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89章:二月
  隐约听到库房外的【大魏宫廷】细微脚步声,少卿杨愈的【大魏宫廷】心一下子就绷紧了。

  要知道,他可是【大魏宫廷】『前刑部尚书周焉遇害案』的【大魏宫廷】追查官员之一,他很清楚周焉是【大魏宫廷】在何处遇害的【大魏宫廷】——周焉在吏部的【大魏宫廷】库房翻找某些官员的【大魏宫廷】文档时,被潜伏在吏部内的【大魏宫廷】萧氏党羽所杀。

  『难道……』

  咽了咽唾沫,少卿杨愈看了一眼身边的【大魏宫廷】那位捕头——李捕头。

  得到少卿杨愈的【大魏宫廷】眼神示意,李捕头点了点头,轻轻将手中的【大魏宫廷】油灯放在一旁,缓缓抽出了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刀。

  结果刀还未抽出来,就见一名捕头打扮的【大魏宫廷】男人走了进来,说道:“杨少卿,您查地如何了?库房外连一只老鼠都……老李,你这是【大魏宫廷】干嘛?”

  瞧见此人,少卿杨愈与李捕头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即,李捕头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刀归入刀鞘,没好气地说道:“老王,险些被你吓死,杨少卿不是【大魏宫廷】让你在库房外守着嘛?”

  “有啥好守的【大魏宫廷】,这个时辰,府里哪有人啊。”王捕头浑不在意地说道,随即,他转头看向少卿杨愈,欲言又止地说道:“杨少卿,您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近几日过于倦乏了?”

  『他是【大魏宫廷】想说我疑神疑鬼吧?』

  少卿杨愈心中暗暗苦笑了一声。

  真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疑神疑鬼么?

  杨愈并不觉得是【大魏宫廷】他想多了,毕竟,前刑部尚书周焉遇害,就是【大魏宫廷】前车之鉴。

  因此,他才会用职权之便,让王捕头与李捕头二人随同他一起前来,毕竟这两位捕头,皆是【大魏宫廷】他相识多年的【大魏宫廷】同僚——他可不希望像前刑部尚书周焉似的【大魏宫廷】,失踪个几日,然后几日后在城内的【大魏宫廷】河渠发现尸首。

  不过就目前来看,多半还真是【大魏宫廷】他想多了,未见得他大理寺内亦有潜伏的【大魏宫廷】萧氏余孽。

  当然,也有可能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更加谨慎了,毕竟上回『刑部尚书周焉遇害案』中,萧氏余党可是【大魏宫廷】被揪出了好些人。

  『可能真是【大魏宫廷】我想多了吧?』

  摇了摇头,少卿杨愈将金绪与沈归的【大魏宫廷】入职文档放回箱子里,随即笑着说道:“辛苦两位了,今日杨某做东,请两位喝酒,不醉不归。”

  “那感情好。”王捕头笑哈哈地说道。

  于是【大魏宫廷】乎,三人迈步走向库房外。

  少卿杨愈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与王捕头走向屋外的【大魏宫廷】时候,走在他身背后的【大魏宫廷】李捕头,瞥了一眼放置金绪与沈归二人文档的【大魏宫廷】箱子,随即目光深沉地看着少卿杨愈的【大魏宫廷】背影。

  只是【大魏宫廷】当眼角余光瞥到少卿杨愈身边的【大魏宫廷】王捕头时,李捕头眼中的【大魏宫廷】那一抹深意,这才迅速褪去。

  “老李,快快快,少卿大人请喝酒,你还在墨迹什么?”

  “来了来了。”

  终归,相安无事。

  而在次日,在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内,赵弘润亦从宗卫高括手中,得到了关于大理寺狱丞金绪底细情报。

  关于大理寺狱丞金绪的【大魏宫廷】底细情报有四份,一份来自吏部、一份来自大理寺,一份来自青鸦众在城内收集的【大魏宫廷】、关于金绪以往数年在大梁的【大魏宫廷】言行举止,而最后一份,则是【大魏宫廷】监牢内的【大魏宫廷】眼线孙叞。

  在赵弘润看来,前三分情报都是【大魏宫廷】中规中矩,没什么可疑的【大魏宫廷】地方,反而是【大魏宫廷】孙叞派人送来的【大魏宫廷】消息,更有价值。

  孙叞托人告诉赵弘润,自从金绪当上大理寺的【大魏宫廷】狱丞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招募一些“疑似军卒”的【大魏宫廷】人担任狱卒,而这些狱卒,看似与监牢内的【大魏宫廷】李老六等狱卒同流合污,对牢狱内一些非法的【大魏宫廷】事视而不见,但孙叞却感觉这些人并不贪财,甚至于,他感觉这些人似乎有很强的【大魏宫廷】纪律性。

  在看到孙叞这些看似片面的【大魏宫廷】判断后,赵弘润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四个字:萧氏余孽。

  因为萧氏余孽,就是【大魏宫廷】一个类似军队般的【大魏宫廷】纪律严明的【大魏宫廷】反叛组织,而且这伙贼人手中似乎有着不俗的【大魏宫廷】金钱来源。

  『这个金绪,莫非也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一员么?倘若果真如此,那我大魏……还真是【大魏宫廷】被渗透地千疮百孔啊。』

  揉了揉眉骨,赵弘润着实感到有些头疼。

  他能够理解萧氏余孽向大理寺渗透的【大魏宫廷】原因,倘若说狱丞金绪果真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一员——为了合法地藏匿一股武装力量。

  在大梁,并非是【大魏宫廷】人人都允许携带武器的【大魏宫廷】,就算是【大魏宫廷】朝廷府衙,能够携带兵刃的【大魏宫廷】人,也就只有那么几种:兵卫、禁卫、郎卫、御卫,刑部公差、大理寺公差,以及狱卒等等。

  除此之外,就算是【大魏宫廷】管制大梁民间治安的【大魏宫廷】大梁府,也只有班头们带有刀剑,其余衙役,大多都手持木棍。

  问题在于,大理寺被渗透成这样,那么负责城防与巡防的【大魏宫廷】兵卫呢?

  甚至于,禁卫呢?

  郎卫呢?

  此时,赵弘润忽然惊悟当日他受其父皇召见,到皇宫内的【大魏宫廷】甘露殿拜见后者时,为何当时甘露殿内到处都是【大魏宫廷】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

  很显然,他父皇可能察觉到了什么,觉得禁卫与郎卫或有可能已混入了萧氏余孽,因此,大力组建了拱卫司。

  “殿下,不如派人去将那狱丞金绪拿下,严加拷问。”宗卫长卫骄在旁出主意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摇了摇头。

  因为在曾经『前刑部尚书周焉遇害一案』中,赵弘润就已经见识到了萧氏余孽们看淡生死、视死如归的【大魏宫廷】作风,哪怕称之为死士也不为过。

  因此,倘若那狱丞金绪果真时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一员,就算拿下了此人,此人也不会招供,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带着大理寺监牢内那帮潜伏的【大魏宫廷】余孽成员,做出临死前最后的【大魏宫廷】疯狂举动。

  在赵弘润看来,狱丞金绪这种洪德十六年才爬上狱丞位置的【大魏宫廷】人,倘若果真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一员,他在余孽中的【大魏宫廷】地位也不会太高。与其逼迫这种小角色,还不如留着他,放长线、钓大鱼,因为他与他父皇都怀疑,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领袖,多半就在大梁——没有任何依据,只是【大魏宫廷】有这种感觉。

  在思忖了片刻后,对卫骄说道:“卫骄,给应康送个口信,叫他增派青鸦众到大梁。”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应康,便是【大魏宫廷】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首领。

  卫骄点点头,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殿下,不跟内侍监打声招呼么?”

  赵弘润想了想,说道:“唔,让青鸦众们自己与接触内侍监吧,就以……正好今年由我负责监考会试,就以『维持会试期间城内秩序』为理由吧。”

  “是【大魏宫廷】!”卫骄抱拳领命。

  待等卫骄离开之后,赵弘润本想即刻入皇宫将这件事禀告于他父皇,不过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作罢了,毕竟,大梁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地盘,倘若说他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的【大魏宫廷】话,内侍监未必查不到。

  说不定,他父皇也是【大魏宫廷】抱着诸如放长线、钓大鱼的【大魏宫廷】念头呢。

  数日后,似成陵王赵燊、苑陵侯酆叔等国内的【大魏宫廷】大贵族,在献上贡品,且向魏天子请辞后,纷纷离开了大梁,回归地方。

  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人自然是【大魏宫廷】回家筹集资金,毕竟建设一道直通官道,可能要花费他们二三十年所积累的【大魏宫廷】财富,这笔庞大的【大魏宫廷】资金,可不是【大魏宫廷】随时就能凑起来的【大魏宫廷】。

  搞不好,成陵王赵燊等人还得出售一些库藏内的【大魏宫廷】玉石、珠宝,来凑这笔恰敬笪汗ⅰ慨。

  至于苑陵侯酆叔等人,显然也得回去凑钱,当然,这笔恰敬笪汗ⅰ慨并非可不是【大魏宫廷】用在大梁到汾阴的【大魏宫廷】那条官道上的【大魏宫廷】。

  不得不说,魏天子虽然当日口口声声戏称赵弘润狡猾,但他做的【大魏宫廷】事,可比赵弘润奸猾多了——他是【大魏宫廷】颁布了『朝廷着肃王兴建四条官道』的【大魏宫廷】通告,但是【大魏宫廷】那几条官道的【大魏宫廷】具体路线,他却没有透露,以至于苑陵侯等人根本不知,他们所得到的【大魏宫廷】『解县』,实际上是【大魏宫廷】被排除在汾阴到大梁这条直通官道外的【大魏宫廷】。

  之后又过了数日,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阿穆图,亦与小女儿乌娜告别,与白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哈勒戈赫,以及纶氏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禄巴隆,一起返回三川雒城,准备去筹措『大梁到雒城』这条官道的【大魏宫廷】资金。

  毕竟,如今的【大魏宫廷】川雒联盟虽说富裕,但还没有富裕到一口气就拿出一笔如此庞大资金的【大魏宫廷】地步。再说了,川雒的【大魏宫廷】财富主要仍然在于他们庞大的【大魏宫廷】羊群,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总不能让冶造局的【大魏宫廷】人牵着几十万只羊去建设道路吧?

  因此,他们回雒城的【大魏宫廷】第一件事,就是【大魏宫廷】要想办法将川雒联盟的【大魏宫廷】一部分换成钱。

  待这些形形色色的【大魏宫廷】各势力的【大魏宫廷】人离开大梁后,大梁逐渐稍微冷清了些,但是【大魏宫廷】没安静几天,待等到了二月,这座魏国王都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原来,是【大魏宫廷】参加今年考举的【大魏宫廷】各地考子们来了。

  不得不说,每三年的【大魏宫廷】考举,这是【大魏宫廷】对大梁以及周边城县治安的【大魏宫廷】一大考验。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摹敬笪汗ⅰ壳些考子喜欢惹事,主要是【大魏宫廷】因为各地的【大魏宫廷】考子不习惯大梁的【大魏宫廷】繁华,就比如今年,成批的【大魏宫廷】考子瞪大眼睛挤在祥符港,瞧着冶造局负责督造船只的【大魏宫廷】工匠与官员们,建造一艘艘巨大的【大魏宫廷】楼船;或者他们跑到博浪沙,想要一睹博浪沙河港这座未来魏国最大的【大魏宫廷】军商两用河港基地。

  更糟糕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些学子大多年轻气盛,好打抱不平,以至于倘若瞧见游侠地痞敲诈勒索商贩,总有人站出来抱打不平,而最终,难免会被那些游侠地痞教训。

  要是【大魏宫廷】这些学子当中有些还懂得拳脚武艺的【大魏宫廷】,那就更不得了了。

  毫不夸张地说,每三年会试期间大梁城内城外的【大魏宫廷】斗殴事件,至少有一半是【大魏宫廷】这些好打不平的【大魏宫廷】学子与当地游侠、地痞发生口角引发的【大魏宫廷】。

  因此对于这些学子们的【大魏宫廷】到来,大梁府是【大魏宫廷】感到最头疼的【大魏宫廷】。

  对这些学子,打不打,骂不能骂,天晓得这些人当中谁会是【大魏宫廷】日后同朝为官的【大魏宫廷】同僚,甚至是【大魏宫廷】上司。

  而在各地方学子纷纷向大梁汇聚的【大魏宫廷】同时,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首领应康,亦将六百余名青鸦众派到了大梁。

  赵弘润大手一挥,让其中一半混迹于城内,其余一半,则编入了『督考巡卫』,协助他监考。

  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跟随青鸦众一同前来的【大魏宫廷】,还有他的【大魏宫廷】门客——温崎。

  “我来参加会试!”

  这位肃王的【大魏宫廷】门客如是【大魏宫廷】说道。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开天录  调教大宋  圣墟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贞观帝师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