靳黈、冯颋三位韩将的【大魏宫廷】指挥下,临虑的【大魏宫廷】防守堪称是【大魏宫廷】滴水不漏、固若金汤,让屡次进攻却毫无收获的【大魏宫廷】魏国大将军韶虎心中暗怒,因此以总帅的【大魏宫廷】身份,催促当时驻军在『汲地西屯魏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与卫穆二人,让他们加紧进攻汲县。

  不得不说,当时发生在共地的【大魏宫廷】那几场仗,临虑韩军的【大魏宫廷】确打地不错,屡屡击退企图占领共地的【大魏宫廷】魏军,且让韶虎抓不到丝毫破绽。

  在这种情况下,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都认为可以将魏武军、山阳军、北一军这三支魏军阻挡在临虑、共地一带,且信心十足。

  而忽然有一日,靳黈提了一句:“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军队呢?”

  听闻此言,司马尚与冯颋面面相觑,他们这才意识到,最令他们忌惮的【大魏宫廷】魏军——肃王军,至今为止还未露面。

  于是【大魏宫廷】他们当即派出斥骑四处打探,寻找肃王军的【大魏宫廷】踪迹,没想到无意间发现,那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军队,居然已在他们临虑城东南的【大魏宫廷】临虑平原上,建造了密密麻麻的【大魏宫廷】小型据点与一堵堵一人高的【大魏宫廷】矮墙。

  当时,那些临虑韩军斥骑追寻魏军出没的【大魏宫廷】方向,一直追查到汲县,这才得知,汲县已被魏军所攻克,城楼上所悬挂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商水军』、『鄢陵军』这两支魏公子润麾下军队的【大魏宫廷】旗帜。

  见此情况,斥骑慌忙返回临虑,将他们所打探的【大魏宫廷】情报禀告三位上将,即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只听得后三人面面相觑,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

  天呐,这到底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当时彼此看了一眼,皆从对方的【大魏宫廷】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汲县被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军队攻陷,这件事暂且不论,毕竟魏公子润麾下肃王军的【大魏宫廷】实力,靳黈与冯颋再清楚不过,即便荡阴侯韩阳手底下的【大魏宫廷】兵将实力亦不弱,但因为汲县城墙低矮的【大魏宫廷】关系,他们觉得韩阳多半是【大魏宫廷】很难守住这座城池。

  可临虑平原被魏军所占,这算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临虑平原那可是【大魏宫廷】一片长达百余里、阔达六十余里的【大魏宫廷】平原啊,而且平原上地势平坦,也没有树林之类的【大魏宫廷】遮挡视线,按理来说,这是【大魏宫廷】他们韩国的【大魏宫廷】骑兵最能发挥出实力的【大魏宫廷】战场,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军队占据?

  因此,司马尚惊声质问那些斥骑可曾谎报军情:“此事当真?……若有半句妄言,定斩不赦!”

  那些斥骑闻言唯唯诺诺,连称不敢。

  见此,司马尚遂仔细询问临虑平原上魏军的【大魏宫廷】动向。

  于是【大魏宫廷】,那些斥骑一脸委屈地道出了他们在临虑平原上的【大魏宫廷】所见:“魏军在(临虑)平原上建造了许许多多的【大魏宫廷】岗楼据点,用约六七尺高左右的【大魏宫廷】矮墙连接……不知为何,平原上到处都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大魏宫廷】踪影,并无看到荡阴侯韩阳大人的【大魏宫廷】骑兵。”

  听了这话,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面面相觑,脸上浮现几分惊色。毕竟他们也是【大魏宫廷】经验丰富的【大魏宫廷】将军,有些事只需细细一琢磨,便能猜到几分。

  “真是【大魏宫廷】想不到啊……”

  舔了舔嘴唇,靳黈用带着几分佩服与苦涩的【大魏宫廷】口吻苦笑说道:“没想到那位魏公子润又出奇策,居然用这种办法限制我大韩骑兵……”

  听闻此言,冯颋亦皱紧了眉头,附和着叹息道:“这下麻烦了,暴鸢此前还约我等,打算在临虑平原上重创魏军,可照眼下的【大魏宫廷】事态看来,想按照原定计划击败那位魏公子润,恐怕是【大魏宫廷】……”

  在旁,司马尚听着靳黈与冯颋的【大魏宫廷】话,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平心而论,司马尚是【大魏宫廷】有些看不起靳黈与冯颋二人的【大魏宫廷】,他感觉这两人似乎是【大魏宫廷】已经被那位魏公子润给打怕了,以至于二人在说话时,不经意地已经带上了对那位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尊敬与佩服之意。

  不过话说回来,在平原上筑造据点与矮墙,限制他们韩国骑兵活动区域,这招在司马尚看来的【大魏宫廷】确高明,问题是【大魏宫廷】,荡阴侯韩阳与上将军暴鸢,居然眼睁睁看着魏军在平原一带构筑防御?

  司马尚认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是【大魏宫廷】他们所不清楚的【大魏宫廷】。

  不得不说,司马尚的【大魏宫廷】判断相当准确,不是【大魏宫廷】暴鸢与荡阴侯韩阳不想阻止魏军在临虑平原上构筑防御,而是【大魏宫廷】他们办不到。因为配置了武罡车的【大魏宫廷】魏兵们,几乎可以做到无视韩国骑兵。

  除此之外,对于魏军构筑防御时所用的【大魏宫廷】材料,司马尚也感到非常困惑。

  因为据斥骑所说,魏军是【大魏宫廷】用烧砖与泥浆修砌那些据点与矮墙的【大魏宫廷】。

  烧砖,这东西司马安自然清楚,问题在于那个『泥浆』,什么样的【大魏宫廷】泥浆,可以让砖石堆砌的【大魏宫廷】据点与矮墙变得那般牢固?

  在他印象中,若用泥土与水搅拌成泥浆,并且用这种泥浆来修葺据点与矮墙,这岂不是【大魏宫廷】一推就倒?

  可为何魏军修葺的【大魏宫廷】据点与矮墙,却那般牢不可破呢?

  为了验证自己的【大魏宫廷】怀疑,司马尚在次日率领三百骑出了临虑城,直奔临虑平原。

  果不其然,他在临虑平原上看到了一道道矮墙,这些矮墙,将本来平坦空旷的【大魏宫廷】平原分割成好些区域,并且每相隔五里,魏军都修葺了一座岗楼据点。

  这些岗楼据点有大有小,小的【大魏宫廷】可能仅几丈方圆,只驻扎着大概十名左右的【大魏宫廷】魏兵,大的【大魏宫廷】则有百丈方圆,驻扎着大概五十名到百名士卒左右。

  当时司马安没有去理睬那些据点内的【大魏宫廷】魏兵,只是【大魏宫廷】吩咐麾下的【大魏宫廷】骑兵尝试摧毁那些矮墙。

  但是【大魏宫廷】令他万分不解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些明明是【大魏宫廷】砖石与某种泥浆修葺的【大魏宫廷】矮墙,却格外的【大魏宫廷】牢固,以至于他麾下的【大魏宫廷】骑兵们奋力去推,甚至用刀砍、用枪砸,竟不能摧毁那些矮墙。

  期间,司马尚注意到那些砖石的【大魏宫廷】缝隙中有那些泥浆的【大魏宫廷】残留,遂用力去掰,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种泥浆出乎意料的【大魏宫廷】坚硬,完全不符合他印象中泥土与水的【大魏宫廷】混合物形象。

  待好不容易弄下一块碎渣,司马尚捏着这块碎渣面色震惊,他绝不相信这是【大魏宫廷】寻常的【大魏宫廷】泥浆。

  而此时,远处岗楼内的【大魏宫廷】魏军已经注意到了他们,立马点燃烽火。

  看到那烽火,司马尚就感觉情况不妙。

  果不其然,就在他迅速撤回临虑城的【大魏宫廷】途中,他看到好几支大概千人左右的【大魏宫廷】魏军迅速赶向燃起烽火的【大魏宫廷】那一块区域支援。

  其中有一支魏军千人队,在正面碰到他们后,迅速翻墙躲到那些矮墙的【大魏宫廷】背后,以那些矮墙作为掩体,构筑防御阵型。

  说实话,其实就算那些魏兵没有躲到矮墙后,此番仅带了三百骑的【大魏宫廷】司马尚,也不可能会下令进攻。

  但话说回来,这些魏兵的【大魏宫廷】举动,让司马尚再一次看清了那些矮墙的【大魏宫廷】功用。

  他不得不承认,别说他此刻手底下仅三百骑兵,就算是【大魏宫廷】三千骑兵,岂当真能击败这支藏身在矮墙后的【大魏宫廷】魏兵?

  据点、矮墙、烽火……

  司马尚越想越是【大魏宫廷】心惊,他逐渐能够明白,为何靳黈与冯颋那般忌惮那位魏公子润。

  『这场仗……不好打了。』

  司马尚忧心忡忡地想道。

  果不其然,几日后,魏军故技重施,在共地修葺了几座据点与一道道矮墙。

  当时,司马尚在听闻此事后大惊失色,当即伙同靳黈、冯颋二人率军出城,希望能阻止魏军在共地构筑防御。

  可是【大魏宫廷】当他们赶到共地时,瞧见的【大魏宫廷】却是【大魏宫廷】一堵由一种战车拼接而成的【大魏宫廷】城墙——魏军将这些战车摆成方门阵,毫不顾忌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军队,硬生生在韩军的【大魏宫廷】注视下,修葺了一座小城般的【大魏宫廷】据点。

  期间,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几次尝试进攻,但每次都被魏军轻易击退。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突破魏军那种战车。

  过了大约十日后,那支魏军无视临虑韩军,推着那些战场扬长而去,随即,魏军的【大魏宫廷】北一军与山阳军,迅速进驻了那座新建成的【大魏宫廷】小城据点。

  看着那座在短短十日左右就建成于共地的【大魏宫廷】小城,再瞅瞅那小城城墙内飘扬的【大魏宫廷】『魏』字军旗,司马尚、靳黈、冯颋三人心头剧震,因为他们知道,共地已经被魏军所占据。

  怎么会这样?

  当日返回临虑后,司马尚与靳黈、冯颋二人对视良久,说不出话来。

  带了十几年的【大魏宫廷】兵,打了十几年的【大魏宫廷】仗,从来没有碰到过一支敌军,居然在他们的【大魏宫廷】眼皮底下修葺据点防御,并且还他娘的【大魏宫廷】在短短几日内就建成了!

  然后更可笑的【大魏宫廷】事情发生了:一场仗没打,仍有数万兵力的【大魏宫廷】他们,却已失去了共地。

  他们忽然感觉,戎马半生的【大魏宫廷】他们,仿佛变得不会打仗了,也看不清战场上的【大魏宫廷】局势了,更不知该如何继续这场战争。

  原因就在于魏军这次采取了一种让他们完全始料未及的【大魏宫廷】战术:推进,构筑防御,再推进,再构筑防御,一步步压缩他们韩军的【大魏宫廷】活动区域,让韩军空有数万骑兵,却起不到半点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司马尚、靳黈、冯颋等人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上将军暴鸢与荡阴侯韩阳二人手中的【大魏宫廷】军队,希望那两位可以遏制魏军这种丧心病狂的【大魏宫廷】进兵战术。

  因为他们,着实是【大魏宫廷】束手无策。

  然而,司马尚等人却不知,上将军暴鸢与荡阴侯韩阳二人眼下的【大魏宫廷】处境,并不会比他们好上多少。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