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08章:陷城
  『PS:千章加更活动开启啦,从今日起,为期一个星期。唔,望诸位书友手下留情,这个活动以后持续会有的【大魏宫廷】,不必都急在一时的【大魏宫廷】。』

  ————以下正文————

  黑鸦众的【大魏宫廷】战斗力,只要是【大魏宫廷】单兵作战,那绝对是【大魏宫廷】在魏国步兵之上的【大魏宫廷】。

  比如此刻在邯郸城的【大魏宫廷】西城墙上,那些黑鸦众成员,一次又一次让韩兵们见识了什么叫做精湛而花哨的【大魏宫廷】暗杀之击。

  就好比说,一名黑鸦众在遭到两名韩兵围攻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跃起踩在离地高达十丈的【大魏宫廷】城墙墙垛上,来了一招鹞子翻身,后跳越过那两名韩兵,并且在凌空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手中的【大魏宫廷】匕首极为刁钻地刺入了其中一名韩兵的【大魏宫廷】脖子,看得另外一名韩兵目瞪口呆。

  甚至于,这名黑鸦众成员在落地前,还射出了袖里的【大魏宫廷】袖箭,正好命中那名韩兵的【大魏宫廷】右眼,导致后者当场毙命。

  短短一眨眼的【大魏宫廷】工夫,以一敌二,两名韩兵当场毙命,而那名黑鸦众则毫发无损。

  似这等情况,在西城楼上比比皆是【大魏宫廷】,只见在辗转腾挪间,那些韩兵纷纷被黑鸦众所杀,观后者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就跟吃饭喝水那么轻松。

  当然,也有黑鸦众出于不利的【大魏宫廷】地方,就比如在关楼内,一名黑鸦众就被人硬生生击出了关楼,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随即,一名胸腹间扎着一枚匕首、皮甲殷红一片的【大魏宫廷】韩军将领提着武器冲了出来,待看到城楼外倒着许多韩兵的【大魏宫廷】尸体后,一脸惊怒之色,连声喝问黑鸦众:你等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人?!

  只可惜,黑鸦众们完全没有理睬此人的【大魏宫廷】意思,一拥而上,采取合击之势,将那名韩将当场诛杀。

  不得不说,面对配置有袖箭、拥有中距离攻击手段的【大魏宫廷】黑鸦众而言,哪怕是【大魏宫廷】韩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亦是【大魏宫廷】可猎杀得手的【大魏宫廷】对象。

  “吱——”

  此时,城门方向响起一声悠长的【大魏宫廷】怪响。

  丁恒探头瞧了一眼,只看到城门洞外侧尸横遍地,十几名黑鸦众正站在众多尸体当中,朝城楼上挥舞手臂——已经控制城门。

  “很好!”

  丁恒舔了舔嘴唇,举着一支火把站在墙垛旁,等待着魏军的【大魏宫廷】到来。

  仅过了片刻工夫,城外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马蹄之响。

  丁恒仔细一瞧,就看到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副将晏墨举着一杆『鄢陵军』的【大魏宫廷】旗帜,率领着一队骑兵来到了城门底下。

  见此,丁恒舞动手中的【大魏宫廷】火把,示意城下的【大魏宫廷】魏兵迅速入城。

  “进城!”

  在得到讯号后,鄢陵军副将晏墨不再怀疑是【大魏宫廷】邯郸的【大魏宫廷】诡计,当即下令麾下的【大魏宫廷】骑兵杀入城内,而他则仰着头,一边端详着高耸的【大魏宫廷】城墙,一边缓缓进入城中。

  『黑鸦众……实力丝毫不必青鸦众逊色啊。』

  在入城的【大魏宫廷】时候,鄢陵军副将晏墨暗暗感慨道。

  不得不说,隐贼众配合魏军夺取城池,这种战术肃王军只在当初拿下『安城』时使过一回,当时的【大魏宫廷】对象是【大魏宫廷】陇西魏氏。而在此次北征中,肃王军却从未用过,以至于眼下奇招致胜,韩军稀里糊涂地就丢了西城门。

  甚至于,可能连南城门都会丢掉。

  只可惜,这种奇招此番对韩国用过之后,韩国日后就会加强在这方面的【大魏宫廷】警惕,日后再想让隐贼众夜袭夺取城门,恐怕就不是【大魏宫廷】那么简单了。

  当然,对于日后的【大魏宫廷】事,晏墨也没心思去考虑那么多,他此刻心中所想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攻陷这座韩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在这种巨大优势下,倘若他肃王军都无法攻陷这座城池,那他们真的【大魏宫廷】可以去自刎谢罪了。

  继晏墨所率领的【大魏宫廷】骑兵队之后,鄢陵军的【大魏宫廷】步兵队亦赶到了邯郸城。

  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肃王赵弘润在仅距城五里设立营寨一事非常明智,这不,此刻邯郸城内的【大魏宫廷】守军可能尚未得知发生了什么情况,魏军大部队就已经杀到了这座城。

  在鄢陵军将领左洵溪的【大魏宫廷】指挥下,鄢陵军士卒迅速抢占城墙,并立即向后续的【大魏宫廷】友军传递最新消息。

  毕竟考虑到黑鸦众有可能行动失败,后续的【大魏宫廷】鄢陵军士卒们,还随军带着不少井阑车、云梯等攻城器械,而如今得到了前军送来的【大魏宫廷】消息,这些士卒们纷纷将这些攻城器械丢在沿途,迅速向邯郸进兵。

  而在鄢陵军杀入邯郸的【大魏宫廷】同时,阳佴率领的【大魏宫廷】黑鸦众,亦攻取了邯郸的【大魏宫廷】南城门,将商水军放了进来。

  十万肃王军杀入邯郸城,可想而知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情况。

  “铛铛铛——”

  “铛铛铛——”

  此时邯郸城内,警钟声响彻全城。

  无数不明究竟的【大魏宫廷】韩兵涌上街头,茫然地看着四周,他们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看到魏兵军从街道另外一头杀过来,他们这才满脸骇然:魏军杀进城了?!

  由于当初在『安城』时已经演习过一回,使得今时今日,鄢陵军与商水军都清楚自己入城后该负责那些区域,彼此分工明确。

  相比之下,韩军就彻底懵了。

  比如荡阴侯韩阳,他在得知魏军杀入城中,慌忙从床榻上起身,穿戴上盔甲来到街头一看,只见街道上到处都是【大魏宫廷】魏兵与韩兵厮杀的【大魏宫廷】战场。

  “魏兵如何攻入城内的【大魏宫廷】?!”

  荡阴侯韩阳攥着一名韩兵的【大魏宫廷】衣襟喝问道。

  可那名韩兵哪里晓得,满脸骇色说不出话来。

  见此,荡阴侯韩阳恨恨地咬了咬牙,也顾不得指挥战事,骑着马飞快地来到他堂叔康公韩虎的【大魏宫廷】府上。

  此时,荡阴侯韩阳已顾不得礼数,叫护卫骑翻墙过去打开府门,随即,他疾步冲到了他堂叔康公韩虎的【大魏宫廷】卧室。

  “叔父,大事不好,魏军杀入城中了!”荡阴侯韩阳摇醒了这位堂叔。

  康公韩虎被堂侄从睡梦中摇醒,思绪尚不是【大魏宫廷】很清晰,目瞪口呆地问道:“魏军为何要突然攻城?”

  毕竟在康公韩虎的【大魏宫廷】印象中,白昼里,说客韩晁、赵卓二人不是【大魏宫廷】已经与魏公子润取得了协议么?

  直到在床榻旁静坐了片刻,康公韩虎这才理清思绪,一脸愤怒地破口大骂:“好个魏公子润,这竖子何其奸诈狡猾!”

  骂了半响,他转头问堂侄韩阳道:“贤侄,此刻城内的【大魏宫廷】局势如何?”

  听闻此言,荡阴侯韩阳面色难看地说道:“侄儿不知魏军是【大魏宫廷】如何入的【大魏宫廷】城,不过,此刻西、南两边的【大魏宫廷】城门,皆已经被魏军占据,想要夺回,恐怕……”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邯郸保不住了?”康公韩虎瞪着眼睛质问道。

  荡阴侯韩阳低了低头,艰难地点了点头:“是【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康公韩虎沉思了片刻,当机立断道:“撤!……贤侄,你即刻入宫廷,带上大王与王妃、世子,护送其离城,前往老夫的【大魏宫廷】封邑。”

  “明白。”荡阴侯韩阳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叔父,釐侯与庄公那边……”

  康公韩虎看了一眼荡阴侯韩阳,淡淡说道:“我等自顾尚不暇,哪有工夫管别人?”

  听了这话,荡阴侯韩阳顿时就明白了,眼前这位堂叔,恐怕巴不得釐侯韩武与庄公韩庚死在魏兵手中。

  但是【大魏宫廷】很遗憾,此时,釐侯韩武也已经得知了城内的【大魏宫廷】变故,在一阵惊慌后,采取了与康公韩虎一样的【大魏宫廷】决定:撤!

  他带人来到宫廷,摇醒了尚在睡梦中的【大魏宫廷】韩王然,对他说道:“大王,速速起身,我等要连夜出城。”

  韩王然不明就里,疑惑问道:“兄长,发生何事了?”

  只见釐侯韩武恨恨地说道:“魏公子润背信弃义,根本未曾打算与我方言和,此时已驱兵杀入邯郸。”

  听了这话,韩王然在释然之余,心中不免感到几分好笑。

  在他看来,韩虎、韩武、韩庚几人根本就是【大魏宫廷】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大魏宫廷】脚,为了拖延时机与那魏公子润交涉,结果没骗到对方,反而被对方给骗了。

  不过他脸上却不好表现出来,故意点点连头露出满脸的【大魏宫廷】骇然之色。

  在穿戴衣物的【大魏宫廷】时候,韩王然对那位魏公子润产生了几许好奇:无论是【大魏宫廷】对方看穿了他邯郸一方意图的【大魏宫廷】睿智,亦或是【大魏宫廷】此人果真敢攻打他邯郸城的【大魏宫廷】胆魄,都让韩王然对那位魏公子润高看几分。

  片刻之后,釐侯韩武保护着韩王然与韩王妃以及韩王世子,当即从邯郸城的【大魏宫廷】东城门逃离,荡阴侯韩阳来迟一步,在得知韩王然等人已被釐侯韩武带离邯郸后,亦迅速护送着其堂叔康公韩虎逃离邯郸。

  与此同时,庄公韩庚亦在护卫的【大魏宫廷】保护下逃离邯郸。

  而在此期间,城内的【大魏宫廷】邯郸贵族以及韩国官员们,亦纷纷携家带口出逃。

  由于韩宫廷高层的【大魏宫廷】不作为,导致韩军几乎没有展开反击,眼睁睁看着魏军有条有素地占领了城内各条街道。

  这让魏军兵将都感觉诧异不已:邯郸这座韩国的【大魏宫廷】王都,这么轻易就攻陷了?

  待等寅时前后,肃王军已控制了城内大街小巷。

  期间,城内的【大魏宫廷】韩人百姓或已察觉到了城内的【大魏宫廷】变故,一个个或躲在屋内瑟瑟发抖,或从门户张望街道上来来回回的【大魏宫廷】魏兵,满脸惊恐,生怕这些蛮横的【大魏宫廷】魏兵突然冲进来,将他们杀死。

  再过半个时辰,肃王军便占领了韩王宫,转而进攻尚在拼死反抗的【大魏宫廷】北城门与东城门。

  若不出意料的【大魏宫廷】话,只要再过片刻,魏军便能攻克这座城池,攻克这座韩国的【大魏宫廷】王都,邯郸城!

  而就在魏军大肆进攻邯郸的【大魏宫廷】同时,在距离邯郸约五六里外的【大魏宫廷】东北方向,有一支韩军正迅速赶来——那是【大魏宫廷】『上谷守马奢』率领着上谷援军。

  出乎所有人的【大魏宫廷】意料,预期最起码还有十日才能抵达的【大魏宫廷】马奢,在今时便已抵达邯郸一带。

  只可惜,总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马奢行军神速,他仍然是【大魏宫廷】慢了一步。

  “将军,您看邯郸!”

  在看到邯郸方向的【大魏宫廷】大火后,上谷守马奢的【大魏宫廷】副将指着邯郸方向,惊声提醒道。

  听闻此言,上谷守马奢仔细望向邯郸方向,见那里火光冲天,顿时面色一变。

  『我已日夜兼程赶来,还是【大魏宫廷】赶不及么?』

  下意识地攥紧了马缰,上谷守马奢满脸凝重地说道:“传令全军,随时准备应战!”

  “是【大魏宫廷】!”(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04:07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贞观帝师  圣墟  修真聊天群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房贷计算器  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