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58章:试探
  『PS:今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在户牖侯世子孙嘉以及中阳刘氏嫡子刘病已随着队伍入汾阴城后没多久,赵弘润便得知了这件事。

  包括鄢陵军收缴了这支队伍的【大魏宫廷】兵刃,千人将贡婴打了出言不逊的【大魏宫廷】某个护卫等等。

  而对于这支队伍的【大魏宫廷】底细,通过贡婴等人的【大魏宫廷】大致盘查,赵弘润也算是【大魏宫廷】摸清楚了,比如说,在户牖侯世子孙嘉队伍的【大魏宫廷】一辆马车中,还有三名女子,应该是【大魏宫廷】孙嘉的【大魏宫廷】宠妾之类的【大魏宫廷】——赵弘宣不相信刘病已这个病秧子随身会带着女人。

  “纨绔子弟,纨绔子弟啊……”

  赵弘润表情诡异地嘀咕着。

  在旁,宗卫长卫骄瞥了一眼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表情,心中已有些怜悯那位户牖侯世子。

  一干宗卫们谁不清楚,他们家殿下平生夙愿,那就是【大魏宫廷】当一个纨绔子弟,或带着宠妾游山玩水,或领着恶仆招摇过市。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至今都没机会享受一回纨绔的【大魏宫廷】待遇,这五年前忙东忙西、南征北战,暂且不说与家中的【大魏宫廷】女眷聚少离多,就算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最喜爱的【大魏宫廷】狩猎,平日也抽不出什么机会来。

  比如去年的【大魏宫廷】冬季,某位肃王殿下这才有工夫与他的【大魏宫廷】弟弟一起外出狩猎。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大冬天的【大魏宫廷】去狩猎,打个屁猎物啊!

  那不叫狩猎,那叫除狼灾!

  而如今,那个户牖侯世子孙嘉居然敢以纨绔的【大魏宫廷】姿态出现在这位肃王殿下面前,宗卫长卫骄在心中已对此人做出了评判:死罪!!

  大概半个时辰后,赵弘润在县衙接见了前来拜会的【大魏宫廷】孙嘉与刘病已二人。

  在看到孙嘉的【大魏宫廷】一瞬间,赵弘润心中就格外不喜。

  因为孙嘉的【大魏宫廷】打扮,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符合赵弘润心目中对纨绔子弟的【大魏宫廷】描述了,裘袍、大氅,这还没到腊月呢,至于的【大魏宫廷】么?

  更让赵弘润感到不悦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厮脚底下居然还踩着一双防滑的【大魏宫廷】猎靴,再加上其马车摹敬笪汗ⅰ口的【大魏宫廷】宠妾,这厮摆明了是【大魏宫廷】一路游山玩水过来的【大魏宫廷】。

  而相比较孙嘉,刘病已的【大魏宫廷】装束就规范地多了,规规矩矩的【大魏宫廷】锦衣长衫,不过可能是【大魏宫廷】身体不太好的【大魏宫廷】关系,锦衣外头他还穿着一件棉袍。

  “户牖侯长子孙嘉,拜见肃王殿下。”

  “中阳刘病已,咳咳,拜见……咳咳,拜见肃王殿下。”

  赵弘润闻言点了点头,指了指堂内的【大魏宫廷】席位,说道:“两位请坐。”

  没有什么『不知两位前来有失远迎』的【大魏宫廷】客套,因为孙嘉与刘病已都不够格。

  吩咐宗卫奉上茶水,赵弘润打量了孙嘉与刘病已二人,沉声问道:“两位远来汾阴求见本王,不知有何要事?”

  听闻此言,孙嘉笑着说道:“肃王殿下,今日在下前来,乃是【大魏宫廷】为庆王殿下向殿下您讨个县令之职,北屈、汾阴、皮氏、蒲坂,无论是【大魏宫廷】哪个城,都可以。”

  『……』

  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在旁的【大魏宫廷】宗卫们,也没想到孙嘉竟然会如此直白地说出这件事,而且说得就跟在市集买萝卜那样轻描淡写。

  『赵弘信……他就派这种人过来?』

  赵弘润着实有些懵了。

  他看了一眼刘病已,却发现此人面不改色,仿佛没有听到孙嘉那夸张的【大魏宫廷】言辞——这个人,赵弘润目前感觉看不透。

  而此时,见赵弘润不说话,孙嘉自顾自说道:“肃王殿下,在下是【大魏宫廷】这样想的【大魏宫廷】,河东四城,三位殿下各挑一座,剩下一座归于国内诸贵,如此岂不和美?”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三位殿下,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以及眼前这位肃王弘润。

  看着孙嘉那自以为得计的【大魏宫廷】模样,赵弘润哈哈大笑起来——何等无知昏眛的【大魏宫廷】家伙,才会说出这样的【大魏宫廷】话来?

  “肃王殿下这是【大魏宫廷】同意了?”孙嘉一脸欣喜地问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淡淡扫了一眼孙嘉,说道:“世子,你回大梁吧,本王还有要事,就不奉陪了。”

  见此,孙嘉这才醒悟过来,惊声说道:“肃王殿下何以罔顾兄弟之情?……您是【大魏宫廷】要拒绝庆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善意么?”

  听闻此言,正准备起身离开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皱了皱眉,随即面无表情地问孙嘉道:“你是【大魏宫廷】在威胁本王?”

  “在下不敢。”孙嘉连忙否认,解释道:“在下只是【大魏宫廷】想说,肃王殿下若能辨明真贤,支持庆王殿下,他日庆王殿下必有厚报。”

  赵弘润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好笑,其余在旁的【大魏宫廷】宗卫们亦露出轻蔑之色。

  厚报?

  赵弘润连皇帝都不想当,岂会贪图那什么所谓的【大魏宫廷】厚报?

  果然,赵弘润想也不想便回绝道:“五王兄的【大魏宫廷】美意,本王心领,然国家大事,岂可掺私?”

  听闻此言,孙嘉睁大着眼睛惊叫道:“肃王果欲亲雍王,而与庆王殿下为敌?!”

  话音刚落,就听宗卫长卫骄一声暴喝:“放肆!”

  一声暴喝,犹如惊雷,唬地孙嘉浑身一震。

  他有心回瞪卫骄,可仔细想想,他户牖侯世子的【大魏宫廷】身份,着实唬不住对方——那可是【大魏宫廷】宗卫!

  此时,赵弘润挥了挥手,示意卫骄不必过多在意。

  对于这个孙嘉,赵弘润多少也看出来了,对方明摆着是【大魏宫廷】一个只懂享乐、其余啥也不懂的【大魏宫廷】乡下二世祖,回想此人方才所说的【大魏宫廷】那番话就知道了——三位殿下各分一份,再分国内达贵一份。

  此人根本就是【大魏宫廷】一懂不懂,纯粹将此事当成分羹,与这种人怄气,实在没什么必要。

  不过话说回来,仔细想想,赵弘润又感觉这个孙嘉应该不至于如此无知。

  『等会……据黑鸦众禀报,方才在东城门外,这孙嘉是【大魏宫廷】听从了刘病已的【大魏宫廷】劝告,这才放弃继续计较我鄢陵军拳打其护卫的【大魏宫廷】事……倘若这孙嘉当真是【大魏宫廷】一个啥也不懂的【大魏宫廷】二世祖,按理来说应该忍不住这口气才对,换而言之,他这是【大魏宫廷】装出来的【大魏宫廷】?』

  想到这里,赵弘润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孙嘉几眼。

  不可否认,这孙嘉起初提出来的【大魏宫廷】建议,着实让人感觉可笑,但倘若此人是【大魏宫廷】故意这样说,想试探一下他赵弘润对此的【大魏宫廷】反应,这就有点意思了。

  毕竟按照孙嘉所表现出来的【大魏宫廷】那样,赵弘润不至于会对他怎样——教训一个脑残有什么意义?那样只会拉低自己的【大魏宫廷】身份。

  『搞不好,这家伙是【大魏宫廷】故意装傻,免得一言不合我叫人教训他……』

  想来想去,赵弘润觉得还是【大魏宫廷】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毕竟这孙嘉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户牖侯的【大魏宫廷】世子,应该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否则,他的【大魏宫廷】世子位置如何保得住?

  而就在赵弘润目不转睛盯着孙嘉的【大魏宫廷】时候,孙嘉只感觉七上八下,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大魏宫廷】不安笼罩着心头。

  不得不说,赵弘润猜得还真没错,这户牖侯世子孙嘉,非但不蠢,而且还有些狡智。

  其实此番前来的【大魏宫廷】时候,孙嘉就已料到这趟行程没有那么容易。

  毕竟他对眼前这位肃王殿下也是【大魏宫廷】有所了解的【大魏宫廷】。

  首先,这位肃王殿下性格倔强,一旦其决定下来的【大魏宫廷】事,无论如何也要办成——川雒联盟的【大魏宫廷】流通货币的【大魏宫廷】铜圜钱就是【大魏宫廷】最佳的【大魏宫廷】例子。

  其次,这位肃王殿下厌恶在他做一件事的【大魏宫廷】时候,有旁人插手——比如博浪沙河港。

  至于第三点,也是【大魏宫廷】最关键的【大魏宫廷】一点:这位肃王殿下,极其厌恶事后站出来企图摘桃子的【大魏宫廷】人。

  比如当初三川贸易初开时,纵使全国的【大魏宫廷】贵族抱团对宗府施压,这位肃王殿下仍然坚持了足足大半年,并扳倒了当时的【大魏宫廷】宗府作为报复,让赵泰汝、赵来峪等姬昭氏的【大魏宫廷】宗老直接滚蛋。

  而眼下,这位肃王殿下促成河西之事,使得河东四令的【大魏宫廷】地位水涨船高,在这种情况下,孙嘉受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托付前来洽谈此事,他心中自然会忐忑不安。

  因为这恰恰就是【大魏宫廷】摘桃子的【大魏宫廷】行为,也恰恰触犯某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逆鳞。

  尤其这位肃王殿下还是【大魏宫廷】前后打败过楚、秦、韩三国的【大魏宫廷】统帅,倘若因为一言不合,这位肃王殿下一怒之下将他孙嘉给杀了,那他可就白死了——毕竟朝廷再怎么样也不会处死一名姬昭氏的【大魏宫廷】嫡系,况且还是【大魏宫廷】功勋赫赫的【大魏宫廷】嫡系。

  因此,孙嘉故意装出无知的【大魏宫廷】样子,借此试探这位肃王殿下对这件事看法。因为只有这样,哪怕他说错了话,惹恼了这位肃王殿下,对方也不至于会真的【大魏宫廷】与他计较。

  不得不说,孙嘉的【大魏宫廷】这个策略还是【大魏宫廷】蛮不错的【大魏宫廷】,但眼下让他忐忑不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眼前那位肃王殿下似乎已感觉到了什么,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瞧。

  『不愧是【大魏宫廷】击败了总计百万军队的【大魏宫廷】赵润……』

  孙嘉低着头,暗自咽了咽唾沫。

  他感觉,当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盯着他的【大魏宫廷】时候,无形中仿佛有股强大的【大魏宫廷】压力笼罩在他身上,让他呼吸不畅。

  『早知就不接这桩事了……』

  孙嘉暗暗埋怨自己。

  但埋怨归埋怨,就算再给孙嘉一次机会,他还是【大魏宫廷】会接受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嘱咐,前来与面前这位肃王殿下洽谈此事。

  原因很简单,因为随着庆王赵弘信的【大魏宫廷】实力愈发庞大,投奔其的【大魏宫廷】人也越来越多,以至于孙嘉虽然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表兄弟,但在后者身边的【大魏宫廷】地位已岌岌可危,倘若他无法做出什么成绩的【大魏宫廷】话,相信那帮自诩为『庆王的【大魏宫廷】肱骨心腹』的【大魏宫廷】家伙,就会想方设法取代他的【大魏宫廷】位置。

  这是【大魏宫廷】孙嘉所无法容忍的【大魏宫廷】,他还指望着依靠庆王弘信这位表兄弟飞黄腾达,使户牖侯孙氏恢复曾经的【大魏宫廷】荣耀呢。

  但最终,孙嘉还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那无声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败下阵来,诚惶诚恐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装作刚刚想起来的【大魏宫廷】样子,递向赵弘润,以这个方式替自己解围。

  赵弘润从宗卫长卫骄手中接过了庆王的【大魏宫廷】书信,拆开瞥了两眼。

  不得不说,赵弘信的【大魏宫廷】来信,用词还是【大魏宫廷】比较客气、亲近的【大魏宫廷】,只不过,从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仿佛胜券在握的【大魏宫廷】优越感,让赵弘润十分不喜。

  洋洋晒晒一大篇,总结下来就是【大魏宫廷】一句话:老八啊,国内不知有多少人盯着河东四令呢,你觉得你招架得住吗?何必弄得像上次三川的【大魏宫廷】事那样僵。还是【大魏宫廷】投靠为兄我吧,为兄我不会亏待你的【大魏宫廷】。

  『……』

  赵弘润面无表情地看着书信,眼睑微合,露出了几许追思之色。

  经庆王赵弘信在信中提及,赵弘润回想起当年三川贸易一事,那时候,举国的【大魏宫廷】贵族联合起来对宗府施压,宗府又对朝廷施压,最终使得他不得不妥协。

  这件事,赵弘润从未忘记。

  『……是【大魏宫廷】时候「报答」这群家伙当年的【大魏宫廷】「情义」了。』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眸闪过几丝冷色。

  当年,他最吃亏的【大魏宫廷】在于宗府不向着他,且国内贵族中无人帮他说话,而如今,他背后已有安陵赵氏等不少姬昭氏的【大魏宫廷】贵族王公站脚助威,而执掌宗府权柄的【大魏宫廷】,也是【大魏宫廷】他最亲近的【大魏宫廷】六王叔。

  该是【大魏宫廷】秋后算账的【大魏宫廷】时候了!

  『至于这个日益膨胀的【大魏宫廷】赵五……』

  瞥了一眼手中的【大魏宫廷】书信,赵弘润当着孙嘉与刘病已的【大魏宫廷】面,面无表情地将书信用烛火点燃。

  『想当出头鸟,就别怪我一竿子把你给打下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开天录  深圳民升激光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