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81章:事件背后

第1081章:事件背后

  待等到十二月初,这则对赵弘润颇为不利的【大魏宫廷】谣言,愈演愈烈,至少在大梁城内,已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魏宫廷】地步。

  城内各处,时而出现如下的【大魏宫廷】对话:

  “哎,你们听说了么?苑陵侯的【大魏宫廷】家令死了。”

  “听说了,听说摹敬笪汗ⅰ壳个家令是【大魏宫廷】奉命苑陵侯的【大魏宫廷】命令,监守自盗,勾结外贼摧了主人家的【大魏宫廷】铺子,借此想诬陷肃王殿下……”

  “什么啊,你听到的【大魏宫廷】这些,都已是【大魏宫廷】过去的【大魏宫廷】事了。……我告诉你们啊,那个苑陵侯家令在临死前,他用血在监牢内的【大魏宫廷】墙壁上写了一份认罪的【大魏宫廷】血书,供认了其主苑陵侯授意他监守自盗诬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种种……而稀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苑陵侯竭力否认是【大魏宫廷】他授意,认为那份血书,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伪造……”

  “肃王殿下伪造那份血书做什么?”

  “你还不懂?肃王殿下,早就看国内那帮大贵族不顺眼了……你们不知道吧,其实肃王殿下早就已经收集了许多大贵族的【大魏宫廷】罪证,就等着逮到机会将其一网打尽……”

  “诶?这……举国权贵?这可牵连甚广啊……”

  “可不是【大魏宫廷】说嘛。……不过我是【大魏宫廷】支持肃王殿下这么做的【大魏宫廷】,国内那群贵族老爷……嘿!”

  “哎,肃王殿下太心急了……”

  谣言传到最后,仿佛已变成了铮铮的【大魏宫廷】事实,甚至于,在这个谣言的【大魏宫廷】基础上又再次延伸出诸多版本的【大魏宫廷】谣言,比如说,『肃王已说服朝廷要严惩土地兼并事例』、或『朝廷即将取缔国内三成以上地方贵族』。

  这些谣言的【大魏宫廷】传开,使得朝廷与肃王赵弘润在民间的【大魏宫廷】威望顿时高涨,但在国内贵族间的【大魏宫廷】公信度却急速衰减。

  甚至于到后来,地方贵族已出现了明显的【大魏宫廷】抱团行为。

  最直接的【大魏宫廷】体现是【大魏宫廷】,各地方贵族开始排斥『肃氏商会』,暗中打击加盟『肃氏商会』的【大魏宫廷】贵族的【大魏宫廷】产业,故意制造混乱,影响『肃氏商会』在地方店铺的【大魏宫廷】正常运作。

  而与朝廷有所合作的【大魏宫廷】贵族与贵族商人势力,亦陆续开始阳奉阴违,虽然不至于公然与朝廷作对,已却出现了故意延误运货日期、故意囤积粮食不向市集发放等行为。

  这一桩桩事情的【大魏宫廷】发生,使得各地方县令纷纷上奏郡治,再由郡治上表朝廷。

  当然,这些地方的【大魏宫廷】变故,此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并未得知,仍然在禁足惩戒期限内的【大魏宫廷】他,正呆在他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里,思忖着『苑陵侯府家令酆贯之死』的【大魏宫廷】幕后主谋。

  不得不说,关于这个幕后主谋,近几日来赵弘润怀疑这、怀疑那,陆陆续续找出了好些名疑似幕后主谋的【大魏宫廷】人。

  他头一个想到的【大魏宫廷】,自然是【大魏宫廷】庆王弘信,但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在他脑中一转,就被他否决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在庆王府的【大魏宫廷】那场筵席上,赵弘润拉拢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人,却将苑陵侯酆叔等人推到准备打压的【大魏宫廷】对立面。

  在这种情况下,苑陵侯酆叔等人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大魏宫廷】坚定地站在庆王弘信那边。

  换而言之,庆王弘信根本不需要用这种伎俩在取得苑陵侯酆叔等人的【大魏宫廷】支持,这种伎俩对这位庆王而言,只是【大魏宫廷】画蛇添足,甚至于,一旦事迹败露,很有可能使本来就是【大魏宫廷】局势不妙的【大魏宫廷】庆王弘信变成众矢之的【大魏宫廷】。

  第二个怀疑的【大魏宫廷】对象,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

  对于这位三皇兄,说实话赵弘润不是【大魏宫廷】很看得透。

  但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赵弘润并不认为这位三皇兄有这么做的【大魏宫廷】动机。

  要知道,襄王弘璟与他赵弘润并没有本质上的【大魏宫廷】利害冲突,并且以这位三皇兄的【大魏宫廷】性格,也不可能会为了庆王弘信而这般不顾一切——陷害了他赵弘润,增强了国内贵族对庆王弘信的【大魏宫廷】支持,赵弘璟能从中得到什么?

  冒着天大的【大魏宫廷】风险,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给庆王弘信做嫁衣,全心全意将后者送上魏国君王的【大魏宫廷】宝座?

  襄王弘璟高尚到这种地步?

  根本不切实际!

  倘若襄王弘璟果真有这种觉悟的【大魏宫廷】话,当初雍王弘誉与他关系也不错,他没必要弃雍王而投庆王。

  至于雍王,也不可能。

  要知道,在『河东四令』这件事上,雍王弘誉可是【大魏宫廷】坚定地拒绝了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要求,这才使得那些贵族改投庆王。

  这足以证明,雍王弘誉并不希望与赵弘润闹僵。

  既然如此,雍王弘誉就更不会做出陷害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事,毕竟酆贯这件事,性质可要比『河东四令』那桩事恶劣地多。

  而在排除了庆王弘信、襄王弘璟、雍王弘誉这三位王兄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赵弘润也曾一度怀疑原东宫太子赵弘礼。

  不过仔细想了想,赵弘润再次否决了自己的【大魏宫廷】猜测。

  原因很简单,因为长皇子赵弘礼目前就只保留了骆瑸一位心腹幕僚,而骆瑸是【大魏宫廷】光明磊落的【大魏宫廷】君子,他的【大魏宫廷】计策一向是【大魏宫廷】王道阳谋,似这种阴谋诡计,不是【大魏宫廷】骆瑸的【大魏宫廷】风格。

  『那么,会是【大魏宫廷】谁呢?』

  赵弘润皱着眉头想了很久,陆陆续续又排除了许多有嫌疑的【大魏宫廷】人。

  『上将军府府正晁立栋?不对,这厮蠢的【大魏宫廷】很,哪能想得出如此高明的【大魏宫廷】死间计。……老东西赵泰汝?不对,这个老东西老奸巨猾,他懂得「规矩」,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大魏宫廷】手段对付我……』

  想来想去,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想不出一个结果。

  而就在赵弘润心烦意乱之际,宗卫吕牧迈步走入了书房,抱拳禀道:“殿下,拱卫司的【大魏宫廷】人了。”

  “拱卫司?”赵弘润愣了一下,着实感觉有些意外。

  因为,『拱卫司』全称是【大魏宫廷】『垂拱殿御庭卫司署』,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近两年秘密组建的【大魏宫廷】卫署,虽挂名在内侍监名下,但整个魏国能调动这支卫士的【大魏宫廷】就只有两个人——除魏天子外,就只有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心腹大太监童宪。

  从某种意义上说,魏天子对拱卫司的【大魏宫廷】信任,还要在内侍监之上。

  “请!”赵弘润点头说道。

  吕牧抱拳而退,片刻后,领着一位甲胄光鲜的【大魏宫廷】男人走了进来。

  赵弘润认得此人,此人是【大魏宫廷】『垂拱殿御庭卫右指挥使童信』,同时也是【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的【大魏宫廷】堂侄。

  若用一句话来形容童信,那就是【大魏宫廷】——此人乃天家鹰犬。

  “童统领,童统领拜访本王,这还真是【大魏宫廷】头一遭。”

  赵弘润笑着与童信打了声招呼。

  “肃王殿下。”童信满脸笑容地走上前来,拱手抱拳,随即在看了一眼屋内,见屋内只有宗卫长卫骄后,遂突然严肃了表情,压低声音说道:“殿下,陛下有请,召殿下即刻前往甘露殿。”

  “……”

  赵弘润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对此他早有预料——酆贯的【大魏宫廷】死闹地沸沸扬扬,他不相信他父皇没听说此事。

  相反,赵弘润对于他父皇今日才派人来召见他感到纳闷,他原以为会更早的【大魏宫廷】。

  带上宗卫卫骄与吕牧二人,赵弘润跟着童信出了府邸,登上了府邸外童信来时的【大魏宫廷】那辆马车。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马车行驶至皇宫。

  此时,就能凸显出拱卫司在皇宫内的【大魏宫廷】地位——当赵弘润与宗卫卫骄吕牧以及童信等几名御卫下了马车后,那些守卫宫门的【大魏宫廷】禁卫丝毫没有搜查童信等人的【大魏宫廷】意思,直接给予放行。

  沿着皇宫内的【大魏宫廷】道路,赵弘润一行三人在童信等人的【大魏宫廷】指引下来到了甘露殿。

  赵弘润此时才发现,甘露殿外的【大魏宫廷】禁卫、郎卫,一个也瞧不见,到处都是【大魏宫廷】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

  而此时值守在甘露殿的【大魏宫廷】也是【大魏宫廷】熟人,正是【大魏宫廷】『垂拱殿御庭卫左指挥使燕顺』。

  『怎么回事?』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他感觉甘露殿的【大魏宫廷】气氛有些凝重。

  就在赵弘润暗自纳闷之际,燕顺迈步走上前来,拱手抱拳,低声说道:“肃王殿下,陛下正在殿内等候殿下。”

  赵弘润点了点头,揣着诸般猜测迈步走入甘露殿,在燕顺的【大魏宫廷】指引下,赵弘润来到了偏殿,看到了正在偏殿内的【大魏宫廷】魏天子。

  只见魏天子正坐在椅子上,擦拭着一柄寒光凛冽的【大魏宫廷】宝剑。

  可能是【大魏宫廷】听到了脚步声,魏天子抬起头来,瞧了一眼赵弘润,淡淡说道:“弘润,你大意了。”

  “……”赵弘润愣了愣,在微微皱了皱眉后,说道:“是【大魏宫廷】,儿臣疏忽了。”

  “疏忽?”魏天子轻笑一声,端详着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淡淡说道:“朕等了你数日,等你主动来向朕禀告,但你始终未曾前来,可见,你此刻仍然想不到,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在背后搞鬼。”

  听闻此言,赵弘润不禁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听他父皇的【大魏宫廷】语气,似乎魏天子已猜到了『酆贯之死』幕后的【大魏宫廷】主谋。

  “儿臣愚钝,请父皇示下。”赵弘润少有地用严肃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因为他清楚这件事的【大魏宫廷】严重性,因此也没心情与魏天子打诨玩笑。

  魏天子深深看了一眼面前那个最器重的【大魏宫廷】儿子,擦拭着手中已一尘不染的【大魏宫廷】利剑,沉声说道:“苑陵侯家令之死,你猜不到背后的【大魏宫廷】主谋,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在你眼里,那些人这么做是【大魏宫廷】为了陷害你。……但事实上并不然,在朕眼里,那些人使酆贯离奇死于牢中,且临死前留下漏洞百出的【大魏宫廷】认罪血书,是【大魏宫廷】为了搅浑局势,让国内的【大魏宫廷】那些贵族联合起来仇视你,怀疑朝廷,挑拨离间欲我大魏内乱……那么现在你告诉朕,这件事背后的【大魏宫廷】主谋,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一方人。”

  听了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浑身一震,他终于醒悟,这些日子来那股强烈的【大魏宫廷】违和感究竟是【大魏宫廷】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猜错了——酆贯之死,不是【大魏宫廷】冲着他来的【大魏宫廷】,其真正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了搅和魏国内部不稳。

  而会这样做、且在魏国国内有实力这样做的【大魏宫廷】人,或者确切点说是【大魏宫廷】『势力』,就只有一股。

  “萧氏余孽!”

  赵弘润眯了眯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神级奶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深圳民升激光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圣墟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