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07章:夜袭
  魏历洪德二十一年五月十九日,子时前后,遵从某位肃王殿下夜取邯郸的【大魏宫廷】计划,黑鸦众作为协从特别队伍,参与此项任务。

  相比较当初的【大魏宫廷】段沛,阳佴与丁恒二人皆是【大魏宫廷】仅二十几岁的【大魏宫廷】年轻人,因此在接到这项任务后,情绪着实有些不受控制地激动。

  尤其是【大魏宫廷】丁恒,他原是【大魏宫廷】阳夏隐贼『丁庄』势力首领丁公的【大魏宫廷】义长子,想当年丁庄势力在阳夏,虽也称得上是【大魏宫廷】一方豪强,但说到底仍是【大魏宫廷】小打小闹,而如今,居然有机会参与『十万肃王军进攻韩国王都邯郸』的【大魏宫廷】盛世,这让丁恒这名从魏国乡下小地方走出来的【大魏宫廷】年轻人,激动地久久难以平复心情。

  “待回阳夏之后,告知我那帮兄弟们,相信他们必定会羡慕死我。”

  在赶往邯郸的【大魏宫廷】途中,丁恒嬉笑眉开地对阳佴说道。

  他口中所说的【大魏宫廷】『那帮兄弟们』,指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原『丁庄』势力的【大魏宫廷】那些兄弟们,他们可没有丁恒这般好运,被黑鸦众首领黑蛛钦点派到肃王赵弘润身边听用,只能留在阳夏一带,苦哈哈地进行黑鸦众隐贼村落的【大魏宫廷】建设。

  听了丁恒的【大魏宫廷】话,阳佴淡淡一笑,心中亦难免有些感慨。

  他同意丁恒的【大魏宫廷】观点,现在回头再看阳夏县,阳夏县实在太小了,小到阳佴实在无法理解当初他们阜丘众为何一定要与邑丘众争夺那座县城的【大魏宫廷】控制权。

  『倘若义父当年不曾派人行刺肃王殿下,或许我等还窝在那小小的【大魏宫廷】阳夏,坐井观天般仿佛与邑丘众争夺着整个天下……』

  一想到义父金勾,阳佴心中难免有些感慨。

  隐贼众当中,很少有纯粹的【大魏宫廷】义父子亲情,金勾当年抚养阳佴,与丁庄的【大魏宫廷】首领丁公收养丁恒等人一样,皆是【大魏宫廷】希望义子长大后能帮助自己,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当做工具使用。但无论如何,终归是【大魏宫廷】金勾从小将他养育成人,教会他种种本领,因此每每想到金勾,阳佴皆不免有些感慨:以往处心积虑想要结交魏国权贵的【大魏宫廷】义父金勾,只因为贪图那五万两黄金,最终交恶了那位肃王殿下,错失了洗白身份的【大魏宫廷】最佳机会。以至于眼下,他以及当年许多阜丘众的【大魏宫廷】兄弟,摇身一变成为黑鸦众成员,为那位肃王殿下效力,拥有了官道上的【大魏宫廷】保护,而金勾呢,却只能流亡宋地,据说与大盗贼桓虎勾结在一起。

  “你怎么了?”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阳佴的【大魏宫廷】心不在焉,丁恒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阳佴摇了摇头,解释道:“只是【大魏宫廷】头一回参与这等盛事,心中有些感慨而已。”

  “哦。”丁恒释然地点了点头,毕竟他至今亦无法相信,出身魏国乡下小地方的【大魏宫廷】他,居然有幸为本国最精锐的【大魏宫廷】军队攻陷韩国王都邯郸一事做出贡献。

  丁恒已经决定,待等他日后老了,有了儿孙,他肯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儿孙,让儿孙知道:当年大魏的【大魏宫廷】军队攻打韩国都城邯郸,他可是【大魏宫廷】功不可没的【大魏宫廷】。

  怀着激动的【大魏宫廷】心情,数百黑鸦众悄无声息地穿搜在黑夜下,悄然来到了邯郸城墙的【大魏宫廷】西南角。

  此时,丁恒已经收起了激动兴奋的【大魏宫廷】心情,与其余黑鸦众成员一样,后背紧贴着城墙,用心倾听着城墙上方的【大魏宫廷】动静。

  平心而论,这几天黑鸦众们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邯郸城的【大魏宫廷】城墙防务,计算着城墙上韩军巡逻以及换防的【大魏宫廷】时辰,毕竟非特殊情况下,这些都是【大魏宫廷】有迹可循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等到要用到这些东西的【大魏宫廷】眼下,丁恒仍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毕竟此番他们黑鸦众担任着『奇袭邯郸、开启城门』的【大魏宫廷】艰巨任务,倘若行动顺利,肃王军进攻邯郸城事半功倍,但倘若行动不顺利,那么肃王军就只能强攻邯郸,难度远不止翻了一倍那么简单。

  总而言之,他们黑鸦众此番身负重任。

  “踏踏,踏踏,踏踏——”

  一阵极为细微的【大魏宫廷】脚步声,传入了丁恒的【大魏宫廷】耳中,期间还伴随着几声刻意压低声音的【大魏宫廷】闲聊。

  倘若丁恒没有猜错的【大魏宫廷】话,此刻在他们所在位置的【大魏宫廷】城墙上方,肯定正有一支韩军的【大魏宫廷】守城卫队经过。

  『别往下看,别往下看……』

  丁恒在心中暗暗摹敬笪汗ⅰ款叨着。

  事实上,夜晚在城墙上巡逻的【大魏宫廷】卫士,无论魏军或者韩军,其实在巡逻时最多往城外远处看几眼,看看有没有敌情,很少会有人走到墙垛边,探出脑袋往城墙底下瞅一眼——城墙正下方,往往是【大魏宫廷】夜间会被忽略的【大魏宫廷】盲点。

  当然了,话虽如此,但不可保证此刻在城墙上巡逻经过的【大魏宫廷】韩军士卒,会不会有几个吃饱了撑着,突发奇想往城下瞄两眼。

  因此,无论是【大魏宫廷】丁恒、阳佴,还是【大魏宫廷】其余的【大魏宫廷】黑鸦众成员,此刻心中的【大魏宫廷】压力皆非常大。

  好在老天爷并没有给肃王军进攻邯郸刻意增加难度的【大魏宫廷】意思,没过多久,城墙上那支巡逻卫队便走远了。

  此后,丁恒估算了一下时间,对身边十几名小队头头压低声音说道:“三十息后,由我队开始行动,就按照我等预先策划的【大魏宫廷】行事,不管韩军是【大魏宫廷】否察觉。……动作要快!”

  那十几名头头点了点头,四下分散。

  见此,丁恒便在心中默数:一,二,三。

  待等数到三十,他转头看向身边一名早已取出了抓钩的【大魏宫廷】黑鸦众,后者会意地点点头,抡动抓钩,将其高高抛起,只听“啪嗒”一声,挂在了高达十丈的【大魏宫廷】城墙上。

  『很好!』

  丁恒在心中暗暗称赞,称赞冶造局给他们置备的【大魏宫廷】抓钩,这种抓钩在铁钩外包裹了一层牛皮,因此,当它与石头触碰时,动静要比原来小得多。

  “开始行动。”

  对左右吩咐了一句,丁恒率先沿着绳索攀爬了上去。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不信任手底下的【大魏宫廷】黑鸦众兄弟们,只是【大魏宫廷】出于他的【大魏宫廷】私心而已:他要成为第一个站在韩国王都邯郸城墙上的【大魏宫廷】魏人。

  日后向黑鸦众的【大魏宫廷】兄弟们吹牛皮,就全指望这事了。

  不过第一个上城墙的【大魏宫廷】人,难度与压力往往也是【大魏宫廷】最大的【大魏宫廷】,这不,待等丁恒沿着绳索爬上城墙,瞧瞧探出脑袋往城墙上瞅了一眼时,他骇然看到城墙上又有一队巡逻韩兵从远处走近。

  『怎么办?怎么办?』

  当时丁恒吓得面如土色,倒不是【大魏宫廷】担心自己的【大魏宫廷】安危,问题是【大魏宫廷】他若暴露了,势必会影响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全盘计划。

  他根本吃罪不起。

  忽然,他咬了咬牙,取下容易暴露的【大魏宫廷】抓钩咬在嘴里,双手手指攀登着墙垛的【大魏宫廷】上沿,整个人都挂在城墙外侧,一动不动。

  “踏踏,踏踏。”

  随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丁恒听到了那队巡逻韩兵的【大魏宫廷】低声闲聊,大概是【大魏宫廷】在谈论城外的【大魏宫廷】魏军以及前来支援邯郸的【大魏宫廷】友军问题。

  『走快点啊,王八羔子!』

  丁恒挂在城墙外沿心中大骂,毕竟他感觉他的【大魏宫廷】手指都快要断了。

  万一他失手摔下去,十丈的【大魏宫廷】高度,也足以将他摔个半死了。

  天见可怜,这队巡逻韩兵的【大魏宫廷】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彼此间的【大魏宫廷】对话上,并没有想到此刻正有一名魏人挂在城墙外沿,逐渐走远了。

  此时,丁恒早已坚持不住,强撑着,使劲全身力气翻过城墙,将抓钩重新挂在原处。

  『要快!』

  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用来照明的【大魏宫廷】火盆,丁恒顾不得手指剧痛,从背后卸下一圈绳索,甩向城外,并迅速将抓钩挂在墙垛上。

  没过多久,便有几名黑鸦众沿着绳索攀爬上来。

  这几名黑鸦众,身上都挂着好几个装满了水的【大魏宫廷】水囊,待爬上城墙上,便迅速往附近的【大魏宫廷】火盆中倾倒清水,将其熄灭——被城墙上的【大魏宫廷】韩兵察觉,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大魏宫廷】,他们要做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让韩兵摸不清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嘶——”

  “嘶——”

  附近几个火盆,迅速被水熄灭,以至于黑暗笼罩了这一段城墙,趁着这个机会,数百黑鸦众迅速沿着绳索攀爬上城墙。

  “随我来!”

  一声令下,丁恒与阳佴分别带着人,前往西侧与南侧的【大魏宫廷】城楼。在行动时,他俩故意带着十几名黑鸦众,假扮城巡逻韩兵的【大魏宫廷】样子,毕竟为了这次行动,他们皆身穿着韩兵的【大魏宫廷】皮质恰敬笪汗ⅰ酷甲,若不仔细看,还真有可能让城墙上的【大魏宫廷】韩兵分不清楚。

  这不,当临近西城墙的【大魏宫廷】城楼时,驻守在那边的【大魏宫廷】韩兵看到丁恒等人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甚至还主动开口搭话:“喂,兄弟,西南角的【大魏宫廷】火盆怎么熄了?你们回头去看看。”

  因为语言不通,丁恒没敢贸然搭话,只是【大魏宫廷】微笑着点头,但是【大魏宫廷】双腿却仍旧往前走。

  见此,那几名韩兵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当即喝止道:“站住!……你们是【大魏宫廷】哪队的【大魏宫廷】?哪位将军麾下的【大魏宫廷】?”

  丁恒哪听得懂韩国方言,于是【大魏宫廷】就耍了个诈,故意露出惊骇的【大魏宫廷】表情,伸手指向那几名韩兵的【大魏宫廷】背后。

  那几名韩兵下意识地一回头,而就在这时,丁恒与身后的【大魏宫廷】黑鸦众们一拥而上,迅速用匕首将其暗杀。

  只可惜,即便如此,还是【大魏宫廷】惊动了城楼一带的【大魏宫廷】韩兵,后者喊着『发生了什么事?』,迅速将这边涌来。

  见此,丁恒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大魏宫廷】表情,从身背后抽出匕首,舔舔嘴唇低声说道:“干掉所有人。”

  “明白。”

  他身背后的【大魏宫廷】黑鸦众,包括那些随后过来支援的【大魏宫廷】黑鸦众成员们,皆拔出了匕首,一脸亢奋地应道。

  黑鸦众不会畏惧,因为十个黑鸦众里,有九个是【大魏宫廷】亡命之徒。

  “嗖嗖嗖——”

  仅一盏茶工夫后,邯郸西城楼上,朝天飞起三支火矢。

  见此,早已在魏营外整装待发的【大魏宫廷】鄢陵军副将晏墨,跨坐在战马上活动了一下手臂,对孙叔轲、左洵溪、华嵛、左丘穆等将军打了声招呼:“那晏某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他在众鄢陵军将领们羡慕的【大魏宫廷】眼神中,率领着鄢陵军仅有的【大魏宫廷】两千余骑兵,率先朝着邯郸而去。

  其实在场诸将都很希望能率领这支骑兵,但没办法,谁让晏墨是【大魏宫廷】副将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开天录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圣墟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房贷计算器  三寸人间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