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93章:初试 2
  相同的【大魏宫廷】尴尬境遇,使得温崎与介子鸱仿佛一下子就成了相知数十年的【大魏宫廷】挚友,以至于在拿着考牌前往考场的【大魏宫廷】途中,二人小声交谈起来。

  “方才那位……莫非是【大魏宫廷】介子兄的【大魏宫廷】兄长?”温崎用双手比划着,隐晦想表达类似『骚包』、『张扬』、『炫富』之类的【大魏宫廷】含义。

  “生活所迫、生活所迫。”介子鸱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他心中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他义兄文少伯之所以那样穿着,最初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炫富、也不是【大魏宫廷】为了张扬,而是【大魏宫廷】为了让人重视。

  想当初他们兄弟穿着普通去拜会一位交易对象时,对方穿着奢华而见他们兄弟穿地寒酸,本可谈成的【大魏宫廷】交易最终一波三折,当时文少伯与介子鸱就意识到了『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个道理。

  从那时候,文少伯便换了一副打扮,更让十几名胡人护卫前后簇拥,举手投足间无不表现出『我很有钱』、『我非常有钱』这个意思,以至于后来拜访的【大魏宫廷】交易对方,一看文少伯的【大魏宫廷】穿着,脸上就挂上了盛情,包括川雒联盟名下的【大魏宫廷】那些部落族长们。

  当时,文少伯也强烈要求介子鸱换一身富丽奢华的【大魏宫廷】衣饰,但介子鸱怎么也不习惯,于是【大魏宫廷】就干脆假称文少伯的【大魏宫廷】门客,反正与别人交易,一位账房先生是【大魏宫廷】少不了的【大魏宫廷】。

  『生活所迫?』

  温崎瞧了一眼介子鸱,没有从商经验的【大魏宫廷】他,如何能够理解介子鸱的【大魏宫廷】那一番。

  而此时,见温崎没有说话,介子鸱亦小声问道:“方才那位是【大魏宫廷】……赵兄的【大魏宫廷】夫人?”

  听了这话,温崎的【大魏宫廷】脸顿时就黑了下来,甚至于脸上露出几许『你别害我』般的【大魏宫廷】惶恐。

  想了想,温崎低声解释道:“在下目前在……唔,一户人家借食,那女子,是【大魏宫廷】府上的【大魏宫廷】家令。……再者,在下也不姓赵,而是【大魏宫廷】姓温……唔,大致就是【大魏宫廷】这样。”

  『这位赵兄……不,这位温兄,看来有不少难言之隐啊。』

  介子鸱颇感意外地看着温崎,作为读书人,他也知道『借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就是【大魏宫廷】指家中贫穷过不下去了,又不想放下读书人的【大魏宫廷】面子出卖劳力赚钱,于是【大魏宫廷】就暂投有钱人家,给那户人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大魏宫廷】事,比如教授那户人家的【大魏宫廷】子女念书,或者客串一下账房里的【大魏宫廷】算账先生,半工半读,待等到朝廷再开考举的【大魏宫廷】时候,就告辞那户人家再到大梁考取功名。

  似这等事,在大梁尤为普遍。

  而对于这位温姓学兄为何假称姓赵,介子鸱也没有细问,毕竟他看得出来温崎不想细说,因此也就没有追问。

  于是【大魏宫廷】,他笑着说道:“那位妙龄女子竟非是【大魏宫廷】赵兄的【大魏宫廷】夫人,我瞧她对赵兄颇为关照啊。”

  一听这话,温崎就不由有些纠结。

  不可否认,绿儿是【大魏宫廷】挺照顾他的【大魏宫廷】,但这丫头——唔,如今对方早已不能称之为丫头了,脾气尤其霸道、盛气凌人,虽符合『肃王府家令』,却不符合温崎的【大魏宫廷】择偶标准。

  他温崎堂堂男儿汉,日后肯定是【大魏宫廷】要迎娶一位温柔可人的【大魏宫廷】夫人,哪能跟那个凶婆娘似的【大魏宫廷】?

  “介子兄说笑了。”打了个哈哈,温崎便揭过了此事。

  一边聊一边走着,两人便来到了此次会试初轮考试的【大魏宫廷】会场——夫子庙内正庙前的【大魏宫廷】空地。

  只见那块空地上,摆满了一张张的【大魏宫廷】案几,粗略一数,怕是【大魏宫廷】有近千张。

  而那些案几上,也刻着编号,方便学子们按照考牌上的【大魏宫廷】编号顺应去寻找。

  “……”

  温崎的【大魏宫廷】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不同于介子鸱,这个地方温崎已来过两回,在他的【大魏宫廷】记忆中,夫子庙庙内这片空地,曾经是【大魏宫廷】一片平泥地,真正的【大魏宫廷】考试场地应该在四周『回』字形的【大魏宫廷】一整排的【大魏宫廷】号房内,而不是【大魏宫廷】在像这样的【大魏宫廷】露天。

  “这是【大魏宫廷】……水泥?”

  此时,身旁的【大魏宫廷】介子鸱踩了踩脚下的【大魏宫廷】硬如石头般的【大魏宫廷】水泥地,惊讶地说道。

  听闻此言,温崎亦倍感意外地瞧了一眼这位刚刚相识的【大魏宫廷】友人。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夫子庙内的【大魏宫廷】泥地被水泥地所取代,这是【大魏宫廷】他刚刚发现的【大魏宫廷】。

  对于水泥,温崎并不陌生,毕竟前段时间他替肃王赵弘润管理商水邑时,当时商水邑内有不少土木水利工程都是【大魏宫廷】用上了水泥的【大魏宫廷】,当然了,商水邑的【大魏宫廷】百姓则称呼为『灰泥』,可能还要加上『不可思议』作为前缀,因为水泥的【大魏宫廷】本色是【大魏宫廷】灰色的【大魏宫廷】。

  然而,身边这位新结识的【大魏宫廷】友人却能一口叫破水泥这个真正的【大魏宫廷】名称,这让温崎立马刷新了对介子鸱的【大魏宫廷】认识:此人,绝非是【大魏宫廷】一名普通的【大魏宫廷】考子。

  不过一联想到介子鸱那位穿着骚包的【大魏宫廷】义兄文少伯,温崎立刻就释然了。

  毕竟文少伯的【大魏宫廷】穿着打扮,可是【大魏宫廷】比某位肃王更加考究、奢华,作为此人的【大魏宫廷】兄弟,介子鸱怎么可能是【大魏宫廷】一个寻常的【大魏宫廷】念书人呢?

  想到这里,温崎心中释然,遂笑着对介子鸱说道:“介子兄,你我也入场吧?”

  “好。”介子鸱点点头。

  起初他俩还有些遗憾,遗憾于刚刚相识的【大魏宫廷】友人立马就要分开,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可能是【大魏宫廷】巧合使然,温崎的【大魏宫廷】座位就在东侧首排的【大魏宫廷】第四位,而介子鸱就排在他的【大魏宫廷】身后。

  这让二人都很高兴,毕竟此刻考子们还未全部入场,靠西的【大魏宫廷】座位几乎都还空着,因此,他们还有空闲再聊几句。

  “赵兄可听说了,此次的【大魏宫廷】主考官,据说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殿下。”

  介子鸱在言语中,透露出了他对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尊敬。

  然而,温崎早就知道了这事,甚至于,他知道的【大魏宫廷】,比文少伯打听到的【大魏宫廷】还要多,比如说『肃王赵润不会现身于这场初轮的【大魏宫廷】考试』,以及『正式考试的【大魏宫廷】科目考题有一部分是【大魏宫廷】肃王亲自拟定』等等。

  此时的【大魏宫廷】温崎,正打量着他的【大魏宫廷】位置四邻,寻找着适合的【大魏宫廷】目标。

  他知道,肃王赵润与礼部之所以设这次初试,就是【大魏宫廷】考虑到会试名额扩增后,其中难免会有些滥竽充数的【大魏宫廷】家伙。不可否认礼部审查考卷还是【大魏宫廷】颇为严格的【大魏宫廷】,可这事考子们却不知道,因此,难免会有些抱着碰碰运气的【大魏宫廷】家伙,而这些人,就是【大魏宫廷】温崎的【大魏宫廷】目标。

  如何将那些胸无点墨的【大魏宫廷】草包保送到正式考试,再助他们登上金榜,这就是【大魏宫廷】温崎此次前来的【大魏宫廷】唯一目的【大魏宫廷】——靠功名混仕途?在得罪了礼部后,他早就绝了这条心了。

  说白了,他就是【大魏宫廷】来搅局的【大魏宫廷】!

  记得一开始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也考虑过新相识的【大魏宫廷】友人介子鸱,可温崎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发现介子鸱从容自若,毫无心虚之色,很显然,这是【大魏宫廷】一位饱读诗书的【大魏宫廷】学子。

  甚至于温崎隐隐有种感觉:介子鸱的【大魏宫廷】才华,比较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大魏宫廷】,他将目光投向了左侧的【大魏宫廷】座位。

  没想到,左侧那位考子在听到介子鸱的【大魏宫廷】话后,居然主动转过头来与他们搭话了:“听说今年的【大魏宫廷】考题,肃王殿下也曾参与草拟哟。……两位贤兄,在下何昕贤。”

  『……』

  温崎的【大魏宫廷】眼皮微微跳了跳,心中暗道:好嘛,挨到一个大才!

  何昕贤的【大魏宫廷】名声,温崎又岂会不知,堂堂礼部侍郎何昱的【大魏宫廷】长子,原中书令何相叙的【大魏宫廷】孙子,名副其实的【大魏宫廷】大梁豪门子弟。

  当然,这些只是【大魏宫廷】何昕贤的【大魏宫廷】出身,而才华,何昕贤亦不遑多让,他是【大魏宫廷】洪德十六年的【大魏宫廷】金榜第三名,洪德十九年的【大魏宫廷】金榜第四名,如此前置位的【大魏宫廷】名次,就连温崎自己都没有多少把握。

  为这等人才作弊?这是【大魏宫廷】要被人耻笑的【大魏宫廷】。

  嘴角抽搐了一下,温崎连忙回礼:“在下赵崎。”

  说完,他就对何昕贤避而远之了,毕竟何昕贤乃是【大魏宫廷】礼部侍郎何昱的【大魏宫廷】公子,而他温崎,与礼部是【大魏宫廷】有恩怨的【大魏宫廷】。

  而相比较温崎的【大魏宫廷】冷淡,介子鸱倒是【大魏宫廷】对何昕贤方才的【大魏宫廷】那番话极敢感觉,惊喜地问道:“肃王殿下亲自草拟考题?”

  何昕贤连忙做了一个小声的【大魏宫廷】手势,悄悄告诉介子鸱道:“不是【大魏宫廷】这场,是【大魏宫廷】正式会考的【大魏宫廷】那场。”

  介子鸱兴奋地点了点头。

  而在何昕贤与介子鸱闲聊的【大魏宫廷】时候,温崎正打量着坐在他前面的【大魏宫廷】那位考子。

  忽然,他伸手轻轻点了点那位考子的【大魏宫廷】后背,与对方打招呼:“贤兄怎么称呼?”

  坐在温崎前面的【大魏宫廷】考子回过头来瞧了一眼温崎,微笑着说道:“华阳唐沮。”

  “在下赵崎。”温崎只感觉眼角有些抽搐。

  温崎记得这个人,那不是【大魏宫廷】就三年前那场会试中,半途昏厥的【大魏宫廷】那名考子么,据说是【大魏宫廷】因为气血不足而昏厥,说简单点,此人是【大魏宫廷】在考场半途中饿昏过去了。

  当然,倘若单单只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话,并不值得温崎牢记此人的【大魏宫廷】名字,关键在于,礼部尚书杜宥当时亲自去看望了此人,随后在经过一番交谈后,尚书杜宥对这个『华阳唐沮』颇为欣赏,遂收留唐沮在礼部当了一名书吏。

  能被礼部尚书杜宥看重的【大魏宫廷】学子,想想也知道必定是【大魏宫廷】饱学之士。

  『苦也!』

  温崎在心中哀嚎一声——前座是【大魏宫廷】华阳唐沮,后座是【大魏宫廷】商水介子鸱,左座是【大魏宫廷】大梁何昕贤,个个都是【大魏宫廷】不需要他作弊帮忙就能登上金榜的【大魏宫廷】饱学之士,要不要这样?!

  就在温崎暗自哀嚎之际,礼部尚书杜宥领着几名礼部官员来到了这里,见此,温崎赶忙低头。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畏惧礼部尚书杜宥,问题在于他的【大魏宫廷】“大计”还未完胜,若是【大魏宫廷】这会儿被杜宥看到,叫人将他赶了出去,岂不是【大魏宫廷】让某位与他约好赌局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笑掉大牙?

  『看来初试是【大魏宫廷】没戏了……看正试吧。』

  温崎在心中暗暗叹息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正道潜龙  圣墟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