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63章:恶客! 2
  “弘润,你这是【大魏宫廷】做什么?”

  庆王弘信一边说话,一边再次拽了拽那本记录到访宾客的【大魏宫廷】簿子。

  他的【大魏宫廷】脸上,隐隐带着几分怒色,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敢当真发作。

  相比较而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面色就要平静地多,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庆王弘信,反问道:“五王兄,你这又是【大魏宫廷】做什么呢?”

  此时殿内的【大魏宫廷】焦点,从赵弘润身上转到了前者手中的【大魏宫廷】那本簿子上,尤其是【大魏宫廷】那些尚未被赵弘润点到名字的【大魏宫廷】朝中官员,这会儿纷纷在心中祈祷,希望庆王弘信能够夺回那本簿子。

  要不然,这本簿子落在那位肃王殿下手中,按照名册秋后算账,那他们这些人可还有活路?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想从那位肃王殿下手中抢夺东西?

  嘿!

  雍王弘誉悠哉地抿了一口酒水,面色带笑看着殿门口那对峙的【大魏宫廷】二人。

  从赵弘润出现在筵席殿内,雍王弘誉就看出来了,这位八弟今日可是【大魏宫廷】携怒而来,这不,刚进门就给在场的【大魏宫廷】众宾客一个下马威,唬地在场许多朝中官员坐立不安,恨不得以袖遮面。

  而此刻,赵弘润更是【大魏宫廷】明摆着做出了不给庆王弘信面子的【大魏宫廷】举动,这让雍王弘誉打消了心中仅存的【大魏宫廷】几分担忧。

  甚至于此刻,他还有些幸灾乐祸。

  在他看来,庆王弘信与老八赵弘润不曾打过什么交道,因此不清楚后者的【大魏宫廷】脾气:老八倔强起来,那可是【大魏宫廷】对他们兄弟的【大魏宫廷】父皇都不买账的【大魏宫廷】。

  不晓得老五能忍到几时?

  雍王弘誉一副看好戏的【大魏宫廷】心态。

  眼下,他最希望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看到庆王弘信按耐不住,与赵弘润当众闹翻,甚至是【大魏宫廷】大打出手。

  这样一来,他就轻轻松松地得到了老八这个盟友,再不必顾忌襄王弘与庆王弘信两名兄弟的【大魏宫廷】联手打压。

  但出乎雍王弘誉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忍耐力,似乎要比他想象的【大魏宫廷】出色一些,以至于赵弘润当众做出了不给他面子的【大魏宫廷】举动,庆王弘信仍然忍了下来,没有当场发作。

  只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表情,旁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大魏宫廷】强忍着愤怒,也不晓得会不会因此憋出内伤。

  在众目睽睽之下,庆王弘信微吸一口气,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对赵弘润说道:“弘润,你手上这本薄子,乃为兄王府上的【大魏宫廷】迎宾簿,弘润你要这作甚?来来来,还是【大魏宫廷】随为兄入席喝酒吧。”

  赵弘润微微一笑,用眼神扫了一眼殿内全场,笑眯眯地回答道:“小弟只是【大魏宫廷】对簿子上的【大魏宫廷】名单颇感兴趣,准备带回府上……”

  听闻此言,殿内许多朝廷的【大魏宫廷】官员如丧考妣,面色极其难看。

  因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潜台词说得很明白回头本王一个一个收拾你们!

  而此时,赵弘润已将目光再次投向庆王弘信,笑着说道:“五王兄,此番小弟前来拜府,也曾送上厚礼,这本薄子就赠于小弟作为回礼,如何?”

  厚礼?

  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表情变得颇为精彩。

  因为他还记得方才门官的【大魏宫廷】通报,眼前这位兄弟口中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厚礼,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一副马鞭。注:字面意思,鞭子,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大魏宫廷】书友会误认为是【大魏宫廷】马的【大魏宫廷】那玩意?太污了!

  一副马鞭,这算哪门子的【大魏宫廷】厚礼?

  庆王弘信闻言气地肝火熊熊。

  他怀疑,赵弘润多半是【大魏宫廷】在他府门前下了坐骑之后,随手将其手中的【大魏宫廷】马鞭丢给了门官仅敷衍这词,已不足以来形容这位兄弟的【大魏宫廷】态度。

  可恶!

  庆王弘信暗骂一句,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大魏宫廷】,仿佛炭火灼烧。

  他知道,此刻殿内的【大魏宫廷】百余宾客,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这对兄弟,倘若今日他赵弘信不能从眼前这位兄弟手中那那本簿子夺回来,那么,这对他与日俱增的【大魏宫廷】声势会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沉重的【大魏宫廷】打击就好似他当着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面拉拢殿内那些贵族诸侯的【大魏宫廷】道理一样。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倘若强夺的【大魏宫廷】话……

  庆王弘信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笑容可掬的【大魏宫廷】老八,脑门隐隐有股热意涌上来。

  此刻赵弘润那无害的【大魏宫廷】笑容在他看来却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你敢强夺试试?!

  在读懂了这层意思后,庆王弘信不禁感觉有些骑虎难下。

  不可否认,他赵弘信如今有南梁王赵元佐与天水魏氏支持,论声势并不逊色眼前这个兄弟,但较真来说,他的【大魏宫廷】自负来自于南梁王与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支持,而眼前这个兄弟的【大魏宫廷】自负,却来自于他自己无论是【大魏宫廷】足足六个县的【大魏宫廷】商水邑,还是【大魏宫廷】百战百胜的【大魏宫廷】十万肃王军,亦或是【大魏宫廷】目前已成为魏国工艺标准的【大魏宫廷】冶造局,皆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个兄弟单凭一己之力壮大的【大魏宫廷】。

  对方有十足的【大魏宫廷】底气!

  倘若当真闹到不可开交的【大魏宫廷】地步,他赵弘信的【大魏宫廷】赢面能有多少?

  想到这里,赵弘信只得忍下发作的【大魏宫廷】念头,勉强挤出几分笑容,低声说道:“区区之物,如何能作为回礼?回头,为兄必定让人奉上一份让弘润满意的【大魏宫廷】回礼……”

  他的【大魏宫廷】语气与说辞,明显已经有服软的【大魏宫廷】迹象了。

  正所谓举拳不打笑脸人,赵弘信既然已服软,赵弘润自然不好再追究下去,毕竟赵弘信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他同父异母的【大魏宫廷】兄长,就算不是【大魏宫廷】看在兄弟之情,也得顾及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面子,并且给姬赵氏子弟当团结和睦这句祖训留几分颜面。

  因此,赵弘润在思忖了一下后,爽快地松开了手,让赵弘信将那本薄子拿了回去。

  见此,庆王弘信固然是【大魏宫廷】如释重负,而在场许多宾客们,亦是【大魏宫廷】喜笑颜开,暗暗庆幸逃过一劫。

  然而就在这时,赵弘润张口所说的【大魏宫廷】一句话,却将那些自以为逃过一劫的【大魏宫廷】朝中官员们的【大魏宫廷】心情,再次打落谷底。

  “既然五王兄不舍,那小弟也就不强求了。……反正这本簿子上的【大魏宫廷】名单,小弟已全记下了。”

  看着这位肃王殿下笑眯眯地说出这句话,殿内许多宾客刚刚才绽放的【大魏宫廷】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肃王赵润那是【大魏宫廷】什么人?

  那是【大魏宫廷】过目不忘的【大魏宫廷】奇才!

  想当初这位肃王殿下十四岁时,曾遇原东宫太子赵弘礼着书立言之事。

  当时,谁都清楚那本书必定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与其幕僚合力编着,毕竟他们绝没有胆量欺君。

  可这位肃王殿下,在仅仅粗略翻阅了一遍的【大魏宫廷】情况下,硬生生将那东宫太子赵弘礼用来立言的【大魏宫廷】书一字不差地默写了下来,给予了赵弘礼沉重一记,搅和了后者的【大魏宫廷】立言之事。

  因此,今日这位肃王殿下口称已记下了薄子里所有的【大魏宫廷】人名,那么就意味着,他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记下了。

  一想到此事,在场有许多朝廷官员悲从心来。

  甚至于,有一名官员只感觉眼前一黑,当场昏厥,脑袋砰地一声撞在案几上,昏死了过去。

  这一幕,让殿内的【大魏宫廷】气氛变得愈发诡异。

  不过最终,庆王弘信还是【大魏宫廷】稳住了殿内的【大魏宫廷】气氛,拉着赵弘润一同来到了主位,吩咐府上的【大魏宫廷】仆从家丁,在他的【大魏宫廷】席位旁再增设一席,权当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席位。

  对于庆王弘信这个刻意讨好的【大魏宫廷】举动,赵弘润丝毫没有辞谢的【大魏宫廷】意思,毕竟他此番前来搅局的【大魏宫廷】本意就是【大魏宫廷】要震慑住那些不安分的【大魏宫廷】家伙。

  坐在席位中环视了一眼殿内的【大魏宫廷】诸多宾客,赵弘润从中看到了临洮君魏忌与繇诸君赵胜二人,二人的【大魏宫廷】表情看起来有些拘束与不安。

  见此,赵弘润冲着他们微笑着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唿。

  他能够理解魏临洮君魏忌、繇诸君赵胜此番前来赴宴,也并没有责怪这两人的【大魏宫廷】意思。

  毕竟在赵弘润看来,这两位也并非是【大魏宫廷】自愿而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收到了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请帖后,不想得罪这位势大的【大魏宫廷】皇子殿下罢了。

  归根到底,还是【大魏宫廷】因为临洮君魏忌、繇诸君赵胜二人根基不稳。

  别看魏忌身为陇西魏氏十二支的【大魏宫廷】临洮魏氏的【大魏宫廷】家主,事实上,自从他当初将北三军转交给姜鄙后,魏忌在陇西魏氏中的【大魏宫廷】地位就不如以往了。

  这让赵弘润感到有些愧疚,毕竟当初魏忌之所以辞去北三军统帅一职,正是【大魏宫廷】因为他赵弘润写信向其询问恰敬笪汗ⅰ控军的【大魏宫廷】底细赵弘润也没想到,魏忌那时居然会主动赐予北三军一职。

  因此,赵弘润此番推荐临洮君魏忌出任汾阴将军,也是【大魏宫廷】希望能偿还当初的【大魏宫廷】人情,因为魏忌的【大魏宫廷】将军之位,是【大魏宫廷】因为他而弄丢的【大魏宫廷】。

  除此之外,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有魏忌的【大魏宫廷】相助,让赵弘润清楚了解了秦军的【大魏宫廷】实力底细,这才使得肃王军能够魏韩三川战役中,将二十万秦军杀得片甲不留。

  而繇诸君赵胜,他的【大魏宫廷】处境其实比临洮君魏忌更尴尬,因为在陇西的【大魏宫廷】三支赵氏家族并入魏国姬赵氏的【大魏宫廷】宗谱后,陇西魏氏有许多人就看繇诸君赵胜不顺眼,暗地里斥责赵胜明明是【大魏宫廷】陇西出身,却投向魏国赵氏,要不是【大魏宫廷】繇诸君赵胜如今在宗府挂职,且顶头上司宗府宗令赵元还是【大魏宫廷】魏天子最信任的【大魏宫廷】兄弟之一,相信必定有不少魏氏子弟来找繇诸君赵胜的【大魏宫廷】麻烦。

  因此,魏忌与赵胜出现在在场宾客当中,赵弘润并不见怪。

  话说回来,此刻在殿内的【大魏宫廷】众宾客当中,虽朝廷官员不少,但尚书、侍郎级别的【大魏宫廷】,却是【大魏宫廷】一个也无,顶多就是【大魏宫廷】顶着司侍郎职衔的【大魏宫廷】官员,而且还是【大魏宫廷】以兵部与户部的【大魏宫廷】官员居多。毕竟兵部与户部,分别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与襄王弘入主的【大魏宫廷】府衙,因此出现这种情况也不奇怪。

  反过来说,出现在这里的【大魏宫廷】个别吏部官员,这才让赵弘润感到惊奇,要知道,吏部那可是【大魏宫廷】长皇子赵弘礼执掌的【大魏宫廷】部府。

  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影响力,果真是【大魏宫廷】远不如当年了……

  赵弘润微微有些唏嘘。

  唏嘘之余,他看着殿内仍鸦雀无声的【大魏宫廷】众宾客,笑着说道:“都瞧着本王做什么?酒宴嘛,没有那么多顾忌……”

  听闻此言,在场诸宾客你瞧瞧我,我看看你,依旧缄口不言。

  见此,赵弘润故作恍然地点了点头,说道:“诸位莫不是【大魏宫廷】少歌话题?本王这里倒是【大魏宫廷】有个不错的【大魏宫廷】提议,可供诸位畅所欲……比如说,河东四令!”

  霎时间,殿内的【大魏宫廷】气氛顿时变得更为凝重。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笔趣阁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