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92章:初试
  三月初九,在大梁城内,原本相对冷清的【大魏宫廷】夫子庙街,此时已人满为患。

  成千上万从魏国各地自费跋涉来到大梁参加今年会试的【大魏宫廷】学子,此刻都聚集在这条庙街,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大魏宫廷】初试。

  然而,这还不是【大魏宫廷】今年会试考生的【大魏宫廷】全部,除了这些,仍有数千通过各乡试的【大魏宫廷】考生们,仍在各自的【大魏宫廷】住所苦读,在考前做最后的【大魏宫廷】努力。

  也难怪,毕竟对于考子们而言,会试就相当于龙门,越过龙门则金鳞化龙,从此踏上仕途、前程似锦。

  当然,此刻在这条庙街上,也不全然都是【大魏宫廷】考子们,还有不少走贩、货郎,以及掮客、地痞无赖之类的【大魏宫廷】人。

  走贩、货郎自然为趋利而来,向众考子们兜售一些糕点、点心,毕竟以此刻这条庙街上的【大魏宫廷】考子人数,只要有一成的【大魏宫廷】考子愿意购买,那这些走贩与货郎们就发达了。

  而掮客,确切地说这帮人人并不是【大魏宫廷】真正意义上的【大魏宫廷】掮客,只能算是【大魏宫廷】投机者,他们专门挑选那些衣冠鲜艳却又明显看起来忧心忡忡的【大魏宫廷】考子,隐晦地透露出自己有这场初试的【大魏宫廷】考题,骗取那些学子的【大魏宫廷】钱财。

  不过一旦发现有这类掮客,会试考场外的【大魏宫廷】巡卫会毫不留情地将其逮捕。

  至于一些地痞无赖们,性质就比较复杂了,他们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来凑热闹的【大魏宫廷】,而有的【大魏宫廷】,则是【大魏宫廷】想看看有没有机会从那么多的【大魏宫廷】考子中挑个肥羊下手,将其钱袋偷走。

  毕竟在魏国,读书人约有七成家境小康摹敬笪汗ⅰ克至殷富,一些穷困潦倒的【大魏宫廷】平民连肚子都填不饱,哪有闲钱读书写字呢?要知道,书籍可是【大魏宫廷】颇为昂贵的【大魏宫廷】,甚至于,有些珍贵的【大魏宫廷】书籍,没有一定的【大魏宫廷】人脉与地位根本没有机会接触。

  此时在临街的【大魏宫廷】一家酒楼的【大魏宫廷】厢房里,大梁府府正褚书礼、大理寺少卿杨愈以及刑部督捕司总捕头尉迟方,三人正坐在靠窗的【大魏宫廷】一张桌子旁,看着窗外那条人满为患的【大魏宫廷】庙街。

  倒不是【大魏宫廷】最近大梁又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大魏宫廷】案件,他们只是【大魏宫廷】授命维持庙街的【大魏宫廷】秩序而已,毕竟礼部可没有足够的【大魏宫廷】人手维持秩序,只能向大梁府、大理寺、刑部三个府衙借人。

  看得出来,这三位神色都颇为凝重。

  也难怪,毕竟会试这么大的【大魏宫廷】声势,要是【大魏宫廷】半途发生什么不好的【大魏宫廷】事,这对于他们的【大魏宫廷】政绩来说是【大魏宫廷】无法抹去的【大魏宫廷】污点。而更重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今年的【大魏宫廷】会试,还是【大魏宫廷】由那位肃王殿下作为主监考官亲自监考,万一在这位殿下面前引发了什么乱子,不小心冲撞到了那位殿下,那褚书礼、杨愈、尉迟方几人主动卸职都不足以谢罪。

  “唔?”

  就在这三位面色凝重地盯着底下那条庙街时,大理寺少卿杨愈忽然有一辆马车慢悠悠地行驶过来。

  “那是【大魏宫廷】哪来的【大魏宫廷】马车?”尉迟方皱了皱眉,说道:“我去叫人命其离开。”

  “总捕头且慢。”大梁府府正褚书礼眯了眯眼睛,神色困惑地看着那辆马车。

  确切地说,他是【大魏宫廷】看着坐在马夫位置上的【大魏宫廷】那两名男子。

  “咦?”大理寺少卿杨愈惊奇地说道:“那不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身边何苗与朱桂两位宗卫么?”

  听了这话,尉迟方瞪大了眼睛,因为他方才差点就要派人将这辆马车赶走了。

  “肃王殿下来了?”他吃惊地问道。

  褚书礼与杨愈满脸疑惑地没说话,因为他们都看得清楚,那辆马车,并非是【大魏宫廷】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马车,可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驾驶马车的【大魏宫廷】人,却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何苗与朱桂。

  就在他们倍感困惑之际,马车在一些考子们的【大魏宫廷】抱怨声中,停在了距离夫子庙大概十几丈远的【大魏宫廷】位置,随即,从马车上走下一名年轻的【大魏宫廷】文士,以及一名穿着富贵的【大魏宫廷】女子。

  莫非是【大魏宫廷】要参加今年会试的【大魏宫廷】考子?

  此人与肃王殿下有何关系?

  褚书礼与杨愈困惑地看着那名年轻文士,他俩惊讶地发现,那名年轻文士似乎正被那名女子叮嘱什么,以至于不住地点头颔首,看起来颇为恭顺,与这对男女的【大魏宫廷】身高呈现强烈反差,以至于看起来颇有些有趣。

  “要下去打个招呼么?”尉迟方问道。

  褚书礼与杨愈犹豫了一下,虽然说摹敬笪汗ⅰ壳位肃王殿下看似没有来,但他们下去与何苗、朱桂两位宗卫打声招呼,这也不算屈尊。

  但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他俩还是【大魏宫廷】作罢了,因为那名文士明显是【大魏宫廷】来参加会试的【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他们三人下去与朱桂、何苗两名宗卫打招呼,难免会被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多学子看到,不利于那名文士。

  “此人,莫非是【大魏宫廷】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门客?”褚书礼捋着胡须喃喃说道。

  而此时,总捕头尉迟方已经看清楚了那名文士的【大魏宫廷】面容,表情有些古怪。

  因为他已认出,那名年轻文士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三年前曾被投到他们刑部大牢的【大魏宫廷】考子,温崎。

  虽说当年并非是【大魏宫廷】尉迟方亲自出手抓捕的【大魏宫廷】温崎,但是【大魏宫廷】在投到刑部大牢后,尉迟方却关注过这件事——在会试考场上不为自己而为别人作弊的【大魏宫廷】蠢蛋,总是【大魏宫廷】会让人产生好奇的【大魏宫廷】。

  也不晓得礼部的【大魏宫廷】人在看到此人后,有何反应。

  摸了摸下巴,尉迟方饶有兴致地看着庙街上的【大魏宫廷】温崎。

  而此时,温崎正浑身不自在地低着头,这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他感受了褚书礼、杨愈、尉迟方三人的【大魏宫廷】注视,而是【大魏宫廷】因为他眼前那名正耳提面命叮嘱他种种的【大魏宫廷】女子,以及周围诸多考子那怪异的【大魏宫廷】眼神——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名身高远不如自己的【大魏宫廷】女子像对小孩一样反复叮嘱,这滋味简直生不如死。

  更让温崎感到心惊胆战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面对那个小女人似乎一点儿都不懂得收敛,口口声声要求他务必拿下金榜头名,而且语气颇为轻松,仿佛考得金榜头名就跟到市集买白菜似的【大魏宫廷】。

  温崎分明感觉到,周围那些学子们方才看向自己时的【大魏宫廷】疑惑目光,正逐渐转变为敌意。

  苦也!

  温崎暗暗叫苦,他甚至有些后悔提出要求参加这次会试了。

  而就在这时,旁边不远处传来几声惊呼喧杂,总算是【大魏宫廷】将周围那些充满敌意的【大魏宫廷】眼神给引走了。

  温崎好奇地转头瞧了一眼。

  只见在庙街另外一边,十几名孔武有力的【大魏宫廷】壮汉正簇拥着两名男子朝这里走来。

  其中一名男子,穿着富丽华贵的【大魏宫廷】锦服,披着上好的【大魏宫廷】狐绒,头上戴着珍珠串联的【大魏宫廷】羽冠,腰系玉带,其挂在腰间的【大魏宫廷】那枚玉佩,晶莹剔透。

  记得在来的【大魏宫廷】途中,温崎沿途看到过不少富家公子,可与此人一比,那些富家公子立马都被比下去了,倘若从某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话来说,这个人的【大魏宫廷】穿着,实在是【大魏宫廷】太骚包了,此人一套衣饰,甚至比某位肃王殿下还要贵重。

  但是【大魏宫廷】,这名男子身边那名文人,却只是【大魏宫廷】穿着朴素的【大魏宫廷】青色布袍,二人的【大魏宫廷】穿着呈现极为悬殊的【大魏宫廷】反差。

  这两人,正是【大魏宫廷】前来参加会试的【大魏宫廷】介子鸱,以及陪同他前来的【大魏宫廷】义兄文少伯。

  就跟温崎方才一样,此时介子鸱亦低着头,满脸尴尬之色。

  也难怪,毕竟给他撑场子的【大魏宫廷】文少伯,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招摇了,叫了十几个胡人护卫来保护他,以至于一路上,沿途那些考子都用极其怪异的【大魏宫廷】眼神看着他们,让介子鸱尴尬地无地自容。

  或许是【大魏宫廷】巧合,文少伯与介子鸱兄弟俩,来到了温崎一行人大概两丈外。

  “胡人?”

  宗卫何苗惊讶地看着文少伯一行人。

  “是【大魏宫廷】三川的【大魏宫廷】奴隶吧?”朱桂猜测道,因为他看到了文少伯那些胡人护卫们脸上的【大魏宫廷】烙迹,虽然淡化了,但仔细看还是【大魏宫廷】能看出来。

  听了朱桂的【大魏宫廷】话,何苗仔细看了看,随即猜测道:“看来是【大魏宫廷】在三川得利的【大魏宫廷】富商。”

  他俩正低声猜测着,冷不丁身旁传来一声冷哼,来自肃王府的【大魏宫廷】家令绿儿大人的【大魏宫廷】冷哼。

  原来,就在片刻前,文少伯做了与绿儿方才一样的【大魏宫廷】事,拍着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后背给这位义弟打气,鼓励他务必要争取夺得金榜头名的【大魏宫廷】名次。

  这话被绿儿听到,绿儿立马就不乐意了。

  他本来对文少伯充满恶感,因为文少伯穿地实在是【大魏宫廷】太骚包了,仿佛恨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多有钱似的【大魏宫廷】,这在绿儿眼里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大逆不道——她家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衣饰,都没有如此贵重呢!

  想到这里,绿儿冷哼一声,对温崎说道:“赵崎,你这次要好好考明白么?务必要拿到头名……你跟某些自取其辱的【大魏宫廷】人可不同。”

  正在鼓励义弟的【大魏宫廷】文少伯闻言一愣,转过头去上下打量了一眼绿儿,撇了撇嘴,继续鼓励介子鸱说道:“介子,不用在意这种注定是【大魏宫廷】丧家犬的【大魏宫廷】狂吠,不会有人比你更有才华!”

  说罢,他又瞥了一眼绿儿,绿儿亦对他怒目而视。

  在旁,宗卫何苗与朱桂哭笑不得。

  而就在这时,夫子庙的【大魏宫廷】门扉打开了,一名礼部官员捧着一卷名册走了出来,对照着名册喊道:“首场初试,点到名的【大魏宫廷】考子入内,河东张贺、承匡周良……大梁赵崎、商水介子鸱……”

  听闻此言,温崎与介子鸱几乎是【大魏宫廷】不约而同地,低着头紧步走向夫子庙的【大魏宫廷】门口。

  倍感羞耻的【大魏宫廷】他们,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在他们的【大魏宫廷】背后,他们各自的【大魏宫廷】亲友团正竭力为他们助威。

  “介子!记住,气势!气势!用气势压倒你的【大魏宫廷】对手!”

  “赵崎,你要是【大魏宫廷】考砸了,你就死定了!……唔,总之,努力!”

  ……

  不约而同地一个跄踉,介子鸱与温崎对视一眼,他们意外地发觉,从对方眼中亦能看到了一种名为羞耻的【大魏宫廷】情绪。

  在这一瞬间,介子鸱与温崎成为了友人。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