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95章:久违的【大魏宫廷】日常 一点五 『加更17/27』

第1095章:久违的【大魏宫廷】日常 一点五 『加更17/27』

  『PS:忽然发现,作者将主角的【大魏宫廷】弱冠礼给忘了,天呐。纠结了半响,考虑到事件时间轴的【大魏宫廷】问题,冠礼排到会试之后不合适,遂最终决定通过回忆的【大魏宫廷】方式描述,望诸位书友谅解。』

  ————以下正文————

  “卫骄,派人将这份呈文送给冶造总署的【大魏宫廷】陈宕,就按他所说的【大魏宫廷】办,选用沉木作为轨基。”

  “是【大魏宫廷】。”

  待等卫骄离开之后,赵弘润将目光投向仍旧坐在身侧的【大魏宫廷】羊舌杏,歉意地说道:“抱歉,杏儿,冷落你了,建造轨道马车这事,工部与冶造局的【大魏宫廷】人事实上已经开工了,因此……”

  “夫君言重了。”羊舌杏连忙说道:“事实上,妾身能像这样呆在夫君身旁,哪怕是【大魏宫廷】看着夫君,妾身亦心满意足了……”

  听了羊舌杏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拉过她的【大魏宫廷】小手来,轻轻拍了拍,口中问道:“听说前一阵子我不在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是【大魏宫廷】你们代我入宫问候母妃,与她闲聊解闷?”

  “嗯。”羊舌杏点了点头,小脸不知为何就红了起来。

  见此,赵弘润好奇问道:“怎么了?”

  羊舌杏没敢透露心中那些令她羞涩的【大魏宫廷】话题,吞吞吐吐半响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夫君,您今年会迎娶芈姜姐姐么?”

  听闻此言,赵弘润不禁有些哑然,好笑地问道:“为何突然提到此事?”

  羊舌杏眨了眨眼睛,怯生生地说道:“正月里夫君不是【大魏宫廷】行过冠礼了么?妾身听说,行过冠礼,就该迎娶正室了……”

  “……”赵弘润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不得不说,这件事着实让他感觉有些烦心。

  确实,他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并且也确实在今年的【大魏宫廷】正月里,由老头子魏天子在宫内的【大魏宫廷】祭庙,为他办了弱冠之礼。

  这次的【大魏宫廷】冠礼,总得来说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感觉些愤愤不平,因为他是【大魏宫廷】『被顺带的【大魏宫廷】』。

  因为在当时,魏天子的【大魏宫廷】主要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告祭先祖,毕竟去年魏军打败了强大的【大魏宫廷】韩国,这意味着魏国的【大魏宫廷】实力已拉近了与韩国、楚国、齐国这等强大国家的【大魏宫廷】差距,似这种事,魏天子自然要在祭庙里告祭先祖。

  当时,魏天子顺带着就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弱冠之礼给操办了,用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话来说,反正前前后后就是【大魏宫廷】给他戴个冠,然后加冕几句的【大魏宫廷】事,用不着特地操办。

  对此,赵弘润还无言以对。

  期间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时捧上玉冠的【大魏宫廷】,居然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长皇兄赵弘礼。

  不过事实上,这并不让人意外,毕竟生父主持冠礼、长兄捧冠,这是【大魏宫廷】祖制。

  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赵弘礼这个人。

  要知道,他赵弘润可也是【大魏宫廷】扳倒了赵弘礼这个原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从犯”之一,他原以为赵弘礼会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可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时赵弘礼非但没有针对他的【大魏宫廷】意思,反而满脸笑容,让赵弘润感觉浑身不自在。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赵弘礼笑得很虚假,反过来说,赵弘礼的【大魏宫廷】笑容很坦率,但恰恰是【大魏宫廷】这样让赵弘润感到不自在,因为他忽然感觉,他有些不认得这个长皇兄了。

  当初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赵弘礼,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个趾高气扬的【大魏宫廷】人,虽说心性不算坏,但胸襟着实谈不上宽广,有点小心眼,可这次见到的【大魏宫廷】赵弘礼,仿佛胸襟一下子就增大了许多,让赵弘润暗暗感到咋舌——难道那一年的【大魏宫廷】自省,果真能让一个人发生这样显著的【大魏宫廷】改变?

  待仔细思忖之后,赵弘润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将赵弘礼的【大魏宫廷】转变,归功于其幕僚骆瑸。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赵弘礼自我禁足在其府邸里时,每日与骆瑸念书写字、修身养性,自然会有所改变,毕竟骆瑸那可是【大魏宫廷】就连赵弘润敬重三分的【大魏宫廷】谦谦君子。

  按照冠礼,需要三位长辈或者贵宾来给赵弘润戴冠,总共戴上三回,每回戴上之后,还要由那位长辈或者贵宾嘉勉几句,大抵授予他『治人』、『治国』、『祭祖』的【大魏宫廷】权利。

  治人指是【大魏宫廷】管理下人,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从这一刻起,赵弘润等同于成为了『肃王(肃氏)』这一支类似家主的【大魏宫廷】角色,而沈彧、卫骄等宗卫们,也不再单单只是【大魏宫廷】保护他的【大魏宫廷】宗卫,而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家臣。

  虽然彼此关系并没有变化,但意义出现了不同。

  而『治国』,指的【大魏宫廷】即是【大魏宫廷】效力于国家的【大魏宫廷】意思。

  这一点,对于赵弘润来说意义不大了,毕竟他当初年仅十四岁时就已率军出征为国效率,而如今更是【大魏宫廷】名满天下。

  但是【大魏宫廷】按照祖制来说,贵族子弟只有年至弱冠之龄后,才能有资格效忠国家,大概是【大魏宫廷】类似『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大魏宫廷】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赵弘润、赵弘宣这对兄弟外,赵氏对于其他的【大魏宫廷】宗族子弟还是【大魏宫廷】比较严格的【大魏宫廷】。

  打个比方说,无论是【大魏宫廷】长皇子赵弘礼、雍王弘誉、襄王弘璟、燕王弘疆、庆王弘信,这些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兄长真正为国效力时,皆是【大魏宫廷】在二十年之后,而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堂兄,比如俨王爷的【大魏宫廷】长子赵弘旻,他在宗府任职也是【大魏宫廷】在冠礼之后。

  再比如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七王兄、熙王赵弘殷,他在年满十五搬离皇宫辟府之后,就闲在府上。

  祖制如此。

  当然,这也不是【大魏宫廷】绝对的【大魏宫廷】。

  比如赵弘润,由于他在十四岁时就率军出征打败了楚国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十六万大军,魏天子与宗府在这一点上就对他放宽了许多。

  至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弟弟桓王赵弘宣,则情况又有些特殊,他是【大魏宫廷】因为被当时尚且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赵弘礼推荐,否则,赵弘宣还能过五年王室贵胄的【大魏宫廷】悠哉生活,直到满二十岁后,才有机会参与国事,根本无可能在年纪还不满弱冠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就执掌像北一军这样十万人编制的【大魏宫廷】军队。

  说白了,这是【大魏宫廷】长皇子赵弘礼让给赵弘宣的【大魏宫廷】机会。

  当时,给他戴冠的【大魏宫廷】三人,分别是【大魏宫廷】三叔公赵来峪、成陵王赵燊,以及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一位岳父——乌娜的【大魏宫廷】生父,川雒联盟的【大魏宫廷】族长之一,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大族长阿穆图。

  赵弘润最希望给他戴冠的【大魏宫廷】长辈,六王叔赵元俼,不知什么原因,笑着摆摆手,婉言推辞了此事,以至于被成陵王赵燊抢了去。

  对此,赵弘润深感遗憾,毕竟在他心目中,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形象等同于父亲,尽管近些年来,他逐渐了解了亲生父亲魏天子赵元偲,父子关系逐渐变得亲密,但这份亲密,仍旧无法超越他与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感情。

  就像小孩子憧憬自己的【大魏宫廷】父亲一样,当初不受魏天子宠爱时,赵弘润所憧憬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六叔的【大魏宫廷】洒脱豪爽、六叔的【大魏宫廷】玩世不恭、六叔的【大魏宫廷】宾朋遍及天下,都深深地吸引着赵弘润。

  几乎没有人讨厌六王叔赵元俼,甚至于,就连韩人都对这位六叔尊敬非常,谁能想象?

  因此,赵弘润非常希望六王叔赵元俼能给他戴冠,但不知为何,六王叔赵元俼笑着推辞了,只是【大魏宫廷】在后来说了一番嘉勉、鼓励之词。

  因为这件事,赵弘润事后询问六王叔赵元俼,后者微笑着给予了解释,大抵是【大魏宫廷】希望通过冠礼,加深他赵弘润与三叔公赵来峪、成陵王赵燊、以及川雒联盟的【大魏宫廷】关系。

  这个解释,赵弘润将信将疑。

  他总感觉,六王叔之所以婉言拒绝的【大魏宫廷】原因,并未是【大魏宫廷】出自这个。

  仿佛,六王叔是【大魏宫廷】在顾忌什么。

  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并不是【大魏宫廷】能通过察言观色就能看穿其内心的【大魏宫廷】人,既然他不说,赵弘润也只好将这个疑惑埋藏在心底。

  反正,六王叔不会害他,这一点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坚信的【大魏宫廷】,毕竟两人的【大魏宫廷】感情,比父子之情更加深厚。

  至于『祭祖』,则是【大魏宫廷】给予赵弘润祭祀祖先的【大魏宫廷】权利,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祖先的【大魏宫廷】眼里,赵弘润这个小辈已经长大成人,能够肩负起祭祀先祖这样重要的【大魏宫廷】事了。

  这是【大魏宫廷】有一定政治意义的【大魏宫廷】,最直接的【大魏宫廷】就体现在宗府,除了赵弘润这个个例外,只有得到了这个权利的【大魏宫廷】人,才有资格在宗族之事上发话,否则,连参与的【大魏宫廷】资格都没有。

  而冠礼之后,赵弘润在肃王府再次宴请宾客,庆祝正式成年。

  期间,像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三叔公赵来峪,六王叔赵元俼,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阿穆图,以及临洮君魏忌、繇诸君赵胜,还有工部、冶造局等人,纷纷出席送上贺礼。

  就连与赵弘润不对付的【大魏宫廷】苑陵侯酆叔等人,也来了一个礼到人不到,不至于落下话柄。

  不夸张地说,当日大梁九成九的【大魏宫廷】王公贵族、朝廷官员,皆来贺喜,哪怕是【大魏宫廷】一些自思不够资格入王府吃喜宴的【大魏宫廷】人,亦送上了贺礼。

  当然,事后赵弘润也逐一送出了回礼。

  而在这次宴席中,刨除目前不在大梁的【大魏宫廷】原宗卫长沈彧外,其余卫骄、吕牧、穆青等九名宗卫,亦在此向赵弘润行效忠之礼,而赵弘润则一个个亲手将其扶起,代表从此以后,诸位宗卫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肃氏)这一支的【大魏宫廷】家臣。

  这件事对赵弘润来说意义不大,但对于卫骄、吕牧等宗卫们而言却意义非凡,毕竟这象征着彼此不再是【大魏宫廷】皇子与宗卫的【大魏宫廷】关系,而是【大魏宫廷】家主与家臣的【大魏宫廷】关系,包括卫骄、吕牧等人日后的【大魏宫廷】儿孙,都将是【大魏宫廷】肃王这一支的【大魏宫廷】家臣,他们的【大魏宫廷】儿子将效忠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儿子,他们的【大魏宫廷】孙子将效忠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孙子,代代如此。

  总得来说,赵弘润对于自己的【大魏宫廷】冠礼还是【大魏宫廷】颇为满意的【大魏宫廷】。

  但就像羊舌杏所说的【大魏宫廷】,冠礼之后,让赵弘润心烦的【大魏宫廷】问题也就接踵而来。

  比如说,肃王妃的【大魏宫廷】人选。

  就目前来看,芈姜似乎是【大魏宫廷】唯一符合种种条件的【大魏宫廷】人选。

  除非赵弘润有意迎娶一位他根本不熟悉、或者根本没见过面的【大魏宫廷】贵族千金。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