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33章:和议
  『PS:“云中思考者”书友,你的【大魏宫廷】万赏已经统计了,详情见「第」。』

  ————以下正文————

  当日初次和议之后,严誉留在邯郸,而审蜚则在请示过赵弘润后,带着两名护卫拍马赶回武安,将今日议和会议上赵弘润提出的【大魏宫廷】要求传达给釐侯韩武。

  大概是【大魏宫廷】戌时前后,审蜚火急火燎地回到了武安,在拜见过釐侯韩武后,便将今日会议上的【大魏宫廷】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后者,直听得釐侯韩武眉头深皱。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釐侯韩武此番授意严誉与审蜚将『中阳』、『平周』、『离石』、『蔺』、『皋狼』作为战败赔礼割让给魏国,其根本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将胡人的【大魏宫廷】威胁转嫁到魏国头上。

  正所谓两权相害取其轻,虽然割让五座城池这固然让釐侯韩武感到痛心,但若是【大魏宫廷】能就此将『胡祸』转嫁一部分到魏国身上,这在釐侯韩武看来,未尝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

  要知道,在那五座城池中,『蔺县』位靠西河,历来是【大魏宫廷】受到『胡祸之灾』最严重的【大魏宫廷】县城,因此,县内的【大魏宫廷】民众十有八九都逃到了『离石城』,以至于『蔺县』除了数百留驻韩兵外,几乎没有多少居民,可能连百户都不到。

  因此,这座县城釐侯韩武是【大魏宫廷】毫不心疼的【大魏宫廷】。

  再说『中阳』、『平周』,这两座县城被夹在胡人与魏人当中,虽说河东郡的【大魏宫廷】魏人这些年来倒是【大魏宫廷】未曾进犯,但架不住胡祸之害带来的【大魏宫廷】威胁,因为这个原因,韩王室历来也无心发展这两座城池,仅用这两座来钳制魏国的【大魏宫廷】『北屈城』,今日就算割让给魏国,影响也不是【大魏宫廷】很大。

  如此就只剩下『离石』与『皋狼』这两座城。

  皋狼就不用多说了,那是【大魏宫廷】典型的【大魏宫廷】军镇县城,它可以视为是【大魏宫廷】离石城的【大魏宫廷】陪城,为后者起到一个驻军保护的【大魏宫廷】作用。

  因此,『中阳』、『平周』、『离石』、『蔺』、『皋狼』这五座城池后,唯有『离石』的【大魏宫廷】割让釐侯韩武感到痛心,毕竟离石城在收容在周边县城的【大魏宫廷】民众后,县内居户超过一千户,称得上是【大魏宫廷】西河一带屈指可数的【大魏宫廷】几座大城。

  但相比较『将胡祸转嫁给魏国』后带来的【大魏宫廷】好处,釐侯韩武认为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不得不说,釐侯韩武虽然在对待弟弟韩王然这件事上表现地极为优柔寡断,但却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位颇有远见的【大魏宫廷】权臣,这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韩王起曾悉心栽培的【大魏宫廷】原因,使得釐侯韩武在大局观上,毫不逊色康公韩虎这等老臣。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他此番决定将那五座城池割让给魏国的【大魏宫廷】主意,纵使是【大魏宫廷】与他不对付的【大魏宫廷】康公韩虎,亦不得不承认是【大魏宫廷】一桩高明之举。

  可没想到,那位魏公子润一眼就看穿了釐侯韩武设下的【大魏宫廷】陷阱,并且反将一军,居然提出索要『河西』的【大魏宫廷】要求。

  “魏公子润……索要河西?”釐侯韩武皱着眉头询问审蜚。

  “是【大魏宫廷】。”审蜚低了低头,一脸苦笑地说道:“魏公子润言道,『既是【大魏宫廷】两国握手言和、重归于好,岂可侵夺贵国国土,这岂非是【大魏宫廷】与议和之举背道而驰?』”

  “……”釐侯韩武竟无言以对。

  此时,康公韩虎那边也收到了其堂侄荡阴侯韩阳派人送给前者的【大魏宫廷】书信,陷入了沉思。

  当晚,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二人秘密会见,商议了一番,他们认为,严誉、审蜚那两位士大夫,明前镇不住那位魏公子润,甚至于游说的【大魏宫廷】才能还不如韩晁与赵卓。

  因此,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决定亲自去邯郸会见魏公子润,毕竟那位魏公子润提出的【大魏宫廷】要求,对于韩国而言影响着实太大。

  次日,赵弘润在宴请韩王然的【大魏宫廷】时候,便得知了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联袂前来的【大魏宫廷】消息。

  不过对此,赵弘润与韩王然皆不感到意外,毕竟严誉、审蜚那两位士大夫明显只是【大魏宫廷】一个传声筒,真正能拍板此事的【大魏宫廷】,还得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总算是【大魏宫廷】同为三权臣的【大魏宫廷】庄公韩庚,都不如前两位有权势。

  当时,赵弘润哈哈一笑,便接受了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二人提出的【大魏宫廷】恳求:他俩希望在邯郸城外约见。

  于是【大魏宫廷】乎,赵弘润将会见的【大魏宫廷】地点选择在高墙外大约三里处的【大魏宫廷】一条河流河畔,并提议:为了双方安全考虑,只允许携带不超过二十人的【大魏宫廷】护卫。

  对此,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欣然接受。

  八月初六,赵弘润与大将军韶虎带着众宗卫以及韩王然与荡阴侯韩阳、韩使严誉三人,提早一步在约定地点扎下帐篷,静等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的【大魏宫廷】来到。

  在等候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到来的【大魏宫廷】时候,韩王然心中砰砰直跳。

  此刻他心底忽然泛起一个非常诱人的【大魏宫廷】念头:高墙魏军据此仅三里地,倘若魏公子润下令擒拿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他岂非可以立刻重夺王权?

  正因为这样,他有些不受控制地用炙热的【大魏宫廷】目光看向赵弘润。

  但是【大魏宫廷】在暗自深吸了几口气后,韩王然还是【大魏宫廷】打消了这个念头。

  原因有三。

  其一,韩王然心中清楚,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别看都是【大魏宫廷】将领出身,但事实上都是【大魏宫廷】极为小心谨慎的【大魏宫廷】人,此番会见魏公子润,必定会有所防范。

  其二,纵使在这里擒拿了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他也不可能真正执掌韩国,反而会为此背上一个『私通外人陷害本国要臣』的【大魏宫廷】污名。

  其三,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否愿意为他背负『背信弃义』的【大魏宫廷】污名呢?毕竟此番釐侯韩武与康公前来,魏公子润可是【大魏宫廷】承认的【大魏宫廷】,倘若其倘若他设下埋伏擒拿二人,岂不是【大魏宫廷】将名誉都糟蹋了。

  想到这种种,韩王然眼眸中的【大魏宫廷】炙热逐渐褪去。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神态,皆落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里。

  其实赵弘润也想过这一点:是【大魏宫廷】否有可能趁此机会擒下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二人,扶持韩王然夺回王权。

  但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他觉得此事对他弊大于利。

  暂且不说他为此得背负『背信弃义』的【大魏宫廷】污名,再者,他并不认为这么快就助韩王然夺回王权,这对于魏国而言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

  道理很简单,因为魏国还未做好介入韩国内事的【大魏宫廷】准备。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韩王然这么快就摆正心态,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感觉有些意外的【大魏宫廷】。

  不知过了多久,宗卫吕牧撩帐走入,抱拳对赵弘润说道:“公子,韩国的【大魏宫廷】釐侯与康公到了。”

  见此,赵弘润与韩王然站起身来,遂出帐迎接。

  正如韩王然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对于这次和议非常谨慎,竟带来了约两三千名步兵。

  不过,这两三千名韩国步兵被安置在距离会议帐篷大概两三里外的【大魏宫廷】位置,仅有三百余兵士跟随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来到了会议帐篷。

  在荡阴侯韩阳的【大魏宫廷】介绍下,赵弘润终于见到了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这两位韩国权臣的【大魏宫廷】庐山真面目。

  在些许寒暄过后,赵弘润笑着说道:“不如你我皆退散兵士,入帐内详谈,可好?”

  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点头称善。

  于是【大魏宫廷】,跟随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而来的【大魏宫廷】三百余护卫徐徐后退,退到那约两三千韩国步兵的【大魏宫廷】位置;而原本就守卫在帐篷四周的【大魏宫廷】五百名商水军魏卒,亦同时向高墙方向后撤。

  此时留守在会议帐篷外的【大魏宫廷】,韩方与魏方皆只有十名卫兵,只见这些士卒彼此瞪大眼睛瞅着对方,右手不敢离开剑鞘,与其说是【大魏宫廷】剑拔弩张,倒不如说是【大魏宫廷】彼此都十分紧张,生怕对方骤然发难。

  而相比较帐外的【大魏宫廷】紧张气氛,帐内的【大魏宫廷】气氛要和睦许多。

  比如釐侯韩武,在拜见过赵弘润后,便小声询问韩王然,询问他这几日是【大魏宫廷】否受了苦。

  就连赵弘润这个旁人都看得出来,釐侯韩武对韩王然的【大魏宫廷】态度非常纠结,既希望韩王然死,又不希望韩王然死。

  相比之下,康公韩虎的【大魏宫廷】态度都直率得多,当他发现魏人居然将韩王然奉为座上宾后,眼眸中闪过一丝可惜之色,仿佛是【大魏宫廷】在为韩王然未曾死在魏人手中而感到惋惜。

  而在釐侯韩武与韩王然兄弟二人低声叙说兄弟感情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则暗自打量着跟随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而来的【大魏宫廷】几名将军打扮的【大魏宫廷】人。

  根据荡阴侯韩阳的【大魏宫廷】介绍,赵弘润这才知道那几位将军很了不得,竟是【大魏宫廷】『北原十豪』当中的【大魏宫廷】『雁门守李睦』、『上谷守马奢』,以及『太原守廉驳』。

  其中,太原守廉驳就算是【大魏宫廷】不经介绍,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认得的【大魏宫廷】,毕竟廉驳曾在前一阵子的【大魏宫廷】交锋中亲自上阵,凭借他可怕的【大魏宫廷】武力,曾对魏军造成了巨大的【大魏宫廷】伤亡。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太原守廉驳的【大魏宫廷】到来,让卫骄、吕牧等宗卫们如坐针毡,双目死死地盯着廉驳。

  只可惜,廉驳似乎并未将卫骄等人放在眼里,在入座后,还不等赵弘润或釐侯韩武、康公韩虎等人开口,便拍着案几叫道:“酒呢?……议事岂可无酒水?”

  见此人如此张狂,卫骄、吕牧等宗卫们心中暗怒。

  而就在这时,却见大将军韶虎微笑着说道:“廉驳将军所言极是【大魏宫廷】,议事岂可无酒?来啊,上酒。”

  听闻此言,伺候于帐内的【大魏宫廷】魏兵们纷纷奉上早已准备好的【大魏宫廷】酒水。

  此时,廉驳这才注意到,对面那位魏将,居然就是【大魏宫廷】前几日与他交过手的【大魏宫廷】韶虎。

  而让廉驳感觉有些别扭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前几日他义释了韶虎的【大魏宫廷】关系,韶虎对他极为尊重,以至于廉驳无从发作。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此番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将廉驳这个连他们都感到头疼的【大魏宫廷】将军带来,其实就是【大魏宫廷】打算伺机给魏人一个下马威,可没想到,韶虎极力维护廉驳,以至于廉驳根本找不到发作的【大魏宫廷】机会。(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40:51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