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61章:庆王府盛宴『加更11/27』

第1061章:庆王府盛宴『加更11/27』

  时间回溯到两日前,雍王弘誉于傍晚从皇宫返回其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后,幕僚张启功手持一份请帖,来到了前者的【大魏宫廷】跟前。

  此时,雍王弘誉正在其宗卫长周悦的【大魏宫廷】帮助下脱下了罩在外头的【大魏宫廷】大氅,在瞧见张启功的【大魏宫廷】举动后,随口问道:“那是【大魏宫廷】什么?”

  其实在说出口的【大魏宫廷】时候,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目光便已经瞥清楚了张启功手中的【大魏宫廷】那份请帖,他甚至已从请帖上那考究的【大魏宫廷】烫金花纹,判断出了这份请帖的【大魏宫廷】主人必定是【大魏宫廷】非富即贵。

  然而,张启功却露出了诡异的【大魏宫廷】冷笑,语气阴冷地说道:“回禀殿下,这是【大魏宫廷】战书。”

  “……”

  雍王弘誉闻言微微皱眉,将信将疑地从张启功手中接过请帖,待瞧见请帖上的【大魏宫廷】落款乃是【大魏宫廷】『庆王信』时,他眉头皱地更紧了。

  他打开请帖,一言不发地瞅着贴上了内容。

  其实庆王弘信在请帖上的【大魏宫廷】内容写得很简单,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三日后于府上设宴款待宾朋』、『欢迎雍王大驾光临』之类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观字里行间的【大魏宫廷】用字遣词,雍王弘誉只感觉一股示威扑面而来。

  “哼。”

  轻哼一声,雍王弘誉将请帖随手摆在书桌上,随即坐在椅子上,在思忖了片刻后问道:“那些人怎么说?”

  张启功当然能理解自家殿下口中的【大魏宫廷】『那些人』指的【大魏宫廷】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遂拱手禀道:“皆在观望。……其中,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近些日子与庆王走得颇近。”

  “嘁!”雍王弘誉闻言撇了撇嘴,神色既有些动怒,又有些不屑。

  国内几位封王中,他最看不起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原阳王父子。

  想当初东宫太子赵弘礼势大的【大魏宫廷】时候,这对父子便站边前者,后来赵弘礼倒了,这父子二人立马就转投庆王,与后者眉来眼去。

  尤其是【大魏宫廷】去年末魏韩两国还在交战的【大魏宫廷】时候,由于魏国『北疆东战场』当时战况不利,尚未得到驻军于上党郡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支援,在这种情况下,成陵王赵文燊组织五千义兵,奔赴酸枣,在当地构筑防事,准备扼守大河天险。

  而原阳王父子呢?

  居然弃原阳不顾,逃到大梁寻求庇护,这让魏国国内当时有许多人不耻其为人。

  贪生怕死之徒,墙头草一样的【大魏宫廷】货色,似这种投向庆王弘信,雍王弘誉完全不在乎。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眼下逗留于大梁的【大魏宫廷】权贵,可不是【大魏宫廷】只有原阳王父子二人,除此之外尚有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而地位在封王之下的【大魏宫廷】地方侯,更是【大魏宫廷】来了十几位,仅雍王弘誉所知的【大魏宫廷】便有『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曲梁侯司马颂』、『上梁侯赵安定』、『洧川侯刘瑁』、『高贤侯吕歆』、『高阳侯姜丹』、『平城侯李阳』、『万隆侯赵建』、『匡城侯季雁』、『安平侯赵郯』、『李原侯王曦』、『吕潭侯公孙彻』、『留光侯赵康』等等,几乎囊括了梁郡以及周边一带的【大魏宫廷】侯王。

  这些魏国地方王侯,此番打着『觐见天子、献上贡物』的【大魏宫廷】名义而来,实则却是【大魏宫廷】为了『淇县边市』的【大魏宫廷】巨利、上党郡的【大魏宫廷】空置土地,以及为日后从『河西之地』侵夺财富而提早做准备。

  平心而论,其实这些王侯前一阵子也找过雍王弘誉,希望雍王弘誉为他们出面与肃王赵弘润交涉。

  然而雍王弘誉太清楚这些人的【大魏宫廷】心思,因为不希望与曾经关系还算不错的【大魏宫廷】八弟赵弘润反目,便一直拖延着,没有给这些人明确的【大魏宫廷】答复,然而,这些王侯居然站到庆王弘信那边去了。

  虽说雍王弘誉对此早有预料,但当果真发生这样的【大魏宫廷】事时,他仍感到前所未有的【大魏宫廷】压力。

  此时,宗卫长周悦拿起书桌上的【大魏宫廷】请帖瞅了两眼,询问雍王弘誉道:“殿下,这份请帖如何处置?”

  雍王弘誉闻言瞥了一眼宗卫长周悦手中的【大魏宫廷】请帖,在皱眉沉思了片刻后,哼哼朗笑道:“留着。……本王到时候会去赴宴。”

  听闻此言,张启功在旁低声劝道:“在下以为,宴无好宴,不去也罢。”

  “不。”雍王弘誉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老五派人投递这份请帖于我,倘若我避而不往,旁人或会以为我怕了他。……我偏偏要去赴宴,我倒是【大魏宫廷】想领教领教老五的【大魏宫廷】手段!”

  听了这话,张启功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即可,只是【大魏宫廷】……”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雍王弘誉,压低声音说道:“殿下,在下以为,诸王侯所言之事,或有商量的【大魏宫廷】余地。”

  雍王弘誉闻言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似这般,只会恶了老八。……老八性格刚愎,不喜他做事时有旁人插手干涉,若我为诸王侯谋河西之利,那我与老八的【大魏宫廷】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然而,据陈汤所言,当日肃王与刘介详谈甚欢……”张启功在旁提醒道。

  听了这话,雍王弘誉脸上闪过一抹迟疑之色,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摇了摇头。

  因为在他看来,与庆王弘信为敌的【大魏宫廷】危险,远没有与肃王弘润为敌来得严重。

  见雍王弘誉再次否决,张启功点了点头,吸了口气说道:“既如此,只能借势于肃王了……”

  “可肃王远在汾阴啊……”宗卫长周悦在旁提醒道。

  然而听闻此言,雍王弘誉与张启功却相视一笑。

  而与此同时,在怡王府,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六王叔、宗府宗令赵元俼,亦收到了庆王弘信派人送来的【大魏宫廷】请帖。

  “广宴宾朋……呵,稚童把戏。”

  摇了摇头,赵元俼将手中的【大魏宫廷】请帖丢还给宗卫长王琫。

  “王爷,那这……”宗卫长王琫请示道。

  只见赵元俼嘴角扬起几分笑意,半开玩笑似的【大魏宫廷】说道:“若我敢去赴宴,他日弘润必杀上府来找我的【大魏宫廷】麻烦。”说着,他在王琫面露笑容的【大魏宫廷】目光下,淡淡说道:“替我推了它。”

  “是【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抱拳领命。

  对此,王琫丝毫不感觉奇怪。

  毕竟,虽然说赵元俼同样也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等人的【大魏宫廷】六叔,但亲情中亦分远近,赵元俼与其余几个侄子的【大魏宫廷】感情,就算加起来也没有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感情深。

  要知道,赵元俼与赵弘润之间的【大魏宫廷】感情,那可是【大魏宫廷】连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生父魏天子有时候都感到有几分嫉妒的【大魏宫廷】。

  “卑职就说王爷忙于宗府政务。”抱了抱拳,宗卫长王琫退下了。

  然而王琫才刚走,方才还面带微笑的【大魏宫廷】赵元俼,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就徐徐收了起来,皱着眉头瞧着摆在桌上的【大魏宫廷】那份请帖。

  『过于急躁了啊,小家伙,羽翼未丰就这般急不可耐……但愿你的【大魏宫廷】行为不会影响到我的【大魏宫廷】大事,否则……』

  心中暗想着,赵元俼眼中闪过一丝锋芒,一闪而逝。

  『啧,看来还是【大魏宫廷】有必要知会一声三王兄。』

  与此同时,在繇诸君赵胜府上,繇诸君赵胜亦捏着一份来自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请帖,皱着眉头久久不语。

  见此,其妻魏氏在旁插嘴道:“庆王请夫君赴宴,夫君为何长吁短叹?”

  “你不知。”

  繇诸君赵胜闻言满脸顾虑地说道:“庆王设此宴,意在挟众势以胁雍王、肃王。……我与雍王并无交情,但肃王……”

  其妻魏氏恍然,随即说道:“夫君若不想赴宴,何不借故推辞了呢?”

  “不好推辞啊。”繇诸君赵胜叹息道。

  说这话时,赵胜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无奈。

  别看在如今在大梁混得不错,但事实上,他却是【大魏宫廷】陇西魏国中如今最是【大魏宫廷】仰仗中原魏国赵氏的【大魏宫廷】人,贸然得罪庆王弘信这位目前声势浩大的【大魏宫廷】皇子,赵胜心中忐忑不安。

  在听到赵胜的【大魏宫廷】解释后,其妻魏氏又说道:“既然如此,夫君就当这只是【大魏宫廷】一寻常宴席即可,无论宴间庆王说什么,夫君当见机行事,切莫轻易表态。”

  “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

  繇诸君赵胜点了点头,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陆陆续续地,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请帖也送到了诸如临洮君魏忌、户部尚书李粱、兵部尚书李鬻等大梁朝野的【大魏宫廷】知名人士府上,这些人或有承应者,亦有借故推辞者,不一而足。

  待等到了十一月初二这一日,庆王府早早地便敞开府门,迎接众多宾客。

  一时间,庆王府门外车马云集,诸多平日里见得到或见不到的【大魏宫廷】达官贵人,皆带着礼物前来赴宴。

  “户牖侯拜府赴宴,赠金五百、玉马一对、珍珠一盒……”

  “苑陵侯拜府赴宴,赠金三百、虎皮一挂、碧玉一块……”

  “曲梁侯拜府赴宴……”

  “上梁侯……”

  一时间,庆王府府门前的【大魏宫廷】门官通礼声不断,而庆王弘信亦立于门外,将一位又一位贵客迎入府内。

  每当有一名贵宾来到,赵弘信脸上便更添几分得志与喜悦。

  足足好一阵,赵弘信这才迎完宾客,迈步走向府内厅堂。

  只见此刻在府内厅堂,无数家仆端着酒菜奉上,又有诸多妖娆的【大魏宫廷】莺莺燕燕,于殿内翩翩起舞,颇为赏心悦目。

  在诸人注视之下,庆王赵弘信来到殿内主位,盛情招待在座的【大魏宫廷】诸达官贵人,频繁劝酒。

  待等酒过三巡,赵弘信见时机已合适,便举着酒杯站起身来,笑着说道:“今日小王与诸位贵客欢聚一堂,在座的【大魏宫廷】,或有小王的【大魏宫廷】叔伯兄弟,或有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栋梁俊杰,今日……”

  刚说到这,就听府门处又传来一声通报,且门官的【大魏宫廷】声音略有些发颤。

  “肃……肃王拜府赴宴,赠……赠马鞭一副……”

  『……』

  顿时间,殿内声乐骤停,在场诸人鸦雀无声,庆王弘信亦端着酒杯站在原地,仿佛不知该如何应对。

  此时,在场所有人的【大魏宫廷】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殿门。

  只听一阵脚步声过后,肃王赵弘润领着宗卫九人以及鄢陵兵十名,旁若无人地走入殿内,环视在场就坐的【大魏宫廷】诸宾客。

  此时殿内,落针可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开天录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神级奶爸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布洛尔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