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53章:河东相聚 2

第1053章:河东相聚 2

  “谁让你来探我口风的【大魏宫廷】?”

  把玩着手中已空置的【大魏宫廷】酒盏,赵弘皱着眉头看着弟弟。

  “是【大魏宫廷】骆瑸。”赵弘宣知道兄长此刻心中不欢喜,遂乖顺地拿起酒壶替兄长斟了一杯,嘴里如实地透露了真相。

  毕竟是【大魏宫廷】多年知根知底的【大魏宫廷】亲兄弟,赵弘宣自然明白兄长对他的【大魏宫廷】袒护。

  比如在这件事上,倘若他有心隐瞒,那么事情到最后很有可能闹地不可收拾,甚至于再次激起兄长对长皇子赵弘礼那好不容易淡忘下去的【大魏宫廷】厌恶;但若是【大魏宫廷】实话实说,眼前这位兄长未见得会发怒。

  不得不说,正如赵弘宣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见弟弟第一时间便如实相告,赵弘润微微愣了一下,倒也未曾表现出太大的【大魏宫廷】情绪变化。

  “骆瑸……”端着由弟弟斟满的【大魏宫廷】那杯酒,赵弘润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淡淡说道:“算算日子,赵弘礼当初一年年限的【大魏宫廷】自我禁足,前一阵子已经结束了吧?怎么,想要重归庙堂?”

  赵弘宣看了一眼在旁陪座的【大魏宫廷】周昪,如实说道:“事实上,并非长皇兄要重归庙堂,而是【大魏宫廷】有人请他重归庙堂,哥,你猜是【大魏宫廷】谁?”说着,他不等赵弘润回覆,便语气古怪地给出了答案:“雍王!”

  “……”赵弘润颇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赵弘宣。

  事实上,对于弟弟赵弘宣私底下与长皇子赵弘礼仍有书信来往,这件事赵弘润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

  虽然他一直以为都觉得,当初长皇子赵弘礼将北一军移交给他的【大魏宫廷】弟弟赵弘宣,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拉拢后者,但至今为止,由于赵弘礼还未做出类似挟恩图报的【大魏宫廷】事,这使得赵弘润对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印象稍稍改善了些,也开始回过头来思考『我莫非对长皇子过于苛求』这个问题。

  在这件事上,弟弟赵弘宣时不时地替长皇子说好话这固然是【大魏宫廷】一个原因,而另外一个原因,则因为长皇子赵弘礼自身的【大魏宫廷】改变。

  比如说『北一军营啸事件』后,长皇子赵弘礼那『禁闭一年』的【大魏宫廷】自我惩戒。

  曾经赵弘润以为赵弘礼只是【大魏宫廷】随口说说,不曾想,这位长皇兄居然还真在其府邸内自我禁足了一年,期间闭门谢客,除了与幕僚骆瑸切磋学艺,就是【大魏宫廷】专心教授他的【大魏宫廷】儿女学业。

  对此,别说朝野颇感意外,就连赵弘润亦是【大魏宫廷】大跌眼镜。

  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北一军营啸事件』还不是【大魏宫廷】长皇子弘礼惹出来的【大魏宫廷】,而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为了陷害前者的【大魏宫廷】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礼仍然坚持履行了闭门禁足一年的【大魏宫廷】自我惩戒,纵使是【大魏宫廷】一直以来对他心存偏见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这回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相反地说,当初雍王弘誉暗中挑唆『北一军营啸』,这反而让赵弘润感到有几分不适。

  虽然在这件事上,赵弘润从始至终没有针对雍王的【大魏宫廷】私下行为做出过表态,但他心中难免留下了一根刺。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前一阵子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幕僚陈汤与襄王弘璟的【大魏宫廷】幕僚刘介同时抵达淇县时,赵弘润决定两不相帮的【大魏宫廷】原因——按理来说,凭着曾经他与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交情,他或多或少应该帮一把雍王才对。

  甚至于,待后来刘介用『投其所好』之策算计了赵弘润,故意让陈汤得悉了此事,赵弘润也没有派人特地向陈汤解释这件事。

  正像当初弟弟赵弘宣对雍王的【大魏宫廷】评价,『雍王急利、做事有欠光彩』,赵弘润在那次『北一军营啸事件』中也感觉到了。

  当然了,这是【大魏宫廷】主观上的【大魏宫廷】减分,至少如今雍王监国,做得还是【大魏宫廷】蛮不错的【大魏宫廷】,兢兢业业,这让赵弘润心目又稍稍加了几分。

  但不管怎样,赵弘润心中那根刺,短时间内是【大魏宫廷】拔不掉了。

  “骆瑸……有何打算?”

  在沉默了片刻后,赵弘润饮尽了杯中的【大魏宫廷】酒水,淡淡问道。

  『骆瑸?他能有何打算?不就是【大魏宫廷】让我来探探口风嘛……』

  在心中嘀咕了一句,赵弘宣随即幡然醒悟,眼前这位兄长有可能是【大魏宫廷】借骆瑸指代长皇子赵弘礼。

  于是【大魏宫廷】,他小心翼翼地说道:“骆瑸还未答应雍王。”

  “呵。”赵弘润闻言笑了一下,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雍王给予的【大魏宫廷】价码不够么?”

  赵弘宣耸了耸肩——这种显而易见的【大魏宫廷】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大魏宫廷】。

  随即,他想了想说道:“哥,你的【大魏宫廷】意思呢?”

  赵弘润闻言瞥了一眼弟弟,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想拉骆瑸一把?”

  赵弘宣亦不隐瞒,坦诚地说道:“终究我白拿了一支六七万人编制的【大魏宫廷】军队,心中难免有点……”说到这里,他小声说道:“哥,你看这样如何?在哥你的【大魏宫廷】构想中,蒲坂不是【大魏宫廷】侧重于防守的【大魏宫廷】城池嘛?你看能不能交给长……唔,骆瑸那方的【大魏宫廷】人,亦郑城王氏的【大魏宫廷】财力,重修蒲坂应该是【大魏宫廷】不成问题的【大魏宫廷】,如此一来,朝廷也可以免却一笔开支。……再不济,就像汾阴县这样军政分离嘛。”

  听闻此言,赵弘润略有些惊讶。

  不可否认,赵弘宣的【大魏宫廷】主意还是【大魏宫廷】不错的【大魏宫廷】,给长皇子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势力一个『蒲坂令』,诓其重修蒲坂,反正军权到最后并不是【大魏宫廷】在赵弘礼那一方的【大魏宫廷】人手中,长皇子的【大魏宫廷】势力,最多也就是【大魏宫廷】沾沾屯田的【大魏宫廷】便宜罢了。

  但最终,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否决了这个念头,因为汾阴、蒲坂两县,难分轻重,都是【大魏宫廷】他必须要握在手中的【大魏宫廷】。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擅权,问题是【大魏宫廷】汾阴乃是【大魏宫廷】日后魏国稳定河西、出征河套的【大魏宫廷】剑,而蒲坂则是【大魏宫廷】保护河东、三川两郡的【大魏宫廷】盾,事实上两者的【大魏宫廷】战略地位是【大魏宫廷】持平的【大魏宫廷】。

  而长皇子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原东宫党势力中,目前仍坚定站队、并且仍有财力的【大魏宫廷】,也就只有郑城王氏那寥寥几支家族了,而问题就在于,郑城王氏与他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有怨隙的【大魏宫廷】。

  这个怨隙,可不止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见死不救、坐视大盗贼杀死了王氏嫡子王瑔,还有赵弘润扶持三叔公赵来峪的【大魏宫廷】安陵赵氏,取代了原本安陵王氏,不声不响吞并了后者家产的【大魏宫廷】缘故——相信这才是【大魏宫廷】郑城王氏最记恨的【大魏宫廷】。

  因此,赵弘润是【大魏宫廷】绝不可能让郑城王氏的【大魏宫廷】人出任『蒲坂令』的【大魏宫廷】,别看如今长皇子赵弘礼失势,郑城王氏似乎安分守己,万一日后这帮人在蒲坂耍什么花样呢?

  蒲坂若有失,汾阴如何保得住?!

  因此无论如何,汾阴、蒲坂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必须捏在手中的【大魏宫廷】,为了确保日后魏国的【大魏宫廷】对外扩展。除此之外,『北屈令』赵弘润也希望捏在手中,毕竟那是【大魏宫廷】汾阴县北方屏障,是【大魏宫廷】用来防备韩人的【大魏宫廷】。

  当然,鉴于如今魏韩两国因为秘密签订了『合力驱逐林胡』的【大魏宫廷】密约,北屈城倒也可以暂时放一放。

  反正北屈城建立在河东郡西部北面的【大魏宫廷】壶口山,道路并不通向河西,因此赵弘润并不认为国内那些趋利的【大魏宫廷】贵族们会去抢夺——会去抢的【大魏宫廷】只有雍王、襄王、庆王这些人,毕竟『北屈』日后必然将驻扎一支军队防备西河『离石』的【大魏宫廷】韩军,若能抢到这座城,就意味着抢到了一支军队的【大魏宫廷】兵权。

  想到这里,赵弘润正色对弟弟赵弘宣说道:“你叫人回覆骆瑸,叫他莫要好高骛远,学国内那些贵族那样,成天尽想着不劳而获。”

  『……兄长这是【大魏宫廷】拒绝了?』

  赵弘宣愣了愣,随即有些失望。

  他原以为,此番有他说情,眼前这位兄长好歹会看在他的【大魏宫廷】面子上,拉一把长皇子赵弘礼。

  不得不说,曾经炙手可热的【大魏宫廷】东宫,如今府前门庭罗雀,这让受到了长皇子赵弘礼诸多恩惠的【大魏宫廷】赵弘宣感觉莫名心酸,不由地感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然而,就在此时,在旁陪座的【大魏宫廷】周昪见自家殿下久久不语,且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便知自家殿下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参透其兄长在话中真正的【大魏宫廷】意思,遂在旁提醒道:“殿下,您还不快感谢一下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提点?”

  『感谢?』

  赵弘宣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周昪,不过还是【大魏宫廷】听从了后者的【大魏宫廷】建议,稀里糊涂地感谢了兄长。

  虽然他苦想了许久仍未参透,但从兄长那『你还差得远啊』般的【大魏宫廷】眼神中,赵弘宣多少还是【大魏宫廷】有些尴尬,讪讪地挠了挠头。

  当晚,待来到赵弘润安排的【大魏宫廷】住房后,赵弘宣实在忍不住了,询问周昪道:“周昪,我哥那话到底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啊?”

  周昪闻言笑道:“殿下,河西、河套,乃是【大魏宫廷】羌胡与林胡的【大魏宫廷】地盘,虽然说得难听,但不可否认,我大魏在河西的【大魏宫廷】利益,基于抢夺羌胡的【大魏宫廷】财富上,这也就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口中的【大魏宫廷】『不劳而获』,因此,肃王殿下所说的【大魏宫廷】『莫要尽想着不劳而获』,就是【大魏宫廷】让骆瑸放弃河西。”顿了顿,他又说道:“至于前一句,『莫要好高骛远』,则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在奉劝骆瑸,河西尚未瞧见端倪,让他收收心,着眼于唾手可得的【大魏宫廷】利益……那么,唾手可得的【大魏宫廷】利益在哪呢?”

  赵弘宣沉思了半响,随即幡然醒悟:“上党?”

  说罢,他一合拳掌,略带自责地说道:“我怎么就忘了上党呢?”

  “这不奇怪。”周昪闻言正色说道:“上党虽土地肥沃,但需要耕种才会有收获,哪比得上河西,可以直接抢掠羌胡等戎狄的【大魏宫廷】财富。不光殿下您,相信国内许多贵族,亦忘却了我大魏刚刚收复的【大魏宫廷】上党郡,死死盯着河西这块目前仍只是【大魏宫廷】画在纸上的【大魏宫廷】大饼……”

  听着周昪略带责备的【大魏宫廷】话语,赵弘宣面色讪讪。

  也难怪,毕竟在听过兄长对河西、河套一带的【大魏宫廷】描述后,赵弘宣满脑子都是【大魏宫廷】『数以百万计的【大魏宫廷】牛羊马匹』,哪还记得魏国刚刚收复的【大魏宫廷】上党郡。

  “咳,本王即刻写信,将此事告知骆瑸。”

  在周昪笑而不语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赵弘宣面红耳赤地逃走了。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努努书坊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