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51章:骆瑸与张启功

第1051章:骆瑸与张启功

  『PS:先补上作者去参加朋友的【大魏宫廷】孩子的【大魏宫廷】百日宴那日缺的【大魏宫廷】一章。』

  ————以下正文————

  当听到『雍王』这个词时,纵使是【大魏宫廷】自我面壁思过足足一年、心性已大为提升的【大魏宫廷】赵弘礼,此刻心中亦涌起阵阵反感,恨不得立刻下令上仆从,将那名雍王的【大魏宫廷】幕僚张启功乱棍赶走。

  毕竟要不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他赵弘礼亦会落到今日这个下场?

  回想当年『北一军营啸』这件事,赵弘礼根本不曾让支持他的【大魏宫廷】东宫党谎匿战利,可雍王弘誉,却死抓着这点来打压下,甚至于到最后,居然敢教唆北一军内的【大魏宫廷】雍王党势力,让他们发动军变——至今为止,赵弘礼仍没有查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暗地里所为,但他仍然坚信是【大魏宫廷】后者所为。

  再加上如今,雍王弘誉已得到监国的【大魏宫廷】殊荣,而他赵弘礼这位曾经的【大魏宫廷】东宫储君,却沦为废太子,这让赵弘礼如何咽地下这口恶气?

  但是【大魏宫廷】最终,赵弘礼仍然忍住了心中的【大魏宫廷】怒火,将目光转向幕僚骆瑸,想听听他的【大魏宫廷】意见。

  毕竟,他赵弘礼会沦落到今日这种地步,不可否认雍王弘誉是【大魏宫廷】直接因素之一,但更关键的【大魏宫廷】原因在于,是【大魏宫廷】他赵弘礼当时没有听取骆瑸这位大贤的【大魏宫廷】建议。

  比如周昪这件事。

  在决定投奔桓王赵弘宣后,周昪因为有感于骆瑸的【大魏宫廷】恩情,遂将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种种阴谋写在信中,派人送到了赵弘礼手中,让赵弘礼目瞪口呆——他曾经倚重的【大魏宫廷】周昪,居然是【大魏宫廷】雍王弘派来的【大魏宫廷】奸细。

  而他这个糊涂蛋,居然将明明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的【大魏宫廷】周昪奉为上宾,对其言听计从,却对一直以来全力辅佐他的【大魏宫廷】骆瑸不假辞色。

  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周昪在信中虽然揭秘了一切,但这封信却不足以当做对付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证据。

  但话说回来,这封信也让赵弘礼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日后无论什么事,都要听取骆瑸的【大魏宫廷】建议。

  瞧见赵弘礼将目光投向自己,骆瑸顿时会意,心中隐隐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大魏宫廷】舒心感——他所效忠的【大魏宫廷】对象,终于彻底信任他了。

  虽然这件事来得有些迟,但骆瑸认为,事情未到最后仍有转机。

  这不,雍王弘誉这个曾经最大的【大魏宫廷】劲敌,此番不也特地派了人前来与他们接触,企图化解曾经的【大魏宫廷】干戈么?

  想了想,骆瑸对赵弘礼说道:“殿下,不妨听一听那张启功的【大魏宫廷】来意。……倘若其此番来意不能使殿下满意,殿下不妨派府上仆从将其乱棍打出。”

  “善!”赵弘礼冷笑了两声,命府上仆从将雍王的【大魏宫廷】幕僚张启功请了进来。

  片刻之后,张启功便在赵弘礼府上仆从的【大魏宫廷】指引下来到了书房。

  在瞧见张启功的【大魏宫廷】时候,骆瑸暗自打量着此人的【大魏宫廷】容貌,正所谓民间俗语『心由相生』,一个人的【大魏宫廷】内心善恶,很大程度上会改变一个人的【大魏宫廷】面相,最直接的【大魏宫廷】改变就是【大魏宫廷】眼神。

  而此时看到张启功,骆瑸心中的【大魏宫廷】感觉就不是【大魏宫廷】很好,因为张启功的【大魏宫廷】容貌隐隐有些阴鸷,眼神亦过于凌厉,这种人,十个有九个是【大魏宫廷】心性淡漠之辈。

  再加上周昪曾经对张启功的【大魏宫廷】描述,因此,骆瑸初见张启功就颇为不喜,因此坐在一旁并未说话。

  “设坐。”

  赵弘礼吩咐仆从给张启功搬了一把凳子,随即语气不善地说道:“你是【大魏宫廷】雍王派来的【大魏宫廷】人,我本不欲见你,但我的【大魏宫廷】幕僚劝我还是【大魏宫廷】见一见你,并且他对我说,倘若你的【大魏宫廷】话不能使我满意,我可叫府上仆从将你乱棍打出。因此……望你好自为之。”

  『……』

  听闻此言,张启功侧目看了一眼骆瑸,心中微有些讶然。

  “不错的【大魏宫廷】应对。”他淡淡笑道。

  事实上,赵弘礼仍想的【大魏宫廷】比较简单,将骆瑸那句『若不能使殿下满意可以乱棍打出』,理解为是【大魏宫廷】骆瑸支持他将张启功这个雍王的【大魏宫廷】人打一顿泄泄愤,但实际上,骆瑸之所以会这样说,另有深意。

  比如说,让襄王、庆王的【大魏宫廷】人知道,他原东宫势力并未与雍王参合到一起。

  相信张启功也能想到这一层,因此才会淡淡夸赞了骆瑸一句『不错的【大魏宫廷】应对』。

  在坐下之后,张启功思忖了片刻,因为骆瑸的【大魏宫廷】警告,让他放弃了哄骗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心思。

  曾经周昪还在时,骆瑸在赵弘礼身边不得志,雍王弘誉还有机会哄骗赵弘礼,可如今,赵弘礼明摆着已对骆瑸言听计从,这个时候若张启功还想耍什么花样,那还真有可能会被这座府上的【大魏宫廷】仆从乱棍打出去。

  因此在想了想后,张启功决定开门见山地道明来意,反正在他看来,骆瑸十有八九也已猜到了,没必要再藏着掖着。

  于是【大魏宫廷】,他拱手拜道:“雍王殿下遣在下前来,是【大魏宫廷】想请长皇子殿下重归庙堂。”

  听闻此言,赵弘礼冷笑两声,便将目光投向了骆瑸。

  可能赵弘礼的【大魏宫廷】确不善于治军统兵,但对于朝廷中的【大魏宫廷】勾心斗角,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大魏宫廷】太子,总还是【大魏宫廷】看得出来某些事的【大魏宫廷】。

  很显然,在襄王弘璟与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联手围攻下,雍王弘誉是【大魏宫廷】支撑不住了,因此才会想到他赵弘礼这么一个老对手,企图联合他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势力,与襄王、庆王分庭抗衡。

  平心而论,在想到这件事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礼心中是【大魏宫廷】很痛快的【大魏宫廷】,因为他是【大魏宫廷】被雍王弘誉给拖下来的【大魏宫廷】,因此,今日得知雍王弘誉过得也不好,他感到非常痛快。

  至于权衡利弊,是【大魏宫廷】否考虑与雍王化解干戈,他将这件事交给了骆瑸,毕竟骆瑸的【大魏宫廷】智睿比他出众地多,考虑事情更加缜密。

  并且,骆瑸值得信任。

  因此,他在示意骆瑸之后,便站起身来,似浑不在意此事地说道:“骆瑸,我与永律约好,今日要教他念书写字,你代我招待这位。”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永律,即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长子,赵永律,皇长孙,以及曾经的【大魏宫廷】太子世子。

  “遵命。”骆瑸含笑拱了拱手,在相送赵弘礼时,瞥了一眼脸上有些诧异的【大魏宫廷】张启功。

  对于赵弘礼的【大魏宫廷】这个举动,骆瑸心中暗暗称赞,毕竟此举一下子就拔高了他骆瑸的【大魏宫廷】地位,让骆瑸待会与张启功谈话时处于优势。

  当然了,骆瑸心底觉得赵弘礼之所以离开,是【大魏宫廷】因为担心自己忍不住叫人将张启功痛打一顿泄愤,谁叫张启功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呢?

  不过话说回来,赵弘礼一走,骆瑸与张启功二人就能聊得更加直白了,因为彼此皆是【大魏宫廷】聪明人。

  “呵,虽长皇子失势,可在下怎么觉得长皇子殿下变得愈发值得忌惮了呢?”张启功面容带笑,隐晦地称赞了骆瑸一句。

  只可惜骆瑸毫不领情,淡淡讥讽道:“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少了一位内通的【大魏宫廷】人吧?”

  张启功微微皱了皱眉,他当然听得懂骆瑸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谁,在轻哼了一声后随口说道:“据说此人在桓王身边混得还不错?”

  “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对于回心转意、弃暗投明之人,上天总是【大魏宫廷】会放他一马的【大魏宫廷】。”骆瑸淡淡说道。

  张启功看了一眼骆瑸,很想问问『谁是【大魏宫廷】明、谁时暗』,但碍于此番的【大魏宫廷】来意,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忍了下来,开门见山对骆瑸说道:“雍王迎长皇子回归庙堂,这对于长皇子而言是【大魏宫廷】一桩好事,你骆瑸应该看得明白……”

  “未见得。”骆瑸摇摇头说道:“在下倒是【大魏宫廷】更倾向于我家殿下暂时潜下来,笑看雍王以一敌二。”

  张启功闻言眯了眯眼睛,冷冷说道:“足下以为,长皇子潜得下来?”

  听闻此言,骆瑸微笑说道:“看来雍王是【大魏宫廷】打算以一敌三了……”

  “你……”张启功顿时语塞。

  良久,张启功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你想要怎样?”

  骆瑸思忖了片刻,说道:“先让在下听听雍王最近的【大魏宫廷】打算,希望足下莫要隐瞒,在下能辨别真伪。”

  张启功皱眉盯着骆瑸看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说道:“好!告诉你也无妨。……『河东四令』。”

  事实上,河东郡远不止四个县令,但这个时候张启功说出『河东四令』,那么指的【大魏宫廷】就只有可能是【大魏宫廷】河东郡西部的【大魏宫廷】『北屈令』、『皮氏令』、『汾阴令』以及『蒲坂令』。

  这是【大魏宫廷】目前炙手可热的【大魏宫廷】四个官职,不知有多少人死死盯着这四个位置。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河西之地即将成为魏国国土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这四个县,都有很大可能成为驻军的【大魏宫廷】地点,因此,执掌了该县的【大魏宫廷】权柄,很大程度上等同于间接控制了一支军队。

  其中的【大魏宫廷】区别仅在于,国内贵族们看重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能够驱使这些军队日后抢掠河西的【大魏宫廷】利益,而雍王、襄王、庆王等人看中的【大魏宫廷】则是【大魏宫廷】兵权。

  而这些人之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听说了一件事——肃王赵弘润亲赴河东。

  对于肃王赵弘润,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们不能说畏惧,但多少是【大魏宫廷】有些忌惮的【大魏宫廷】,尽管当年三川贸易的【大魏宫廷】事证明,纵使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最终也只能对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势力妥协,但与上次一样,除非赵弘润摆明立场不允许任何非朝廷势力插手河东四令,否则,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仍不希望得罪这位手握兵权的【大魏宫廷】殿下。

  当出头鸟,往往没什么好下场,尤其是【大魏宫廷】当那位肃王殿下手持强弩的【大魏宫廷】时候。

  甚至于,就算是【大魏宫廷】襄王、庆王,亦不希望与这位兄弟反目。

  因此,魏国国内尚在观望,他们想看看,这位肃王殿下究竟看中了『四令』中的【大魏宫廷】哪些,只要不是【大魏宫廷】想独吞,哪怕是【大魏宫廷】被这位肃王殿下捞走两个县令,这都是【大魏宫廷】可以接受的【大魏宫廷】。

  『看来,得拜托桓王殿下先去肃王殿下那里试探一下口风……』

  在思忖了片刻后,骆瑸心中暗暗想道。

  虽然遵照赵弘礼的【大魏宫廷】意思,骆瑸并不想挟恩图报,但凭借着彼此的【大魏宫廷】交情,请桓王赵弘宣探一探其兄长的【大魏宫廷】口风,这还是【大魏宫廷】没什么问题的【大魏宫廷】。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笔趣阁  努努书坊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