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20章:高墙激战

第1020章:高墙激战

  六月二十五日,邯郸方面魏军出动十万军队,其中肃王军占据六成,其余四成则是【大魏宫廷】大将军韶虎麾下的【大魏宫廷】魏武军。

  当这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来到高墙一带后,驻扎在高墙一带的【大魏宫廷】韩将,太原守廉驳登上高墙,眺望远方气势汹汹而来的【大魏宫廷】魏军,心中难免有些讶然。

  廉驳本以为,此番在感受到他武安韩军『誓夺邯郸』的【大魏宫廷】气势后,魏军应该会选择退守邯郸。

  因为在他看来,魏军此番攻克了他们韩国的【大魏宫廷】王都邯郸,示威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已经达到,而接下来,能够守住邯郸,才是【大魏宫廷】能否最大化从他们韩国手中夺取战后利益的【大魏宫廷】首要考虑因素。

  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军比他预想的【大魏宫廷】要硬气地多,仿佛不屑于『借城墙之便』,定要在公平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战胜他武安韩军——毫不夸张地说,魏军的【大魏宫廷】气势毫不逊色『誓夺邯郸』的【大魏宫廷】武安韩军。

  『有意思……魏公子润……』

  纵使是【大魏宫廷】彼此对立,廉驳亦对占据了邯郸的【大魏宫廷】魏方统帅——魏公子润,产生了几许好感。

  他才不管那么许多,在他看来,魏公子润敢领兵出城与他在城外决战,就称得上是【大魏宫廷】一位年少英豪。

  此刻廉驳唯一感到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据说摹敬笪汗ⅰ壳位魏公子润年仅十九岁,而且还是【大魏宫廷】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大魏宫廷】智将,否则,若能与这等年少英豪交手,岂不美哉?

  不过转念又一想,廉驳心中的【大魏宫廷】遗憾立马又被亢奋所取代,毕竟他听说,在汲县战场上单骑讨杀骑将辛瓒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大将伍忌,即是【大魏宫廷】这位魏公子润麾下的【大魏宫廷】部将。

  “下令迎敌!”

  站在高墙上,廉驳大手一挥,命令麾下三万太原军在高墙前的【大魏宫廷】空地上排列整齐,准备与魏军交战。

  平心而论,这个时候廉驳本来等待援军——邯郸魏军几乎倾巢而动,武安方面不可能没有收到讯息,因此不出意料,过不了片刻,釐侯韩武便会亲率大军赶来相助。

  到时候,马奢的【大魏宫廷】上谷军、秦开的【大魏宫廷】渔阳军,还有荡阴侯韩阳的【大魏宫廷】军队,都会陆续参战。

  甚至是【大魏宫廷】暴鸢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虽然暴鸢本人受了伤,难以再亲临战场,但是【大魏宫廷】他却将兵权移交给了同属『王党派』的【大魏宫廷】雁门守李睦,请李睦代为统帅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

  再加上冯颋、靳黈二人的【大魏宫廷】败军,可以说,此番武安韩军的【大魏宫廷】军势,绝不会逊色魏军多少。

  然而,廉驳却丝毫没有退守高墙、静等援军的【大魏宫廷】意思,纵使麾下仅三万军队,亦摆出架势欲与魏军一战。

  这个情况,倒也让赵弘润与大将军韶虎颇感意外。

  “太原军……莫非这路韩军,就是【大魏宫廷】在太原晋阳击退了姜鄙将军的【大魏宫廷】韩军?”

  在临战前观望敌势的【大魏宫廷】时候,大将军韶虎略带惊讶地询问赵弘润。

  赵弘润目视着远方高墙一带飘扬的【大魏宫廷】『太原军』字号旌旗,皱皱眉说道:“倘若韩国没有两位『太原守』的【大魏宫廷】话,那么,这路韩军的【大魏宫廷】军主,应该就是【大魏宫廷】那路韩军了。”

  大将军韶虎闻言皱了皱眉,心下有些不悦。

  这份不悦的【大魏宫廷】情绪当然不是【大魏宫廷】针对赵弘润,而是【大魏宫廷】针对对面的【大魏宫廷】韩将廉驳:想他韶虎与肃王弘润殿下联手,聚兵十万进攻高墙,然而对面的【大魏宫廷】廉驳却敢用三万兵摆出迎敌的【大魏宫廷】架势,这分明是【大魏宫廷】没有将他与赵弘润放在眼里嘛。

  再加上廉驳曾击败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将军姜鄙,这使得韶虎有心想会会对面那个廉驳。

  因此,他转头对肃王赵弘润说道:“请殿下为我军掠阵。”

  赵弘润闻言愣了一下。

  其实在决定出战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与韶虎并没有针对『谁负责主攻』这事做出商议,毕竟彼此都清楚,无论是【大魏宫廷】肃王军还是【大魏宫廷】魏武军,皆是【大魏宫廷】他魏国的【大魏宫廷】精锐,是【大魏宫廷】绝不会亚于『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军队。

  不过眼下韶虎说出这话,这表明,韶虎准备将对面韩将廉驳的【大魏宫廷】军队,当做他魏武卒初阵的【大魏宫廷】试金石。

  其实较真来说,韶虎麾下的【大魏宫廷】魏武卒自加入北疆战役,至今以来已遭逢过不少战事,不过在那些战事中,魏武军都是【大魏宫廷】作为协军身份半途参战,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援护山阳军或南燕军,除此以外要么就是【大魏宫廷】作为伏兵,真正意义上作为战场主力军出战,这还真是【大魏宫廷】首次。

  想来,韶虎亦希望通过这场战事证明他麾下二代魏武军的【大魏宫廷】实力,免得国内有些人再用语言攻击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认为他二代魏武军名不副实,配不上『大魏武军』这个番号。

  看着大将军韶虎坚定的【大魏宫廷】眼神,赵弘润无奈地耸了耸肩,同意了此事。

  谁让眼前这位韶虎大将军,才是【大魏宫廷】他们北疆诸军的【大魏宫廷】总帅呢。

  “本王在此提前预祝大将军得胜而归!”赵弘润正色恭祝道。

  “承殿下吉言。”韶虎朝着赵弘润抱了抱拳,随即与后者告别,指挥着麾下魏武军缓缓向前。

  此时,战场的【大魏宫廷】魏军兵阵逐渐发生变化,本来作为前队的【大魏宫廷】肃王军,逐渐向战场南北两翼退散,摆出一副鹤翼阵的【大魏宫廷】架势,而由魏武军取代了他们原先了位置。

  看到魏军这一变阵,韩将廉驳本来有些失望,因为他想的【大魏宫廷】与魏公子润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交手,而不是【大魏宫廷】在两次北疆战役中至今没有什么赫赫威名的【大魏宫廷】什么『魏武军』。

  不过仔细一想,廉驳就感觉『魏武军』这个番号着实有些耳熟——这不就是【大魏宫廷】魏国百年前最具威名,后来却被覆灭在上党郡的【大魏宫廷】那支步军嘛。

  『魏国重建了这支军队?』

  廉驳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不怀好意地想道:倘若他再次覆灭了这支魏武军,这对魏军而言,是【大魏宫廷】否会是【大魏宫廷】一个打击?

  但是【大魏宫廷】这样轻松的【大魏宫廷】想法,随着魏武卒迅速地摆出迎敌阵型后,便当即烟消云散了。

  因为借着与生俱来的【大魏宫廷】敏锐直觉,廉驳颇感意外地发现,对面那支魏武军的【大魏宫廷】气势非常强大,这让他收起了小觑的【大魏宫廷】心态。

  “呜呜——呜呜——呜呜——”

  随着三声军号响起,魏武军开始向高墙一带逼近。

  不得不说,当战争打到如今这种局面,魏韩双方将领彼此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大魏宫廷】了,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手底下见真章而已。

  见此,廉驳挥了挥手,亦下令麾下步兵向前迈进。

  由于双方的【大魏宫廷】统帅性格使然,魏武军与太原韩军并没有出现『一方攻、一方守』的【大魏宫廷】局面,而是【大魏宫廷】都希望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使得这两支军队还未交汇,凝重而紧张的【大魏宫廷】气氛便已点燃了战场,让置身于战场的【大魏宫廷】双方兵将们仿佛感受到了决战之日的【大魏宫廷】氛围。

  纵使是【大魏宫廷】率军出征多年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此时亦不由自主地攥紧了缰绳,暗自为大将军韶虎捏一把冷汗——韶虎与廉驳,事实上是【大魏宫廷】两位刚正面的【大魏宫廷】将军,好比两头猛虎,相争则必有一伤。

  而此时在战场上,太原韩军与魏武军这两支军队尽管还未近程交兵,但却已展开了远程的【大魏宫廷】攻势。

  只见太原韩军的【大魏宫廷】弩兵们,发动齐射,致使漫天的【大魏宫廷】箭雨向魏武军笼罩过去,一时间,箭如雨下,纵使是【大魏宫廷】在后阵观战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都为魏武卒捏一把冷汗。

  然而出人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武卒用手中的【大魏宫廷】盾牌护住头顶,居然硬生生地冲了过去。

  隐约可见,许多浑身被箭矢插满,仿佛一个活刺猬般的【大魏宫廷】魏士军士卒,竟然仍生龙活虎,冲入了太原韩军的【大魏宫廷】阵型,让诸多韩军士卒大感惊恐——这是【大魏宫廷】什么鬼?!

  为什么一个人胸膛插满箭矢,仍能活动自如?

  这一幕,纵使是【大魏宫廷】肃王军的【大魏宫廷】兵将们看到,亦感觉困惑不解。

  可能此刻战场上,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唯一清楚其中真相的【大魏宫廷】人

  其实道理很简单,别看那些魏武卒们胸膛仿佛插满箭矢,可实际上,韩军的【大魏宫廷】弩矢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击穿了他们身上第一层甲胄而已——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魏武卒,是【大魏宫廷】身披三层甲胄的【大魏宫廷】重步兵!

  记得宗府的【大魏宫廷】文献中,就有对『初代魏武卒』的【大魏宫廷】描述:『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

  意思是【大魏宫廷】说,魏武卒身披三层铁甲,能开十二石之弩,每人背五十只弩矢,拿着长戈或铁戟,腰带利剑,携带三天的【大魏宫廷】作战粮草,半天能走一百多里。

  似这等强大的【大魏宫廷】魏军,就算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肃王军都难以匹敌,着实不愧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王牌军队。

  当然,这三层甲胄指的【大魏宫廷】可不是【大魏宫廷】像肃王军那样的【大魏宫廷】铁质铠甲,否则三层铠甲套上身,负重高达几百斤,这样魏武卒还能活动自如可就真见鬼了。

  这三层甲胄,指的【大魏宫廷】都是【大魏宫廷】革甲,也就是【大魏宫廷】用厚牛皮折叠缝制的【大魏宫廷】皮甲,每层革甲的【大魏宫廷】厚度约有小指的【大魏宫廷】宽度,以至于当身披三层甲胄时,甲胄的【大魏宫廷】厚度超过两个指节,堪称最厚实的【大魏宫廷】防御。

  在当时魏国乃是【大魏宫廷】中原各国还未研制出坚固铁甲的【大魏宫廷】时代,魏武卒就是【大魏宫廷】靠着身披三层甲胄的【大魏宫廷】强大防御力,力挫各国军队,使『魏武卒』的【大魏宫廷】威名响彻天下。

  而如今,二代魏武卒沿袭了初代魏士卒的【大魏宫廷】传统,同样是【大魏宫廷】身披三层甲胄,但是【大魏宫廷】,如今二代魏武卒的【大魏宫廷】三层甲胄,可不全然都是【大魏宫廷】革甲了,其中一层已被镶嵌甲所取代。

  曾经赵弘润觉得,当时初代魏武卒之所以身披三层革甲,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当时他魏国还未研制出坚固的【大魏宫廷】铁甲,而既然如今魏国已拥有锻铁铸甲技术,那么革甲应该可以被淘汰了。

  不过眼下,赵弘润忽然发现,当身披三层革甲、防御力不亚于身披铁甲的【大魏宫廷】魏武卒在战场时,他们对敌军有一种天然的【大魏宫廷】威慑力。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当你看到胸口插满箭矢的【大魏宫廷】敌军仍生龙活虎地冲上来,你不感到惊恐?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用来安抚自己紧张心情的【大魏宫廷】、自娱自乐的【大魏宫廷】玩笑罢了。

  但不可否认,他所猜测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在战场上的【大魏宫廷】确有发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笔趣阁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圣墟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笔趣阁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