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97章:久违的【大魏宫廷】日常 3

第1097章:久违的【大魏宫廷】日常 3

  『你是【大魏宫廷】否愿意我迎娶你』,这种蠢问题赵弘润根本没有问的【大魏宫廷】必要。

  毕竟,芈姜没有选择——因为某个巫女邪术的【大魏宫廷】关系,她这辈子只能选择与赵弘润在一起。要不是【大魏宫廷】这档子事,她早就带着她妹妹芈芮回村了,又岂会住在肃王府这种她素来不喜的【大魏宫廷】深宅大院内。

  对于芈姜来说,她嫁给赵弘润或者赵弘润迎娶她,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大魏宫廷】,区别仅在于这个日后同床共枕的【大魏宫廷】男人会给她什么样的【大魏宫廷】名份——正室?亦或是【大魏宫廷】侧室?

  不过话说回来,对此芈姜自己并不怎么在意,毕竟无论她与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否愿意,他俩都拥有了一种仿佛心有灵犀般的【大魏宫廷】感应,并且,哪怕是【大魏宫廷】刨除感情、单纯为了自身安全着想,赵弘润也太可能抛弃她,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大魏宫廷】正室亦或是【大魏宫廷】侧室,其实对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大魏宫廷】区别。

  要知道,正室与侧室唯一的【大魏宫廷】区别,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在肃王府内的【大魏宫廷】地位,可她芈姜从来不过问王府里的【大魏宫廷】事,也不使唤府里的【大魏宫廷】下人,更不会无故去招惹像苏姑娘、乌娜、羊舌杏等其他女人,因此,正室的【大魏宫廷】身份对她来说还真没有什么大用。

  当然了,对此,她的【大魏宫廷】妹妹芈芮,以及兄长暘城君熊拓可不这样看待。

  记得在这两年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通信中,暘城君熊拓不止一次地催促赵弘润尽快给他妹妹芈姜一个『肃王妃』的【大魏宫廷】名份,并且,这位大舅子还相当强硬地表示,芈姜作为他最敬重的【大魏宫廷】叔父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长女,是【大魏宫廷】绝无可能给人当侧室的【大魏宫廷】,倘若赵弘润胆敢以侧室来羞辱芈姜,暘城君熊拓虽未曾在信中明确表示会如何,但从他字里行间的【大魏宫廷】语气可以判断出,这位统治着楚西的【大魏宫廷】邑君,将会不惜一切代价铲除与他妹妹争夺正室位置的【大魏宫廷】女人。

  护妹护到这份上,简直丧心病狂。

  “是【大魏宫廷】因为熊拓公子的【大魏宫廷】关系么?”在沉默了半响后,芈姜轻声问道:“不用担心,我会劝服他的【大魏宫廷】。”

  倘若别人说这话,赵弘润或许会认为是【大魏宫廷】以退为进,但芈姜,这个女人却不会做出这样的【大魏宫廷】举动。

  他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父皇与母妃皆认为你是【大魏宫廷】合适的【大魏宫廷】人选……”

  『……要是【大魏宫廷】你偶尔能笑一笑,别整天到晚板着一张脸,相信他们会更加满意。』

  他在心中补全了后半句。

  不得不说,对于芈姜的【大魏宫廷】家世出身,魏天子与沈淑妃是【大魏宫廷】非常满意的【大魏宫廷】。

  毕竟芈姜的【大魏宫廷】父亲乃是【大魏宫廷】早已过世的【大魏宫廷】楚国汝南君熊灏,曾经楚国的【大魏宫廷】三天柱之首,地位等同于魏国的【大魏宫廷】禹王赵元佲,是【大魏宫廷】名誉满天下的【大魏宫廷】楚国贤臣。

  虽然这位汝南君熊灏已过世,无法再给女儿带来什么倚重,可是【大魏宫廷】,芈姜还有一位叫做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兄长——虽二人实则是【大魏宫廷】堂兄妹,但暘城君熊拓却视她如亲妹妹一般。

  暘城君熊拓是【大魏宫廷】谁?那可是【大魏宫廷】楚国公子,楚王熊胥的【大魏宫廷】儿子之一,是【大魏宫廷】争夺下任楚王的【大魏宫廷】有利候选。

  根据楚国的【大魏宫廷】国情,就算暘城君熊拓日后争夺楚王失败,只要他顺从新任楚王,不做出起兵反叛的【大魏宫廷】事,他依旧会是【大魏宫廷】统治楚西的【大魏宫廷】邑君。

  而若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顺利当上楚王,那可是【大魏宫廷】不得了。或许到时候赵弘润与芈姜的【大魏宫廷】婚姻,将极大影响魏国与楚国的【大魏宫廷】关系。

  这是【大魏宫廷】魏天子选中芈姜作为儿媳妇的【大魏宫廷】原因——有利于魏国的【大魏宫廷】外交。

  相比之下,沈淑妃选择芈姜的【大魏宫廷】原因就要简单得多了,她看中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芈姜其父亲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贤名,以及芈姜年幼时惨遭家变,却仍能坚持将芈芮这个幼妹抚养长大的【大魏宫廷】这份顽强的【大魏宫廷】毅力。

  “那……「那位」呢?”

  芈姜葱白秀指轻轻划着茶杯的【大魏宫廷】边沿,轻声问道。

  她口中的【大魏宫廷】『那位』,指的【大魏宫廷】当然是【大魏宫廷】那位苏姑娘了,毕竟来自三川草原的【大魏宫廷】乌娜可不在意正室、侧室这种在她看来的【大魏宫廷】虚名,毕竟三川女子更喜欢用她的【大魏宫廷】身体去魅惑她的【大魏宫廷】男人,而不是【大魏宫廷】用所谓的【大魏宫廷】名份去约束。

  “这个嘛……”

  赵弘润沉吟了一番,最终并没有给予芈姜明确的【大魏宫廷】答复。

  随后,赵弘润又去见了苏姑娘。

  当赵弘润来到苏姑娘小居二楼的【大魏宫廷】时候,苏姑娘正披着霞帔,侧坐在室内一张矮案旁,挥笔作画。

  不得不说,苏姑娘如今的【大魏宫廷】画技,比起当初已有了显著的【大魏宫廷】提高。

  原因就在于,在赵弘润领兵在外的【大魏宫廷】日子里,苏姑娘总是【大魏宫廷】呆在自己的【大魏宫廷】屋子里,在纸上用笔描绘爱郎的【大魏宫廷】容貌,这天长日久的【大魏宫廷】,画技自然提高了许多。

  “画什么呢?”

  赵弘润笑着走了上前。

  沉醉于绘画的【大魏宫廷】苏姑娘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捂向案几上的【大魏宫廷】绘画,但由于她潜意识不希望霞帔沾染墨迹,以至于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看到了她纸上正在描绘的【大魏宫廷】场景——冠礼。

  “这个不会是【大魏宫廷】我吧?”

  赵弘润在苏姑娘身侧坐下,指着画像中那个跪在祖宗灵位前低头接受冠礼的【大魏宫廷】少年,失笑问道。

  也难怪,毕竟这个场景是【大魏宫廷】苏姑娘通过一些赵弘润或宗卫们半言片语自行想象出来的【大魏宫廷】,因此,当然会与赵弘润那场冠礼有所区别。

  就比如说,画像中给赵弘润戴冠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身披龙袍的【大魏宫廷】魏天子,可现实中,魏天子只是【大魏宫廷】主持了那场冠礼而已。

  “为什么画这个?”

  赵弘润好奇问道。

  听闻此言,苏姑娘双手捧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脸庞,目色迷离地喃喃说道:“经历过冠礼,我的【大魏宫廷】润郎终于是【大魏宫廷】个大人了,可惜奴家未曾亲眼目睹那一刻……”

  在说这番话时,她似乎想挤出几分笑容,但不得不说,她的【大魏宫廷】笑容很是【大魏宫廷】勉强。

  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像她说的【大魏宫廷】那样无缘亲眼目睹爱郎经历冠礼,真正意义上长大成人的【大魏宫廷】那一刻,事实上,不但她没能亲眼看到,芈姜、乌娜、羊舌杏等其余三女也一样,甚至于,就连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母妃沈淑妃都没能亲眼看到。

  没办法,祖制如此。

  真正让苏姑娘感到不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爱郎赵润长大了,也就意味着她老了,毕竟她比赵弘润年长整整七岁。

  因此,当她亲手绘出爱郎接受冠礼的【大魏宫廷】那一幕时,她的【大魏宫廷】心情莫名的【大魏宫廷】苦涩。

  “苒儿。”似乎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苏姑娘心中的【大魏宫廷】心酸,赵弘润不忍地握住她的【大魏宫廷】小手,将她揽入怀中。

  不得不说,在四位红颜知己中,赵弘润对苏姑娘的【大魏宫廷】感情最深,毕竟她是【大魏宫廷】他生命中第一个女人,因此,哪怕苏姑娘出身不好,他曾经也始终咬定此事,希望这位她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能成为他的【大魏宫廷】正室。

  甚至于为此,他还顶撞过他的【大魏宫廷】父皇,与魏天子大吵了一架,气得当时魏天子都恨不得叫内侍监的【大魏宫廷】人将苏姑娘这个祸害他儿子的【大魏宫廷】女人用白绫绞死。

  倘若当时不是【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突然现身于大梁,说服赵弘润向魏天子低了个头、道了声歉,说不定魏天子恼羞成怒之下果真会这样下令——虽然这么做的【大魏宫廷】结局只有可能是【大魏宫廷】父子决裂。

  不得不说,赵弘润这些年来始终拖着婚事,与苏姑娘也不无关系。

  他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很明确:既然他父皇希望通过他的【大魏宫廷】政治联姻来使魏国更加强大,那么反过来说,倘若他能令魏国更加强大,强大到不需要用联姻作为牺牲,那么,他自然就能够摆脱作为联姻牺牲的【大魏宫廷】束缚了。

  不可否认,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这个观点是【大魏宫廷】非常正确的【大魏宫廷】。

  记得想当初,当魏天子催促他婚事的【大魏宫廷】时候,那可是【大魏宫廷】摆出一副『我是【大魏宫廷】你老子、我让你跟谁成婚就跟谁成婚』的【大魏宫廷】强硬态度,当时全靠六王叔赵元俼与沈淑妃在旁劝解圆场;可如今,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在冠礼之后,魏天子却很委婉地表示:儿子,你年纪大了,该是【大魏宫廷】时候成婚生子了。

  为何前后出现如此悬殊的【大魏宫廷】对比?

  原因就在于赵弘润如今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声誉与能量,已经到了就连他老子魏天子都不得不和颜悦色对待的【大魏宫廷】地步。

  要知道,赵弘润可是【大魏宫廷】有商水邑这个封邑的【大魏宫廷】,而且还有十万军队,要是【大魏宫廷】父子关系摹敬笪汗ⅰ恐僵,赵弘润二话不说跑到商水郡去了,难道做老子的【大魏宫廷】,魏天子还能给这个儿子定罪不成?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魏国这些年来之所以国力突飞猛进,有一半功劳都得归功于赵弘润,甚至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存在已威胁到了萧氏余孽,就连那个萧鸾都开始在关注他。

  不夸张地说,以赵弘润目前的【大魏宫廷】地位来说,哪怕他强行要迎娶苏姑娘为正室,最终魏天子与宗府那边多半还是【大魏宫廷】会松口的【大魏宫廷】,只不过,这样对苏姑娘不一定好。

  暂且不提暘城君熊拓——那个家伙的【大魏宫廷】性格赵弘润已经相当了解了,倘若赵弘润果真迎娶苏姑娘为正室、将芈姜置于侧室,那个家伙十有八九还真会派刺客前来暗杀。

  但是【大魏宫廷】这并不是【大魏宫廷】关键,真正的【大魏宫廷】关键还是【大魏宫廷】在于世俗的【大魏宫廷】舆论:倘若赵弘润果真迎娶苏姑娘为正室,那么,只要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政敌泄露出苏姑娘的【大魏宫廷】身世,苏姑娘就会被世俗的【大魏宫廷】舆论喷死,甚至于其中还有众多憧憬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人。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最根本的【大魏宫廷】原因,在于二人并不门当户对。

  在这个时代,『门当户对』才是【大魏宫廷】婚姻的【大魏宫廷】主流,就比如赵弘润,他就应该迎娶像芈姜这样门当户对的【大魏宫廷】女子,除此之外,哪怕是【大魏宫廷】作为大族长小女儿的【大魏宫廷】乌娜,亦或是【大魏宫廷】如今商水羊舌氏的【大魏宫廷】族女羊舌杏,顶多就是【大魏宫廷】侧室。

  当然,也包括苏姑娘。

  洪德二十二年三月,考举初试圆满地落幕,即将迎来万众瞩目的【大魏宫廷】正式考举,而与此同时,冶造局与工部亦展开了他们同时建造四条官道的【大魏宫廷】大工程。

  然而这两桩事,都被韩国出兵河西的【大魏宫廷】消息给盖了下来。

  在三月十四日的【大魏宫廷】时候,韩将上党守廉驳,不知为何被迁任『离石』,并且,于离石出兵两万,攻打河西之地。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白袍总管  正道潜龙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圣墟  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