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01章:肃王与温崎的【大魏宫廷】赌约

第1101章:肃王与温崎的【大魏宫廷】赌约

  『PS:就是【大魏宫廷】那些个破题,让作者想了好久,耽误了第二更,实在对不住大家。』

  ————以下正文————

  『居然将青鸦众调过来担任监考巡卫……』

  温崎恨得咬牙切齿。

  不得不说,赵弘润那笑吟吟的【大魏宫廷】表情落到他眼中,简直就跟挑衅一般。

  『自认为胜券在握了么?肃王殿下?』

  温崎在心中暗暗冷笑。

  在国家政务、军略大事上,温崎自忖并无把握能比那位肃王殿下做得更出色,但论作弊,哼哼,当初在礼部众官员眼皮底下成功让几个草包登入金榜的【大魏宫廷】他,又岂是【大魏宫廷】轻易就会服输的【大魏宫廷】?

  问题在于……

  温崎低头瞧了一眼案几上那份『乙卷』的【大魏宫廷】考题,激昂的【大魏宫廷】斗志不禁稍稍有些受挫。

  不得不说,他从来没见过这类古怪刁钻的【大魏宫廷】题目,有些题目就算是【大魏宫廷】他也没有完全的【大魏宫廷】把握,在这种情况下,将自己的【大魏宫廷】答案告诉给其他考子,万一答错了题目,他岂不是【大魏宫廷】白忙活了。

  因此,尽管对某位肃王殿下草拟的【大魏宫廷】『乙卷』颇感兴趣,但温崎为了自己此行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着想,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改选『甲卷』,毕竟通过他的【大魏宫廷】暗中观察,在这仅仅只有小半个时辰的【大魏宫廷】工夫里,露天考场上已有诸多考子面如死灰地将手中的【大魏宫廷】考题悄悄放回了纸袋,选择照常的【大魏宫廷】『甲卷』继续答题——乙卷太难了,难到好些考子连题目都读不懂,更别说答题。

  『唔,甲卷果然简单多了……』

  在抽出甲卷大略看了一遍后,温崎暗暗说道。

  甲卷是【大魏宫廷】由礼部草拟的【大魏宫廷】,仍旧是【大魏宫廷】往年的【大魏宫廷】出题模式,只不过考题更加紧凑,毕竟今年的【大魏宫廷】会试,无论是【大魏宫廷】初试还是【大魏宫廷】正试都只考一天,待等傍晚黄昏便收卷,因此,考题自然也只有往年的【大魏宫廷】一半不到。

  虽然甲卷的【大魏宫廷】考题在精化的【大魏宫廷】同时,难度也比往年稍有增加,但仍难不倒温崎。

  问题在于,作弊的【大魏宫廷】条件。

  不得不说,今年的【大魏宫廷】考举环境,非常不利于温崎替人作弊。

  记得往年,会试要考整整三日,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三日两宿,再加上考试的【大魏宫廷】场所是【大魏宫廷】在那些号房内,因此,作弊的【大魏宫廷】条件宽松许多。

  但这次不同,这次考举只有一天,最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晚上这个作弊的【大魏宫廷】绝佳时机被摘除了,这就意味着,许多老套的【大魏宫廷】作弊方式不再适用。

  再者,露天考场内的【大魏宫廷】环境,也不适用于温崎所知的【大魏宫廷】某些作弊手段。

  别看成百上千名考子一同坐在这个露天考场内考试,仿佛一览无遗但实则可以浑水摸鱼,问题在于那些监考巡卫——对,这就是【大魏宫廷】这些由青鸦众客串的【大魏宫廷】监考巡卫。

  倘若没有这帮人的【大魏宫廷】话,温崎倒是【大魏宫廷】可以尝试一下在大庭广众之下作弊,可是【大魏宫廷】在两百余名青鸦众的【大魏宫廷】眼皮底下作弊,温崎想了想还是【大魏宫廷】放弃了。

  毕竟,这帮人是【大魏宫廷】经过专业训练的【大魏宫廷】。

  不过在此之前,温崎还是【大魏宫廷】先将甲卷的【大魏宫廷】题目给答了出来。

  礼部草拟的【大魏宫廷】题目,或者对许多考子来说颇有些难度,但对温崎而言,一两个时辰的【大魏宫廷】事情而已。

  待等到临近午时,甲卷上的【大魏宫廷】考题,温崎就已经答地七七八八了。

  剩下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想个办法,将自己的【大魏宫廷】答题透露给那些才学不足的【大魏宫廷】同考生。

  前座的【大魏宫廷】唐沮、后座的【大魏宫廷】介子鸱、左座的【大魏宫廷】何昕贤就不用考虑了,这三位皆是【大魏宫廷】饱读诗书的【大魏宫廷】学子,再者,据温崎的【大魏宫廷】偷瞄,介子鸱与何昕贤选择的【大魏宫廷】都是【大魏宫廷】乙卷,跟他的【大魏宫廷】甲卷根本不相干。

  左前座的【大魏宫廷】考生,温崎在考试前也简单聊过几句,对方的【大魏宫廷】语气中透露着种种自负,不难猜测也是【大魏宫廷】颇有自信的【大魏宫廷】考生,多半不会接受他的【大魏宫廷】温崎答案——毕竟考场作弊被逮到,非但该次的【大魏宫廷】成绩作废,甚至还不允许参加下一届的【大魏宫廷】会试。

  正因为这样,温崎这次才只能以『赵崎』这个假名来参加考试。

  至于左右座的【大魏宫廷】考生,在考前交流中,就不是【大魏宫廷】那么自信了,以至于在何昕贤、介子鸱、唐沮等人在考试前谈笑风生的【大魏宫廷】时候,这名考子抓耳挠腮,颇为紧张。

  因此,温崎将这名考子选为了首位“帮助”的【大魏宫廷】对象。

  『此人好似姓谢?』

  温崎暗自嘀咕了一句,心中思考着办法。

  如何在诸多青鸦众的【大魏宫廷】监视下,将答案透露给那位谢学子。

  他瞥了一眼在考场四周走来走去的【大魏宫廷】监考巡卫们。

  在方才答题的【大魏宫廷】时候,温崎一心两用,一边答题,一边关注着那些监考巡卫。

  看似那些由青鸦众客串的【大魏宫廷】监考巡卫有两百余名,可实际上,相对于露天考场上两千余的【大魏宫廷】考子而言,两百余名巡卫并不算多,平均算下来一名青鸦众要负责监考十名考子。

  当然了,这样的【大魏宫廷】比例,在温崎看来仍然颇为冒险。

  『必须想办法减少这些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人数……』

  想到这里,温崎放下笔,高高举起了右手。

  没多久,便有一名青鸦众走了过来,操持着一嘴商水口音的【大魏宫廷】魏言,问道:“何事?”

  此时,温崎眼角余光注意到临近的【大魏宫廷】考子们亦纷纷转过头瞧着他,但他对此视而不见,平静地说道:“我要出恭。”

  那名青鸦众稍微皱了下眉头。

  此时,临近有一名巡考的【大魏宫廷】礼部官员亦在看到这一幕后走了过来,询问道:“怎么了?”

  那名青鸦众遂将温崎要求出恭的【大魏宫廷】事与那名礼部官员一说。

  学子在考场期间出恭嘛,这很正常,不过那名礼部官员在看到温崎的【大魏宫廷】面容后,心中就不由地愣了一下。

  这位礼部官员,正是【大魏宫廷】何昕贤的【大魏宫廷】父亲,礼部右侍郎何昱。

  作为礼部的【大魏宫廷】右侍郎,何昱当然认得温崎这个三年前在会试考场公然舞弊的【大魏宫廷】考子,按照规定,在洪德十九年考场上舞弊的【大魏宫廷】温崎,是【大魏宫廷】不允许参加今年洪德二十二年的【大魏宫廷】会试的【大魏宫廷】。

  那么,这小子是【大魏宫廷】怎么混进来的【大魏宫廷】呢?

  何昱不动声色地拿起温崎桌上的【大魏宫廷】考牌瞅了一眼,发现考牌上写着『赵崎』这个名字,根据备注小字,似乎是【大魏宫廷】大梁本地人。

  『难道是【大魏宫廷】我记错了?……不对,这小子分明就是【大魏宫廷】温崎!』

  何昱皱了皱眉,下意识就要举报,派人将这个温崎驱逐出考场,但随即,他心中忽然想到一件事:这个温崎,当初可是【大魏宫廷】被肃王赵润搭救的【大魏宫廷】。

  仔细想想,若是【大魏宫廷】没有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允许,这个温崎如何能伪造民籍,混入考场?

  就在何昱为难之际,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发生何事?”

  何昱回头一瞧,见肃王赵弘润竟离座来到了这边,连忙拱手施礼,将事情一说。

  听了何昱的【大魏宫廷】解释,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看着温崎。

  他知道,温崎要开始行动了。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温崎要求出恭的【大魏宫廷】正常理由,赵弘润亦无法反驳,于是【大魏宫廷】他对那名青鸦众吩咐道:“跟着他去。”

  “是【大魏宫廷】。”那名青鸦众抱拳领命,随同温崎一同前往。

  看着温崎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礼部右侍郎何昱皱了皱眉,小声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那名考子……”

  “嘘。”赵弘润隐晦地做了一个小声的【大魏宫廷】手势,压低声音对何昱说道:“回头,本王会向礼部解释的【大魏宫廷】。”

  有了这话,何昱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毕竟赵弘润才是【大魏宫廷】此次会试的【大魏宫廷】主考官。

  回到自己的【大魏宫廷】坐席后,赵弘润摸着下巴思忖着温崎方才的【大魏宫廷】举动。

  在他看来,温崎不惜暴露自己的【大魏宫廷】身份,也要要求出恭,这就说明,他多半是【大魏宫廷】打算在出恭这件事上做文章,但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赵弘润又不认为温崎是【大魏宫廷】借尿遁作弊,毕竟温崎的【大魏宫廷】才华足以入围金榜,根本不需要用这种伎俩。

  再说了,有那名青鸦众跟着,谅温崎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难道真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去出恭?』

  回忆着温崎方才镇定的【大魏宫廷】样子,赵弘润暗暗摇了摇头:肯定有什么图谋。

  片刻之后,赵弘润终于明白了。

  原来,继温崎之后,又有不少学子要求出恭——也难怪,毕竟人在紧张焦虑的【大魏宫廷】时候,总是【大魏宫廷】频繁会感到尿意。

  然而,这些学子们的【大魏宫廷】要求,直接导致考场上监考巡卫的【大魏宫廷】人数急促减少,毕竟为了监视那些学子,青鸦众们采取了一对一的【大魏宫廷】盯梢,虽然此举能确保那些离场的【大魏宫廷】考子无法作弊,但却使得考场上的【大魏宫廷】监考巡卫越来越少。

  『原来如此。……呵,是【大魏宫廷】打算在考场上动手么?』

  赵弘润笑吟吟地看着已从恭所回来的【大魏宫廷】温崎。

  回来考场后,温崎故作不经意地四下打量了几眼,正如他所料,他的【大魏宫廷】举动带动了考场上其余紧张的【大魏宫廷】学子们,使得监考巡卫的【大魏宫廷】人数少了许多。

  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后,温崎将目光投向案几上角落的【大魏宫廷】那个篮子。

  那个篮子,是【大魏宫廷】礼部分发给众考子的【大魏宫廷】,里面放着一些个馒头与一个瓦罐的【大魏宫廷】水。

  原来,由于三年前那场会试上,华阳的【大魏宫廷】考子唐沮因为手中无钱,遂只带了一块饼就进入考场,原以为能坚持三日两宿,结果在第二日的【大魏宫廷】夜里就饿晕过去了。

  这件事,引起了礼部的【大魏宫廷】重视,于是【大魏宫廷】,礼部决定在今年无偿给考子发放食物与水,免得再次发生像『华阳唐沮』那样的【大魏宫廷】惨事——有才华的【大魏宫廷】学子因为贫穷而饿晕在礼部主持的【大魏宫廷】会试考场上,这对于礼部而言,是【大魏宫廷】非常严重的【大魏宫廷】渎职。

  『姑且试一试罢。』

  从篮子里拿出一块馍馍,温崎一边小口啃着,一边隐晦地偷偷瞄着四周,在趁周围众监考巡卫不注意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故意悄然将手中的【大魏宫廷】馍馍掉落在地,使其滚向左后座那名谢学子的【大魏宫廷】附近。

  『一、二、三……』

  在心中默数着数字,直到数到十六的【大魏宫廷】时候,一名监考巡卫似鬼魅般出现在他左手边,将那只他掉落在地的【大魏宫廷】馍馍摆在了案几上。

  “谨慎些。”那名青鸦众在深深看了几眼温崎后,淡淡说道。

  温崎表面上道着谢,心中却撇了撇嘴:嘁!这样都能发觉?

  好在他没有愚蠢到在没有试探的【大魏宫廷】情况下立马行动,否则,单单这一下,他就得离场了。

  但是【大魏宫廷】,那名青鸦众敏锐的【大魏宫廷】直觉也让他意识到,在考场上,在这些青鸦众的【大魏宫廷】眼皮底下作弊,想来是【大魏宫廷】没戏了。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白袍总管  圣墟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笔趣阁  神级奶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