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76章:审讯
  “可你为何要在家书中提『肃王军路经苑陵』这件事呢?”

  新任刑部尚书唐铮冷不丁开口询问苑陵侯府上的【大魏宫廷】家令酆贯。

  酆贯吓了一跳,随即连忙解释道:“小人也并非刻意提起,小人只是【大魏宫廷】听说此事,故而在家书中随意提了一句……”

  “这解释说不通吧?”唐铮目不转睛地盯着酆贯,正色说道:“你领着你家小主人上街玩耍,不曾想竟使小主人卷到纷斗之中,致使小主人头触石阶、昏迷不醒,当时你多半是【大魏宫廷】六神无主、惶恐不安,竟还有闲情东拉西扯?……在本府眼里,你家小主人被卷入纷争一事,与『肃王军路过苑陵县』一事毫无关联,为何你会在写信通禀苑陵侯的【大魏宫廷】家信中,扯到肃王军呢?两者根本是【大魏宫廷】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魏宫廷】事。”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酆贯闻言有些惊慌地解释道:“给老爷的【大魏宫廷】书信中,其实分为两份,第一封是【大魏宫廷】向老爷禀述近几日我侯府的【大魏宫廷】家计支度,顺便也提了几句那在期间我苑陵县发生的【大魏宫廷】大小事;后一份,才是【大魏宫廷】向侯爷禀述小主人情况的【大魏宫廷】急信……当时小人想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不如一起发了吧,故而就……”

  “是【大魏宫廷】这样吗?”大梁府府正褚书礼转头看向苑陵侯酆叔。

  苑陵侯酆叔点了点头,认可道:“回禀大人,确实是【大魏宫廷】两份书信夹送一封送至小侯手中。”

  见此,褚书礼看了一眼唐铮,却见唐铮却略一沉吟后,问苑陵侯酆叔道:“能否出示那份家书一观?”

  “这个……”苑陵侯酆叔闻言面色有些尴尬与迟疑。

  一看他有些难看的【大魏宫廷】表情,在场众人便猜到,在那封家书中,肯定写了一些对其不利的【大魏宫廷】事。

  在想通这一层后,唐铮正色说道:“苑陵侯,今日只审此案,本府只为确认你府上家令的【大魏宫廷】证词,其余之事,本府就当没看见。”说到这里,他转头望向赵弘润,请示道:“肃王殿下,您看这样可以么?”

  事关自己的【大魏宫廷】声誉,赵弘润还能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见此,唐铮转头望向苑陵侯酆叔,说道:“苑陵侯现在可否出示那份家书了?倘若落在驿馆的【大魏宫廷】话,可请褚大人派大梁府的【大魏宫廷】衙役陪同去取。”

  苑陵侯酆叔闻言迟疑地看了一眼肃王赵弘润,又看了一眼老家令酆贯,一边从怀中取出那份书信,一边说道:“不必劳烦大梁府的【大魏宫廷】衙役了,此信我携带在身。”

  说着,他走上前几步,将手中的【大魏宫廷】书信递给褚书礼。

  在接过书信后,褚书礼将书信一张张摊开在案上,与唐铮以及徐荣,仔细观阅。

  正如苑陵侯的【大魏宫廷】家令酆贯所言,这其实是【大魏宫廷】两份书信。

  在头一封书信中,记载着苑陵侯今年秋收的【大魏宫廷】收成,从那拥有田地的【大魏宫廷】数量以及高额的【大魏宫廷】田租数字中,不难判断出,苑陵侯府的【大魏宫廷】确有『兼并土地』、『高贷钱租』的【大魏宫廷】嫌疑。

  更让大理寺卿正徐荣双眉紧皱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信中还提及了一桩事:苑陵县有一户平民因拖欠苑陵府的【大魏宫廷】高额钱租,被苑陵侯的【大魏宫廷】家仆强占了田地,此人不服,上告苑陵县县令,而结果嘛,家令酆贯在信中讲得清清楚楚——已『妥善处置,令其不敢复告。』

  这件事从侧面证明,赵弘润方才直言已收集了苑陵侯一门上下的【大魏宫廷】种种罪证,这事十有**都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

  在明白这一点后,大理寺卿正徐荣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苑陵侯酆叔,让后者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变得颇为僵硬——想来苑陵侯也清楚,今日若非审理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有关他府上的【大魏宫廷】罪名,单凭这份变相认罪的【大魏宫廷】书信,就足以让大理寺派出人手彻查他一门上下,按律定罪。

  最终,三位审官看完了书信,将这份家书重新归还苑陵侯酆叔,这才让后者悬起的【大魏宫廷】心神落了下来。

  “唐大人怎么看?”大梁府府正褚书礼询问刑部尚书唐铮。

  在他看来,他与大理寺卿正徐荣都已上了年纪,脑子已不如年轻人好使,而刑部尚书唐铮还不满四旬,正值壮年。

  在听了褚书礼的【大魏宫廷】询问后,刑部尚书唐铮摇了摇头,随即目视苑陵侯家令酆贯道:“酆贯,苑陵侯府上收租的【大魏宫廷】日子,是【大魏宫廷】在哪一日?”

  酆贯拱了拱手,回答道:“是【大魏宫廷】在上月……也就是【大魏宫廷】十月月末之前。”

  “嗯。”唐铮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你是【大魏宫廷】何时统计了当年的【大魏宫廷】租金?”

  酆贯回答道:“约是【大魏宫廷】今月的【大魏宫廷】初六、初七前后。”

  听闻此言,唐铮眯着眼睛淡淡说道:“不对吧?倘若果真是【大魏宫廷】初六、初七便已清算得出该年的【大魏宫廷】收成与租金所得,你为何不及时写信禀呈苑陵侯?偏偏要拖到今月下旬?……这么说吧,凭着苑陵侯的【大魏宫廷】田租所得数目,本府相信,那些租农十有**会拖到月末的【大魏宫廷】最后两日,才不甘愿地缴纳租金……这件事不必隐瞒,本府只需派人去查证一下,便可得知真相。”

  听着唐铮这隐晦的【大魏宫廷】讥讽,苑陵侯酆叔尴尬而又懊恼,却不敢发作,只好沉着脸站在那不说话。

  而此时,酆贯在想了想后,似潘然醒悟般解释道:“大人误会了,租农、佃户的【大魏宫廷】所得,是【大魏宫廷】由府上账房清点的【大魏宫廷】……至于小人所说的【大魏宫廷】初六、初七,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已大致收上租金的【大魏宫廷】日期,至于府上账房具体的【大魏宫廷】清算,是【大魏宫廷】在……小主人受伤前后。”

  “哦?”唐铮眼眉挑了挑,似笑非笑地说道:“也就算说,你家小主人受伤之前,你府上的【大魏宫廷】账房还未清点出结果?酆贯,你方才可不是【大魏宫廷】这么说的【大魏宫廷】。”

  “我……”酆贯脸上露出几许惶恐,惴惴不安地解释道:“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小人一时糊涂了,记错了……”

  “这也能记错?”唐铮眯了眯眼睛,逼问着酆贯。

  随即,他笑着说道:“好,就当是【大魏宫廷】你记错了,那么本府再来问你,苑陵侯府上账房先生清点出今年收成,究竟是【大魏宫廷】在你家小主人受伤之前,还是【大魏宫廷】之后?……你想好了再说。”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小主人受伤的【大魏宫廷】前一日,小人写下了前半封家书。”酆贯回答道。

  听闻此言,唐铮冷笑着说道:“不对吧?你家小主人受了伤,相信你当时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必定是【大魏宫廷】回到府上便立即写下这份家书。……在当时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你竟然还能记得有半封家书?苑陵侯,看在你府上的【大魏宫廷】家令,对你一家并未一片热忱啊。”

  “……”苑陵侯酆叔皱着眉头看着酆贯,一言不发。

  虽然他听出了唐铮了挑拨之意,但不可否认唐铮说得没错,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酆贯多半是【大魏宫廷】六神无主、惊慌失措,按理来说是【大魏宫廷】急急忙忙写下书信然后派人送到手中。

  而在这种情况下,家令酆贯居然还能想起『昨日的【大魏宫廷】半封书信』,这的【大魏宫廷】确有些蹊跷。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苑陵侯酆叔沉着脸不说话,酆贯脸上露出恐惧之色,连忙说道:“侯爷,大人,小人……小人……”

  “可别说又记错了。”打断了酆贯的【大魏宫廷】话,刑部尚书唐铮冷笑着说道:“倘若你想说摹敬笪汗ⅰ壳半封书信是【大魏宫廷】在你家小主人受伤之后所写,那就更不对了……这在本府眼里,等同于你已默认罪行。”说到这里,他拿起案上的【大魏宫廷】惊堂木,在重重一拍后厉声喝道:“酆贯,从实招来!”

  见此,跪在地上的【大魏宫廷】酆贯吓得浑身一颤,连声说道:“三位大人明鉴,小人所说,句句属实啊……”

  “句句属实?”唐铮睁大眼睛,厉声说道:“你在前半封信中,刻意提及『肃王军路经苑陵县』,后在你家小主人受伤那件事上,隐晦写到『那群歹人孔武有力,不惧县卒、王法,若非亡命、即是【大魏宫廷】军卒』,这分明就是【大魏宫廷】在暗指肃王军军卒,企图将此事嫁祸到肃王军军卒身上,借此构陷肃王殿下!”

  “我……小人不敢……小人绝没有……”酆贯满脸惶恐地摇头否认。

  见此,刑部尚书唐铮拍了一下惊堂木,冷冷说道:“来啊,用杖刑!”

  “……”大梁府府正褚书礼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唐铮,他心说,这是【大魏宫廷】我大梁府的【大魏宫廷】堂上,又不是【大魏宫廷】你刑部本署,按理来说也是【大魏宫廷】由我这个大梁府府正来下令……

  不过话虽如此,对于唐铮的【大魏宫廷】火眼金睛,褚书礼还是【大魏宫廷】颇感佩服的【大魏宫廷】,于是【大魏宫廷】也就没有在意唐铮那喧宾夺主的【大魏宫廷】行为。

  而见府正褚书礼没有反对意思,堂上的【大魏宫廷】大梁府衙役们遂依令走到酆贯身边,准备仗打拷问。

  见此,酆贯惊慌失措,挣扎着几步爬到苑陵侯酆叔面前,扯着后者的【大魏宫廷】衣摆,连声说道:“侯爷,侯爷,小人是【大魏宫廷】冤枉的【大魏宫廷】啊,小人是【大魏宫廷】冤枉的【大魏宫廷】啊……”

  “……”苑陵侯酆叔神色异样地盯着酆贯,半响后,幽幽说道:“酆贯,你跟了我几年了?”

  “许、许是【大魏宫廷】有四十余年了……”酆贯干巴巴地说道。

  “对,四十余年了……”苑陵侯酆叔点了点头,神色失望地说道:“你父曾经就是【大魏宫廷】我苑陵侯府的【大魏宫廷】家令,赐姓酆氏,而你我,也是【大魏宫廷】从小一起长大,这些年来,我可曾亏待过你?还记得前年么?你的【大魏宫廷】儿子看上了后街刘大富的【大魏宫廷】女儿,可刘大富仗着他与郑城王氏有些交情,鄙视你子在我苑陵府为仆,是【大魏宫廷】我,是【大魏宫廷】我帮你出了头,逼得刘大富不得不将其女儿嫁给你儿子,为此,我不惜与郑城王氏交恶……而你,就这么报答我?你应该知道的【大魏宫廷】,阿顺,是【大魏宫廷】我最疼的【大魏宫廷】长孙……”

  “侯爷……”酆贯闻言面如死灰,连连磕头,哭诉道:“小人不知,小人也不知民群推攘竟会使小主人受伤,否则那一日,小人绝不会带着小主人到那里去……小人当日也是【大魏宫廷】想看看『那些人』会做什么。”

  “那些人?”

  刑部尚书唐铮闻言沉声问道:“可是【大魏宫廷】那些『歹人』,你接触过对方?”

  酆贯浑身一震,缄口不言。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三寸人间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圣墟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  大魏宫廷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