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65章:打压与离间 2

第1065章:打压与离间 2

  听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殿内顿时哗然。

  纵使他们也没有想到,赵弘润居然敢一竿子打翻他们一船的【大魏宫廷】人,难道这位肃王殿下当真不清楚,此刻坐在这座宴会殿内的【大魏宫廷】诸多贵族,其背后是【大魏宫廷】多么庞大的【大魏宫廷】一股力量吗?

  这个赵润,一如既往的【大魏宫廷】狂妄!

  此刻此刻,殿内有诸多人在心中恶狠狠地想道。

  而此时,苑陵侯酆叔在听到赵弘润后,原本脸庞上的【大魏宫廷】愤怒逐渐退散,取而代之的【大魏宫廷】则是【大魏宫廷】不可思议之色:“哈?小侯没有资格?在座的【大魏宫廷】诸位大多也没有资格?那谁有资格?……肃王殿下,您该不会说只有您吧?”

  “我就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赵弘润毫无退缩之意,直视着苑陵侯酆叔,淡淡说道:“于外,本王率军攻楚则寿郢沦陷、伐韩则邯郸既克,击秦则秦二十万大军覆灭于三川,使中原列国再不敢小觑我大魏;于内,本王掌冶造局、建博浪港、修梁鲁渠……纵观今日我大魏,除父皇外,谁人的【大魏宫廷】功勋敢说在本王之上?若连本王都没资格推荐河东四令的【大魏宫廷】人选,你苑陵侯又算什么?”

  苑陵侯酆叔闻言皱着眉头说道:“肃王殿下居功自傲,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听闻此言,赵弘润哈哈一笑,撇撇嘴嘲讽道:“居功自傲……先也得有功吧?我想,苑陵侯你纵使想要居功自傲,也没这个资格吧?”

  “你……”苑陵侯酆叔气得面色涨红。

  可纵使他被赵弘润气地火冒三丈,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大魏宫廷】话来。

  毕竟,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功勋,别说近几十年、哪怕是【大魏宫廷】百余年都堪称无人出其右。

  纵观整个魏国,能在功勋上稳压赵弘润一头的【大魏宫廷】,恐怕也只有魏天子赵元偲,因为魏天子赵元偲曾联合楚暘城君熊拓灭了宋国,尽占了宋国的【大魏宫廷】国土。

  除此之外,纵使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亦或是【大魏宫廷】魏国近百年来其余贤士名臣,都不能说可以在功勋上力压这位肃王殿下。

  当然,就算无法反驳铁一般的【大魏宫廷】事实,但苑陵侯酆叔这口气却难以咽下,只见他目视着赵弘润,用带着愤慨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小侯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遵照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道出我心中的【大魏宫廷】人选,却不想遭到肃王殿下这等羞辱……”说罢,他站起身来,愤然离席,朝着庆王弘信拱手说道:“庆王殿下,小侯无端受此羞辱,已无颜再留在此地,请恕小侯先行告退!”

  “这……”

  庆王弘信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可心中却在暗暗偷笑。

  就算是【大魏宫廷】他也没想到,身边这个老八居然如此暴躁,一上来就得罪了在场绝大多数势力不小的【大魏宫廷】贵族。

  他不用想也能猜到,苑陵侯酆叔今日离开之后,必定会站在他庆王弘信这边,甚至于,还会拉动一大批人站到他这边。

  而就在他暗自偷笑之时,却见赵弘润抬手喊道:“苑陵侯,且慢。”

  听闻此言,苑陵侯酆叔立即停下了准备离开的【大魏宫廷】脚步,回过身来看着赵弘润,表情似有些惊讶、有些困惑,亦有些得意。

  而此刻殿内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多王侯贵族们,心中亦有些奇怪,奇怪于这位肃王殿下为何要开口喊住愤然离席的【大魏宫廷】苑陵侯酆叔。

  难不成,这赵润竟是【大魏宫廷】个色厉内荏的【大魏宫廷】软柿子?

  不少贵族心中颇感意外。

  “肃王殿下还有何吩咐?”苑陵侯酆叔端着架子,一脸愤慨地问道。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大魏宫廷】意料,赵弘润完全没有向苑陵侯酆叔赔礼道歉的【大魏宫廷】意思,甚至于,他根本没有与苑陵侯酆叔说话,而是【大魏宫廷】对其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说道:“卫骄,即刻撒出人手,到苑陵盯死苑陵侯一门,给本王查清楚,苑陵侯一门究竟有屋舍几何、田地几何、家财几何、仆从几何,且每日府上的【大魏宫廷】开销几何。其家产的【大魏宫廷】度支,哪怕是【大魏宫廷】一个铜币,亦要给本王查清楚,详细记录下来。”

  “……”苑陵侯酆叔面色微变。

  也难怪,毕竟魏国绝大部分的【大魏宫廷】贵族,都有许多或正当、或非正当的【大魏宫廷】财路来源,之所以此前没有暴露出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些不存在,而是【大魏宫廷】因为没有人较真去追查,或者干脆点说,没有人敢去追查——纵使朝廷,历来亦是【大魏宫廷】对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牟利渠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如今,赵弘润摆出了要严查的【大魏宫廷】架势,那么,势必能查证到苑陵侯一门上下贪赃枉法、损公肥私的【大魏宫廷】种种罪证,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大魏宫廷】。

  “不要吝啬人手。”目不转睛地盯着苑陵侯酆叔,赵弘润轻笑道:“你要知道,卫骄,本王手底下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人,这样吧,干脆派一千商水军在苑陵侯的【大魏宫廷】府邸、田地、店铺等地候着,给我一天十二个时辰,盯死出入的【大魏宫廷】所有人!……务必要查证仔细咯,本王可不想日后在刑部本署出丑。”

  宗卫长卫骄会意,笑着说道:“殿下,直接派商水军不合乎规矩,不如这样,以训练士卒的【大魏宫廷】名义派出预备役的【大魏宫廷】士卒,至于人数嘛,就派个两千人吧……卑职觉得,两千人,足以彻底盯死苑陵侯一门上下,绝不会出现疏漏。”

  “很好,就这么安排。”赵弘润瞧着面色大变的【大魏宫廷】苑陵侯酆叔,淡淡说道:“仔细查、慢慢查,查个一年半载也不碍事……本王,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人!”

  “遵命。”卫骄抱拳应道。

  见此,赵弘润这才若无其事地看向苑陵侯酆叔,笑着说道:“苑陵侯,你不是【大魏宫廷】要告辞么?不必特意留下来与本王辞行。”

  “……”苑陵侯酆叔下意识地抬起头指向赵弘润,但随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慌忙又将手放了下来,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不得不说,相比较楚国的【大魏宫廷】贵族,魏国的【大魏宫廷】贵族很少曝光出诸如倾轧平民、损公肥私的【大魏宫廷】丑闻,但这并不意味着魏国的【大魏宫廷】贵族人格有多么高尚,只是【大魏宫廷】魏国很少有人会较真去追查这种事。

  否则,似某些贵族世家侵占了国家的【大魏宫廷】矿山,非法开采矿石,真当没有一个人知道吗?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事实上朝廷或多或少也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

  只不过,这些贵族平日里还算乖顺,不曾与朝廷作对,因此,除非闹出无法掩饰的【大魏宫廷】丑闻——比如某处贵族非法私矿坍塌,使得成百上千的【大魏宫廷】平民死亡,致使民怨沸腾,否则,似这种事朝廷也是【大魏宫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一旦出现一个有名望的【大魏宫廷】人要追查此事,那么朝廷就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必须给臣民一个交代。

  倘若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纵使某位贪赃枉法的【大魏宫廷】贵族其身份再尊贵,也难以保住他的【大魏宫廷】家族,除非是【大魏宫廷】姬赵氏子弟,否则,抄家充军流放,甚至连处死都有可能。

  而苑陵侯酆叔,恰恰就是【大魏宫廷】家底不怎么干净的【大魏宫廷】——其实干脆点说,魏国有权有势的【大魏宫廷】大贵族,很少有家底干净的【大魏宫廷】。

  在这种情况下,方才还一脸愤慨准备离开的【大魏宫廷】苑陵侯酆叔,此刻双腿就仿佛扎根在原地似的【大魏宫廷】,怎么也无法挪动双腿。

  也难怪他此刻心中惶恐不安,毕竟似赵弘润这种报复手段,别说他苑陵侯酆叔家底本来就不怎么干净,就算是【大魏宫廷】家底干净的【大魏宫廷】贵族世家,相信也要被赵弘润整得损失惨重。

  打个比方说,倘若苑陵侯酆叔名下有些店铺,而这些店铺外每当开门营业的【大魏宫廷】时候,就有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大魏宫廷】鄢陵军士卒抱着双臂站在那里,谁还敢到这些店铺来?

  长此以往,以往生意再好的【大魏宫廷】店铺,都要被搅黄。

  或许有人会说,倘若赵弘润真敢这么做,苑陵侯酆叔可以向朝廷告状。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证据呢?

  真以为到时候会像赵弘润与卫骄所说的【大魏宫廷】那样,直接派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士卒过去?赵弘润会傻到这种地步?

  倘若赵弘润果真打算这样做,他只要让一些鄢陵军士卒提早退伍,直接将其塞到苑陵城去即可,这样一来,那些士卒就不在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名册之内,根本逮不到证据。

  至于逮捕那些退伍士卒,那就更没道理了,人家只是【大魏宫廷】站在店门口的【大魏宫廷】街上,一未打砸、二未伤人,有什么理由去逮捕对方?

  更何况,倘若果真生这样的【大魏宫廷】事,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要对付苑陵侯一门,地方府衙,谁敢贸然干涉?而唯一有能力干涉的【大魏宫廷】朝廷刑部,恰恰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入主,只要雍王弘誉与肃王弘润不翻脸,刑部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干脆敷衍了事——一方是【大魏宫廷】为国为民、功勋赫赫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一位是【大魏宫廷】历来偷偷摸摸侵占国家利益的【大魏宫廷】地方诸侯,你猜刑部官员会偏袒哪方?

  正因为清楚这些事,因此,苑陵侯酆叔此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大魏宫廷】局面。

  此刻他唯一的【大魏宫廷】胜算,就是【大魏宫廷】在场的【大魏宫廷】王公贵族们都站出来与他站成一线,共同对抗殿内那位霸道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

  而此时,在座的【大魏宫廷】诸王侯,也隐隐有了这个心思与打算。

  可就在这个时候,赵弘润忽然对成陵王赵文燊说了句话:“成陵王,本王听说摹敬笪汗ⅰ裤前一阵子组了一支义军,曾部署在酸枣戒备韩军渡河,正好皮氏城守备空虚,可介意将这支义军迁驻到皮氏城?”

  这一句话,非但让成陵王赵文燊满脸讶然,亦让那些原本已打算站出来与苑陵侯酆叔站成一线的【大魏宫廷】诸侯,大吃一惊,纷纷露出了各异的【大魏宫廷】表情。

  相信在场诸人,谁都听得懂赵弘润那句话的【大魏宫廷】言外之意。

  顿时间,原本利害一致的【大魏宫廷】诸王侯贵族,阵营立刻崩裂,待成陵王赵文燊反应过来时,他已感觉在场诸多诸侯贵族看向他的【大魏宫廷】目光,已不再向先前那样友善。

  ……

  成陵王赵文燊转头看着笑吟吟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心情很是【大魏宫廷】复杂。

  他岂会看不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企图?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抛出了一个让他难以拒绝的【大魏宫廷】香饵。

  接受,或拒绝?

  成陵王赵文燊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大魏宫廷】局面。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大魏宫廷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