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49章:暗争序幕

第1049章:暗争序幕

  五日后,赵弘润一行人路过了河东安邑,也就是【大魏宫廷】他弟弟桓王赵弘宣驻扎北一军主力的【大魏宫廷】地方。

  记得去年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与弟弟闹矛盾,因此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大魏宫廷】想法,没有绕过安邑,但是【大魏宫廷】这回,他特地在安邑溜达了一圈。

  根据黑鸦众的【大魏宫廷】汇报,他弟弟赵弘宣对于北一军的【大魏宫廷】整顿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有些起色,至少黑鸦众并未打听到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卒们欺辱、冒犯当地民众的【大魏宫廷】事,由此可见,赵弘宣与周昪必定是【大魏宫廷】加强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纪。

  其实一开始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想过要到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军营里逛逛,替弟弟把把关,可后来仔细想了想,赵弘润便作罢了。

  毕竟弟弟赵弘宣已经长大了,就算北一军的【大魏宫廷】体制仍有不足,也应该由弟弟赵弘宣来处理。

  更何况,赵弘润在淇关时已经明确认可了弟弟赵弘宣作为『北一军军主』的【大魏宫廷】身份,若此时再贸然插手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内务,确实不妥。

  因此,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派人打听了一下北一军目前的【大魏宫廷】风评,在得知并未出现什么大问题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便绕过安邑,直接前往了汾阴。

  又过了四五日,在大概临近十月份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此行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地——河东汾阴。

  汾阴位于汾水与大河交汇处的【大魏宫廷】大河东岸,境内绝大多数为山前倾斜平原,有局部的【大魏宫廷】丘陵地形,唯有小部分为岩基山区。总得来说,有地势平坦、水源充足、土地肥沃等诸多优点,非常适合耕种。

  事实上,汾阴、蒲坂、包括安邑,向来是【大魏宫廷】河东郡产粮较多的【大魏宫廷】城池。

  美中不足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历来大河泛滥的【大魏宫廷】时候,汾阴、蒲坂或有被水淹没的【大魏宫廷】灾难,属于是【大魏宫廷】水患洪涝比较严重的【大魏宫廷】地方。

  因此,在视察汾阴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就已针对汾阴与蒲坂想到了一系列的【大魏宫廷】发展规划。

  首先要修筑河堤,确保避免洪涝灾害,否则,一切都是【大魏宫廷】空谈。

  在视察罢汾水与大河之后,赵弘润来到了汾阴的【大魏宫廷】农地。

  不得不说,汾阴不愧是【大魏宫廷】河东郡适合耕种的【大魏宫廷】城县,城外几乎遍地都是【大魏宫廷】农田,只可惜这些农田,约有七八成长满了荒草,仅只有两三成农田种植着庄稼作物。

  不过对此,赵弘润并不感到诧异,因为他知道,前年的【大魏宫廷】时候,韩国的【大魏宫廷】骑兵杀到了这里,致使众多汾阴民众遭到屠戳,秋收的【大魏宫廷】粮食亦被韩国骑兵哄抢一空,要不是【大魏宫廷】后来川雒联盟的【大魏宫廷】骑兵进军支援河东,搞不好连城池都被打破。

  比如说『解』县,就曾被韩军攻破,城池、农田毁之一炬。

  在巡视汾阴的【大魏宫廷】时候,寇正仔细地听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讲述,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倾听身边这位肃王殿下对汾阴的【大魏宫廷】规划时,寇正听得尤为认真。

  这也难怪,毕竟倘若事无以外的【大魏宫廷】话,他寇正即将出任这座城池的【大魏宫廷】县令,这可是【大魏宫廷】一座城内县民多达几百户的【大魏宫廷】城池,尤其是【大魏宫廷】在经历过韩军入侵的【大魏宫廷】战火之后,由于城外的【大魏宫廷】平民纷纷逃入汾阴,以至于汾阴的【大魏宫廷】县民人口暴增。

  如何妥善地治理这座拥有众多人口的【大魏宫廷】城池,这即是【大魏宫廷】寇正日后要考虑的【大魏宫廷】。

  期间,赵弘润亦隐晦地向寇正提起了『汾阴政军分离』的【大魏宫廷】构思。

  不得不说,魏国的【大魏宫廷】县令权柄很大,手底下两位佐官,县丞掌民政、县尉掌县兵,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军政皆在手中。

  但是【大魏宫廷】这种模式放在汾阴就不合适了。

  因为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构思中,汾阴是【大魏宫廷】要驻扎重兵的【大魏宫廷】,最起码要驻扎一支两万人编制以上的【大魏宫廷】军队,倘若寇正资历足够,赵弘润并不介意将兵权亦交给寇正——韩国的【大魏宫廷】某某守,采取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这种模式。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寇正资历尚浅,将数万兵权交给他,就算赵弘润对他放心,朝廷亦不放心——暂且不提寇正对国家的【大魏宫廷】忠诚,此人的【大魏宫廷】才能,能否执掌一支数万人的【大魏宫廷】汾阴军呢?

  要知道,汾阴军可是【大魏宫廷】日后稳定河西的【大魏宫廷】重要仰仗!

  而寇正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在听到赵弘润提出军政分离概念的【大魏宫廷】时候,心中并无太大的【大魏宫廷】触动。

  其实在他看来,他能有幸出任一座民户达到数百乃至近千户城池的【大魏宫廷】县令,这已经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荣幸的【大魏宫廷】事了。

  不过对于驻军汾阴的【大魏宫廷】将军,寇正心中仍有几分好奇与担忧,唯恐对方是【大魏宫廷】一个难以相处的【大魏宫廷】人。

  对此,赵弘润笑着宽慰寇正:“临洮君魏忌大人,是【大魏宫廷】一位宽厚的【大魏宫廷】仁者。”

  听到『临洮君魏忌』这个名字,寇正微微一愣,神色有些疑惑。

  见他这幅表情,赵弘润就知道寇正肯定没有过多关注国内的【大魏宫廷】事,遂在苦笑着摇了摇头后,向寇正介绍起临洮君魏忌的【大魏宫廷】出身,寇正这才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之余,寇正心中亦不免有些激动。

  毕竟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介绍中,临洮君魏忌可是【大魏宫廷】一位统帅之才,能与这样一位统帅之才平起平坐共同治理汾阴,要不是【大魏宫廷】得到身边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举荐,寇正明白单凭自己是【大魏宫廷】绝对无法享受这种殊荣的【大魏宫廷】。

  “其余的【大魏宫廷】事,待等临洮君魏忌大人抵达汾阴后,本王再做详谈。”赵弘润笑着宽慰有些激动的【大魏宫廷】寇正。

  『算算日子,临洮君魏忌也该收到本王的【大魏宫廷】书信了吧?』

  望着眼前那座有些萧条败落的【大魏宫廷】汾阴城,赵弘润心中暗暗说道。

  事实上,早在一日前,临洮君魏忌就已经收到赵弘润在路经天门关时派青鸦众送到他的【大魏宫廷】手中的【大魏宫廷】书信。

  当时,临洮君魏忌与浚水军射准营的【大魏宫廷】营将宫渊执掌着船队驻扎在宿胥口,正准备返回大梁复命,不曾想在回军之前,收到了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信。

  起初,临洮君魏忌以为只是【大魏宫廷】一份寻常的【大魏宫廷】书信,毕竟前一阵子赵弘润在淇水的【大魏宫廷】时候,当时临洮君魏忌仍驻扎在宿胥口,二人并没有机会碰面,因此,他以为赵弘润写给他这封信,大概就是【大魏宫廷】问候一下的【大魏宫廷】意思。

  毕竟在陇西魏人中,肃王赵弘润只与三个人关系比较好,其一是【大魏宫廷】北二军的【大魏宫廷】将军姜鄙,其二是【大魏宫廷】繇诸君赵胜,其三就是【大魏宫廷】他,临洮君魏忌。

  至于交情深浅,当首推繇诸君赵胜,毕竟赵胜同样是【大魏宫廷】赵氏之后,在这方面有先天优势,再加上此人如今是【大魏宫廷】出任宗府宗令的【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的【大魏宫廷】佐官,因此,繇诸君赵胜是【大魏宫廷】陇西魏人中与赵弘润关系最好的【大魏宫廷】人。

  记得先一阵子,赵弘润还因为韩王然,特地写信向繇诸君赵胜讨要了一只鹦鹆,赠于后者。

  而其次,就是【大魏宫廷】临洮君魏忌。

  相比较繇诸君赵胜,赵弘润对临洮君魏忌是【大魏宫廷】敬重居多,但这丝毫不妨碍赵弘润想要与临洮君魏忌多多亲近的【大魏宫廷】心思。而临洮君魏忌呢,亦倾向于结交赵弘润这位手握重兵、执掌冶造局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

  在魏忌看来,若他想要日后从秦国手中夺回陇西,就必须仰仗赵弘润这位肃王殿下,毕竟魏国目前最优良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就是【大魏宫廷】出自这位殿下执掌的【大魏宫廷】冶造局。

  因此,当魏忌误以为赵弘润是【大魏宫廷】特地写信给他,约他日后在回到大梁后一起喝酒的【大魏宫廷】时候,魏忌心中非常高兴。

  不过,待等魏忌拆开书信瞅了几眼后,他的【大魏宫廷】心情立马从高兴变成了激动。

  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举荐他出任驻军汾阴的【大魏宫廷】将军,想他魏忌曾经在陇西时,亦是【大魏宫廷】手握十几万兵权的【大魏宫廷】统帅,岂会因为区区几万人的【大魏宫廷】汾阴兵权而雀跃,真正的【大魏宫廷】原因在于,赵弘润在信中明确表示,『汾阴军』是【大魏宫廷】为他魏国向河西、河套地区扩张而筹建的【大魏宫廷】军队,而据临洮君魏忌了解,河西目前有一部分地区是【大魏宫廷】归属秦国的【大魏宫廷】。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夺回陇西这个毕生夙愿前,他临洮君魏忌有机会向秦人讨回一笔利息——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最让他感到激动的【大魏宫廷】。

  于是【大魏宫廷】在收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信后,临洮君魏忌当日便写了一份回信给赵弘润,随后即刻率领船队回归大梁,向魏天子复命。

  其实他此刻恨不得飞到汾阴去,但很可惜,作为陇西魏人的【大魏宫廷】一员,他的【大魏宫廷】身份多少是【大魏宫廷】有些敏感,倘若丢下船队即日前往汾阴,朝中保不定会有人弹劾他欺君,因此,无论如何临洮君魏忌都得回一趟大梁,当面向魏天子复命,随后再前往汾阴。

  而事实上,在临洮君魏忌带领船队回归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魏天子其实也已经收到了儿子赵弘润专程送来的【大魏宫廷】书信。

  “这劣子,不回大梁复命,又独自去了河东,真是【大魏宫廷】不叫人省心!”

  在收到书信的【大魏宫廷】时候,魏天子对大太监童宪笑骂道。

  童宪笑而不语。

  其实别说童宪,就连在旁伺候的【大魏宫廷】众小太监们,都能听得出魏天子对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喜爱口吻。

  的【大魏宫廷】确,尽管是【大魏宫廷】口口声声说什么『不叫人省心』,但魏天子对于儿子赵弘润在结束邯郸战事后迅速前往河东一事,感到无比的【大魏宫廷】欣慰。

  他如何会猜不到赵弘润前往河东的【大魏宫廷】原因?

  『唔,让朕来瞅瞅……嚯?推荐寇正为汾阴令,推荐魏忌为汾阴军主帅,使汾阴军政分离……寇正?』

  想了想,魏天子询问大太监童宪道:“尚县寇正,岂非是【大魏宫廷】十六年会试时的【大魏宫廷】金榜头名?”

  “正是【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虽然疑惑魏天子为何突然问起此事,但还是【大魏宫廷】如实禀道。

  “哦。”魏天子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心下暗暗猜测:寇正,莫非是【大魏宫廷】投奔了吾家虎儿?

  良久,魏天子站起身来,站在窗口望着庭院。

  『汾阴令、蒲坂令、北屈令……那劣子,不曾提及『皮氏令』呐……』

  魏天子幽幽叹了口气。

  他知道,他这个曾经刚正不阿的【大魏宫廷】儿子,也学会了妥协,学会了以君王的【大魏宫廷】角度看待问题。

  不知为何,魏天子欣慰之余,心情不禁有些沉重。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大魏宫廷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