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50章:暗争序幕 2

第1050章:暗争序幕 2

  十月初,就在魏国举国臣民仍沉浸在『魏韩国战大捷』的【大魏宫廷】喜悦中时,大梁的【大魏宫廷】格局已逐渐变得有些诡谲。

  因为前一阵子,因为『魏韩边市』一事,雍王弘誉与襄王弘璟皆派人前往北疆,似这种诡异的【大魏宫廷】事,让大梁朝野感受到了一丝可疑。

  按理来说,『两国互市』之事虽然紧要,但也不至于到两位殿下同时派人的【大魏宫廷】地步,此举未免有些不合规矩。

  但雍王弘誉与襄王弘璟却这样做了,这让朝野隐约感觉到这两位殿下已隐隐有不合的【大魏宫廷】预兆。

  事实上,自从原东宫太子赵弘礼发罪己书,自罢储君太子之位后,雍王弘誉与襄王弘璟这两位曾经的【大魏宫廷】皇子同盟,关系迅速变冷,但尽管如此,襄王弘璟至今未做出明确远离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事来。

  但此次,襄王弘璟与雍王弘誉各自派人前往北疆,却已隐隐能看出二人的【大魏宫廷】对立。

  支持雍王弘誉,还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这是【大魏宫廷】如今摆在朝中官员面前的【大魏宫廷】一道难题。

  诚然,在雍王弘誉得到监国的【大魏宫廷】殊荣后,襄王弘璟的【大魏宫廷】势力明显不足,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并非是【大魏宫廷】真正要与雍王弘誉争夺大位的【大魏宫廷】人啊,朝中官员们谁不知道,近段时间皇五子庆王弘信正竭力拉拢他的【大魏宫廷】三兄、襄王弘璟?

  相信,庆王弘信才是【大魏宫廷】真正想要与雍王弘誉争夺大位的【大魏宫廷】人。

  而这位殿下的【大魏宫廷】势力,相比较雍王弘誉可只强不弱。

  首先,庆王弘信当初是【大魏宫廷】选择入主兵部的【大魏宫廷】皇子,虽然在『上将军府』创建之后,兵部的【大魏宫廷】权柄大跌,可眼下,兵部已隐隐呈现出想要架空『上将军府』的【大魏宫廷】举动,朝臣们可不相信,此举背后会没有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支持——没有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鼎力支持,兵部尚书李鬻有胆子冒犯『上将军府』?

  甚至有人猜测,兵部没有立即架空上将军府,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忌惮『大将军韶虎』,毕竟大将军韶虎是【大魏宫廷】目前唯一一位供奉在『上将军府』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是【大魏宫廷】这座军方府衙目前的【大魏宫廷】门面招牌——大将军府府正晁文栋就算了,被肃王赵弘润一脚踹下水渠的【大魏宫廷】家伙,如今在朝野已成笑柄,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而除了兵部之下,庆王弘信还得到了有南梁王赵元佐与天水魏氏家主魏罃明确表明立场的【大魏宫廷】支持。

  或许有些人不清楚『天水魏氏家主魏罃』是【大魏宫廷】什么人,但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人,绝不会小看『魏罃』,因为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魏罃,正是【大魏宫廷】将军姜鄙所执掌的【大魏宫廷】北二军背后的【大魏宫廷】金主。

  为何姜鄙在初次北疆战役时可以容忍北一军抢夺他北二军的【大魏宫廷】战利?原因就在于,北二军背后有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财富支持,因此,姜鄙宁可让出战利,也不希望得罪当时统领北一军的【大魏宫廷】原太子赵弘礼与桓王赵弘宣。

  别看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君父是【大魏宫廷】『魏釐』,但事实上,魏釐早已失势,首先魏国的【大魏宫廷】宗府,就不会允许这位君父维持与魏天子相一致的【大魏宫廷】崇高地位,毕竟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嘛。

  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当初肃王赵弘润才会威逼利诱,让魏釐自退君父的【大魏宫廷】地位。

  而如今,魏釐早已自罢的【大魏宫廷】陇西魏氏君父的【大魏宫廷】身份,老老实实做他的【大魏宫廷】富足翁,无论是【大魏宫廷】他或者他的【大魏宫廷】子嗣,几乎没有可能进入魏国朝廷。

  在这种情况下,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家主魏罃,已隐隐成为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领袖,倘若不是【大魏宫廷】魏国朝廷已经取缔了君父这个身份地位,否则,这个位置就应该属于魏罃。

  而在魏罃的【大魏宫廷】整合下,当初陇西魏氏十二支,为了在赵氏的【大魏宫廷】打压下存活下来,已逐渐整合为一股势力,毕竟赵氏在接纳了繇诸君赵胜等三支陇西赵氏后,在宗族中变得更为强势,倘若陇西魏氏仍像以往那样松散甚至对立,难保不会被赵氏逐个击破吞并。

  正因为这个改变,使得在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国,继姬赵氏王族之后,姬魏氏亦成为一股庞大的【大魏宫廷】势力,只不过这股势力目前尚未被魏国本土的【大魏宫廷】姬赵氏王族接纳,甚至于,很多一部分姬赵氏人仍将姬魏氏视为企图『鹊巢鸠占』的【大魏宫廷】外人,比如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三叔公赵来峪。

  但不管怎样,陇西魏氏目前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势力依旧很庞大,他们唯一的【大魏宫廷】缺陷,就在于无法打入姬赵氏的【大魏宫廷】内部,无法得到姬赵氏的【大魏宫廷】支持。

  可能是【大魏宫廷】基于这个原因,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家主魏罃决定支持皇五子庆王弘信,倘若他们最终能将庆王弘信推上大位,相信陇西魏氏就能在魏国彻底站稳脚跟,到时候哪怕姬赵氏再看不惯他们,也无力驱逐他们。

  而在得到了陇西魏氏的【大魏宫廷】支持后,曾经不显山不露水的【大魏宫廷】庆王弘信,一下子就形成了一股不亚于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庞大势力——赵弘润麾下有十万肃王军,赵弘信同样有北二军、北三军十万军队的【大魏宫廷】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纵使是【大魏宫廷】得到了监国殊荣的【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势力亦未见得能比庆王弘信更强,更何况,襄王弘璟已隐隐表明立场,准备站在庆王弘信这边。

  不得不说,『东雍之争』已成为过去,如今在大梁,『雍庆之争』已逐渐拉开帷幕,曾经在东宫党面前处于弱势的【大魏宫廷】雍王党,仿佛已成为卫冕者,竭力打压企图挑战他们地位的【大魏宫廷】庆王党。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刑部与兵部这两个本来搭不上边的【大魏宫廷】朝廷部府,最近关系摹敬笪汗ⅰ恐得颇僵。

  在这个大趋势面前,曾经的【大魏宫廷】东宫党,以及东宫储君赵弘礼,似乎被人遗忘,以至于哪怕赵弘礼自闭府门、自行禁足一年已满了期限,这件事在朝野也未引起太多的【大魏宫廷】关注。

  仿佛朝野并不认为原东宫太子赵弘礼再次露面后,能在朝野引起轩然大波,更多的【大魏宫廷】人,还是【大魏宫廷】关注着雍王与庆王之间的【大魏宫廷】争斗。

  在得知这件事后,原东宫太子赵弘礼难免有些失落。

  记得他前一阵子履行完自我禁闭一年作为惩罚后,还以为会有人来看望他、拜见他,结果,大梁朝野都在关注雍王弘誉与庆王弘璟,就仿佛朝野全忘了还有他这么一个人。

  倘若按照赵弘礼以往的【大魏宫廷】脾气性格,长皇子府里的【大魏宫廷】装饰摆设肯定要遭殃,但是【大魏宫廷】这回,赵弘礼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感到失落。

  不得不说,在这一年的【大魏宫廷】时间内,赵弘礼在幕僚骆瑸的【大魏宫廷】陪伴下,每日念书习字、修身养性,暂且不说才学方面有多少提升,至少心性已有了巨大的【大魏宫廷】提升。

  这一日,见赵弘礼因为或被朝野遗忘而感到失落,幕僚骆瑸笑着劝道:“殿下,这是【大魏宫廷】好事啊。……曾经殿下为东宫太子时,乃是【大魏宫廷】众矢之的【大魏宫廷】,而如今,朝野皆关注于雍王与庆王,我等正好韬晦养光,以待日后。”

  听了骆瑸的【大魏宫廷】话,赵弘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但心中仍难免有些失落。

  曾几何时,他赵弘礼贵为东宫储君,有多少人簇拥投奔,而如今,他跌落为废太子,门庭罗雀,除了一些无法改换门庭的【大魏宫廷】东宫党余者仍在支持他以外,朝野上下几乎已将他遗忘,甚至于在他执掌的【大魏宫廷】吏部,他的【大魏宫廷】话也不再像以往那样管用。

  而一干兄弟当中,也只有皇九子桓王赵弘宣还在与他通信,将整顿北一军的【大魏宫廷】进展,包括北一军在邯郸战役时的【大魏宫廷】经历告诉这位困足在大梁的【大魏宫廷】长皇兄。

  一想到桓王赵弘宣,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心情顿时改善了许多。

  记得最初,不,应该是【大魏宫廷】直到现在,赵弘润仍在怀疑赵弘礼将北一军转让给桓王赵弘宣的【大魏宫廷】用意——赵弘润认为这是【大魏宫廷】李代桃僵的【大魏宫廷】戏码,但事实上,赵弘礼还真没有将这件事当做他重新返回朝廷的【大魏宫廷】筹码。

  他是【大魏宫廷】真心让桓王赵弘宣执掌北一军。

  因为在赵弘礼心中,桓王赵弘宣是【大魏宫廷】唯一一个让他信任的【大魏宫廷】兄弟,并且赵弘礼认为,赵弘宣的【大魏宫廷】才能在他之上,有能力将北一军变得更好。

  除此之外,赵弘礼与赵弘宣心中还有一个共同的【大魏宫廷】夙愿:远征韩国!

  基于这个心思,当赵弘礼受到桓王赵弘宣的【大魏宫廷】书信,得知北一军在邯郸军的【大魏宫廷】战绩后,赵弘礼异常高兴。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北一军在这次邯郸战役中的【大魏宫廷】表现一般,但在赵弘礼看来,这已经是【大魏宫廷】非常巨大的【大魏宫廷】改变,毕竟,这次北一军是【大魏宫廷】全然凭借自身的【大魏宫廷】实力与韩军交战,得到的【大魏宫廷】成绩也是【大魏宫廷】实实在在的【大魏宫廷】成绩,不存在谎报战绩或侵夺其他友军功绩的【大魏宫廷】事。

  这个一个很大的【大魏宫廷】提升。

  尤其是【大魏宫廷】当赵弘宣在心中描写他如何攻打繁阳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礼感觉仿佛是【大魏宫廷】自己置身于繁阳城前,指挥着千军万马,攻打那座韩国的【大魏宫廷】城池。

  只可惜,碍于当时武安韩军欲与邯郸魏军决战的【大魏宫廷】大趋势,赵弘宣最终没有机会攻克繁阳而将军队带往邯郸,这让赵弘礼引以为憾。

  同时,他对肃王赵弘润难免也有些埋怨——这么着急做什么?就不能等弘宣打下繁阳么?弘宣还是【大魏宫廷】你亲弟弟咧!

  不过赵弘礼也明白,这只是【大魏宫廷】他这个外行人的【大魏宫廷】埋怨——若不是【大魏宫廷】情况紧急,赵弘润作为赵弘宣的【大魏宫廷】亲哥哥,这么可能坑害自己的【大魏宫廷】弟弟呢?

  这不,『淇县边市』的【大魏宫廷】利益,赵弘润就毫不保留地让给了弟弟赵弘宣,自己带着人直接前往河东去了。

  这份洒脱的【大魏宫廷】气度,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礼也感到佩服。毕竟哪怕他再也不懂兵事,但对于『两国互市』有多少利润可以捞却非常敏感。

  而就在赵弘礼兴致勃勃地与幕僚骆瑸谈论着赵弘宣与北一军时,府上的【大魏宫廷】仆从进来禀告,说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幕僚张启功前来拜会。

  霎时间,赵弘礼与骆瑸对视一眼,表情变得尤为古怪。

  『雍王……撑不住了?』

  主仆二人暗自想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圣墟  三寸人间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大魏宫廷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神级奶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