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66章:预料之外

第1066章:预料之外

  肃王赵润,对于这位皇子,成陵王赵文燊早些年便与其打过交道,心知这是【大魏宫廷】一位极其有能耐且相当有手腕的【大魏宫廷】皇子。

  早些年在三川之事上,这位皇子在举国贵族联合起来对其施加压力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反过来说服他们保持沉默,将当时的【大魏宫廷】宗府扳倒,单这件事就可见一斑。

  正因为这件事,成陵王赵文燊等几位封王,至今与原宗府宗老赵泰汝、赵来拓等人的【大魏宫廷】关系依旧很僵——关于这件事,成陵王赵文燊等人无可推卸责任,毕竟确实是【大魏宫廷】他们当时为了利益抛弃掉了偏向他们的【大魏宫廷】宗府。

  当然,对此,成陵王赵文燊等人并不后悔。

  毕竟,宗府以往也并非是【大魏宫廷】事事都向着他们,当时宗府偏向他们,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近些年来,他魏国的【大魏宫廷】皇权势力愈强盛,尤其是【大魏宫廷】当皇子赵润展露头角之后,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威势已逐渐与姬赵氏宗族并驾齐驱,导致皇权逐渐即将凌驾于宗府。

  在这种情况下,一向在『皇权与宗族』两者间维持平衡的【大魏宫廷】宗府,难免会偏向宗府。

  可在此之前,当皇权弱势的【大魏宫廷】实力,宗府也曾偏帮魏天子打压他们。

  因此,坑了宗府一事,成陵王赵文燊等人并不感到后悔。

  赵泰汝这个宗老倒了,还有宗正赵元俨;宗正赵元俨失势了,还有宗令赵元俼——前者的【大魏宫廷】政治立场与赵泰汝其实是【大魏宫廷】一致的【大魏宫廷】,而后者,在姬赵氏一族中的【大魏宫廷】名声更是【大魏宫廷】非常好。

  成陵王赵文燊等人真正担心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

  他们担心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国家与宗府被魏天子赵偲、肃王赵润这样的【大魏宫廷】人把持。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魏天子赵偲与其子肃王赵润不够贤明,问题在于这对父子的【大魏宫廷】政治立场——这对父子先看重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整个国家,其后是【大魏宫廷】整个国家的【大魏宫廷】子民,至于王室姬赵氏一族,在这对父子眼里也只是【大魏宫廷】国内众多贵族当中的【大魏宫廷】一支而已。

  或许曾有人感到惊疑:为何国内那许多贵族不选择支持更为强势的【大魏宫廷】肃王赵润,而选择雍王弘誉或庆王弘信,难道也是【大魏宫廷】因为肃王赵润放弃参与大位之争么?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

  这些人之所以选择雍王弘誉或庆王弘信,是【大魏宫廷】因为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政治立场与他们背道而驰。

  肃王赵润,这是【大魏宫廷】一个支持小平民、小贵族、小商人等弱势群体,打压大贵族、大商人的【大魏宫廷】皇子,在明知这种情况下,似成陵王赵文燊等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大贵族势力,岂会支持这位皇子?

  若非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军功太过于骇人,他们可能还会联合起来打压这位皇子,而相比之下,无论是【大魏宫廷】原东宫太子赵弘礼、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几乎都是【大魏宫廷】站在大贵族立场上的【大魏宫廷】。

  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纵使是【大魏宫廷】在三叔公赵来峪的【大魏宫廷】竭力拉拢下,仍然拉不到那些大贵族站边肃王党,只有像『南席侯赵咨』、『陈曹侯赵宓』、『南曹侯赵咎』等不知哪冒出来的【大魏宫廷】乡下土侯才会支持肃王赵弘润,因为这些人本身就是【大魏宫廷】空有爵名的【大魏宫廷】小贵族,只要循规蹈矩,他们是【大魏宫廷】在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扶持名单内的【大魏宫廷】——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利害一致。

  除此之外,再看看苑陵侯、曲梁侯等国内的【大魏宫廷】大贵族,他们可愿站边肃王赵弘润?

  不过眼下,肃王赵弘润突然向自己递出善意,这还真让成陵王赵文燊有些意外。

  赵文燊清楚眼前这位肃王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大魏宫廷】举动——对方清楚,纵使凭借其肃王的【大魏宫廷】权势,亦无法抗拒举国贵族的【大魏宫廷】压力,当初三川之事就是【大魏宫廷】绝好的【大魏宫廷】例子。

  在这种明知到最后势必得妥协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这位肃王选择主动割舍一部分利益,拉拢他赵文燊,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分化离间、逐个击破』的【大魏宫廷】策略。

  成陵王赵文燊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苑陵侯酆叔,他知道,只要他这边点头,认可了肃王赵弘润对他的【大魏宫廷】善意,那么苑陵侯酆叔此次肯定要倒霉,成为那位肃王殿下杀鸡儆猴的【大魏宫廷】那只牺牲品。

  而在这位肃王殿下那『分而破之』的【大魏宫廷】策略下,原本利害一致的【大魏宫廷】大贵族阵营,或有可能濒临瓦解。

  『……』

  足足过了二十几息,成陵王赵文燊仍不能拿定注意。

  也难怪,实在是【大魏宫廷】这件事的【大魏宫廷】影响太过于深远——今日他的【大魏宫廷】决定,或将决定魏国大贵族阵营的【大魏宫廷】生死存亡。

  从理智出,成陵王赵文燊认为应当拒绝这位肃王抛来的【大魏宫廷】重饵,坚定地站在大贵族阵营当中,与苑陵侯酆叔等贵族保持一致。

  毕竟这位肃王殿下投递过来的【大魏宫廷】善意,那只是【大魏宫廷】诡计,并不意味着对方已改变了政治取向,倘若他在今日为了利益抛舍了苑陵侯酆叔等人,直接或间接导致苑陵侯酆叔等大贵族失势,那么日后,当对面那位肃王殿下调转枪头来对付他成陵王赵文燊的【大魏宫廷】时候,就少了几位盟友支持他。

  长此以往,国内大贵族阵营将无法抗拒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权势,到最后只能被逐个击破,不得不仰人鼻息。

  『那就……回绝?』

  成陵王赵文燊瞅了一眼肃王赵弘润,他现对方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长大了呢……这位肃王。』

  目不转睛地看着赵弘润,成陵王赵文燊微微有些失神。

  他感觉,年已十九的【大魏宫廷】肃王赵润,比之几年前初次相见时,更具上位者的【大魏宫廷】威势。

  这个现,让成陵王赵文燊微微有些惶恐——肃王,即将成年。

  不知为何,他的【大魏宫廷】眼中闪过几许凝重,几许警惕。

  忽然,他朗笑着说道:“承蒙肃王殿下举荐,小王深感荣幸,愿将名下义军迁至皮氏……”

  听闻此言,殿内再次哗然。

  诸如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皆目瞪口呆地望着成陵王赵文燊,而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等国内的【大魏宫廷】大贵族,亦纷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大魏宫廷】表情。

  成陵王……他竟然背弃了大家伙儿,接受了那个赵润的【大魏宫廷】笼络?!

  “世王兄?”济阳王赵文倬惊骇地小声提醒着成陵王,在他看来,成陵王赵文燊多半是【大魏宫廷】昏了头了。

  哪能在这种时候接受那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笼络?!

  在议论纷纷中,赵弘润略感意外与惊讶地看着成陵王赵文燊,眼中闪过几丝疑惑——他不相信成陵王赵文燊会看不出他的【大魏宫廷】意图。可对方依旧还是【大魏宫廷】接受了他的【大魏宫廷】笼络,帮了他一个大忙,这让他赵弘润着实有些不解。

  但似眼下的【大魏宫廷】环境,明显不适合向成陵王赵文燊询问缘由,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将这个疑惑藏在心底,朗笑说道:“成陵王深明大义,本王甚感欣慰。既如此,本王今明两日便启奏垂拱殿,向父皇推荐世叔名下的【大魏宫廷】义军。而世叔,且请提早罗列举荐的【大魏宫廷】名单,比如『皮氏将军』、『皮氏尉』等等。”

  他这言下之意,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让成陵王赵文燊可以开始拉拢一部分大贵族了。

  听了这话,殿内诸王侯贵族面色大变,因为他们都逐渐看清了形式——被排除在成陵王成陵王赵文燊罗列名单之外的【大魏宫廷】人,必将遭到肃王赵润甚至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竭力打压。否则,肃王赵润这番的【大魏宫廷】举动就没有什么收益。

  果不其然,紧随着那句话之后,就见肃王赵弘润瞥了一眼尚站在殿内的【大魏宫廷】苑陵侯酆叔,意有所指地对成陵王赵文燊说道:“关于罗列的【大魏宫廷】名单,本王希望世叔选拔人才时着重品行,挑选那位真正愿为我大魏效忠的【大魏宫廷】忠心之士,莫要被某些看似道貌盎然的【大魏宫廷】家伙所欺。”

  听闻此言,殿内诸王侯下意识地看向苑陵侯酆叔,谁都听得出来,赵弘润这话暗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这位大贵族。

  『苑陵侯,多半是【大魏宫廷】完了……』

  襄王弘璟半眯着一只眼睛,淡淡地打量着此刻满脸惶恐、惊怒的【大魏宫廷】苑陵侯酆叔。

  随即,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成陵王赵文燊——他也不明白,在今日这种情形下,成陵王赵文燊为何突然站队老八那边。

  此时此刻,殿内最过于着急的【大魏宫廷】,莫过于庆王弘信。

  他更加不明白,明明方才的【大魏宫廷】局势明显还对他有利,可转眼之间,殿内的【大魏宫廷】局势大为改变,随着成陵王赵文燊的【大魏宫廷】站队,他的【大魏宫廷】兄弟老八赵润转眼间该被动为主动,抓住了这件事的【大魏宫廷】主导权。

  庆王弘信坐不住了,因为他知道,若他再不说话,那些本可成为他势力的【大魏宫廷】国内大贵族,就要被老八打成叛逆了。

  于是【大魏宫廷】,他急不可耐地站了出来,笑着对赵弘润说道:“弘润,河东四令乃国家大事,不可私授,为兄以为,还是【大魏宫廷】应当慎做商议为好。”

  听闻此言,赵弘润转头看了一眼庆王弘信,似笑非笑地说道:“五王兄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成陵王的【大魏宫廷】义军,不适合驻军皮氏?”

  话音刚落,早已看清了形式的【大魏宫廷】雍王弘誉亦在旁落井下石地说道:“弘信,你这话可说得毫无道理啊,成陵王,对国家、对陛下忠心耿耿,前一阵子我大魏与韩国交兵时,国内贵族,有几人似成陵王这般大义为公,慷慨解囊组建义军,为国解忧?……真没想到,弘信你居然不看好成陵王,本王还以为成陵王平日里与你关系不错呢。”

  『我几时说成陵王不合适了?!』

  庆王弘信恼怒地瞪向了雍王弘誉,却无暇与后者斗嘴,因为这个时候,成陵王赵文燊正一言不地瞅着他。

  他硬着头皮说道:“我并非认为成陵王不合适,我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弘润你的【大魏宫廷】推荐过于武断,在我看来,苑陵侯亦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个合适的【大魏宫廷】人选嘛。”

  听闻此言,苑陵侯酆叔如死灰般的【大魏宫廷】面孔再次浮现几许激动,仿佛是【大魏宫廷】抓到了救命稻草般。

  他也看清楚了眼下的【大魏宫廷】局势:在成陵王赵文燊站队肃王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他唯有支持庆王弘信,才有一线生机,否则,他苑陵侯一门上下,必定会遭到肃王乃至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清算——要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合适的【大魏宫廷】机会,魏天子早就想对付他们这帮人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殿内的【大魏宫廷】局势逐渐趋向明朗,可这明朗的【大魏宫廷】局势,却愈让殿内那诸多王侯难以抉择。

  本来这件事是【大魏宫廷】很简单的【大魏宫廷】,诸王侯一致支持庆王弘信,抵受来自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压力即可,可眼下成陵王赵文燊不知为何突然倒向肃王赵润,并且肃王赵润已隐晦地表示允许一批人跟着一起去河东财,并且,也只允许是【大魏宫廷】一批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们究竟是【大魏宫廷】选择肃王赵润,还是【大魏宫廷】选择庆王弘信呢?

  选择肃王赵润,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一条坦途,以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武功与才能,无论是【大魏宫廷】河西羌胡还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军队,都别想在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军队面前讨到便宜,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他们这批人日后只要跟随着肃王军,在军队屁股后头捡便宜即可。

  唯独不能保证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态度——如今这位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因为没有办法,才提携他们一起财,但日后,这位肃王殿下在已击溃了他们大贵族阵营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是【大魏宫廷】否仍然会像今日这般善待他们,这就难以预料了。

  而若是【大魏宫廷】选择庆王弘信,那么,势必将成为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心头仇寇,从此双方撕破脸皮,不死不休。

  更糟糕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权势,不见得能够稳胜肃王赵弘润。

  倘若他们大贵族阵营内部依旧团结一致,或可帮助庆王弘信压过肃王弘润,可眼下成陵王赵文燊倒戈投向肃王赵弘润那边,大贵族阵营已濒临瓦解,在这种情况下与肃王赵弘润为敌,纵使胜利也难逃被后者视为仇寇,若是【大魏宫廷】败……那下场尤为糟糕。

  而在殿内诸王侯左右为难之际,赵弘润亦默然思忖着。

  本来,他并不打算在今日过于逼迫庆王弘信,可眼下成陵王赵文燊不知为何忽然站到他这边,让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形势大好。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认为自己应该表现得更为强势些——若是【大魏宫廷】有机会的【大魏宫廷】话,他并不介意顺便教训教训赵五这个日益膨胀的【大魏宫廷】家伙。

  想到这里,赵弘润面色一沉,皱眉对庆王弘信说道:“五王兄此言差矣,成陵王大义为公,故而我愿为他举荐,苑陵侯何德何能,五王兄竟要推荐于他?……莫不是【大魏宫廷】苑陵侯暗中赠予了王兄什么重礼么?”

  这话,听得殿内诸王侯心头一震。

  因为他们现,这位肃王的【大魏宫廷】言辞,一下子就变得强势起来。

  而庆王弘信在听了这话后,面色骤变,怒声说道:“弘润,你莫要血口喷人!为兄几时收了苑陵侯的【大魏宫廷】重礼?”

  听闻此言,赵弘润冷冷说道:“既然如此,还请五王兄解惑。……既然五王兄并未收受重礼,为何要举荐苑陵侯酆叔?”

  话音刚落,不远处雍王弘誉亦冷笑着落井下石:“弘信,收授贿赂、私许官爵,这可是【大魏宫廷】重罪啊。……为兄代父皇监国,纵使顾念兄弟之情,亦不好对此视若无睹,弘信,你还是【大魏宫廷】讲讲清楚为妙。”

  “你、你们……”

  看看雍王弘誉,又看看肃王弘润,庆王弘信气地面色涨红。

  殿内的【大魏宫廷】气氛,一下子变得尤为紧张。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